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瑶泉眸猛眨,惊呼道:“时时刻刻??……”“有问题吗?”他夭唇轻启,潭眸内满是旖旎柔色。“当然有问题啊!”紫瑶睁大了泉眸,面对着他。毫不忌讳的..." /> 第242章 皇妹怕我么? - 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 - 免费小说阅读网
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42章 皇妹怕我么?

第二百四十二章皇妹怕我么?

";content";>

紫瑶泉眸猛眨,惊呼道:“时时刻刻??……”

“有问题吗?”他夭唇轻启,潭眸内满是旖旎柔色。

“当然有问题啊!”紫瑶睁大了泉眸,面对着他。毫不忌讳的反问:“你该不会连我在洗澡,换衣服,睡觉都要粘吧?”累

云冷月饶有兴致地听着她的话,此话在男人的耳朵听来,无疑是一种诱惑和挑逗。

“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当然会!”他嘴角微勾,故意逗她。

闻言,她面容一烫,脸颊绯红一片,还好是在晚上,否则非得让他看到她此时的窘态。

她敛起泉眸,瞪了眼他,嗔骂了一声:“男人真是无赖!”

云冷月不禁失笑,眉宇间竟显几分无奈。“正常的男人都是如此!”

然,他说的也是事实。世界上有哪个男子是不无赖的?就连他也是,毕竟遇到了她之后,什么无赖的事,都做了!

“你……”紫瑶欲言又止。连瞪了眼前的这个王爷好几眼。现在说起这么话来,居然脸不红,心不跳!

面对她勾人的瞪眼,云冷月不怒反笑,伸指点了点她的鼻尖。喃喃启言:“好了,开玩笑的!除了睡觉,其他几样不粘,嗯?”

他灼热的目光。正一瞬一眨的看着她,使得她泉眸轻颤,他宠溺的话语,带着魅惑,使她微微失神。闷

她即刻恍回神来,随意地扯开了话题。窘言:“吃醋的滋味怎么样?”

蓦地,云冷月伸手握住了她的柔荑,放于自己的胸前,苦笑道:“这里会难受……”清泉的声线,低沉苍白无力。

他眼里的爱意袒露难遮,稍稍加重了手中的力道。他要让她知道,他不是一般的难受!而是非常的难受!

“我只感觉到你的心跳声!”紫瑶扑哧一笑,故意不配合。

其实她也知晓吃醋的难受,酸酸涩涩,胸口闷得快窒息。而她为何也会有这般反应,也是拜他所赐!

“不准笑!”云冷月倒抽一气,潭眸一怔,枉他如此认真,她居然还敢笑!

见此,紫瑶即刻识趣地闭紧嘴巴,一脸无辜样。

他略微沉思了下,嘴角浅扬起一丝笑意。侃言:“既然瑶儿想试试吃醋的滋味,那么改天我也去抱个美人,如何?”

紫瑶推开了他,面容一沉,连哼了几声,“你敢?”

上次说是窝在女人堆,这次就却抱美人,那下次不就跟说跟美人上床,亲亲了?虽然只是调侃,但听起来却极度的刺耳!

他眉头微挑,爱煞了她此刻瞪人的眼神,因为很迷人。他再度环上她的腰肢。勾唇一笑:“不敢,爱妃如此厉害,本王没有胆量!”

适才,紫瑶收回了瞪人的眼神,“知道就好!”

寂静的夜晚,月色高挂,微风徐徐,四周弥漫着满道夜来香气,两人边谈相携走回了寝宫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华丽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使臣寝宫,书房内

一身暗色锦衣的落黎昕慵懒地坐于檀椅上,眉宇间彰显的的威仪不改,俊逸的面容平静无波,一手执书。惬意地细读着。

这时,一个声线从门外传来。

“殿下,属下有事禀报!”

落黎昕黑眸微抬,略扫了眼门,懒懒启言:“进来。”

闻言,那人便开门而入。行了个礼,站于书桌前。俯首道:“正如殿下所言,郡主的身份不一般!属下已全部调查了一番!”

“很好。”落黎昕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。脑间突然浮现了紫瑶。幽沉的凤眸内,忽然划过一丝赞悦:“皇妹,皇妹。你果真是一鸣惊人!”

“公主确实过人,听说明天皇上要予以封赏,还要以此昭告天下!”那随从恭敬回道。

落黎昕扬眉一挑,把手上的书放在了桌上,“如此功臣,皇上嘉奖,昭告天下,这是必定的。如今的一品郡主,地位即会荣升!至于升为何位,本太子也想得出来。”

随从俯身在道:“殿下英明!”

落黎昕凤眸微敛,眸光戏谑不明,淡道:“莲妃那边有何动静?”

随从顿了顿,便开口:“仍未有行动,依属下看来,他们对郡主也是起疑,毕竟她和薰研公主太像了。但他们仍不敢莽撞暗杀公主。因为他们还不敢确定,毕竟她现在当朝的一品郡主!而且脸上没有胎记。”

“既然如此,继续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!”落黎昕嘴角扬起了一丝侫淡的弧度。把玩着桌上杯子。“没想到流失民间的皇妹,居然近在眼前。而她同样有着惊人的智慧。至于她如何恢复面容,想必跟他们有关!”

“还是殿下细心!”随从俯身在应。想也知道他指的薰研公主和太子。

“皇妹近来情况如何?”落黎昕侫淡启言,慵懒地调整了坐姿。这个皇妹自他来了之后,压根就不见他。躲吗?

“公主已然和云祁的六王爷联姻,现在几乎天天和郡主他们在一起。”随从回道。

听闻,落黎昕眸色微敛,眸内划过一丝薄凉,冷侫扬言:“那郡主是不是也有婚约了?”声线不温不火,喜怒无波。

此刻他的话迫人威仪,使得随从冷不防地打了个寒颤,俯低了头。敬道:“殿下说对了,对象是云祁的七王爷!”

话落,寝室内弥漫着一屋迫人的冷流。周围死寂一片。

缄默了一阵,落黎昕狭长的凤眸,阴侫不定,面无表情,冷侫一笑:“即是如此,本太子还是她们的皇兄,这是改不了的事实!”

“对对!”那随从忙应和道。

落黎昕即刻再拿起桌上了书,看了眼随从,“现在去把公主请来,本太子要跟她叙叙旧!”

那随从有点迟疑,毕竟现在不晚了,但还是俯道:“属下这就去。”毕竟太子的命令不得忤逆!

许久之后……

一身公主正装的落薰研,没有通报,便开门而入。她本不想来,但总有一天还是得碰面。所以她来了。

抬眸看向了书桌前的落黎昕。明知道她已经来了,居然故作没发现她,也没开口说话。

缄默了一会儿……

“夜深了,不知皇兄叫皇妹有何事?”落薰研不耐烦地开口,语气生冷万分。

见此,落黎昕放下了手中的书,笑着抬头看了看她。“听皇妹的语气,好像很讨厌皇兄我?”

知道还敢说!此人有病!落薰研冷睨了眼他,淡道:“夜深人静,时候不早了,如若皇兄没事的话,皇妹不便久留!”

“皇妹才刚来,就这么急着要走?”落黎昕收敛了笑意,狭长的凤眸,带着一丝幽沉的魅惑,紧锁着眼前的落薰研。

落薰研抿了抿唇,眼角抽蓄了下,遇到他,居然做不到淡定!简直是失策!“既然如此,你到底有什么事?快说!”

落黎昕淡睨了眼她,深邃的眸中,忽闪着幽光。嘴角微勾:“不过是想与皇妹叙叙旧!”

晚上叙叙旧?有鬼!落薰研杏眸微敛,冷凝地看着他。“恐怕没这么简单!”

“皇妹真是了解我,那你认为呢?”落黎昕侫淡启言,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。

跟他深沉,玩心思,她可玩不起,还不如及早撤退。而且他也无权干涉她的自由。

落薰研摇了摇头,冷言:“皇妹不想知道。”话后便转身欲要离开。真后悔来这趟。

这时,落黎昕颀长的身姿站了起来,走向了她。制止了她开门的动作。

他和她站得如此之近。周身散发着他威迫的危险气息。

落薰研屏息了一口气,退后了几步,他已经明显的超乎了她预定的危险距离。

她一脸防备的看着他。“皇兄这是为何?”

落黎昕无奈一笑,凤眼微眯,不放过她脸上任何表情,“皇妹似乎很怕我?”慵懒的声线磁性魅惑不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