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55章 不放?我就开打!

第二百五十五章不放?我就开打!

“不行哦,没想到这个公子也是如此俊美,不如考虑一下,跟了我,如何?!”

跟了她?没想到古代就有这种不怀好意的女流氓!一副强势女人的样子,向来就女跟男,她反倒要男跟女,如果跟了她,岂不是叫男宠了?身材倒挺丰满火辣的。而且刚刚还说要带那个女人去什么地方来着?妓院吗?累

紫瑶扫了前面的一波女人,冷眯着眼看着她们,“你们要带去哪?”

“一个逍遥自在的地方,这位公子考虑得怎样?”那个领头的女人冲他妩媚一笑。

这时,被压在墙上的那个粉衣女子,大叫了出声:“你们放开我……这位公子快救我!”

“闭嘴!”那女人怒骂了一声,霎时转过身去,拍了拍了她的脸蛋。“乖乖的,等下见了我家主人,会让你很快活的!”

“我是王爷的人,你们快放开我!”粉衣女子挣扎道。

闻言,那些女人即刻笑出了声。“你就尽量瞎掰吧!吓唬不了我们!”

主人?王爷?紫瑶泉眸微敛,有点诧异,看来这些女人不一般,明显的强抢民女。更汗颜的一窝女流氓。难道那个主子手下的男人都死绝了?非要女子来动手?还有那个粉衣女子,自称是王爷的人,又是哪个王爷?现在脑子里一大堆问号。

紫瑶哈了口气,不耐烦地开口:“喂!快放开她!”声线十分的冰冷。闷

“这位公子,不会是想多管闲事吧?”那女子不悦地反问。哼笑:“识相点就别惹我们,否则要你好看!我可是看你长得这么俊美,所以才会对你客气点,劝你别得寸进尺!”

紫瑶挑了挑眉,轻摇起折扇,洒脱一笑:“就凭你们啊?不是我的对手!还是叫你们家主子出来单挑!”然,她也想知道。这幕后的指使人是谁!

听出了她话语中的挑衅,那群女人气得牙痒痒。放话骂道:“臭小子,我就看你怎么逞英雄!”

蓦地,紫瑶仍纹丝不动,面容平静,依旧一副惬意悠哉的样子。

那女人转首看向了小巷的另一边,大声叫道:“来人,把这个小子,也一并给我抓来!”

这时,四个男子嘴角擒着一抹诡笑,向紫瑶走了过来。

“臭小子,要你多事!”其中的一个,冷不防地朝紫瑶扑了过来。

见此,紫瑶斜睨了眼他,迅速闭起了手中的折扇,一脚踹向了他的腹部。

“噗通”一声,那人就抱着肚子,倒在地上呻吟。

NND,就这点本事想跟她玩?既然如此,算他们衰了!就把他们当做练习空手道和武功的对象!

一干人等,皆是傻眼地看着她,见他们止步未再行动。紫瑶便先行出手了。

“乒乒乓乓……乒乒乓乓”

“哦……啊……呃……”

“嘭……嗵……啪……”

不一会儿时间,他们便纷纷败下阵来。“哎呦……”

紫瑶泉眸微垂。嫌恶地冷扫了他们一眼。顺势拍了拍手,闲逸地整理了下衣装,摊开了折扇,越过他们,走向了那些女人。

“我下手很重,不介意连你们也一起打!”紫瑶冷言放话,眸子散发出寒气逼人的光线。

那些女人霎时间被她的气势给震慑到,即刻放开了那个女子,指着她吞吞吐吐道:“你有种……我家主子不会放过你的……”

话落,便一溜烟地跑开了……

“该死!”紫瑶低骂了一声,她还没问出那个主人是谁!

见她们已然跑远,那女子缓了口气,便站直身来,“多谢公子搭救!”

“小事一桩,何足挂齿!”紫瑶豪气回言,摊了摊手。转身看向了那个女子。

近距离的她,一身粉色衣装,姿色娇丽,黛眉横簇,清眸宛转,鼻腻鹅脂,樱唇娇润,确实有令人着迷的本钱!应该是一个大家闺秀吧!

“小女子尹千容,不知公子贵姓?”尹千容柔和一笑。待看到眼前俊美的男子,又有了一丝愣住。

“若子!”紫瑶纵了纵肩,摇着手中折扇,问道:“你为何会被她们抓住?”

蓦地,尹千容恍回神来,叹了一口气,“我本是想来京城见一个人,人生地不熟,岂料我刚刚和妹妹走散,所以在找她的时候,就被那群女人,拉来这里了!”

“原来如此啊!”紫瑶皱了皱眉头,似想了想,便开口:“不如我们先出去,我帮你一起找,你妹妹叫什么?”

这种找人的工作,只要她参朝郡主一声令下,即刻就可以全城搜索。

“尹兰熙,有劳公子了!”尹千容礼貌言谢。

兰熙?是不是上次月身边的那个女子?那她不是也?!紫瑶有点诧异,但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可多着呢。应该没这么巧合吧……

倏地,两人并肩,边谈边走着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华丽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另一边,他们等了有一段时间,仍未见紫瑶还未归来。便起身来找她了。

云冷月面色一沉,潭眸内划过一丝担忧。道:“瑶儿。该不会出了什么事?”

“安啦!她这么大了,怎么可能会出事!”落可南耸了耸肩,双手环于脑后,“坏人碰到她,只有倒霉的份!”

落薰研整理了下衣角。无视掉旁人投过来的视线。淡道:“没错,不过确实去了很久!”

“八成又是去哪里摸鱼了!”落可南坦然一笑,眸子斜睨着走边不远处,聚集了一些人。有点好奇。便脱离队伍跑了过去。

见此,落薰研有点不解。“你去哪里啊?”

“前边!我去去就来!”落可南边跑边回。

适才,落薰研微叹了口气,便同云冷月站于一旁,等着这两个罪魁祸首。一个跑去摸鱼,另一个也接着过去,真有他们的!

这边,人潮拥挤,围成了圈,四处议论纷纷。一个女子和一个中年男子正在对骂。

“你真是过分,敢非礼我,本小姐就砸了你的店,怎样?!”那女扬起了稚气的声线。

“你这小丫头,居然敢砸我的店!我今天非打你不可!”中年男子气结一窒,对着店里的伙计叫道:“还不过来帮忙!”

围观的人众多,却没有人上前劝架,都是一副看好戏的心态。

“你小丫头,砸店是要付出代价的!”那中年男子和一干伙计气愤地走了过来。

那女子退后了几步,娇气的面容稍显几分慌张,却仍强作镇定。冲他们骂道:“小心我打你们!”

“谁打谁还不知道呢!”那中年男子伸手一扬,向她挥了过来。

那女子惊愣得,忘了闪开,伸手遮住了眼睛。

“咦?怎么没事?”正在那女子冥想之际。旁边却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声线。

落可南伸手反扣住他的手腕。“敢打女人,你还算男人吗?”

中年男子挣扎了一番,却仍无济于事。骂道:“她砸了我的店!”

闻言,那女子伸手指向了他。“他非礼我!”

落可南挑了挑眉,眯着眼冷看向了中年男子。“那就是你不对了!”

中年男子朝着那些伙计,大喝了一声:“还愣着干嘛,连这个小子给我一并教训!”

蓦地,那些伙计靠近了他。纷纷卷起了袖子。动起了手来。

“乒乒乓乓……乒乒乓乓”

只过了一分钟,那些人便全部倒在了地上呻吟……

“好过瘾呀!”那女子不断地拍了拍手。崇拜地看着落可南。

“无聊!”落可南双眸微敛。冷扫了地上一片狼藉,便走了转身离开了。

见他离开,那女子追了上来。“等等我啊!”

“我叫尹兰熙。你叫什么?”尹兰熙眯眼一笑。跟在了落可南的旁边。

落可南稍稍一怔,回道:“落可南!”声线平静,带着一丝冷淡。

落可南?尹兰熙眨了眨眼,回想起上次云冷月提到的人,该不会是他吧?

“谢谢你啊!”尹兰熙紧紧地跟着他。“刚才你真是太棒了!”

“你也有错!把人的店给砸了!”落可南斜睨了她一眼。便快走了几步。伸手向后摊了摊。“白痴!别再跟着我了!”

“你……可恶!”尹兰熙一时错愕,他居然骂她白痴。她再次追向了他,“你别走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