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74章 月,我等你!

第274章月,我等你!

感觉道她的不自然,云冷月转蓦一怔,担忧地抚上了她的脸颊,问:“瑶儿,你怎么了?”

“有点头晕。”紫瑶含糊道。仍不断地眨着双眼。

适才,落可南靠近了落薰研,遮住嘴小声道:“老姐,你不是说要两天吗?时辰都还没到,你看她的样子,好像要恢复了?”累

“不可能,我精确计量过的,绝对不会错误。”落薰研摇了摇头,稍显沉思了下,即刻恍然,“是那杯蜜水,导致提前了……”

闻言,落可南嘴角微勾,不断干笑:“我现在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”

云冷月双手抚了上了她的脸,俊逸的面容上,满是焦虑。“好点了吗?”

紫瑶愣愣地点了点头,泉眸紧闭,突然间脑子里出现了一些剪影,一幅幅快速闪过,拼凑在一起。她双手攥住了他的手臂,回想起了一切。

片刻之后,她微微睁开眼睛,看清了前边的俊美男子,他近在咫尺,言行举止,毫不掩饰地担忧她,她心软动容之际,又想起了那一幕,嘴角轻勾的笑意,霎时间,又冷却下来了。她居然忘记还和他处于冷战当中。

下一刻,她推开了他,别过身去。

这时,云冷月眸色一怔,情急之下,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她。心疼错综复杂,深怕她再次离开。而他也做好再次被她骂的准备了,低声道:“别生气,原谅我好吗!我跟千容之间根本没有什么。”闷

“不好!”紫瑶挣扎了起来。

“呐呐呐……老姐,这就是你不对了,人家诚心道歉,你还不领情!”落可南走了过来,指了指她。“我们刚才都听见,你说过不生气的!”

这几个小子,原来联合串通起来耍她,真行啊!居然有这把柄!紫瑶对他翻了个白眼,骂道:“不算!”

“别这么激动,赖账小心被雷劈啊!”落可南低低一笑,可以提醒。

紫瑶停止了挣扎,转移了对象,指着落可南,“我天不怕,地不怕,还怕它个雷电不成!有种现在就劈下来。靠-

-”

话音一落,突然间,平静的夜空不禁划过一声巨响。伴随着一丝耀眼的电流。“嘭……”

“不是吧……”她抬眸望向了天空,有些呆愣,居然连老天都在把他们……

落可南望向了天际,一时间觉得不可思议,这雷电也来得太及时了吧?“看吧,没劈到你,算你幸运了!”

这时,落薰研轻拍了拍她的肩头,笑道:“说话算话!别生气了,你们两个现在就说个清楚吧!”

“你在不原谅他,就来不及了,因为小月月要回逍遥居了!”落可南偷瞄了眼她,随意乱扯了句话。

蓦地,紫瑶泉眸清颤,身形一震,贴在了云冷月身上,烦闷的内心涌现了一丝不舍,其实她一直都相信他,只不过气他为何不跟尹千容保持距离。

“你真的要回去吗?”她低声问道,无一丝火气。

“对!”云冷月苦笑点了点头。他确实有这个念头,也许她再躲他,讨厌他,他可能会回逍遥居闭关了。

她皱了皱眉,抿紧了双唇,“是吗,那要去多久?”

他埋于她的发间,轻嗅着属于她的清香,多日来,他何尝不想这样做。喃喃启言:“不知道,也许一阵子,也许不回来了。”声线忧伤多了丝苍白无力。

紫瑶攥紧了他环于她腰间的手。哼道:“你敢?”方才一听到他要走,确实是急了!

知道她心软了,云冷月幽深的潭眸,散发着阵阵莹光,作揖悲道:“瑶儿不想看到我,月只好消失!”

“我不准!“紫瑶连哼了好几声,“请假倒是可以,如果想见我,你就给我快点回来!”

闻言,云冷月勾唇一笑,“不生气了吗?”

“不生气了,我可不想被雷劈!”紫瑶站直身来,此时此刻,烦闷落寞已久的心情,得到了放松。心中豁然开朗。

见此,落薰研和落可南相视一笑,轻拍了下手。一颗忘情丹帮的忙!看来她以后已经不需要,也用不到了!

稍微沉思了下,紫瑶随意问道:“尹千容现在怎么样了?”

“我已经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,现在她的状况已经不好,只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子,料想不到她会变成这样。”云冷月蹙眉回道,放开了她,改牵住了她的手。继续前行。

“活该!”落可南忍不住嘀咕了一声。

落薰研看了眼他,叹道:“其实她也很可怜!”

“她也是个为爱疯狂的女子,只是爱错了一个不爱她的人。”紫瑶淡淡一笑,有点同情。不过要不是因为她,她又怎么会知道,身边的这个男人有多爱她,在乎她!况且如果不是因为她,也不会引发一连串的事来。自己也不会参加比赛,也算因祸得福,轻松地赚了个围场狩猎!那个才叫刺激!

云冷月带笑的眸光,投到了她的身上,问:“在过两天我就送她回去,会耽误一点时间,顺便跟谷主告别,那我以后都不回去,永远地留在你身边,可好?”

“这样最好!”紫瑶嗔笑道,轻轻颌首。

“围场狩猎,我可能不能陪你了,你自己要小心点!”云冷月牵紧了她的手,望向了落可南,“可南,瑶儿就拜托你了。”

落可南耸了耸肩,笑道:“你就放心吧!交给我们了!”

倏地,紫瑶凑近了他的耳边,小声道:“早点回来,我等你!”

她轻柔的声线,如玉春风,滋润他的内心,他微微失愣,便随即附话,“好,为了你,我会尽量赶回来!”

安逸的夜,一切的不悦纷争,也已经恢复了平静,他们依旧漫步在冗长的大道上。狡黠的月光,散发着阵阵光芒,照耀着他们的身影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华丽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莫王府,正寝宫内,

依梦蝶和云莫枫躺于床中,纷纷入睡……

安逸的夜晚,寂静的四周,而他却梦境却是那样的不平静。

梦中一袭蓝色罗衫的女子,站在万花丛中,失愣地看着满园春色。她虽有着一块丑陋无比的胎记,但却有一双月亮般的笑眼。而自己也身临奇迹般的靠近了她。

她饱含爱意的双眸,看向了他,温笑道:“枫哥哥,你喜欢什么花,瑶儿下次亲自栽盆送你,可好?”

“好……”他失愣之际,伸手欲要抓住她,却怎么样也靠近不了她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消失……倏地,转换场景,剪影绽现……

“蒲苇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……”她轻柔的声线飘然入耳,缕缕环绕,悲伤的哭泣声,一时间刺痛了他的心。她是如此的真实,湖边的雅蓝身影,再次消失。

“不要走……”他痛喝了声,却仍无济于事。

影像消失,取而代之,却是一个傲气毫不认输的女子,他再一次看到。她被他无情地打倒在了地上,嘴角渗血,仍不妥协,他想跑过去阻止,却什么也做不了,场景一转,她已经满脸苍白流了满满的一碗血,决然无情地看着他,四周充实这一阵难闻的血腥味,梦中的他惊慌地想接住她,却晚了一步。她已经倒在了七皇弟的怀中……

“你的同情心太廉价,我要不起……”

“你我各不相干,相见便是陌路!”……

满脑子徘徊着她决然地话语,他纠结一窒,懊恼万分。梦中的她,却无动于衷。

现实中的他,额鬓生汗,不断地摇了摇头。忍不住脱口而出。

“蒲苇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……你还记得吗?”

“不要走……别离开……我……”

闻言,依梦蝶猛地惊醒,侧首望向了他,有些震惊。他是在想那个女人吗?她颤抖地伸手轻拍了拍他的脸颊,试图叫醒他……

他皱了皱眉头,仍然不醒,梦中的场景,突然转到了狩猎围场。一支支长箭,快速地射向了她……

突然间,他猛然惊醒,睁大了眼睛,大声叫道:“小心箭……瑶儿……”

他的话语猛地敲击地她的内心,她面色一僵,颤道:“王爷你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