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77章 刑刃箭杀,参朝郡主!

第277章刑刃箭杀,参朝郡主!

紫瑶站于身后,冷眼睨着她们两个,“就得怎么样啊?说给本郡主听听!好给你们一个建议!”

话音一落,她们只感到背后一阵阴寒,面容发僵,坐直的身体浑然一颤,心虚地转过身来,待看到后面三股锐利的精眸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他们什么时候站在后面的?那么刚才说的话,岂不是都给他们听光了?累

见她们一脸呆愣,紫瑶挑了挑眉,冷笑道:“怎么不说话了?本郡主又不是怪物!”

落可南双手环抱于胸,接着迸言:“做贼心虚吗?”

“你们……”她们两个异口同声,却欲言又止。

依梦蝶当即恍回神来,僵硬的面容上,硬扯出一抹笑意,“太子这是哪里的话,我们又没有做什么坏事……”

落芸善挺直了身子,随口应道:“对啊……”

“我们也只是随口说说,你们反应为何这样大?还是说真有其事!”紫瑶轻睨了眼她们,便坐在了她们的对面。毕竟上次落可南蹲在树上偷听她们的谈话,所以她也就知道是她们的诡计!

“被……你吓的!站在后面都不出声……”落芸善仍处于惊愣状态。随意扯了个理由。

“哦,那可真是对不起了!那么我下次站在你们后面,一定会出声!”紫瑶冷扬一笑,转眸看向了依梦蝶,“莫王妃近来身体可好啊?”闷

依梦蝶作揖扶了下肚子,来掩饰自己的失态,“托郡主的福,一切安好!”

见此,落可南眸子下移,精锐地冷扫了眼依梦蝶,“如今王妃有身孕,本太子提醒你还是少做“激烈运动”,免得动了胎气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!”

闻言,依梦蝶面色苍白一片,心虚的眼神不敢直视他的明眸,总感觉他在暗示些什么。但随即想起他又扯到孩子,内心满是不悦。有些恼怒,“太子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王妃何必如此冲动,皇弟也只不过好心提醒你而已!”落薰研淡道,声线清冷万分,靠近了她,纤长的手指,触摸了下她有些干燥的脸颊,“王妃的皮肤不是很好,难免会有些干痒对吗?”

“你……”依梦蝶哑口无言,惊愣万分,不晓得为什么她会如此知晓她的面容。然不成她也知道些什么?

落芸善眸子微眨,只得干看干听他们一言一语地炮轰依梦蝶。却无法反驳,只觉得他们很精明,难以对付!

“既然王妃身体不适,要及早就医!还是不要和公主动些没用的歪脑筋!”紫瑶刻意地提醒。语气倒显几分讥讽。

不说还好,一说脸又痒,她的话里有话,她又岂会不知!依梦蝶紧攥住衣裙,紧抿了抿唇,僵笑道:“郡主说的是,蝶儿知道了……”

兴许是她太强势过头,落芸善终究按捺不住脱口而出,“郡主,你别欺人太甚,每次都针对王妃姐姐!”

“闭嘴!”他们异口同声道。

“可恶……”落芸善气得站起身来,颤抖地指着他们,她不解为何自己的皇弟皇妹会和这个郡主一伙,同样如此傲气!目中无人!而且十分冷淡!

紫瑶走向了她,一把攥住了她的手,冷道:“想撂倒本郡主,你还不够格!如果想单挑,随时奉陪!但得提醒你一句,本郡主下手很重!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!”话落,她继而转眸看向依梦蝶,“作为王妃,劝你还是安守本分,否则别怪本郡主翻脸无情!”

她现在可是一个地位尊贵显赫的参朝郡主,连云莫枫都得敬她三分,更何况她只是个王妃。今日放言,则是希望她们别在做些不轨的举动,她的忍耐力有限。管他是什么皇亲贵族,若在惹到她,就是可忍孰不可忍了!拿点郡主的威严,轻则处罚,重则犯下滔天大罪,不可饶恕者。理当斩立决!

她的一番话,使得她们即刻处于石化状态。久久不能回神……

“我们走!”不予理会她们的失愣,紫瑶再次冷睨了眼,便转身先行离开。

依梦蝶回神之际,抬眸望向了他们的背影。眸光满是忿忿狠意。

晚间,莫王府,正妃寝宫

“砰--啪--”

一个个陶瓷破碎的声音,响遍了整个寝室。

云莫枫今晚留在皇宫不回来,正好她有机会发泄一身的不悦。室内的物品,她又摔又扔,不久,地上就呈现一片狼藉。

若紫瑶,可真是有本事,当了参朝郡主,就威风起来,居然把她们当猴耍。

变美了,抢男人就有一套,迷倒一个又一个。她想起了日日夜夜云莫枫说的梦话,每次都有她。王爷本属于她,都是因为这个女人,而疏忽她,宠她。

此时,依梦蝶已被怒气冲昏了头,面目狰狞,眸光杀意。怒骂道:“若紫瑶,我恨你!”

贱女人正在兴头上,得皇上赏识不说,身边还围绕着一群高手再帮她,更气的是,今天光明正大地听她们讲话,甚至出言放话,摆出了郡主的架势!着实可恶,她话里有话,是在暗示她别再耍无谓的心机?可惜她错了,只要是她依梦蝶想做的,没有人可以阻止。别以为身旁有高手,她就对付不了她!

依梦蝶显然已经忘记自己怀有身孕,拧紧了拳头,咬紧了唇瓣,狠敲了下桌子。“贱人,我就不信奈何不了你!”

青夏连忙向前扶着她,劝解道:“王妃息怒,小心身体!”

适才,依梦蝶缓了口气,坐在了椅子上,眼神愈发森冷寒冽,“这个女人一日不除,难解我心头之恨。银面暗杀者,可有帮我预约?”

“有,请您放心!”青夏点了点头,成日跟在她身边,也变小聪明了。

“很好,这次你做得不错!”依梦蝶水眸一眯,冷冽一笑。“若紫瑶,是你逼我这么做的,给你活路你不走,今日之耻,就别怪我狠下杀意!”

“王妃请您别激动,小心孩子!”青夏作揖提醒道。

闻言,依梦蝶狰狞的面色,霎时间恢复平静,眸子一阵柔光,低望着自己的肚子,“孩子,为了你,娘亲有必要为铲除这个障碍!”

王爷的心,已经有了那个女人,虽然将来拿捏不准,但那个女人已经明显地威胁到她,她绝对不可以坐以待毙,一定要斩草除根!

围场狩猎!既然王爷梦见她被箭射伤,那么她就让他梦想成真。此日就是她的忌日!让她再次倒在血泊中,这样她才可以泄恨!

依梦蝶闭眼整理下了情绪,阴霾寒冽地眸光望向了青夏,站起身来,“备车,准备好一千万两银票,我现在就要去见那个银面暗杀者!”

夜出其的清冷万分,了无人丁,街边的落叶,随风轻飘,一辆高贵的马车行驶到了,城外的小木屋。

目的地到达,马车停了下来,依梦蝶踏矮凳而下。

周围繁树环绕,凉风习习,发出怪异的摇曳声,仿佛鬼哭狼嚎般的凄冷。

她森冷地眸子无一丝惬意,淡扫了眼那个木屋,拿着一个包袱,便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,敲门等待进入。

一个带银色面具的男人打开了门,见此,依梦蝶踏步而入……

灯火照明的小木屋,倏地,印出了两个人影。随即传出了一些声音。

“一千万两银票,暗杀者,参朝郡主,若紫瑶!”声线带着一丝怒忿。

“白银晃眼,岂有不接之理!何日要她命毙?!”

“后天围场狩猎,我要万箭射杀!血流成河!”

话落,依梦蝶放下了那个包袱,便匆匆离开了……

屋内一个,银面暗杀者摘掉了脸上的面具,放于一边,拿起了桌边的笔,写在了纸上。嘴角扬起一抹噬血的笑意,冷声启言:“亥时接银,后天围场,刑刃箭杀,参朝郡主!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华丽分解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隔天夜晚,月色当空,狡黠的月光,投洒在皇宫的每一寸地方。

一袭白色衣装的男子惬意地靠坐在阁顶上,闭目养神,享受着夜的宁静。

这时,一抹人影落在了顶阁,走向了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