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69章 我只想做你的女人

第269章我只想做你的女人

她杏眸微敛,睨了眼前的这个罪魁祸首,问:“你并非丑陋之人,为何要易容成别人的模样,你到底长什么样子?”

他波光流转的澄眸对上她精锐透彻的双眼,蓦然一怔,稍作迟疑了一番,淡淡扬言:“我的样子必定会让你惊讶。但如果你想知道,现在还不是时候!”累

惊讶?落薰研有点疑惑,敛起了眼帘,盯着他的脸,足足愣了一会儿,拧紧的手忍不住上扬,伸向他的脸颊。欲要扯下他的面具,因为她真的很好奇,人皮面具下的他,到底是什么样的?

岂料。刚刚伸出去的手却被他敏捷地攥在半空中,一下子动弹不得,“我说过了,现在不是时候!”

四眸相对,皆是一怔一愣,一邪一冷。

“算了,反正你长什么样子,也与我无关!”落薰研淡淡启言,抽回了自己的手,走向了一边,故作镇定道:“你走吧,下次再让我看到你,绝对不会放你跑的!”

闻言,他轻扬的俊眉,倒显几分无奈,不禁失笑,眼前的这个女人,口是心非,如果她不想知道。为何还想要扯他的面具?正所谓时辰未到,不然他会第一个让她知道,而这也是他刚刚油生的一个冲动。他敢确定,如若下次再见到她,她还会向现在一样,放他走!

“现在与你无关,以后就与你有关了!”他勾唇一笑。言行举止难掩一丝惬意洒脱。闷

眼角狠抽了下,落薰研再次眯眼,瞪了眼一副悠哉的他,她说什么。他就能反驳什么。对于她的恐吓,他竟然没有一丝在意。

迟疑了一会儿,她接着迸言:“那请你以后出现的时候,别再扮成云奕辰的样子了!”她还真不习惯跟面对他这样说话。毕竟他现在的面容是云奕辰。不过内心倒有点期待下次见面……

经她这样一提醒,他俊逸的面容,稍显微沉,澄眸中忽划过一丝不悦。两国联姻,她的对象是云奕辰,现在早已传遍了天下,而他早就已经知晓,以前倒是没有觉得什么,但是现在接触以来。却又多了丝烦闷……

“你喜欢他吗?”他淡启的话语中带着一丝薄凉。微垂的眸子,似想非想,让人捉摸不透他此刻的想法。

“你是不是管得太多了?”落薰研蹙眉反问。有点诧异。只觉得他当真有点不正常,这个神风是不是悠闲没事做?竟然管到了她的头上。

“也许吧!”他直接坦然,正等待着她的答复。因为他莫名地想知道……

转行改调查啊?落薰研白了他一眼,抿紧了唇瓣,“无可奉告!”声线平静万分。

两人对峙了有一会儿,一阵凉风轻轻吹过。风中带着轻飘的毛毛细雨。时而吹扑在他们的面容上。

突然一个女人的声线,飘然入耳。

“我说,你们两个怎么都在这儿?”她的声线带着一丝窃喜。

闻言,他们同一时间转首看了过去。皆是一怔一惊。

落薰研恍过神了,对她眨了眨眼,“母后,你怎么在这?”经历的了多天的相处,她呦不过皇后,所以现在对她都是这样称呼。

“我刚经过这里,看到你们在这,我就来凑个热闹!”皇后走了过来,冲她诡异一笑。

落薰研无奈地挑了挑眉,知晓她的含义,八成又想取笑她了。“哦……”

他琉璃波转的澄眸,掠过一丝熟悉复杂,站于一边,静静地看着一身黄色凤袍的皇后。视线久久不移,直至失愣……

感觉到他越发莫名的目光,皇后转首看向了他,一时间有点诧异,轻轻扬起手,在他眼前摇晃着,示意他回过神来……

“你……我……”他欲言又止。一时间变得吞吞吐吐。

“你这个孩子,见了母后,也不会叫声!”皇后伸手攥住了他的手臂,另一手轻点了点他的额头,抱怨了一声。

落薰研有点好笑地看着他们,神风碰上皇后,现在换成他呆了,无奈被皇后这样折腾……算他倒霉了。只是没想到这个皇后倒帮她出了一口气!

他还没从愣然中惊醒过来,望着皇后满目慈光的面容。心头如划过一丝暖流,滋润了他冰寂的内心。温婉柔情,熟悉莫名。他手臂上的热量与她的手紧紧相溶。相互吸引。他沉溺于她的慈爱当中,不知不觉中,他唇角微动,喃喃启言:“母后……”声线带着一丝期待。

“这还差不多!”皇后适才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脸颊。温婉一笑。又随即想起了刚才的一幕,怔然反问:“辰儿,你刚才不是和你九弟在一起吗?怎么现在却跟研儿在这里?”

落薰研轻睨了眼他,似想了下,便道:“因为他突然有事找我……”

“原来啊!”皇后点了点,视线游移在他们身上,一阵窃喜。

他俊逸的面容上,多了丝久违的温润,纹丝不动地看着她们两人,嘴角浅扬一个弯弯的弧度,心中若有所思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华丽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阴沉的天气。持续了好几天,一望无际的天边,满是乌云,仿若暴风雨欲要来临。

天在憋气,而尹千容也憋着一肚子气。自上次打了尹兰熙之后,本是烦闷的内心,更蒙上了一层暗沉。又懊恼,有愧疚。对于紫瑶却是又妒又怒!对于月,只可远观,但不能拥有,而另一方面却担心的是,来自逍遥居的信函……毕竟她知道,在这里逗留的时间不长了……

她阴郁着好几天,俯低着头,失落地徘徊在冗长的大道上……

突然一个穿着华丽女人,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
“千容小姐,你有心事?”说话的人正是依梦蝶。

尹千容微微抬起头,看清了眼前的来人,便行了个礼,“千容见过王妃。”

依梦蝶娇丽的面容上,扬起了一抹柔笑,“不用如此!”

她不断地抚着自己的肚子,怀孕了四个月。有点了孕像,现在人人都知晓,莫王妃很得莫王宠爱,日日呵护。其实倒不以为然,自从由侧转正后,她早就感到云莫枫的变化,虽然每天都有关心她,可是总是心不在焉,仿若有心事一般,都是因为那个女人!而且最近对她有点难以启齿,也许是她做贼心虚吧,她真担心他会知道些什么事……

尹千容站直了身子,抬眸看向了她,见让一脸幸福,再想想自己,不禁叹了几口气。“我真羡慕王妃,有王爷着这样宠着爱着。”

闻言,依梦蝶含笑的面容稍显僵硬,略微沉思了下,仍是笑道:“我们到一边坐着谈谈吧。”

“好。”尹千容也没有拒绝,毕竟她对这个王妃挺有好感,因为上次,即使有孕也扶了她一把,总感觉得她能帮她什么,于是跟着她来到了一边的石椅上,两人同坐在一起。

“千容你是不是很喜欢七王爷?”依梦蝶明知故问,从上次她说谎抱他的那一刻,她就已经她这个青梅竹马对他不一般!

尹千容一愣,随即点了点头,叹道:“喜欢有什么用,但他喜欢的却是紫瑶。”

待她提起紫瑶时,依梦蝶微眨的水眸中,忽闪过一丝嫉妒与不悦。语气似讥讽道:“她确实很优秀,曾经的弃妃,变成现在的参朝郡主,连抢男人都这么在行,你大概不知道吧,她以前可是非常爱我家的王爷!”

“你说什么……”尹千容惊呼了一声,她只知道她是一个弃妃,没想到却是莫王爷的弃妃。那这样一来,不是糟蹋了月?便问:“那时候,王妃你不介意吗?”

“介意,但王爷爱的人是我!”依梦蝶咬字迸言,面色依旧保持柔笑。

尹千容抬眸看向了她,手攥紧了衣裙,勉强笑道:“你比我幸运,我现在何去何从都不知晓……况且他现在也已经订婚了。”心意表明了却仍无济于事,这几天她想了很多,但仍不甘这样拱手相让……

“幸福是靠自己一手得来的!你就这样放弃了吗?”依梦蝶抿了抿唇,伸手抚了下肚子。

尹千容一脸失落,望向了阴郁的天空,又是一阵酸涩。“我从来没想过要放弃,但是他仍无动于衷,我没有办法。”

“每个人都有争取的权利,虽然他喜欢的是郡主,关键是你可以想办法,让他容纳你!”依梦蝶伸手握住了她的柔荑,试图给她温暖一般。

她知晓一个为爱而生妒的女子,她必定会做出任何意想不到的事,毕竟她上次也说了慌,就如她自己也是一样,就算王爷现在在她身边,但心却不在,想到这就越发有气,现在她唯有借眼前的这个人来实行……

尹千容双手反握住她的柔荑,水眸内满是诚恳的坚定。“你一定有办法,请你教我怎么做……”

“凭米已成炊,或许成为他的女人,是个不错的办法。”依梦蝶作揖思考了下,抽回了手,便从袖子里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一小包药,递给了她。道:“你懂的,要怎么实行得靠你自己!你好好把握吧!”

“好。”她点了点头,似下了什么决定一般,把那小包药紧紧地揣在手中,一时间很眼前的王妃很感激,而且对她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,如果早遇见她,一切都会不一样了……

隔天晚上,乌云密布的天空,终究打雷下起了大雨。

尹千容琢磨纠结了一个晚上,看着桌上白酒瓶,那是来自逍遥居的桃花酒,前不久随信函带过来的……

她缓缓地站起身来,走向了桌子,拿起了那包药,慢慢摊开,打开了酒瓶,颤抖地倒于里面。“月,对不起,千容迫不得已。只要你喝了酒,千容就是你的人了……”

她拿起了那个酒瓶摇了摇,深吸了一个吐纳,抚了抚胸口,轻缓了下澎湃的心,便走了出去。

凉风阵阵,外面仍是滂沱大雨,淅沥的雨水声,打破了沉寂的夜。

她漫步在走廊上,走向了轩辕殿的正寝宫。

外门大敞,云冷月一如既往的看书,等着紫瑶回来,好一起入睡。

她细细地打量着里面,如她所想的,毕竟她下午早就已经看见她出去了,碍于这种天气,说不定不会回来了。

她站于门边,一手拿着酒瓶,扬起另一手敲了敲门。“咚咚……”

云冷月微为抬眸,看见了尹千容,幽深的潭眸霎时忽闪过一丝失落,他还以为紫瑶在跟她恶作剧!

“千容这么晚了,找我何事?”他愠沉启言,面色平静。

这时,尹千容撩起裙摆慢慢走了进来,晃了晃手中的瓶子,“逍遥居的桃花酒,我拿来给你品尝!”

云冷月冰寂的双眸,淡睨了一眼尹千容,道:“谢谢。”

她把那瓶酒放到了桌前,拿起了一边的杯子,欲要便帮他倒酒。岂料,却被他阻止了。

“等等,我现在不想喝。”愠冷的声线不高。

霎时间,尹千容停止了手上的动作,水眸内忽闪过一丝心虚,僵笑道:“你不是很喜欢这酒吗?喝一点不碍事的。”他不喝,那么她也就没有办法成为他的女人……

见此,云冷月摇了摇头,继续看着手中的书,此时此刻哪有心思喝酒,心都飘到了某女子身上。

他的拒绝却让她一时错愕,她以为他会喝,但现在看来,又是因为那个女人吗?灯光前的他,一袭玄华锦衣,俊逸绝姿清贵谪雅,让人失神又让人无措。

心里越发难受,想起了依梦蝶的话,她终按耐不住脱口而出,“月,为何你的心里只有紫瑶,她只不过是一个莫王的弃妃,一个残花败柳而已!”

“我不准你这样说她,你不了解!”云冷月蹙眉喝斥。浑身散发着一股怒气。

尹千容面色苍白,此时的她已经毫无理智,因为火是他点燃的,现在脑子中不断徘徊着依梦蝶的话,她走向了他,“我是不了解,但我更不了解你为何会喜欢这种女人!

“喜欢是没有理由的,她是我想娶的女子,在我心里她就是完美,是独一无二的!”云冷月毫不犹豫的坦然,眸子满是坚定。

尹千容浑然一颤,拧紧了双手,一股酸涩油然而生。“我也很完美,至少我是完璧之身。月,我只求你能看上我一眼。”

她的执着让人愈发头疼,云冷月双眸微敛,俊眉轻蹙,站起身走了进去。愠言:“千容你回去吧!”声线不温不火。

“不……我今天一定要和说清楚!”尹千容一时情急,徒步跟了上去。“也许过了今天,一切都会不同。”

云冷月背对着她,冰寂寒冷的潭眸,一阵莫名,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迟疑了一会儿,尹千容水眸微垂,苍白的面色,迅速染上了两抹红晕,“我只想让你看看真实柔情的我……”

话落,她颤抖的双手游移到腰间,迅速地扯开了腰上的系带,脱下了一身的衣服,白皙的肌肤霎时暴露在空气中。“月……”

闻言,云冷月转蓦一怔,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副赤.裸的娇躯,万万没想到她会这样做,他即刻转过身背对着她,沉怒道:“穿上你的衣服,对你,我没有兴趣!”

面对他的冷淡,

尹千容也毫不退缩,慢慢靠近了他,道:“我只想做你的女人……”

这就这时,门外响起了一个细微的声音,紫瑶抖了抖衣裳,走了进来。“月,我回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