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79章 不许跟我,这是命令!

第279章不许跟我,这是命令!

“驾--”

马儿嘶叫了一声,便朝独自朝林内跑去……

一个雅蓝的身影,在丛林内,快马奔驰。褪去了一身高贵的郡主装,换上了轻盈的便衣,手持一把弓,背带一筐箭,清美的面容上,扬起一抹笑意。此时的她,雅如仙,绝如尘,美如玉。累

快马穿过了一棵棵树木,四周仍未有半股杀气,直到感觉背后有人在追。

“吁--”她抖动了下缰绳,马儿便停止了脚步,她调转了马头,看清了后面的来人。

“不知莫王有何贵干?”她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更好些。

云莫枫紧紧地攥住了缰绳,眸子不似于以前的冰冷,反倒多了一丝担忧。坦然直言:“我总感觉到你会有事……”

那日的恐怖梦境,自今还徘徊在他的脑子,他想了许久,虽说只是梦境,但依旧不放心。他不想看见她再一次倒在血泊中,他会怕,所以他一路尾随其后,紧紧地跟着她。

他在担心她?紫瑶稍显微愣,但想起了以前的他,而又随即恍过神来,客气道:“本郡主怎么样,与你无关!!”他们现在已经各不相干了,现在他才来关心,已经晚了,不管好自己的妃子,反倒管起她来了!她就偏不吃他这套,毕竟她心有所属,而且他在她心里的印象早就大打折扣,所以多说无意!闷

面对她生疏的话语,心纠结一痛。他缓了口气,“我不想你出事……”

“你想太多了!本郡主好的很,除非某些心怀不轨的人才会想置我于死地!”紫瑶冷冷一笑。毫不动容。虽然他现在是低声下气的跟她说话,要是等下惹怒他了,又恢复本性了!擒拿银面暗杀者势在必得,她不容他破坏她的计划!

她的刻意提醒是在暗示他吗?云莫枫面色一沉,有些不解:“你指的是谁?”

“相信不久,你便会知晓!”紫瑶挑了挑眉,故意卖关子。掉转了马头,欲要先行离开。

见此,云莫枫也抖动了下缰绳,忍不住跟紧她,“等等……”

紫瑶紧抿了双唇,冷睨了眼前的这个头号障碍,没好气道:“智障王爷,你有完没完啊?”

哇靠!他不会想这样一直跟着她吧?那她还怎么把那个杀人魔引出来!

“若紫瑶,你这是什么态度,本王已经很忍让你多次,你居然不领情!”云莫枫气结一窒。自己已经降低声调。好意地提醒她,居然却换来了她的无情。

呐呐呐,果然不出所料,不一会儿就又暴露了他的本性!看来他们终究水火不容!

“要你多事!”紫瑶怒声反驳,加紧马肚。马儿即刻跑了向前。

“该死。”云莫枫冰冷地寒眸,紧盯着她的背影,不再迟疑,便驱马追向了让她。

听到了后面的马蹄声,知晓他仍不死心地追在后面,真是阴魂不散,看来她得拿点威仪出来!紫瑶再次攥紧了缰绳,停下了马。

她面无表情,伸手指向他,“不准在跟着本郡主!否则要你好看!”

“你的恐吓对本王没用!!”云莫枫不可抑止地暴怒。

紫瑶瞪似了他一眼,沉冷放言:“这不是恐吓!这是命令!从现在起,不许在跟!”清冷的话语,威仪十足,震撼人心。

“驾--”不予理会他一脸呆愣,驾起马,消失在丛林中……

命令……云莫枫双唇抿成了一条直线,亦被她迫人的话语给震慑住,没有在追上她,又气又恼,颤抖地手,紧紧地握住了弓,仿若要把它折断一般。这个女人仗着有块金牌令箭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胆,而自己居然也要忍让她三分……

繁木幽绿,林内的动物,听到急促的马蹄声,纷纷躲在了草丛中。

远远地脱离了队伍,紫瑶扯紧了缰绳,停止了奔跑。清闻大自然的气味,环视了下四周,见幽草那边有些动静,嘴角洋溢着一丝笑意,敏捷地驾紧了青弓,伸手拿起了弓箭,瞄准了那边。刚要发箭……

突然间感到周围潜伏着一股无形的杀气,难以窒息,欲向她逼来。她提高了警觉,放下了弓箭。寻找这个银面暗杀者。

一个身着暗衣的男子,头戴一个银色面具,落在了大树背上,望着前面雅蓝女子的背影,倏地,架起三只锐利的长箭,对准了她的后背,阴霾的眸子,闪过一丝狠冽!暴戾地拉动着弓弦。

白衣飘飘,远处的一抹人影,斜靠着坐在树上,树叶繁茂,难以看清他的踪迹,他惬意地把玩着手中的小石子,微敛的澄眸,忽闪过一丝精芒,嘴角扬起了一丝邪侫的笑意。锐利地盯紧了那个男子,就在他欲射箭之际,以掩耳不及的速度,灵敏地投掷出手中的小石子。

快如风,闪如电,毫不客气地打中他拿弓的手。

“该死……到底是谁?”他不禁怒骂了一声,手上一阵疼痛袭来,导致他的三支箭朝别的方向飞去。狠狠地插到了大树中。到底是哪个家伙在暗中破坏他?

见此,紫瑶再次掉转了马头,泉眸捕捉到前面树下的一抹人影。看来他已经来了,但为何他的三支箭都射偏了?难道他的技术不过关?

“别在躲了,银面暗杀者,我已经发现你了!”紫瑶冷扬一笑。

面具男子一愣,不解她为何会知道是他?眸子迸射出寒冽的杀气,全身散发着寒霜般冷蛰,慵懒地走了出来。打量着眼前的女子,倾城绝色的面上,待看到他时。居然平静无波,如此镇定!

“参朝郡主,难道不怕在下吗?”

紫瑶扬眉轻挑了下,故意挑衅:“为何要怕你?因为你根本杀不了我!”

面对她如此大胆的回驳,想他杀女人无数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特别的女子,而且还是一个美人。面具男子森寒的眸子中,略过一丝赞赏。“郡主长得如此美艳,一时间,在下还真是不忍心下手!”

紫瑶握紧了青弓,淡睨了眼他,“收起你的客套话!要杀我,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!”

“郡主虽临大敌,亦处变不惊,在下佩服!不过既然在下已经接银,杀你势在必得!郡主还是站着别动,我好让你死得痛快点!”面具男子邪笑回道,杀气横生。

白痴才会不动,乖乖站着让他杀,她眉角抽蓄了一下,“你太小看女人了!同样的话,我也要奉劝你一句。束手就擒!”

“看来郡主还搞不清此时的状况,现在此地只有我们两人,你想逃也来不及了,所以别再做无谓的抵抗!”面具男子慢慢走向了她,一时间忘记了刚才打中他的神秘人,眸光阴森寒冷,似要吞噬她一般。

紫瑶摇了摇头,低低一笑,“你错了!”便架起了手上的青弓,拿起了背上的弓箭,放于弦上,对准了他,“你逃不了!”

“你伤不了我的!”他停止了脚步,同样架起了弓箭,与她对峙着。“你死定了!”

紫瑶泉眸微敛,淡定地面对他骇人的弓箭。握紧了青弓。俩人迟迟没有出手,但只要谁先发箭,谁就会不幸中标!

就在这时,两支离弦的长箭如电的速度,各从两边飞了过来,一个打中了他的腿,另一个正好射中的他的手臂。他痛呼了一声,跪了下来,颤抖地拔出了那支箭……

见此,紫瑶放下了弓箭,刚才与他对峙,也不过是缓兵之计,冷道:“我赢了!”

“嘿……小样,本太子看你往那跑!”落可南驱马跑了过来,后面跟着一群侍卫。其实,自她独自跑开引他出来,他们就已经小心翼翼地跟在了后面。以防万一。

落薰研靠近了紫瑶,淡淡一笑,“箭有点射偏了,不过还好,马马虎虎射中他的腿!”

“不可能,我居然会栽倒到你们手上……”面具男子不可遏止地怒道。血流不止,伤在了腿上,根本无法驾驭轻功。况且手臂上也有伤,头一次如此失策。专杀女人的他,结果也败在女人手上……他没得混了……

“杀人如麻,你终会有报应!”紫瑶淡扫了眼狼狈的他,“来人,将他拿下,本郡主要亲自问审!”

“是!”侍卫抱拳齐喝。直接擒拿了下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