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41章 天之神女,平定郡都!

第二百四十一章 天之神女,平定郡都!(求荷包,求花花,求月票)

“现在你可是一品郡主,地位之高,不知父皇要如何在荣升?”

适才,落可南拍了下桌子,恍然道:“一品了,最高了,品级都跟公主王爷一样。如果在上一级就是他的后宫了!”

后宫?紫瑶和云冷月闻言,四眸相对,皆是一怔。累

紫瑶眼角抽抽,想了下,干笑道:“皇上说得是,在我的称号上加以荣升!至于是什么,我哪知道!”

差点被他吓死,不过他的说也有道理,的确在上的话,就是皇上的后宫了。好在也只是虚惊一场,毕竟他说的是荣升称号。

云冷月作揖轻咳了几声,淡道:“瑶儿说的对!”显然也是被他的话吓了一跳。

落薰研纳闷地看着他们,叹了口气。“别光瞎猜了,回去了,自然就知晓了!”

“也对!”紫瑶点了点头,便站起身来。

这时,几个将领走了上来。分别道贺。面露和色。早上的沉色,荡然无存。

“多谢郡主巧献的妙计。如今得保郡都,万民同庆。”

“城民现在都知晓是郡主功劳。都称您为神女!”

“您的计谋,现在在城内都广为流传。赞声沸沸扬扬。更有人说您是,郡都的主……”

他们说得兴致,内心却难掩激动。便跪了下来。

“多谢郡主,殿下,太子,公主相助!微臣拜谢!”

他们相互对望了一眼,皆是默契一笑。

“你们无须多礼!”紫瑶淡淡启言。示意他们起身,便接着开口:“还请将军派人先回去向皇上传个话!”

他们站起身来,抱拳敬道:“微臣这就去办!”话落,便转身离开了。

紫瑶微眯着月亮般的笑眼,笑道:“至于我们,就等到大军来驻守,再回去!”

“木有问题!”落可南应了一声,耸了耸肩。“还真给那只老狐狸蒙对了,果然是天降神女,逢凶化吉,郡之郡也!这预言还真灵!”

“是巧合,还是真有预言,只有他知道,他果然不是一般的人!”紫瑶泉眸微敛,眸内划过一丝诧异。对于他,仍旧是一个谜!明明没有见过面,为何有似曾相识的感觉?甚至连月也这样认得!

“我们早就对他留有戒心!”落可南纳闷地憋了眼她。嘴角微勾:“我可没空跟他斗,我现在有兴趣的是神风!这小子,这几天太过平静了!居然没有任何行动!”

毕竟他每次行动,都大大咧咧,留了张字条,引来了官府出动,还轰动了全城。更令人汗颜的是,居然很受女子的追捧,并一致认为他很潇洒。更有人称他为神风大人……

“切!爱出风头的臭小子,我非逮到他不可!”紫瑶连哼了几声。

“又在说大话了!”落可南斜睨了眼她。“女人就是天真!”

闻言,紫瑶眉头轻佻,拧起了拳头,频频泛笑:“臭小子,你是不是耳朵痒了?”

“怕你啊?我找靠山去!”落可南身姿灵敏一闪,果断了落在了云冷月旁边,欲要伸手撞下他,岂料,却见他一脸幽沉,剑眉轻蹙,仿若发生大事一般。便问:“小月月,你怎么了?”

蓦地,紫瑶泉眸微眨,满是疑惑地看着他。

“没事。”云冷月沉言,幽深的潭眸中忽闪过一丝复杂。不知为何,对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,每当他们提起时,都甚是纠结。

“那就好!”紫瑶冲他笑了笑。便伸手牵上了他的手,“走,我们到城内去凑凑热闹!”

见此,云冷月夭唇轻佻,俊逸的面容上,浅扬一丝清雅的笑意。“也罢。”两人率先走下去。

“等等我们啊……”落可南唤了一声。便和落薰研尾随其后。

他们到城内四处溜达,欣赏着郡都繁荣的美景。

经历了一个早晨,现在客栈,驿馆,小摊小贩之类的,全都营业。恢复了以往热闹的街头。城内赞声不断,他们一路随听。

更有人说要在就叫郡都内造做郡主雕像,奉承为神女。各类话题,应有尽有!

不久之后,西调的兵队已然到达,并驻扎在郡都城内。既然大军已至,他们也功成身退了。

他们告别了一干人等,纷纷乘上了快马雪驹,一路奔驰,回归京城。

夜色降临。

她们到达了目的地,便看见皇后和一干人等正站于宫门等候。

他们妙哉的翻身下马,走向了她们。一路的奔波,也有点劳累了。

“恭喜你们凯旋而归,辛苦了!”皇后和悦的看着他们。便接着说:“皇上得知你们大胜,龙颜大悦,现在正在历代

祖宗殿里酬拜,所以就由我来你们接你们了!”

“谢谢,母后!”紫瑶上前挽上了皇后的手,笑着唤了声。

“你总算没有再叫我姨娘了!”皇后眉开眼笑,伸指轻点了点紫瑶的额头。嗔了一眼她,“这次瑶儿功劳最大,明天皇上专为你们设宴庆功,听说还有什么事要昭告天下!”

“是嘛!”紫瑶抿了抿嘴,有点好奇。

皇后笑意不改,眼神游移在他们之间,“小南,等等你们可要给我讲讲那个空城计啊!!”

“不就是打开城门,然后上顶楼,喝喝茶,弹弹琴,跟那个二皇子聊个天,就这样!”落可南哈了口气,惬意地说道。“当时在城楼上,我只看见十万只蚂蚁再爬!”

话落,一行乌鸦先行飞过……后面的一干等人,目瞪口呆,皆是一阵抽蓄……上战场还喝茶,弹琴,聊天……真是服了他们了!

“若紫瑶!!”一个声线从后面传来。

闻言,众人皆是一怔,疑惑地回过头看。

这时,云馨雨迅速地走了过来,睨了眼她。“这次你做的不错……”她的语气虽有点不甘不愿,但她确实立了大功。

“那是当然!”紫瑶应得理所当然。

云馨雨怔怔地看着她,指着她道:“我说你这女人懂不懂谦虚啊?”

她和她一碰面,总避免不了口水战,要嘛就是嚷嚷着要单挑!

“我干嘛要谦虚啊?”紫瑶发问,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此刻的表情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她一时结巴,咬字不清,狠狠地瞪着她,居然这么得意。早知道刚才不说了!

见此,紫瑶拼命地忍住笑。挑了挑眉回视她。

殊不知在这时,云奕辰如风的速度向她袭来,一把抱住了她。使得她浑然一颤。

“女人,你们没事太好了。”他的话语中夹杂着一丝担忧。

其实早从昨天,他也想跟去,但一想到七弟在此,他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……

这次总算没有抱错人了,轻嗅着她身上的芳香,那味道居然和那个公主有点相似……怎么会这样。

众人皆是呆愣地看着他,毕竟他的举动逾越了。

“咳咳。你发神经吗?”紫瑶尴尬地咳了几声。

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云奕辰魅眸猛眨,双手放松了下来。

云冷月剑眉轻触,潭眸微敛,俊逸的面容满是不悦,眼前的一幕,对于他来说,简直就是一个打击。他上前握住了紫瑶的手一拉。便把她纳入怀中。霸道的宣誓他的所有权!

云奕辰故作潇洒来掩饰自己的失态,极力地抑制住内心翻滚的复杂与苦涩,悠哉道:“抱歉,一时失误!”

紫瑶用手挡住了半张脸,一脸无奈,不去看他们。

云冷月眸色加重,看向了皇后,沉道:“母后,我们先行一步。”

“好,你们回去好好休息。”皇后莞尔一笑。

话落,她便带着紫瑶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……

紫瑶笑了笑抬眸看他,“你吃醋了。”

“我不喜欢你和别的男人走得太近!”云冷月俊容一沉,胸口郁闷堵塞。

“那他们主动靠过来呢?”紫瑶兴致反问。

蓦地,云冷月身形一僵,伸手环抱住她,道:“既然如此,没办法了,月只好时时刻刻黏在瑶儿了!

闻言,紫瑶泉眸不断猛眨,“时时刻刻??……”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错嫁:暴王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