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76章 不要,我很痛。。

第276章 不要,我很痛。。

“嘶……痛……”

下身撕裂般的痛处,让她忍不住尖叫出声。从这一刻起,她已经不纯洁,豆大的泪水,再次无助地流了下来。痛喊道:“你放开我……痛……”

“不可能,本少爷才刚上你,兴致正高,别忘了反抗就让你痛苦!”男子邪笑了一声,不予理会她的第一次,粗暴地律动了几下。累

尹千容难受得忍不住嘶嚎,痛苦尽力奋起挣扎。“你走……别碰我……月……快来救我……”

男子用力地束缚这她不安分的双臂,呼着厚重的气息,享受着冲刺的快。感,“怎么不碰?本少爷的根已经在你身体里,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,还装什么纯!”

她的极力反抗却引来了他更进一步的狂暴掠夺。

“求你了……我受不了……你快放开我……”尹千容失声痛哭,闭紧了眼睛,初经人事,下身疼痛难忍。被人这样硬生生地强。暴,何为屈辱,现在终于体会到了。难道这就是她的劫吗?为何上天对她这么不公平,她为她所爱的男子守身如玉,换来的却是别人的肆意掠夺,而现在已经是一个残花败柳,身子不洁的女人了……

她的哭喊娇柔,无疑是对他最极致地撩拨,他抬高了她的双腿,冲撞她之际,继续俯下身去,贪婪吮吸啃咬她的肌肤,不放过任何一寸地方。闷

“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求你了……”尹千容凄厉地惨叫。如撕心裂肺般。

“不取悦我的下场,你自找的!”男人冷笑地看着她,无一丝怜惜,冲撞的动作,比先前的还要狂暴凶狠。他用力地钳住了她的下巴,骂道:“你继续叫啊,那个叫月的,不会来救你的!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,本少爷上女人,是有多么的英勇!”

他猛烈的索取,使得尹千容渐渐受不住,直到昏了过去。他才扫兴地抽离开她的身体。

清晨醒来,尹千容睁开了朦胧的双眼,脸颊边上的泪痕已然干透,全身酸痛不止,白皙的肌肤上满是吻痕牙印,下身灼烫万分,还残留着男子欢。爱过的白色**,她绝望地望着**那抹嫣红。属于她处女的象征已然破灭。她颤抖地环抱住双脚,泪水再次流了下来。突然间有了个寻死的决定,

这时,那男子和红衣女子走了进来。

他目光邪肆地打量着尹千容,仿佛读出了她眼里的含义,坏笑道:“最好别动了寻死的念头,本少爷还没玩够你!你就永远呆在这里!哈哈……”

尹千容害怕地看着他,身子不断颤抖,不敢出声,毕竟刚才他狠狠地强。暴了她,对她来说简直是人生中最大的噩梦。

男子坐在床边,斜睨了红衣女子,“美人楚楚可怜,正好配上一束兰花,知道该怎么做了吗?”

“知道,主人还有什么吩咐?”红衣女子点了点头。

男子挑了挑眉,嘴角扬起一丝诡笑:“听闻天底下有位叫神尊的人,传说他经历很多个处女,来增加长寿,不知是真是假?”

“只是传说而已!”红衣女子恭谨答道。

“管他是真是假,本少爷就是喜欢漂亮的处女,你再去给我弄来!”男子扬手一喝。

“主人这恐怕不太妥吧,前一段时间有官府搜到了这里,还是小心为妙!”红衣女子劝解道。

男子重重地拍了下桌子,大笑出声:“怕他们做什么,我倒要看看是哪号人物,敢干扰我,论家世背景,谁敢来惹我?再不然本少爷也可以把女子丢失案推脱给这个神秘的神尊!”

稍作迟疑了下,红衣女子便道:“好,我尽量办到!”

话落,她走向了尹千容,打量着一身狼狈的她,冷道:“跟我来!”

“不要……你走开……”尹千容吓得躲在了角落里。

“这由不得你!”红衣女子当即甩了个耳光给她,警告她,不顾她一身**,便将她拉下了床,硬拖着出去……

“啊……不要……求你们放过我……”她大声地哭喊,却仍无济于事。

尹千容怔怔地看着他们,内心一阵绝望,她知道从这一刻起,她便永无天日。被囚禁在了这个不知名的地方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华丽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早上,尹兰熙打开了尹千容的房门,便看到了桌上了书信。十分着急,便匆匆忙忙地跑去找云冷月。

他接过她手上的纸,皱了皱眉头,细读道:“对不起,月,千容有愧,请你别担心,我已经先行回逍遥居了。”

“姐姐怎么就回去了……会不会出事了?”尹兰熙声线哽咽,很担心她。

“千容不是孩子,应该不会,熙儿别担心!”云冷月安慰道,有点内疚,握紧了那张纸,她先行告别,也是因为他对她说了无情的话。

尹兰熙焦急地看着他,内心终不能不平静。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云冷月拍了拍她的肩头,潭眸微敛,淡道:“她说不定已经在路上了,我们先回去逍遥居,我还得跟谷主道别。”

闻言,尹兰熙眼眸睁大,有些不解,“道别?为何?”

“我要永远陪在瑶儿的身边!哪也不去了!所以要先告别下为好!”云冷月低低一笑。

方才一听到离开,尹兰熙着实不舍,“那我不是看不到月哥哥了……”而且等下她离开了,也看不到那个人了。此时此刻她才体验,离别是一件痛苦的事……

云冷月抚上了她的头,淡淡启言:“你有时间还可以来找我们!”

蓦地,尹兰熙含泪地点了点头。“好……”

宫门,他们一行人准备妥当。备好马车正准备前行。

云冷月握住了她的柔荑,再次提醒道:“瑶儿,一切都得小心!”

“安拉,我又不是小孩子!”紫瑶嗔笑了一声,勾了下他的鼻子。

“你哦!”云冷月回勾了下她的鼻子,便抱紧了她,喃喃低语:“我想你,所以放不下你。等我回来,一定要让我好好地“爱”你!嗯?”声线低沉磁性而又沙哑。

他泉吟的声音,带着暧昧的字眼,吹扑在她绝丽的面容上,白皙的脸上即刻绽放了两抹可疑的红晕。轻轻推开了他,“好了,启程吧!”

“好。”云冷月勾唇一笑,便转眸看向了兰熙,“熙儿,该走了。”

尹兰熙出神地呆立在原地,沉思不舍之际,没有回答。

落可南双手环于脑后,作揖悠哉地提醒她,“喂,白痴,在叫你呢!”

闻言,尹兰熙缓过神来,吞吞吐吐道:“哦……我……”

“我什么啊!……小兰,你还会不会再来啊?”落可南敛眸一问。虽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,但却有点期待。因为少了个她,倒有点空虚。没有人再来烦他了……

他叫她小兰……尹兰熙整理下情绪,终于坦然笑回“会啊!我还想扯你的衣袖!”

迟疑了一会儿,落可南伸手了手指。冲她一笑,“勾勾手,一言为定!”

“勾勾手。不许反悔!”她伸出手指回勾了下他手指。眸光霎时间坦诚相对。皆是一怔。

旁边的人,相视一笑,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告别……

许久之后,他们便上了马车。恋恋不舍地朝宫门跑去。

待看不到车影,他们纷纷转身离开。一人一副姿势,惬意悠哉地走了一段路……

突然间,前边不远处,坐着两个女人正在兴致地攀谈。

他们静悄悄地走到了她们的背后。双手傲然地环抱于胸,光明正大地听着她们的谈话。

“这个该死的参朝郡主,气死我了,没想到她还有这招!”落芸善忿忿地骂道。没有察觉到身后的人。

“公主别生气了,下次有的是机会。”依梦蝶作揖安抚下她,眸内闪过一丝狠意。

落芸善连哼了好几声,怒道:“我就是看不惯,她那拽拽的气势!还便宜的让她赚了个围场狩猎,哼……你快点再想个办法,看看如何扳倒她!”

依梦蝶稍作沉思,缓缓开口:“要向撂倒她,就得……”

“就得怎样?”落芸善不解道。

站于后面的他们,相视一眼,皆是冷笑地看着他们。原来是他们还是死性不改。

“就得怎么样啊?说给本郡主听听!好给你们一个建议!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坏女人一个个,慢慢虐~哇咔咔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