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78章 围场狩猎,危机四伏!

第278章 围场狩猎,危机四伏!

这时,一抹人影落在了顶阁,走向了他。

感觉到周围的动静,他慵懒地睁开了双眼,微微侧首,看清了眼前的来人正是慕飞。没有答话,便抬眸望向了天际。澄然的眸光中忽闪过一丝柔意,心中若有所思。嘴角轻轻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。累

他失神了?这是难得一见的奇景。慕飞如忍不住揉了揉眼睛,有些惊讶,问:“少爷,你在想谁?为何看得这样出神?”

“女人!”他低低一笑,直接坦言。

“莫怪了!”慕飞点了点头,不禁偷笑,没想到一向不问世事的神风少爷,也有这样的一面,看来他以后也难逃个情字!

他眸色微敛,斜睨了眼他,不予理会他的取笑,淡淡扬言:“言归正传,找我何事?”

适才,慕飞收敛了笑意,恢复一脸正色,似想了下,道:“最近银面暗杀者,又在京城活动了!”

“那个杀人魔,又关我何事?”轩阳不为所动,仍是一副悠哉的样子。

银面暗杀者为女子杀手,并不是他长相俊美,迷倒众生,而是江湖上出了名的凶狠残暴,冷血无情,喜好白银,专为女子服务,也以专杀女子为职业。

很少人见过他的真面目,他的行踪飘忽不定,四处游移,要找到他,着实很困难,除非有一定的家底,只要给得出白晃晃银子,他便会现身接银,按照给出的时间内,何其刑刃,将她毙命,手段极其残忍,令人发指,视女人如蚂蚁,暗杀速度,快,准,狠!至今为止,还未有曾失误过。如果不幸被他盯上,必死无疑!无论是哪个女人都在劫难逃!闷

慕飞站在了他的旁边,蹲了下来,故意卖关子,“确实不关你事,但是被暗杀的那个女子,少爷你绝对有兴趣知道的!”

“哦?是何人?说来给我听听!”轩阳邪俛一笑,见他如此神秘,还真有点想知道。

迟疑了一下,慕飞撇了撇嘴,便道:“参朝郡主,若紫瑶!”

“你说什么!”轩阳嘴角上的笑意,霎时间冷却了下来,面色凝重。“从哪里得知而来?”

慕飞一愣,他的反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,稍显沉思了下,直接坦然:“您别忘了,还有个风吟阁,那里的消息最为灵通!属下今天去那里,偶然听到的!刑杀之日,明天!”

风吟阁,收集了许多来自江湖上的各种情报信息。甚至官府不知道,他们也知晓。阁主与神尊关系友好,所以他们便可随意进入探听,做客!而且早于不久银面暗杀者在江湖上放言,阁内很快掌握消息,但却不插手。江湖上各人都有本行,不能破坏规矩!

“这个女人又得罪谁了,怎么引来了这个杀手!”轩阳冷喝了一声,面无表情。

闻言,慕飞摇了摇头,“还不清楚,只听说是莫王妃。”

倏地,他站起身来,走向了一边,这个郡主的过去是莫王妃,天下人大概没有人不知道!如今正兴得宠,莫怪有人会眼红,怀恨在心。沉思了片刻,沉冷叹道:“此杀者冷血无情,她必死无疑!”

“那依少爷的意思,你是想多管闲事?”慕飞有些疑惑。

轩阳澄眸内的精芒,再次绽现。蹙眉回言:“她是他的女人,她的姐妹,我绝对不能让她出事!一定!”声线肯定,字字珠玑。而且现在她的男人又不在,她确实不是一般的危险……

见他一脸认真,慕飞饶有兴致再问:“您想怎么做?”

白衣男子颀长地身姿,飘然地转过身来,嘴角浅扬起一丝邪俛的笑意,“当然是留纸条提醒她们,至于明天……看来我有必要去凑个热闹!围场狩猎对吗?”

“少爷,你真是变了好多!”慕飞很似惊讶,不知为何,他变得越来越多管闲事,而且经常这样坐着望着天空发呆。他真的搞不懂!

他波转的眸光,略过一丝复杂,随意答道:“也许是因为他们吧……我不想我的敌手受伤,所以一定要帮她!”其实不仅仅是这样,今非昔比,也不知道为何……他不想让他们伤心……

夜静得美丽,静得让人察觉不到一股无形的肃杀,正在蔓延……

一袭白衣飘飘的男子,如幻影般的速度,穿梭了多个寝宫,停留在目的地,嘴角微勾,拿起了袖子里的纸条,插上了飞镖,敏捷一射,便华丽地贴着了门上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华丽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清晨。宫内忙碌一片。

由于是狩猎的日子,他们也便早早起来准备,穿戴整齐后,即刻开门而出。结果都发现了门上的白色纸条。皆是一怔。

稍久之后,他们纷纷会和讨论。

紫瑶拿起了那张,细细地阅读着,“银面暗杀者接银,围场狩猎,箭杀参朝郡主,切勿小心!”

“这是哪个无名人士干得,居然连我们的门上也有!”落可南一阵莫名。一时半会儿想不起,有谁会做这种事?

落薰研紧紧盯着上面的字体,感觉有点熟悉,“神风吗?”

这小子改行当信差?紫瑶握紧了那张纸。有些疑惑,“说不定是,除了他没有别人了,不过他怎么会知道有人要杀我?并且为何要帮我?而且上面的信息,是真的还是他在恶作剧?”

“我相信他,这应该是真的!”落薰研淡淡回道。语气十分肯定。

落可南点了点头,接着迸言,“也对,他不是无聊之人,不用管他、那个小子为何这样做,现在该担心的是那个银面暗杀者!我只听说他专杀女人冷血凶暴之外,对他不是很了解。他会杀你,必定是受哪个女人之托。看来此行,危机四伏。”

紫瑶挑了挑眉,平静的面容上,无一丝紧张。“买凶杀人,你们觉得谁会有此行为?!”

“也只有那个女人图谋不轨!”落可南沉声回道。声线满是鄙夷。

“没错,她的嫌疑最大,看来前日的警告,她全当耳边风了,敢买凶暗杀当朝郡主,她的胆子可真大!看来是时候解决了!”紫瑶冷哼了一声。本想给她活路,不与她计较,岂料,她越来越变本加厉,那也就莫怪她无情了!

落薰研眸色微敛,提醒道:“现在还是想办法,该如何防备那个杀人魔!”

落可南双眸环抱于胸,走向了她,“没错,我们谁也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,确实有点棘手!”

围场狩猎本是可以让他们放松心情,现在却状况百出,说不定暗杀者早已潜伏在那里,等待目标,稍有不慎,便会送命。

“当然是按兵不动!我还怕他不成!我倒要看看他如何杀我!”紫瑶冷冷一笑,清冽的泉眸隐见其怒,“银面暗杀者,我就让他变成银面倒霉者!”

话落,他们聚集在一起,细细地琢磨着对策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狩猎围场

这是皇上专为她而准备的狩猎。但皇上忙于政事,没有出席。反倒都是些皇子,还有些年轻的大臣,公子。

她亦是主将。当之无愧,是他们的主宰者。

群马奔腾,行驰跑了一阵,便到达目的地。

野生的森林,生机勃勃,树木成群,万物丛生。四周弥漫着特别的气息,阳光透着着树叶,照射到丛林内。

在场的人,都带有一筐弓箭,手拿一把青弓。

紫瑶掉转了马头,冲落可南眨了眨眼,“我们来比赛,看看谁打到的猎物最多!”

“你一定会输给我的!哈哈……”落可南朗朗一笑。

落薰研攥动了下马绳,淡扫了眼他们,笑道:“先别说大话,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!”

云奕辰魅眸微眯,跟着凑热闹,“有趣有趣,我也要!”

又在放电了!紫瑶眼角狠抽了下,眼神越过他,看向了一个人等,提高声调,“大家各自行动!成绩优越者,本郡主有赏!”

“是!微臣遵命!”众人齐喝。

紫瑶轻轻颌首,转眸之际,不经意撞上云莫枫复杂彷徨的眼神,心中若有所思,不再理会,便掉转了马头,不携带任何人,夹紧了马肚。

马儿嘶叫了一声,便朝独自朝林内跑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