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67章 大.玩.暧.昧

第267章 大。玩。暧。昧

两人一路惬意闲谈!就在这时,前面的一个人急急忙忙地跑向了,阻断了她们的去路……

她们霎时停住了脚步,纷纷便看了前面的那个人。

那侍从拂了把脸上的汗,气喘呼呼地说:“公主,你可真让奴才好找啊!”累

“有何事?”落薰研不解地看着他。

“太子请您过去一下!”那侍从俯首恭敬道,毕竟是落黎昕吩咐的,所以他一刻也没有怠慢,整路用跑地来找她。

“难道有事?不然为何要找你?”紫瑶怔然反问,一阵莫名。

稍作迟疑了下。落薰研摇了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毕竟他在想什么,他们也捉摸不出,不会像上次那样“叙叙旧”吧?

“那还是不要去了!这狐狸不一般!”紫瑶毫不避讳地直言,一时间想起了上次的一幕,心里就越发有气,被那只狐狸抓住了不说。明明就是他挡路,还是她主动投怀送抱!几经沉思了下,她看了眼侍从,便接着道:“你回去告诉你家太子,就说本郡主在跟公主散步!没空!”清冷的声线,却散发着一丝威仪。

闻言,侍从面色微怔,有些为难,“这……郡主还是别让奴才为难了。”奴才不好做,尤其是这个太子的奴才,最难做!

知晓他的难处,落薰研浅叹了一口气,淡淡启言:“好了,本公主这就去!”闷

紫瑶皱了皱眉,转眸看向了她,眸光泛着一丝担忧,略微思考了下,“不然我跟你去,也好做伴!”

对象是那只狐狸,虽然对他大大不满,不愿与他有任何牵扯,但她不放心她单身前往,所以只好陪她一起!

“不用了,你还是去找小月月,没事的,我去会儿,应该很快!”落薰研蹙眉摇头,松开了正握着紫瑶的手。

紫瑶抬眸晶亮地对上她平静的神色。莞尔一笑:“那好吧,你小心应付!”

就在这时,一个颀长的身影。从后面走来。靠近了她们。

“我陪你去吧!”他的声线不温不火。

适才,她们转首看向了他。细细地打量着身后的男子。只见他眸子微敛,唇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
“云奕辰你刚刚,不是去找云飞扬了,怎么又来了?”紫瑶不解道。

云奕辰耸了耸肩,一副惬意的样子,淡扫了眼她们,笑道:“不去了,所以就回来找你们了!”平静的声线,一改平日的邪魅。

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正经?紫瑶精锐地眸光上下地打量了下他,有点诧异,难道是刚才被她们骂得脑袋秀逗了?

突然,感到两道明锐透彻的光线投向了他,不予理会她们的不解,男子挑了挑眉,“难道我很迷人么?”

又在臭美了!紫瑶眼角一阵狠抽,瞪了他一眼,“既然你也要去,那研研就拜托你了,我先走了!”毕竟他们现在有了婚约,他比她更适合去,看来这下得让那只狐狸头疼了!

话落,她雅姿的身影一转,便踏步先行离开了。

落薰研杏眸斜睨了眼旁边的男子,眸光略带探究,便看向了侍从,淡道:“带路吧。”

一路上,他们两人缄默一阵,谁也没有答话,而落薰研则时不时地盯着他看,总觉得他有点奇怪,过分安静了点!

望景阁中

一身暗色锦衣的男子,威仪不凡,狭长的凤眸,忽闪过一丝莹光,盯着桌上的白纸,稍作沉思了一番。脑中徘徊着前几日的一个场景,修长的手指把玩着狼笔,嘴角浅扬起一丝俛淡的笑意,眉宇间一扫霸气,便挥洒自如地动起手来。

不久之后,一副画作已然完成。

洁白的画卷上,一个倾城绝色的女子,活脱脱地印在了画纸上,她美丽绝伦,身姿飘然,宛若天仙,超凡脱俗,明清透彻的泉眸,泛着一滴泪水,少了平时的傲气,却多了一分柔情,画上的娇美人儿,倾城之泪,只让人望一眼,便会令人立马起了怜惜之心……

他紧紧地盯着桌前的画纸,慵懒的声线喃喃迸出:“皇妹如此特别,原来也有这样的一面,是因为那个人吗?”

顷刻间,微眯的凤眸,闪烁着难以捉摸的精芒。心中若有所思……

突然,一个随从过来通报,俯首道:“殿下,公主到了!”

落黎昕淡淡颌首,拂动了下袖摆,示意他,带她过来,他则继续拨弄着手中的画笔,低头看着桌边的画。

这时,他们便相携走了过来。

落薰研抬眸望向了他,微皱的眉间倒显几分无奈,知晓他们来了,而他的目光却依旧停留在桌上。

缄默了一阵……此人当真有病,每次把人叫来,都不开口说话!

“咳咳……”落薰研作揖轻咳了几声,正欲启言,岂料,却被身边的男子,抢先迸言了……

云奕辰面色稍显低沉,微敛的澄眸,望向了他,道:“不知太子,找研儿何事?”语气有些生冷,却带着一丝敌意。

研儿?落薰研嘴角狠抽了下,平静的面容,有些错愕,他居然叫得这么亲昵,语气三百六十度大转变,有诡!

适才,落黎昕放下了手中的笔,狭长的凤眸淡扫了眼他们,似笑非笑,掠过探究地打量着他们,有些意外。

霎时间,他们四眸相对,皆是一阵冷凝。

“小聚一番!”落黎昕懒懒一回。随即又扬起了一个俛淡的声线。“你们不过来坐吗?”

“也罢!”云奕辰嘴角微勾,待落薰研还未反应过来之际,便牵上了她的手,走了过去。

“你……”落薰研一愣,随即恍过神来。他的手感觉好熟悉,等等……难道他是?神风……

她任由他牵着,坐在了椅子上。而这个该死的男人,坐近了不说,居然还大胆地搭上了她的肩。毕竟在这只狐狸面前,不能反抗……

就在沉思之际,她垂眸看向了桌上的画纸,画中的人正是紫瑶,有些疑惑,“皇兄,不会是要我来欣赏你的画吧?”

落黎昕微皱了下眉峰,凝视着他们,凤眸忽闪过一丝不悦,“你认为呢?”

云奕辰睨了那幅画,稍愣之余又看向了落黎昕,却道:“研儿,你真笨,当然不是,可能要和你单独“叙叙旧”,我说得对吗?太子!”

NND,竟然说她笨,人家好歹也是个天才!落薰研瞪了他一眼,极力忍住,干笑道:“我哪有你这么聪明!”郁怒的声线多了一丝娇媚。

他挑了挑眉,伸手作揖抚上了她的脸颊。“别生气,我跟你开玩笑的!”

“你……”落薰研欲言又止,桌下的手霎时间拧紧了起来。他居然趁机吃她豆腐,可恶!

两人毫不避讳地他面前,大玩暧昧。他微敛的黑眸,闪过一丝戏谑不明的精芒。道:“辰王,对皇妹可真是宠溺有加!”

“研儿如此美艳,是人都会动心!”云奕辰淡淡扬言,唇角洋溢这一抹得逞的笑意。

落黎昕精锐地打量着,眼前的男子,慵懒一回:“确实很迷人!”

“而且对我,还很温柔,特别是在晚上……”云奕辰勾唇一笑,一把拉过了她,让她埋在了自己的胸膛上。“我说的对吗?研儿!”

他突然起来的举动,使得一向冷静的落薰研,变得慌乱不已,娇丽的面容上出现了两抹可疑的红晕,她抿了抿唇,憋着一肚子不悦,却又不能对他动手……

“对啊,我只对你一个人温柔!”她咬字迸言,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更柔些。既然要装,就陪他装到底,等下一离开,就有他好受的!

落黎昕淡敛起了眸子,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们一眼,正如这小子所说的,他确实要找她“叙叙旧”!看来现在不行了。而且他对皇妹还不是一般的喜欢,他看得出来!

“研儿,我们还是先走吧,免得让你的皇兄见笑了!”云奕辰扬眉轻挑,冷睨地看向落黎昕,邪俛一笑。便站起身来,搭上了落薰研的肩头,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……

“神风,常流年于宫中,你的目的什么?是皇妹?还是其他?”落黎昕微敛的凤眸中,划过一丝精芒。继续把玩着手中的画笔,嘴角微勾:“八皇子,对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