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60章 你信她?我讨厌你!

第二百六十章 你信她?我讨厌你!

“莫王妃不必假惺惺,本郡主根本没有推她下水!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!”

紫瑶刻意地放话,使得依梦蝶霎时一怔。水眸内忽闪过一丝心虚,她深吸了口气,僵笑道:“郡主教训的是……是蝶儿错了……”

听闻,落芸善不满地看着她,“王妃姐姐,这不是你的错,你干嘛要道歉啊?别忘了还有她以前是怎么对你的!”累

“我怎么对她?”紫瑶挑了挑眉,有点狐疑,貌似以前只有她耍心机的份,哪轮得到她?不过倒有点想知道!

“你以前也曾把王妃姐姐推倒水里!你敢说你没有?”落芸善替她反驳道,毕竟上次她给了她面子,对她还有点改观,岂料,听了依梦蝶的叙说,才知晓她的为人有多差!

“好了公主,别再说了!”依梦蝶低唤了声,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袖,阻止她说下去,毕竟有些话,不能让她知道。继而看向了紫瑶,柔声道:“郡主,公主心直口快,碟儿待她给您配个不是!”

在外人看来她有多么的温婉大方,毕竟她总是扮演好人的角色,外表的确是骗了好多人,但她若紫瑶可不吃她这一套!她的所作所为,她早就一清二楚!她并不想与她有任何瓜葛!如若她不安守本分,来招惹她!那么也别怪她无情了!

尹千容一瞬一眨地看着她们,早从她们的对话中也知晓,原来紫瑶只是个弃妃而已,此时此刻内心更为不服,一个身子不纯洁的女人,有什么资格得到月的爱……而她至少会为他守身如玉!闷

狼狈为奸!几个女人一台戏,这是紫瑶突然的一个念头,她可没空再跟她们掺上一脚,还是早闪为妙!

“本郡主懒得与你们计较!”紫瑶眯着眼,冷扫了眼他们。便要踏步离开……

“若紫瑶!”落芸善一时看不惯她傲人的气势,伸手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
经她这样一喊,便惊动了远边的那些人。而他们也快速走了过来。

“凭你也想拦我?”紫瑶没好气地回道,瞪视了她一眼,此时的她,极度的不悦!

挑衅?落芸善紧咬着唇瓣,憋着一脸怒气。握紧了拳头,捶向了她!

见此,紫瑶灵敏一闪,躲过了她的攻击,然后以掩耳不及的速度,反扣住她的手,紧紧地揣住了她。

“呀……痛……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!”落芸善痛呼了一声。还不忘骂她。

“劝你别在做无谓的举动,你不是我的对手!”紫瑶冷扬一笑,便放开了她。

适才,旁边的依梦蝶和尹千容一怔一愣地看着她们,顿时僵硬在那边,目瞪口呆。

“瑶儿,你没事吧?”云冷月忧声问道,快步走到了紫瑶面前,潭眸幽深地看着她。

紫瑶摇了摇头,淡应:“没。”

蓦地,尹千容的面色愈发苍白,一身狼狈的她,忍不住打了个哈气。内心如翻酿五味杂陈,一股妒意油然而生,水眸轻颤地看着他。他居然一眼也没有看过她,只问他的瑶儿好不好……

“月……”尹千容按耐不住唤出声。

闻言,云冷月转首看向了她,发现了她一身湿哒哒的。淡道:“千容,你怎么?”

尹千容缓了口气,伸手拂动了下黏在发丝,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“我。掉进湖里了……”心爱的男子就在眼前,突然有股冲动,想冲上去抱住他……因为她想要他的安慰与怜惜……

这时,落可南冷睨了眼落芸善,沉声问道:“你们怎么回事?”

落芸善揉了揉发疼的手腕,骂道:“还不是这个郡主,把千容推到了湖里!所以我才会替她出头!”

“我没有!”紫瑶怒气反驳,最讨厌别人颠倒事实。

“推都推了,你当然说没有啊!我和王妃姐姐可以看得一清二楚!”落芸善不死心地回驳。看向了尹千容。“对吗,千容!”

迟疑了一会儿,尹千容仍没有作答,也没有摇头。

默认?很好!紫瑶敛起了眼帘,暗自嘲笑了一番,看来她和她们是同一种动物。

“千容,当真如此?”云冷月敛眸问道。眸内划过一丝诧异。

兴许是被妒忌冲昏了头,尹千容便心虚地点了点头。

见此,落芸善得意地瞪了眼紫瑶,笑道:“这下你没话说了吧!”

“你给本太子闭嘴!我压根不相信你说的话!”落可南怒喝了一声,再次放言:“如果你敢再说一句的话,小心本太子缝上你的嘴!”

“你……”落芸善颤抖的手指着他,被他的气势给吓到。继而转首看向落薰研,“皇妹,你也不好好管管皇弟……”

此言一出,落薰研杏眸微敛,淡扫了她一眼,冷道:“废.话.少.说!”

“你们……”落芸善气结一窒,没想到他们竟为了她而骂她。

这时,尹千容打了个寒颤,走向了云冷月,一个踉跄,如她所愿,正好投进了他的怀中。哽咽道:“月。其实郡主……”

话还未说完,便被紫瑶抢先迸言了,“月,你居然相信她说的话?”

她面色一沉,泉眸轻颤,这个女人居然又扑到他的怀中,他没有推开她,那就是相信她说的话?眼前的一幕极度刺眼,内心一阵烦闷窒息,她再也看不下去,便转身跑开了……

“可南,千容交给你们了。”云冷月眸色加重,推开了尹千容,心纠结一窒,她误会他了。连忙追了上去。“瑶儿……”

“月……”尹千容失落唤道,只感到怀里一阵落空。怔怔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。

“该死的女人,真假!”落可南低骂了一声,看向了兰熙。冷道:“尹千容,你自己搞定!”

“喂……”尹兰熙有点傻眼,只觉得他今天特别的凶。也不再犹豫便扶住了尹千容。

落薰研经过尹千容的身边,扫了眼她,杏眸内划过一丝精芒。刻意提道:“说慌是要付出代价的!”

紫瑶??尹千容一时呆愣,心虚的眼神不敢直视眼前的这个分身……

稍久,带他们离开以后,她适才虚脱地瘫软在地上……

另一边

“你丫丫的云冷月,竟然相信那个女人的话!”紫瑶边跑边骂道。声线有些哽咽。

向来最讨厌被别人误会,尤其是被自己心爱的男人误会,内心十分的难受。眸子微颤,一滴泪珠很不争气地掉了下来。

“我讨厌你!”紫瑶停住了脚步,喘了口气。

突然一个声线从后面传来,“瑶儿……”

蓦地,紫瑶连哼了好几声,再次撩起了裙摆,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跑。现在,她只想一个人静静!

她加快了脚步,深怕他一个轻功便会追上了她。殊不知,跑得太快。却撞上了一个人。

“哪个该死的家伙竟然挡我的路。”紫瑶大骂出口。火气十足。退后了一步,伸手抚了抚额头。

落黎昕狭长的凤眸,闪过一丝莹光,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的女子,刚才的一幕,早就映入了他的眼底,见她跑来,他才会出现在这。嘴角微勾:“与其说我挡路,还不说郡主你投怀送抱!”低沉的声线,磁性惑人。

紫瑶抬眸看向了他,有些惊讶。“是你!”

落黎昕微敛的凤眸,精锐地打量她脸上的泪痕。一抹怜惜忽闪而过,“你哭了?”

“没有!”紫瑶淡淡启言,直觉告诉她还是离他远点。

他靠近了她,修长的手指欲要抚上她绝丽的容颜。

“不用你多事!”紫瑶打开了他伸过来的手。绕过他,欲要走向前。

岂料,便被他一手扣住。拉近了他。

紫瑶一愣,有些恼怒:“你又想干嘛?离我远点!”

这时,正在后面的云冷月见到这一幕。即刻赶了过来。

他俊眉轻拧,潭眸内满是复杂和疼惜,低唤了一声。“瑶儿。”便将她拉近了自己的怀中。

落黎昕淡扫眼他们,似笑非笑的眸子,让人看不出他此刻的情绪,一个转身便先行离开了。

见他离开以后,紫瑶马上挣开了云冷月钳制。“别再跟着我!我讨厌你!”

话落,便跑向了不远处的假山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错嫁:暴王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