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66章 趁机偷袭(5000)

第266章 趁机偷袭(5000)

云冷月飘然的身姿,快步回到了寝室,毕竟让这个小女人久等了,他轻轻地关上了门,徒步走向了床……

映入眼帘的一抹人儿,此时正安逸地躺在**。

“瑶儿?”他低声唤道。坐在了床边,伸手轻抚上她的脸颊。害他白高兴一场,他还没有尝到甜头,她怎么就这样先睡了?累

看来只有改天才能再继续惩罚她,但希望别在突然蹦出一个人来打扰他们,那样实在是太扫兴了。

他动手脱下了衣服,熄灭了灯,便躺上床,伸手环住了她的腰肢,让她整晚都贴近他,与她相拥到天明……

隔天早晨,园林生机一片,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照进了寝室内。

忽闻窗外的处处鸟声,紫瑶半眯着眼,哈了口气,欲要转身,却发现腰被人紧紧地钳制住,她猛地睁开了眼睛,伸手拍了拍。

待腰上一松,她即刻转身平躺着,泉眸微眨地看向了旁边的罪魁祸首。

一身白色衣裳的他侧躺着,嘴角一抹温雅的笑意,潭眸一瞬一眨地看着她,领口半敞,浑身散发着致命诱惑,一阵属于男性的气息兼雅醇的香气扑鼻而来。健壮的胸膛上,草莓印袒露无余。她咽了口水,这让她想起了昨晚那火爆的一幕……

霎时间,她皱了皱眉头,恍过神来,大白天的,刚起床就满脑子坏事……“昨天我太困了,所以先睡了。”闷

“我知道,那你要如何补偿我?”云冷月勾唇一笑,眸内满是暧昧的余光。

补偿?紫瑶猛地眨眼,只觉得眼前的这个王爷,得了便宜还卖乖,扯了她的衣服,吃了她那么多豆腐,还要问她要补偿,这是什么天理!!

她似瞪地看着他,不满道:“你找打吗?占我一晚上便宜,我还没跟你算账呢!”

他不怒反笑,凑近了她的脸颊边,低沉道:“昨天那……现在还想试试吗?嗯?”

低沉的声线中带着一丝暧昧,声声入耳,引发她一阵轻颤,双颊迅速染上了两朵红晕,这个男人,把她刚才的放言,都当成了耳边风,却大胆的说出这种令人耳根子发红的情话……

“不要!”紫瑶果断拒绝。一点也不领情。拉紧了被子,盖在了身上。

岂料,在她还未反应过来之际,他不规矩的手,已经再次探入了她的衣裳里……

不知是她还没反应过来,还是她根本没有发现,居然没有感觉到他此时正在坏坏地侵犯她。

“昨天,尹千容是不是跟你表明心意?”紫瑶开始盘问,泉眸瞪向了他。

云冷月俊美轻扬,轻轻颌首,他都这样对她,她竟然还没有发觉,到现在还想别的女人,看来哪天被他吃干抹尽了都还不知晓。

她敛起了眼帘,抬眸晶亮地看着他,“那你怎么说?”

“我说,我只要你!就这样!”云冷月挑了挑眉,莞尔一笑。启言提醒:“瑶儿,你没发现我现在?……”

“你干嘛啊?”紫瑶毫不在意,睨了眼他不自然的神色,哈了口气,便接着说道:“尹千容那么喜欢你,肯定不会死心的!”

“我知道。”他愠沉启言,剑眉一蹙,眸色微敛,手上的动作一停,想起她昨天说的话,一时间很头疼,叹道:“千容是善解人意的女子,可惜她喜欢错人了。”

“她善解人意,那我呢?!”紫瑶冷哼了一声,愈发寒气的泉眸紧盯着他。极为不悦,这个男人居然当着她的面,在夸赞别的女人!

“你还差一点点!就是不够体贴我意!”云冷月含情脉脉地看着她,不规矩的手再次蠕动,见她愈发不悦的面色,便凑近了她的耳边,嘴角微勾:“你比她美,比她可爱,比她妩媚,你的味道更为甜美……”他的声线低沉沙哑,磁性惑人。

他的话很甜,很重听。紫瑶眯着眼眸,冲他一笑:“这还差不多!”

话落,便欲转动着身子,岂料,却感觉身体上一阵温热的酥麻感袭来。霎时间,耳根子再次红了起来。

她适才恍然,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掌,紧紧地握于手中,骂道:“云冷月!你这坏蛋,你居然又趁机偷袭我!!”

云冷月面挂浅笑,惬意地盯着她,“瑶儿,别忘了,刚才我已经提醒你了!”

大意!她居然会失策,昨晚被他吃了豆腐,连早上起来也被他偷袭,更该死的是,自己居然没有发现。

“你……”紫瑶欲言又止,掀开了被子,坐了起来,伸手再次向他脖子进攻,她玩定他了!!

“好了……是我不好……我认输……”

“不行!今天算你倒霉了!……”

寝宫内,一阵男女嬉戏的欢声,持续了一个早晨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华丽分解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天,天色阴沉,万里皆是乌云密布。

自那次表白之后,尹千容却出奇地安静,几天之内,虽然偶尔有碰面,却都迅速躲开,似逃避一般。虽然他们有些诧异,但也乐得自在。只是他们不知道,她仅仅只想静个几天,脑子琢磨着办法。

闷得发慌,落可南便相约着云冷月下棋,两人闲聊之际,相互切磋棋艺。

而紫瑶和落薰研则到别的地方散步。她握住了紫瑶的手臂,默契一笑,两人肩并肩前行,极为相似的面容,个头一样高,身材一样,气质更是相同,除了衣裳发髻的不同,从后面看,根本分不出哪个……

一路上,引来一阵回头率。而她们却仍悠哉地走着。毫不理会。

“好久没这么散步了!真是舒服!”紫瑶感慨了一声。摇动了下手臂。

“你和小月月最近还好吧?”落薰研淡淡一笑,毕竟那个尹千容呆在他们那边,多少有些担心。

紫瑶点了点头,抿了下唇,“很好……只不过月,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坏蛋!”

现在他对她的举动,已经越来越加深一步,两人亲密无间,在她认为就只差了那一步而已了……

“坏蛋啊?”落薰研眸子斜睨了眼她,打量这个她似笑非笑的面色。笑道:“依我看,你还挺喜欢的!”

她一针见血,正好被她说中!紫瑶尴尬地咳了几声,蹙眉不满。“我说研研,怎么连你取笑我!”

“我实话实说而已!”落薰研直接坦言,杏眸中泛着缕缕笑意。看来是自己多心了。她抬眸望向了天空,阴沉的天气,给人一种无形的忧郁感,不知为何,心已然闷了好几天。突然间,握住紫瑶的手臂突然一紧。

紫瑶一愣,转首看向了她,她呆呆地望着天空,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有点诧异,便问:“研研,你有心事吗?”

闻言,落薰研迅速地恍过神来,收回了眸光。淡道:“没,天好像要下雨了!”

“确实!”她抬眼望了眼天空,点了点头。“这种天气给人的感觉就是压抑!”

她们相牵着便继续前行,冗长的大道此刻已经了无人烟。微风轻轻拂着,落叶花朵散落了一地。

正在步行之际,突然,两个女人的声线飘然入耳……

她们对视了一看,便循声走了过去……

园林内,四周繁花绽放,树木幽绿成排,两抹倩影坐在了草地上。正在细谈……

她们做贼似地躲在了大树边上,一人一边,看着她们背影,倾听地她们的谈话。

熟悉的声音和背影,让她们一眼就认出了前面的人,正是尹千容和尹兰熙……

尹兰熙眯着眸子看着她,劝说:“姐姐,月哥哥不喜欢你,为何你还要这样执着?还是放手吧,这样对你才是最好的。”

“我是他的青梅竹马,就是因为太喜欢他,我才不甘心放手!”尹千容抿紧了唇瓣,不敢回驳。

“瑶儿姐姐很漂亮,跟月哥哥又很配!姐姐你不要骗自己了!”尹兰熙稚气的面容,此刻却变得认真无比,“要是月哥哥这么爱她,就算你不放手,他也不会喜欢你的。”

躲在树后的两人,同一时间,叹了口气。这个做妹妹的都比她这个姐姐,还要懂得分寸!为何她就是不懂呢?感情是不能勉强!

尹千容缓了口气,有些恼怒道:“熙儿,我是你姐姐,而你却在帮人。那个紫瑶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?”

“我觉得她很好。姐姐你何必如此!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!”尹兰熙一脸正色,仍在劝说。“爹爹已经捎了封信来,再过不久,我们就得回去了,你何不放下?”

经她这样一提醒,尹千容只觉得更加烦闷,微眨了下水眸,道:“说放就放?谈何容易?况且我还舍不得回去,难道你想吗?”

“我也不想,但也得回去!”尹兰熙无奈地叹了口气,经过这几天的相处,这里确实很值得留恋,就如落可南他们等等……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他们还会再相见的……

树边的她们正在静静地聆听着,突然这时,一个人站于她们的后面。

他伸手纷纷拍了下她们的肩,奇怪的是却都没有反应。

“你们鬼鬼祟祟在干嘛?”云奕辰疑惑地看着她们,他本来经过这条路,却发现两个熟悉的身影,似作贼般地躲在树边,只觉得有点好笑,她们原来也有这样一面,于是便过来了。

听声音便知晓何人!她们头也不回,异口同声道:“闭嘴!”

“哦……”云奕辰怔怔地点了点头,识趣地闭上了嘴,也紧跟着趴在了树边,盯着眼前的两个人。

这时,树边有两个变成三个,在不明的人看来却似一副做贼的样子。

在远边的树上,一抹人影靠着树边而坐,从上仰视着树边的那三个人,倏地,嘴角浅扬一起邪俛的弧度……

尹千容双手紧攥着草地,转首看向了尹兰熙。无奈道:“熙儿,你不懂的,一旦爱上了一个人,你也会像我一样!”

“姐姐你错了,我不会像你一样!”尹兰熙果断坦言,对视着她,“月哥哥不喜欢你,你又何必要苦苦纠缠!姐姐,回去吧!”

闻言,尹千容面色一沉,一股怒气油然而生,手控制不住地上扬,伸手挥向了兰熙的脸颊。

“啪---”声音打破了一片宁静。

“姐姐你打我……”尹兰熙哽咽道,手捂住脸,眸内溢满了水珠,迅速地站起身,立马跑开了……

“熙儿,对不起。”尹千容适才恍然,有点懊恼,便追了上去,都怪自己太过心烦,结果失手打了她……

幽绿的草地上,两抹倩影早跑得已经不见身影。躲在树边的他们,便纷纷站了出来。

紫瑶泉眸微敛,眸中划过一丝薄凉,“连自己的妹妹都打,这女人没救了!”虽说她不是故意的,但对于亲人,她却连个“忍”字都不会!还怎么做人姐姐?

落薰研点了点头,似想了下,淡言:“她太过执着了……到现在仍不放弃……这种女人可悲可气!”声线清冷又似悲凉。

“可惜了她……已经不单纯了。”紫瑶摇了摇头,皆是一阵叹息。

睨见她们一脸忧郁的样子,云奕辰扰了下脑袋,有些疑惑:“我说你们两个,干嘛哀声叹气的?”

“要你管!”她们又同时齐喝。

“该死的女人!”云奕辰忍不住捂住了耳朵,被她们的齐吼给震撼住,微敛的魅眸,不满地盯着她们。“我好意关心你们,居然这么不领情!”

毕竟他比较晚来,虽然知晓前面那两人的身份,但他却只看到女人打女人的一幕……不清楚之间的前因后果。但他不明白为何她们却纷纷叹气……

“我看天底下,就你们这两个女人不好惹!”云奕辰忍不住抱怨,视线仍停在她们身上。

紫瑶微微抬眸,唇角洋溢着一丝笑意。“所以你要小心!少惹到我们!”

见此,云奕辰有一瞬间失神,顿了段,适才恍然,“碰到你们,算是我倒霉了!”

闻言,她们对望了一眼,便笑出了声……

“好了,我还约了九弟,先走了!”云奕辰无奈地耸耸肩,魅眼一挑。再次看了眼紫瑶,“你们也小心点,早点回去……”话落,颀长的身姿,便转身离开了。

稍久,她们便走出园林,继续漫步前行。

望着她们离开了的背影,树上的男子,霎时间站了起来。略微沉思了下,嘴角微勾,便跃到树下……

“其实兰熙这个女孩也不错,现在我总算知道,其实她虽然调皮,但认真的时候,却很有分寸!”紫瑶纤纤一笑。想起来刚才的那幕,在自己姐姐面前,竟然还不忘说的她的好……

“嗯!”落薰研点了点头,“可是有一个人却很头疼!毕竟兰熙总是爱扯他的衣袖,一直粘着他走!”

紫瑶微眯着笑眼,笑道:“可南这小子,能让她扯,真是奇迹了!”

“如果他看到兰熙也有这样的一面,说不定会对她有所改观的!”落薰研淡淡回言。握紧了紫瑶的手臂。

“应该会

吧……”她颌首应了声。

两人一路惬意闲谈!就在这时,前面的一个人急急忙忙地跑向了,阻断了她们的去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