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80章 莫王妃,你该当何罪!

第280章莫王妃,你该当何罪!

待人银面暗杀者拿下之后,见这边如此“热闹”,不远处正在狩猎的几个人,便朝这边跑来。

云莫枫看了眼那个面具男子,继而转首看向紫瑶,有点心惊,“怎么回事?”

“你还看不出来吗?”本郡主刚刚缉拿了一个刺客!“紫瑶回得悠哉,话语却是清冷。累

莫怪他的感觉这么强烈,原来真的有人想杀她,但到底是谁?这么大胆!好在她没有事。没有倒在血泊中……云莫枫缓了口气,颤抖地握紧缰绳,沉默不语。

云奕辰驱马走到了她旁边,上下地打量了下她。担忧道:“瑶儿,你没有事吧?”

“没有!”紫瑶淡淡一笑,淡扫了眼云莫枫,似想了下,便开口:“莫王爷看来这段时间,可有得你忙了!”待盘问好银面暗杀者,她就要与她算总账,揭发她,这次她绝对不会手下留情,她必要让他知晓,她身边的那个女人到底有多么的阴险狠辣!

她话里有话,让他难以理解,云莫枫胸口一窒,烦闷不已。突然间忽感暴风雨欲要来临。降低声调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我已经说过了,不久你就会知晓!”紫瑶冷淡一笑,看向了一旁的侍卫,“狩猎到此为止,人犯押解进京!”

“遵命!”众人齐喝。

云莫枫眸色一怔,难掩彷徨心慌,连他也不知道为何有这种感觉,欲到口的话,即刻被咽了回去,虽然很想知道,但正如她说的,很快就能知道了……希望不是坏事……闷

紫瑶轻轻颌首,驱马转身先行离开。而旁边的人也纷纷跟在背后……

不远处的树上,白衣男子波转的流光,望着他们渐渐离开的背影,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,“安然无恙!我也该走了!”

倏地,站起身来,颀长的身姿,飘然一跃,穿梭在万木丛中。

适才,落薰研掉转了马头,不经意间看到了那抹白色飞扬的身影,精锐的杏眸中,略过一丝复杂。“真的是他……”

这样一来,是不是欠他一个人情了,如果不是他的提醒,那么后果不堪设想……

落可南见她寸步未行,冲她扬了扬手,“老姐,发什么呆啊!走了!”

“哦!”她缓过神来,淡应了一声,攥紧了缰绳,夹了下马肚,便追上了他们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华丽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参朝郡主围场狩猎遭受刺客偷袭一事,刚刚匆忙回到皇宫,便传得沸沸扬扬。

也不知是哪位该死的人,误报口信。有人说她中伤,有人说她已经奄奄一息。就是没有说她捕捉到刺客。只是谁也不知道。曾经在江湖上轰动一时,令人闻风丧胆的银面暗杀者,会栽倒了她的手上。

而他们也对这个暗杀者进行了连夜的加以审问,他口风本是很紧,不肯屈服,甚至想自行了段,特别人要用特别手段,直至落薰研投了个药丸到他嘴里,结果安静下来,迷迷糊糊,全部招供……

隔日,花园内。

不知情的两个女人,正幸灾乐祸地攀谈着。

“那个女人被人行刺,真是报应!”落芸善忍不住大笑出声。

依梦蝶点了点头,扬起一抹得逞的笑意,“可不是吗,没下到聪明一世的参朝郡主,也有今天!”虽然还没有见过她,但是听人说,非死即伤,仿若伤得很重!此时此刻才觉得心里有多畅快,现在她倒要看看她还怎么嚣张!

“她活该,那个刺客可真是为我们出了口气,她以后也拽不起来了!”落芸善嘲讽一笑。显然还被蒙在鼓里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她们相视一笑,只是那笑却很诡异,不禁让一旁的宫女听得,毛骨悚然。

这时,就在她们畅怀大笑之际,竟不知晓,后面突来的几个人正向她们靠近中,紧紧地盯着她们……

“王妃……”青夏小声地提醒她后边来人,岂料,她竟全然不知晓,不予理会。

落可南俊容一沉,站在她们身后,嫌恶启言:“你们笑够了没有?!”

闻言,她们浑然一怔,心漏跳半拍,怎么每次谈话,都有人来偷听呢?继而做贼心虚般地转过身来。看清了后边的来人,落可南双手环抱于胸,带着几个暗衣人正光明正大地站在眼前。

“你……来干嘛?”落芸善吞吞吐吐道。

突然感到一道精锐的目光正在紧紧地盯着她,仿若要把她看穿一般,依梦蝶俯低了头,一时间不敢直视他的明眸。

“与你无关,你闭嘴!”落可南冷哼了一声,继而看向依梦蝶,“来人,将莫王妃拿下!”

“你……“落芸善哑口无言。

“是,属下遵命!”他们抱拳齐喝。

“等等……”依梦蝶眸子惊膛,微眨了下,望向了他,僵笑道:“太子,这是为何?你们不能抓本宫……”

落可南挑了挑眉,朗朗一笑,“去了你就知道了!”

依梦蝶站起身来,抚了下肚子,“不行!”

“太子,请您放尊重点,王妃现在有身孕,出了事,王爷不会放过你的!”青夏忍不住站出来阻止。

“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,带走!”落可南伸手一扬。丢下了一脸呆愣的落芸善,独自先行离开。

魅影她们接到命令,不再犹豫,一人一边,抓住她的手臂,跟着落可南离开了。

青夏和冬荷一急,匆忙地跟上了他们的脚步,以防他们对她不利。

承德宫

不久,依梦蝶便被他们押解到了这里。殿内除了几名宫女太监,还有暗衣女子之外,就落薰研闲逸地坐在了旁边的副座上,里面没有若紫瑶的影子,看来传闻是真的,说不定连床都下不了了!

“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,胆敢押解本宫!”依梦蝶挣扎道。

落可南悠哉地走到了旁边,坐了下来,“你做错了什么事,你心里清楚。还不承认吗?”

“本宫没有!”依梦蝶抿了抿唇,情绪异常激动,但她极力克制,不想露出破绽,她做事一向干净利落,百密一疏,不可能被人发现!“劝你们快点放开本宫,要不然王爷怪罪下来,定会找你们算账!”

“对,太子你别太嚣张了,我们主子好歹也是莫王正妃!你们还没权抓她!”青夏反驳道。

闻言,落可南拿起了金牌令箭,在她眼前甩了甩,“皇上御封,钦差大臣,何来没有权利!”

见此,依梦蝶面如白纸,惊愣地看着他手上那块至高无上的金牌,“你……”

突然这时,一个声线从前边传来。“别来无恙啊!莫王妃!”

依梦蝶转蓦一怔,待看到眼前的紫瑶,霎时傻眼。一身黄色郡主装的她,眉宇间难掩高贵威仪,气势凛然,全然没有一丝受伤的样子。

不予理会她的目瞪口呆,紫瑶飘然地雅姿一转,优雅地落座在中殿上。

依梦蝶伸手指了指她,强作镇定,“你怎么没事……”

“本郡主没事,你很失望对吗?”紫瑶愣愣一笑。

“郡主这是哪里的话,蝶儿只是担心你而已……”依梦碟摇了摇头,急忙辩解。

她敛起了眼帘,垂眸淡扫了眼她。讥讽道:“你是在担心,本郡主为何没有被那个银面暗杀着杀死对吗?”她有的是时间跟她耗,不怕她不承认,而且她还有关键的人证在!

听闻,依梦蝶面容一僵,但却硬扯出一丝笑意来,“郡主什么意思,蝶儿不知道……”

“你说暗杀当朝郡主,该当何罪啊?”紫瑶冷淡再问。

“不知,难不成郡主认为是蝶儿做的?”她故作委屈道。

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会装,才一会儿就了眼汪汪。可她若紫瑶才不会上当!TMD每次都用这招,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。

紫瑶伸手指向了她,泉眸内满是威严肯定,“就是你!莫王妃,还不从实招来!”

“郡主你怎么可以血口喷人,冤枉蝶儿了!”依梦蝶忍不住脱口而出,眸内却满是狠意。

“大胆!跪下!”魅影按住了她的身子。

感到到肩上的压力,依梦蝶迫不得已跪了下来。她上拜父母,皇上皇后,连王爷也不曾让她跪,现在居然要向这个女人下跪,内心满是不服。眸光阴霾寒冽,她擦去了脸上泪水,恢复平静,“本宫好歹是莫王妃,郡主你不能对我怎么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