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43章 皇兄,男女授受不亲!

第二百四十三章皇兄,男女授受不亲!

“皇妹似乎很怕我?”

嘴角微抽了下,落薰研淡淡启言:“皇兄多虑了,皇妹一向不喜欢和男人靠得太近。”

然,她说的也是事实,在校可是被人称为冰山女王,让人在十公尺内,皆靠近不得。但到了这里,却变了。累

落黎昕微挑眉,凤眼一瞬一眨地打量着她。“是么?那六王爷呢?他也是男人!”

面对他如此迫人的气势,落薰研略想了下。抿了抿唇,“他是未来的驸马,自是不同!而且他对皇妹很好!”她的声线不似于刚才的清冷,反倒刻意增添了几分柔气。

话落,她不禁暗自嘲讽,打脸充胖子,反正豁出去了,假话都说了,那就说到底,管他信不信!

“那皇兄真得好好感谢他了!”落黎昕再次靠近了她,深邃的眸中划过一抹凝重。

该死,都剩一步了还想在靠近,落薰研冷睨了眼他,淡道:“感谢那是一定的,如若皇兄没有其他的事,皇妹先行告退!”

落黎昕微皱着眉峰,俯身凝视着她的双眼,凤眸中忽闪过一丝不悦。“我们还没叙叙旧呢,皇妹就这么急着离开?”

NND,不让她走就直说嘛,居然还敢说叙叙旧!落薰研深吸了一个吐纳,干笑道:“皇妹累了,还请皇兄体谅下!”

“是么?”落黎昕作揖深思熟虑了下,嘴角微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。“皇妹不介意的话,可以再皇兄这里休息。”闷

闻言,落薰研有了一时间的愣怔,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开口,此举实在是有鬼,她撸了撸嘴,“你的好意,心领了,皇妹还是先行回寝宫,皇弟还在等我呢!”她随意地扯了个理由,毕竟现在已经很晚了,可南那小子早就在呼呼大睡。压根不知道她会来这里!

“皇妹这是哪里的话,我想皇弟现在应该在休息吧!”落黎昕侫淡启言,眼内的眸光捉摸不定。

倏地,他以掩耳不及的速度,双手握住了她的双肩,直视着她的双瞳。“这么久没见了,皇妹越来越迷人了。”

见此。落薰研不悦地挣脱他的牵制,岂料,却徒劳无功。却挣扎他按得越紧,女人的力气终究比不上男人,更何况眼前这个强势的太子。

落薰研惊讶地瞪了眼他,不悦道:“男女授受不亲!”声线清冷,且带着沉沉的怒气。

夜深人静,男女共处一室。本就很危险,尤其是面对眼前这只老狐狸,他的举动,让人捉摸不透!

“皇兄除外。”不予理会她的挣扎,落黎昕侫淡一笑。

此言一出,落薰研浑然一怔,绝丽的面容稍显僵硬,欲言又止:“你……”

她握紧了拳头,抬眸直视着他,尽量使自己保持淡定,此景不可先暴露慌张。

他们缄默了一阵。室内寂静一片。

突然这时,窗外传来一阵曳动。咯吱作响。打破了这丝沉寂。

他们纷纷望了过去。

落黎昕松开了握在落薰研肩上的手,走向了窗边,没有打开,狭长的凤眸透着窗间的缝隙,精锐地捕捉到一个幻影。

他双手放于身后,淡扫了眼窗边,继而在走向了落薰研。

对于刚才窗外的曳动,落薰研也有点好奇,但见他又再次靠近了她,却又琢磨着如何防备……

蓦地,再次有人不经通报,大大咧咧地推开了门。落可南冷不防走了进来。

见此来人,落薰研眼前一亮,毕竟救星来了。这小子消息知道还挺快的,竟然知她在这里。

落黎昕凤眼微眯,精锐地打量着前边的来人。“原来是皇弟啊,深夜来访,有何事?”

落可南嘴角微勾。惬意道:“皇姐来得太久了,所以我来找她!”

四眸相对,迸射出寒星。皆是一冷一侫,一邪一淡。不分上下,皆为精锐。

这时,落可南看向了落薰研。淡言:“皇姐,我还在等你下棋呢!”

闻言,落薰研一阵莫名,却也应和道:“抱歉,让你皇弟久等了,我们这就回去。”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弟弟怪怪的,可能是刚睡醒的缘故吧。

落黎昕淡敛的凤眸,忽闪过一丝戏谑不明的眸光。淡扫了眼他们,“三更半夜,皇帝皇妹居然有此雅兴在下棋,真是佩服!”

“一时来兴而已!”落可南冷冷一笑。平静的话语中带着一丝邪侫。

落黎昕转身走向了书桌,慵懒地坐于了檀椅上。懒懒启言:“看来是皇兄打扰了你们的雅兴了!”威仪迫人的话语,不温不火。

“你知道就好!”落可南双眸微敛,瞪视了他一眼,便转身拉上了落薰研的手。“皇姐,我们走了。”

“哦……好……”落薰研怔怔地应了声。任他拉着走,眼前的可南确实有点怪,错觉吗?

落黎昕目送着他们离开后,继续拿起了桌上的书。回想起了刚才的落可南,勾唇一笑:“这小子真会伪装……”

略微思量了下,落黎昕便唤道:“来人!”

听闻,门外的暗衣男子,便开门而入。俯首敬道:“殿下有何吩咐?”

落黎昕淡敛了凤眸,眸光中带着一丝精芒。扫了眼暗衣男子。“去调查那个七王爷和皇后,本太子想确认一件事!”

“属下遵命!”暗衣男子抱拳应道,行礼之后,便转身离开。

半夜,回寝宫的路上……

落薰研一愣一怔地看着前边的落可南。集齐无奈于一身。一路上,居然被他拉着这样走。

他转首看向了落薰研,启言:“以后,别和那个人走得这么近!他不是一般的人。”

“不用你说,我也知道。”落薰研皱了皱眉,疑惑地打量着他,他平常不是都叫老狐狸的吗?怎么突然改口了?她反拉住了他,停止了脚步。“可南,你有点奇怪!”

“哪里啊?”落可南转身面向了她,似想了想,哈了口气道:“老姐你多心了,可能我刚刚睡醒!”

睨见他一脸欲睡的样子,看来是她压力太大,所以才会有这样错觉了。

落薰研微叹了口气,“没事了,回去吧。”

夜深人静,周围徐徐凉风,他们漫步而行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华丽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隔天,庆功宴。地点,德庆殿内。

殿内宏伟壮观,金碧辉煌,不比一般的寝宫。而更来得威仪严肃。此殿是专为那些功臣干将庆功所设。

身为功臣,他们很早就入座。静待皇上的圣驾。

周围入座的大臣们。皆是议论纷纷。

紫瑶无奈地环视了四周一下,不用想也知道,他们在讨论谁。明显就是她自己。每次皇帝老子做的决定,都遭到众臣

的反对。希望这次不会!

落可南伸了个懒腰。笑道:“昨天真是睡得舒服,好久没有这么爽了,一躺床就一觉到天明!”

紫瑶笑了笑,睨了眼他,“你这小子,昨天好歹也赶了一天的路,谁不累啊,我还不是一样!”

听闻,落薰研一阵愣怔,更有点疑惑。这小子居然一觉到天明?那昨天?忙问:“我昨天去他那了,你知道吗?”

“什么,你昨天去老狐狸那了?”落可南一头雾脑,昨天睡得这么沉,哪知道!

见他的样子,压根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,使得落薰研更加狐疑,她还以为是她压力过大,原来真的不是他。莫怪这么奇怪。那为何要帮她?不过那个人是谁?难道是……她大胆猜疑。

紫瑶睨了眼此时正在发呆的落薰研。担忧一问:“昨天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?”

“没有,什么事也没发生,只不过说了几句话而已,就回来了!”落薰研摇了摇头,看了下桌上的杯子。扯开了话题。“这个杯子好特别。”

闻言,他们没有拿,反观细细地打量着那个杯子,古代质的大高脚杯,金桐材质,上面还刻特别的图案。很是奢华。不似于上次宴会的杯子。

“确实很特别!”紫瑶应了一声。

突然,一个声线从后面传来。

“郡主这可是款待庆功宴专用的。是皇上吩咐微臣准备的!”

他们便转过头去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着朝服的大臣,看得出还很年轻。

他礼貌回应,“微臣何侍郎!”

“原来啊!”紫瑶笑了笑便转过身去。不再理会。

“这次杯子还不算特别!”落可南挑了挑眉,指向了对面。“那个人才叫特别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