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72章 争奇斗艳,谁与争锋

第272章争奇斗艳,谁与争锋

殊不知,正在她低头沉思之际,却冷不防地撞上了一个人。

紫瑶抚了抚额头,连头也不抬,管他是谁,先骂了再说。“哪个混蛋,挡我去路!”

“瑶儿……”云冷月蹙眉启言,潭眸内皆是一阵复杂。

霎时间,她恍过神来,退后了一步,保持了距离,心里又喜又气,手指着他,说话吞吞吐吐:“你……怎么在这。”

“父皇找我。”他苦笑道,日思夜想的人儿,就在眼前,但她刻意地保持距离,让他很心痛。

“哦,那你进去吧。”紫瑶点了点头,绕到他的旁边,只想快点离开……

她到现在还在躲他……云冷月面色一沉,心如针扎,情急之下,一把扯住了她,不让她走。

紫瑶一愣,似瞪地眼神看着他,毕竟她的气还没有消,不悦道:“有何事?”

“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难受吗?”云冷月气结一窒,内心纷乱万分。一向愠定自若的他生性变得杂乱无章。

被他这样一吼,紫瑶只觉得胸口一阵郁闷,清冽的眸子隐见其怒。挣脱了他的钳制,蹙眉冷道:“关我什么事……我要走了……”

她踏步再次离开,岂料,他却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
“你又想干嘛啊?”紫瑶连哼了好几声。憋了一肚子气。别过头去。闷

“你何时才能不折磨我?”云冷月不禁怒道。毕竟他压抑了好几天,每天度日如年,犹如生不如死。既然现在见面了,就一次性说个清楚。

紫瑶眸子轻颤,有点心软,抿了抿唇:“我没有折磨你!”

云冷月脸色阴沉,潭眸皆是受伤之色,紧紧地盯着紫瑶,沉怒启言:“你有,躲我不见我,就是对我最大折磨!”

他的话猛然撞击了她的内心。胸口闷着一口气,怎么缓也缓不过来……

两人对峙了一阵。皆是缄默不语了……

这时,一个公公走了过来,恭谨俯首提醒他:“王爷,皇上还在里面等您呢!请您快点进去吧!”

“知道了。”云冷月愠沉扬言,现在想对她说清楚,都没有机会,难道注定要有这样一劫?他转眸失落地看着她,便踏步走进了御书房。

紫瑶双手拧紧,深吸了口气,望着他的背影,若有所思。

隔天早晨,御花园

为了明天的画艺比试,她特地早起练习,看着满园的花朵,闻着清新的香味,放松心情,说不定可以画得出来……

她琢磨了一个早上,但却仍是一直空白,不是画不好,就是画不出来。

紫瑶放下了笔,叹息了一口气,“还是不行!”

落可南双手环抱于胸,皱了皱眉头,“百花争艳图,确实有点难度!更何况你现在不行。”

“别说画了,我想都想不出来!”紫瑶端杯低吟,一阵压力烦闷,有愧皇帝老子这么相信她……忧道:“对方是个有名的画师,怎么跟人比!输定了!这下皇上得失望了。”

落薰研杏眸扫了向了他们,淡淡启言:“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!”

“什么办法?”紫瑶有点诧异。

“关键还是你,情绪稳定了,自然发挥正常!”落薰研突然间拿起了一颗白色小药丸,放于手中。“这是我昨天调制的,你有没有兴趣试试?”

紫瑶接过了她手上的药丸,打量了下,便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忘情丹,我说过只有特殊的时候才能够给你!”落薰研面容平静,淡笑道:“但是它的实效仅限两天,只能短暂忘记,正好让你应付!至于你对的他的记忆会停留在哪一段,我也不清楚。但时辰一到即刻恢复平常!”毕竟这样做一来可以让她平常心比试。二来,说不定还可以给云冷月制造机会!

“那什么时候见效?”紫瑶蹙眉再问。

她轻睨了眼她,似想了想开口,“半小时!”

“那好。”紫瑶拿起了那颗药丸,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,以她刚才的状态,根本没有办法,唯有这样才能赢!

过了一会儿之后,他们便继续讨论了那幅图,只是现在的她,已经恢复了以往的笑意。

------------华丽分解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比试当天,地点广德殿外,面对着御花园。前边繁花绽放,蝴蝶嬉戏飞舞。

中殿摆着两张桌子,上面备好了笔墨纸砚,颜料画彩。

文武百官已然入场就坐,等待着比试。殿下坐着一排评审官。

皇上满目和笑地坐于上位,淡扫了眼殿下一圈,那名画师已经就位,但紫瑶的位子确实空的。

这时,一身红色郡主装的紫瑶优雅走了过来,绝丽的面容上,无一丝紧张,反而扬起了一抹笑意,行了个礼便坐到了画桌上。现在她无疑现场的焦点……

见此,落芸善和依梦蝶倒有些惊愣看着她。明明画不出来,还这么淡定,装的吗?

蓦地,前边的一个评审官便站起身来。宣布:“摆香布阵,请你们大展身手,一炷香内完成一幅百花争艳图!”

突然间四周寂静一片,目光皆投向了他们。

“听说参朝郡主很厉害,那么我今天就要超越你!”旁边的画师,直言不讳。

紫瑶敛起了眼帘,惬意一笑,“哦,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!”

一炷香摆在了殿中,旁边的画师,拿起了画笔,沾了沾颜料,鬼斧神工般地画了起来。速度快如风,闪入电,偌大的纸上,一下子出现了好几多花,不禁让别人看得惊愣。

而紫瑶却坐于一边,迟迟没有下笔,反倒悠哉地看着那个画师。“啧啧啧……该画什么好呢?”

一转眼间,半柱香过去了。对方的画已经完成了一半。而她的纸去还是空空如也。旁边的人,有的不解,有的担忧,有的却是泛笑。连皇上也是一阵莫名!

紫瑶挑了挑眉,看向一边,笑道:“我口好干,魅影拿杯水来!”

魅影接到命令,便拿着事先准备好的水。端给了紫瑶。

“女人,你还坐着干嘛,还不快点开笔,都只剩下半柱香了!”云奕辰大声叫道。有些担忧。“你在搞什么鬼啊?居然还有时间悠哉喝茶,真有你的!”

紫瑶端杯低吟,回道:“真是好喝!”

见此,旁边的人皆迟于石化状态……

云冷月剑眉一蹙,望向了落可南,“瑶儿到底怎么回事,我总觉得她跟昨天不一样?”

“等下你自会知晓!”落薰研淡笑回言。

紫瑶把杯子里的水倒了一点到砚台上,顿时一阵花香飘来,魅影在旁磨墨。她拿起了笔,略微沉思了下,便静静地画了起来。

旁边的人见她动起手来,仍却担心不已,半柱香内她能画得出百花争艳图吗?

过了一会儿之后,香已经燃尽,评审管宣道:“停笔!”

“刚好完成!”紫瑶放下了手中的笔,转眸看向了旁边的画师,没想到一炷香之内竟然画了一百朵各式各样的花,着实厉害。

这时,皇上和评审官走了过来,准备鉴赏图画。

评审官细细地打量着紫瑶那幅图,突然间闻到一股特别的香味,敛眸说道:“郡主的牡丹的确是神韵生动,笔法细腻,但却文不对题!所谓百花争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便被落芸善打断了。

“郡主你输了,我们有一百朵花,你却只有一朵,怎么跟我们比!”落芸善大笑出声,本以为她画不出来,没想到还能画朵牡丹,不过也只有输的份。

紫瑶敛起了眼帘,冲她一笑:“这话你错了,请问百花争艳有规定要画几朵花吗?”

“那倒没有!”其中的一个评审官回道。

“这就对了,何来文不对题!”紫瑶扬眉轻挑了下。

“这……”落芸善和评审官一时无语……

蓦地,旁边的画师忍不住开口说话,“所谓百花争艳,郡主你只有一朵牡丹,何来百花之说?”

“这就是你学识浅薄了,牡丹天生傲骨乃花中之王,试问一句,百花之首的牡丹一开,世间万千花朵又岂能和它争奇斗艳?”紫瑶坦然一笑,字字珠玑。

闻言,因为她说的话,他们随即恍然,有人更甚佩服她,评审官纷纷赞言:

“说得太好了!”

“有道理啊!”……

“厉害啊!”……

落芸善和依梦蝶对视了一眼,皆是一阵错愕,不解她的转变为何这样大?这下锐气挫不成了……

“你分明强词夺理,你的牡丹只有黑白两色,怎么斗得过,我们这幅七彩斑斓的百花图!”落芸善不死心在道。

紫瑶抬眸望向了她,嘴角洋溢着一丝自信地笑意。“那倒未必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