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70章 悲哀的女人

第270章悲哀的女人

这就这时,门外响起了一个细微的声音,紫瑶抖了抖衣裳,走了进来。“月,我回来了。”

她撩起了裙摆,待看到了眼前的一幕,挂在面容上的笑意,瞬间冷却了下来。“让你久……等了。”

“瑶儿……”云冷月心揪一窒,潭眸中闪过一丝复杂,一时间僵硬在那边,此情此景,难免会令她误会……累

后面的尹千容抿紧了唇瓣,心虚地看着眼前的闯入者,有点错愕,有点扫兴,下这么大雨,本以为她不会回来。没想到……

“你们……”紫瑶眨了眨眼,内心烦闷苦涩不已,惊愣地看着他们,她只不过才离开一个下午。她就出现在这里……一身赤.裸.裸的她,光明正大的站在了他眼前。准备色.诱他么?

“瑶儿,别误会……”云冷月蹙眉解释。

“我知道。”她隐忍着莫大的怒气,她应该相信他,毕竟他不为所动。不是吗?她收拾好情绪,屏息了一口气,嘴角扬起一抹笑意,欲要走向了他。

岂料,刚踏出一步,却又止住了……

尹千容面色一僵,微闭了下眸子,一时情急,被妒气冲昏了头,趁他不注意,从后面环上了他的脖子,作揖撒娇道:“月,你怎么还不继续……”

她迫不得已这样做,清嗅着他身上的雅醇香气,她入迷了,要定他了,从她脱衣服的那一刻,就已经这么决定了。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,现在她什么也不管,只想这样霸占他,即使她误会又如何?闷

“千容,够了!”他的声线散发着沉沉的怒气,拉下了她环在他脖子上的手。

他毫不怜惜地对她,使得尹千容水眸盈盈,很似伤心,“月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……”

继续?紫瑶气愤地瞪着他们,笑意再次僵硬在脸上,不予理会,转身走向了外面,连伞也不拿,冒着大雨跑了出去。

见她冒雨跑了出去,云冷月蓦然惊慌,心头如针扎,一口闷气压制在胸口,欲要追上去,“瑶儿。”

谁料,尹千容再次抱上了他的胳膊,泪眼朦胧地祈求道:“月……别走好吗?”

云冷月冰寂的双眸,似千年寒潭般清冷,周身散发着寒冽,睨了眼她,“千容,你变了,变得好可悲!你让我觉得很可怕!”

“我会变都是因为你!求你留在我身边好吗?”尹千容哽咽道,颤抖的双手,攥紧了他的袖子。她一点也不后悔她做的每一个决定……

“不可能!”他愠怒扬言,推开了她。

“噗通”一声,尹千容倒在了地上,哭喊道:“不要……我爱你呀……”

“不管你做什么,我也不会爱你!这样的你,连一眼也不配值得我看。”云冷月毫不动容,愠怒不散。这样的她,跟那些勾心斗角的险恶女人有什么区别,往日纯真的她已然不再。

他愠威的话语,声声入耳,冲击着她的内心,他在厌恶她么?此时的她犹如掉入无底深渊般的痛苦,眼眶泛红,苍白的面容上,满是泪痕。浑身一颤,

“你太伤我心了,这样活着真累……”千容伸手擦了下眼泪。唯有用寻死逆活来牵绊他……

“你怎么样都与我无关!”云冷月俊眉一蹙,微敛的双眸,寒光逼人,无法在容忍她,能牵绊他的只有那个她!

闻言,尹千容面色一僵,呆愣在那边。双手紧攥着地上的衣服。“你……”声线含糊不清。

“尹千容,从今天起,本王和你没有任何关系!”云冷月沉怒放言,拂动了下袖摆,不予理会倒在地上的尹千容,头也不回地追了出去……

本王?……他头一次在她面前如此称呼。他怎么这么冷漠无情,她做了这么多终究是为了得到他,到最后却换来了一句,他和她没有任何关系……

她拾起了地上的衣服,泪水朦胧了双眼,失声痛哭了起来……

阴沉的夜雨天,除了雷鸣电闪,淅沥的雨声,还伴随着一个女人悲哀的哭泣声……

不顾雨水打湿了自己的面容,她头也不回地跑了很长一段路,衣裳已然湿透,黏在了身上。浑身沉甸甸,每走一步,都很艰难。心情低落到极点,她本相信他,可是却该死地出现了那一面,现在满脑子不断徘徊,那个女人赤.裸.裸地站在他后边,双手温柔地环上了他的脖子……

她匆忙间跑过了她的寝宫,没有进去,带着落寞的心情,一路淋着雨,四处游移。阴暗的天气,阴郁的内心。周围凉风飕飕,她忍不住打了寒颤,不知不觉走到了使臣寝宫,便开门而入。庆幸的是,他们还没入睡。一身湿漉漉地走到椅边,直接坐了下去。绝丽的面容,苍白一片。

落薰研和落可南对视了一眼,有点诧异,她刚才不是回去了?怎么又冒雨跑出来了。看她一脸落寞,难不成跟人吵架了不成?

她静坐在那边,像失了魂一般,一动也不动。

落可南扬起手在她面前晃了晃,有些担忧道:“怎么了?谁惹你生气了?”

“哈气……”紫瑶忍不住打了个哈欠,淡淡启言:“失恋了。”

“啊?”他们有点摸不着头脑,毕竟她才离开不久,这么短暂的时间,居然发生了这种状况,实在也太快了吧……

见此,落薰研走了过来,伸手替她把了下脉,看来她已经淋了一段时间的雨,心情低落之际,说不定会感染风寒。“你们是不是,又有什么误会了?”

还未等她回答,落可南便抢先迸言:“是因为那个女人吗?”声线满是鄙夷。

紫瑶点了点头,一股酸涩油然而生,内心烦闷不已,如压制了一块沉石,让她透不过气。“刚回去的时候,我看到她脱光衣服和月在寝宫里……”

“裸.体?这女人怎么这么大胆?”落可南惊呼了一声,果然耍心机的女子,什么都会做,现在大玩脱衣秀,此女当真犯贱!“小月月不是那种人,你别误会了!”

“我本来也相信他,但是后来看到那个女人抱住了他,还满口情话,正常的女人都受不了……”紫瑶冷冷苦笑。微垂的眸子,满是忧郁心痛。

“恶心的女人,不择手段,悲哀又败类!”落可南双手环抱于胸,替她忿忿不平。

“哈气……我累了,今晚呆在你们这里。”紫瑶连打了几个喷嚏,看来她不幸中标,感冒了,她累了,累得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这时,落薰研伸手扶起了她,淡道:“全身都湿了,不感冒才怪。先去房里换衣服吧。”

“好……”她勉强笑道。声线却是苍白无力。

两人慢慢地走近了落薰研的寝宫,换下了一身的衣裳,解下了一头的发髻,少了一身的重量,人也变得轻松多了。原来失恋真的是一件痛苦的事,她泉眸迷茫,眸内一阵空洞,她搭着头,静静地发呆,等着头发干透。

“你还在想刚才的事?”落薰研担忧道,抚了下她的额头,居然有了一丝热量。“你发烧了。”

紫瑶敛起了眼帘,冲她一笑。“没事,想比心病来说,它只是小病而已。”

“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,看来有了感情不一定是好事,酸甜苦辣样样都得经历。”落薰研摇头叹息了声。“你就是一个例子。”

“你知道就好,现在也只有你了解我。”紫瑶苦笑回言,内心酸涩不已。如果没有遇到他,或许说没有遇见刚才那个场面,她也不会这样,难道是冥冥中注定会由此一劫?或许忘了,才是最好的选择。她转首看向了她。脑子混乱一片。眼前有些模糊。“你有没有忘情水……”

落薰研一愣,杏眸微敛,而又迅速回神,“你烧糊涂了,就算有,我也不会给你的!除非有特别例外!”

紫瑶揉了揉眼睛,一阵头晕,直接坦然:“我承认……”

突然这时,有人惊慌敲门,随即伴随着一个紧张彷徨的声线。

“瑶儿……月来了……见我好吗?”

“他来找你了。”落薰研起身欲要去开门,岂料,却被紫瑶制止了。

她拉住了她的手,晕眩不改,淡道:“我现在想静静,不想见!”

“那好吧。”落薰研走到了门边,没有开门,透过门缝对他说,“小月月,她已经睡了,明天再来吧。”

云冷月站于门边,迟迟不肯走,心如针扎,疼痛万分,他知晓她是在躲她,不愿见他,门外的他也淋了一身雨,他找了好几个地方,才找到这里。现在却是这种结果……

“她没事的,走,去我那换衣服!”落可南硬把云冷月拉去了别处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待声音一消失,她才缓了口气,走到床边,昏昏沉睡了下去……

因淋了一身雨,半夜发着高烧,这一睡就躺在了**两天……似有意要躲避他……毕竟情绪受损,失落的心,还难以恢复,现在不见为好。因为脑子里至今不断地徘徊着那一幕。

她的避而不见更让云冷月纠结万分,心痛不已,她生病痛苦,但他比她更痛苦……他只能远远地看着她……想她……

三天后,雨过天晴,天空一片晴朗。柔和的阳光映洒着大地。

园林内,呈现一片美丽景象,繁花绽放,树木幽绿,清淡的花香扑鼻而来。

他们吩咐人摆好了颜料画笔。正准备帮她缓和下情绪。放松心情。

紫瑶深深呼吸了下空气,这是三天以来,第一次放松,她尽量地抛掉所有的烦恼,好好享受。

落可南打了个响指。轻松提议道:“我们再来PK,看谁画得最好!”

“谁怕谁啊!”紫瑶淡淡一笑,极力掩盖失落的情绪。“你准备输吧……”

他的画技真是不敢让人恭维,就如上次画得那个神风,跟画头猪哥没有什么两样……

落薰研杏眸微敛,淡扫了他们一眼,便拿起了画笔,笑道:“很有意思,那么开始吧!”

话落,落薰研和落可南便纷纷动起手。对那张白纸展开进攻……

紫瑶紧紧地拿住了画笔,头脑一片空白,一时间动不了手。她擅长的画画,现在却一个也画不出来……

不久之后,他们停住了手中的笔,欣赏画作之余,便转眸看向了她。

见她的画纸依旧空白一片,拿着笔的手。竟然再抖……

“我画不出来……”紫瑶平淡启言,面无表情。

落可南看着她那发抖的手,惊呼了一声:“不是吧。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“情绪受损,连她的才艺也受到了影响……”落薰研谈道,皱了皱眉。

闻言,紫瑶拿着画笔的手,越发抖盛,闭目沉思,却仍受上次干扰,混乱万分。

落薰研走到了她身边,安慰道:“再过些日子应该就没事了,幸好这次皇上还没有选你做画艺代表。不然后果不堪设想!”

“都是那个女人害得,该死!”落可南冷哼了一声,便转身,头也不回地踏步离开,“我去找她算账!”

她们两人独自站于一边,看着落可南离开的背影……

这时,站于不远处的一个人,正用凌厉泛笑地眸光盯着她们。心中若有所思……

落可南如风的速度,大步跨进了轩辕殿。四处打量,找寻那个女人的踪迹。

经过了走廊,看到了一个粉衣罗衫的女子,连想都没想。就一把抓住了她。

尹兰熙一惊,霎时间回头,诧异道:“干嘛啊?”

“原来是你!”落可南松开了她的伸手,沉冷道:“尹千容在哪,叫她出来见本太子!”声线带着几分怒意。

被他的气势给吓到,尹兰熙微眨了下眼睛,小声道:“不知道,我也在找她!”

“很好,既然如此,算你倒霉了!”落可南再次攥住了她手,拉着她向外走去。

尹兰熙不满地骂道:“你生什么气啊!我又没惹你!”

“你是没惹我,但是你那个可恶的姐姐惹到本太子了!”落可南将她拉到园林中的大树下。

“她怎么了?”她有点疑惑。

“你这个做妹妹的,也不好好管住你那个姐姐,不择手段,居然在小月月面前上演脱衣秀,真不要脸!”落可南大声吼道。

“真的吗……”尹兰熙一惊,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做,她迅速捂住了耳朵,稚气反驳:“你干嘛这么凶,她又没惹到你!”

“惹到我姐,就是惹到我了!”落可南瞪了她一眼,抓住了她,一个飘然的轻功便把她带到了树上,而自己却下来了,双手环于脑后,悠闲地靠在了树边,把她的妹妹挂在树上,也算出了一口气!

“喂……你这个坏蛋,还不放我下来……”尹兰熙一阵脚软,欲哭无泪,紧紧地抓着树。深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掉了下来。

“白痴,就算你求我,也不会放你下来!要怪就怪你姐姐!”落可南冷哼了一声,仍无动于衷。

“我姐姐确实做错了,要是我知道,早会阻止!”尹千容解释道。索性抱紧了树腰,水灵的眸子时不时往下瞄。这么高的距离,不禁使她手抖,脚也抖。内心很害怕。她哽咽道。“可南……放我下来……”

落可南微微抬头,往上看了一眼,

但仍未想放她下来。转眸之际,却看到不远处的两抹相谈甚欢的人影,正向这边走了过来。

“是她们。”他低声道。一个利落,便再次上了树,蹲在了上面。双眸微敛,精芒绽现,锐利地盯着她们。

见次,尹兰熙缓了口气,也跟着蹲了下来。

“我说……”她的话只说到一半。便被落可南灵敏地捂住了嘴巴,他凑近她,低骂道:“闭嘴!”目光却仍紧锁那两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