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81章 真相大白(6000)

第281章真相大白(6000)

她擦去了脸上泪水,恢复平静,“本宫好歹是莫王妃,郡主你不能对我怎么样!”

紫瑶敛起眼帘,嫌恶地冷扫了眼跪在地上的依梦蝶,“莫王妃很了不起吗?有我这个一品当朝郡主大吗?”声线清冷却满是威仪。

依梦蝶一愣,亦被她盛气凌人的气势给震慑到,内心慌张不已,她做事向来无闪失,此时却难以平复情绪,娇丽的面容一阵苍白,只是紧拧的双拳,暴露了她此时的不悦。

“郡主别忘了,本宫怀孕在身,若有半点闪失,王爷定不会放过你!”依梦蝶反驳道,面无表情。

这时,跟进来的青夏和冬荷也紧接着迸言,“郡主你这样做,太过分了,王妃可经不起跪!”

“对,郡主仗着人多势众,肆意报复王妃,如果王爷来了,看你怎么办!

“大胆侍婢,尊卑不分,竟敢顶撞郡主!”暗衣女子齐喝。眸光皆是清冽。

闻言,他们浑然一颤,吓了一跳,面色刷白,不得已轻拍了下胸口。

有什么样的主就会带出什么的奴才,好一个护主心切,居然拿云莫枫来威胁她?真是好笑!可惜这招对她来说没用!她连皇帝老子都不怕,还怕他不成?

“怀孕又怎样?跪跪多健康啊!”落可南冷笑回言,讥讽意味不改。精锐的眸子,瞄到了她拧紧的双手,“她的身子,做“激烈运动”都没问题,才跪一会儿,怕什么?”闷

依梦蝶水眸似瞪地看了他一眼,眸内怒意不改,但她却极力隐忍。

青夏站于一边,再次忍不住辩驳,“如果王妃出了事,王爷怪罪下来,你们担当得起?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他们皆是一笑,开口闭口就是王爷,说得他们好像很怕他似的。可惜他们不吃软也不吃硬!天生的胆大!

见此,她们一时错愕,不解他们为何笑得如此夸大,难道她们说错了吗?

蓦地,紫瑶眯着泉眸,冷扫了眼她们,惬意地摊了摊手,“得了得了!既然你们那么想见王爷,本郡主就成全你们,去请去请!不过就算是王爷来了,也无济于事,因为他也无法干涉本郡主!”

不予理会紫瑶的放言,青夏走到了依梦蝶旁边,“王妃,别着急,先等着!奴婢现在就去找王爷来救您!”

“好,快去快回!”依梦蝶点了点头,希望全放在她身上,毕竟找来王爷,她才能脱身。

话落,她不在犹豫,便匆匆忙忙地跑去寻找云莫枫。

依梦蝶仍是跪在地上忿忿地看着他们,而紫瑶他们却闲情逸致地品茶等待。面容平静,无一丝紧张。

过了一会儿之后……

云莫枫本是和云奕辰他们几个皇子,饮酒聚会,经侍婢通报,知晓紫瑶扣押了依梦蝶,现在带着浑身怒气,快速赶来。没想这个女人一直蝶儿麻烦。是因为记恨吗?

“王爷你就前面,郡主要硬要王妃下跪!”青夏边走别指向殿内。

闻言,不止云飞扬和云奕辰傻眼,连云莫枫也是一样的表情。“该死的女人,本王看你到底玩什么把戏!”

青夏倒是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,看来她还不知晓这个参朝郡主,是有多么的不一般!

他们大步迈进了承德宫,果然如青夏所说的,她被强行按压跪下。

救星来临,依梦蝶作揖抽泣道:“王爷我……”

云莫枫气结一窒,对着魅影她们,吼道:“放开王妃!”

“恕难从命!没有郡主的命令,一概不放!”魅影凛然回言,没有因此而松开手!

这时,云莫枫双眸窜生出两道火苗,死盯着眼前正在喝闲茶的紫瑶,“若紫瑶,你这是做什么,居然要蝶儿向你下跪?”

“你来得正好!是时候让你知道了!”紫瑶放下了手中茶杯,刻意提高语调,“大殿之上,我正在审问犯人,切勿直讳本名,请尊称郡主!”声线带着一丝迫人的威仪。震撼人心。

“你……很好,郡主,本王的王妃,你没有资格管!本王现在就带她走!”云莫枫不可抑止地暴怒。走向了依梦地,伸手就想扶起她。

“莫王爷,本郡主命令你,给我退下!”紫瑶回以怒言,毫不相让。他还真以为她这个掌朝郡主是白当的?“本郡主审理人犯,不容许别人干扰,一边观审去,若想知道真相,得让本郡主问个所以然来,而不是加以阻扰本郡主!”

她的一袭话,霎时间让他们目瞪惊膛,最错愕地莫过于依梦蝶主仆,本以为王爷来了,她们就可以脱身。但是她们想错了……结果连王爷也要忍让她三分……

云莫枫漆夜星眸如冰冷寒冽,似千年的寒崖锋,俊容发僵,青筋暴戾,与她对峙着。

“我太佩服了……这女人还不是一般的威风。“云飞扬凑近了云奕辰,小声道。

云奕辰抬眸看向了她,眸光满是笑意,一点也不担心那个王妃的状况。“对……连四哥对着她都没辙。”

“蝶儿到底得罪你什么了?”云莫枫沉冷启言。

紫瑶站起身来,慢慢地走向了他,“买凶行刺,暗杀本郡主,你说这还不算得罪?”

此言一出,他们瞬间处于石化状态。

云莫枫不敢相信地看着紫瑶,“你说什么!”

“王爷,请别听郡主信口雌黄!蝶儿是冤枉的……”依梦蝶作揖哭泣解释,声音一颤一颤,模样让人怜悯。“郡主还在记恨蝶儿,所以只好污蔑我了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你真会颠倒是非啊!”落可南他们再次忍不住大笑出声。

买凶行刺,那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,会是蝶儿这样一个柔弱女子做的事吗?他不信!云莫枫面色一沉,眸光黯淡,双唇紧抿成一条直线。干瞪着紫瑶他们。

“你可真会装可怜!你以为本郡主跟你一样?机关算尽,用尽心机?”紫瑶靠近了她。扬起手来。

“啪!”的一声,毫不留情,当着云莫枫的面,掌棝了她一巴掌。这女人不给她厉害瞧瞧,说不定待会儿,又会乱扯出什么事!

她居然动手打她……依梦蝶泪眼朦胧,只是眸底内,竟是寒冽的杀意,手捂着脸,哭道:“你……王爷,蝶儿好委屈……”

“若紫瑶,你真是过分!原来真的是怀恨在心。”云莫枫低吼道,蹲下身来。为她擦干眼泪。

这个智障,还不是一般的白痴,什么事情都不经过大脑思考,她稍微挤出几滴泪水,就相信她的满口谎言!

“莫王妃,你是现在招供,还是非要本郡主押解到大堂审理?暗杀当朝郡主,可是死罪一条!”紫瑶直接坦然,毫不避讳!

云莫枫盛焰的怒火油然而生,沉怒道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面对她的咄咄逼人,依梦蝶面色一僵,冷汗直冒,跪了许久,双膝不禁发酸,她一定得想个办法脱身,她伸手抚上了肚子,“王爷,蝶儿的肚子好痛……”

云莫枫硬从魅影手中,夺过依梦蝶,将她纳入怀中,担忧道:“有本王在,你会没事的!”话毕,继而抬眸看向紫瑶,“若紫瑶都怪你,要是蝶儿有个三长两短,本王定不会饶你!”

“蝶儿好痛……”依梦蝶楚楚可怜地靠在他怀中,泪流不止,眸内忽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。

“莫王妃,郡主倒要看看你如何再装!”紫瑶冷淡启言,看向了一边,“来人,将银面暗杀者,带上来!”

他们抱拳齐喝,“属下遵命!”

不久之后,身受重伤的面具男子,便被押解上殿。

待看到他是时,依梦蝶心蓦一惊,脸色愈发难看,但仍强作镇定。她万万没想到他会失手被抓……

面具男子狼狈一笑,紧盯着依梦蝶,“莫王妃,别来无恙啊!”

“你是谁,我不认识你……”依梦蝶抿唇辩驳。声线终究难掩一丝慌张。

紫瑶迈步向前,拂动了下袖摆,坐于殿中,指向了面具男子,“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!”

适才,云莫枫眼眸投向了愈发紧张的依梦蝶,有些惊愕,难道真的是她?……

“才两天不见,你就不认识我了?当日你预约找我,带着一千万两银票,要我接银,箭杀参朝郡主,要她血流成河,我没说错吧?!面具男子冷蛰大笑,全盘招供。

话音一落,四周又是一阵目瞪口呆,适才明白原来围场的刺客是她指使的……

紫瑶泉眸微敛,眸光隐见其怒。“一千万两啊,啧啧……原来本郡主的命这么值钱!”

闻言,依梦蝶身子猛然一抖,双眼一派慌色,颤声:“王爷,别听他们胡说,不是这样的。”

“在下句句属实,从来不说假话!”面具男子森冷一笑,他是因为她被抓,所以要把她供出来,才甘心。

事实胜于雄辩,倏地,云莫枫本是铁青的面色,又蒙上一层黑,他推开了依梦蝶,“你还有什么话好说?”莫怪他会如此闷慌,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种结果。原来是她再从中作梗,迫害紫瑶。明知道他害怕她在一次倒在血泊中,居然还这么做……

“王爷,蝶儿是无辜的。”依梦蝶摇了摇头,紧攥住了他的衣角。“是郡主故意诬陷我的……”

落可南站起身来,俯身冷睨了眼她,“你还敢说你是无辜的?你多次谋害郡主,还没跟你算账呢!”

“何来多次?”云莫枫隐怒沉言,更为震惊,难道这不是她第一次吗?

“既然时机已到,本郡主不妨告诉你,为何我会恢复容貌!”紫瑶冷冷一笑。接着续言:“说来还得感谢莫王妃呢!”

多亏她?依梦蝶含泪的水眸瞪大惊膛,听得一阵莫名,有些不解。但却沉默不语。

“郡主的脸本是块血胎,只因你胃口太大,竟然要她一碗血,只是你没想到,她却因祸得福,恢复了容貌!”落薰研淡淡启言,分析了一切。

落可南挑了挑眉,冷笑道:“莫王爷,大概不知道吧,其实她只需要郡主的几滴血便可,岂料她威胁萧仁医帮忙说谎,因为她嫉妒,目的要铲除郡主,要她流血而死!不过她太大意了,说话这么大声,也不晓得隔墙有耳!”

“这一切都在计算当中,一碗血能够换取容貌和休书很划算,所以我们就将计就计!其实我本想不与你计较。可你竟然不知道悔改,反而变本加厉,甚至教唆连天佑,绑架本郡主!现在又买凶行刺!你该当何罪!”紫瑶拍了下桌子,把她的罪状全部坦然,她也已经退让了很久,这是她自找的,无须同情她!坏人终究会有报应!

他们一言一语的攻击依梦蝶,说者有意,听者更是一阵惊悚!没想到堂堂一个温婉贤淑的王妃,居然这么阴险毒辣,不择手段地铲除紫瑶。

原来她早就知晓一切,为何她不告诉他呢?还有那句今日之事,你必会后悔万分!他现在总算明白了……云莫枫身形一震,全身如被抽光了力气一般。痛苦万分。他居然被蒙在鼓里,是他误会她了,一切都是这个女人在搞鬼……甚至要她流血致死……

“你们胡说,我没有。”依梦蝶不死心地反抗,伸手颤抖地攥住了云莫枫的手臂。慌道:“王爷,你要相信碟儿……别听他们乱说!”

“死到临头还不承认!把萧仁医带上来!”落可南扬手一喝。

稍久之后,萧仁医被带上了大殿,他目瞪了眼依梦蝶,继而抬眸看向紫瑶,俯身行礼。“草民参加郡主!”

岂料,还未等紫瑶开口,便被依梦蝶抢先迸言了。

她颤抖的手指向了萧仁医,眸子不断猛眨,仿若看见鬼一般,“你怎么没事……”

“草民没事,你很惊讶吧?王妃没想到你如此心狠手辣,你威胁我帮你撒谎,我冒着危险做了!我真恨自己跟错了主,帮你却害了自己,到头来你居然要斩草除根,多亏郡主他们不计前嫌相救,否则现在已经是一缕亡魂!”萧仁医气愤道,满脸怒气!

面对如此多人的指证,依梦蝶心虚地抬不起头来,浑身颤抖不止,内心焦躁不安,为了孩子,绝对不可以认输。仍垂死挣扎地哭泣道:“王爷……不是我。真的是不我……使他们串通好陷害我……”

一个人指证不能算什么,要是多人指证又说明了什么!云莫枫鹰眸微闭,窒息锁眉,不顾她有孕在身,再次推开了她,这个女人让他感到害怕。他冷笑讽言:“还敢狡辩,你叫本王,如何相信于你!居然利用本王对你的宠爱,再三加害郡主……”其实他该嘲笑的是自己,身边藏了个这么阴险的女人,自己都不知晓。

他的瞳眸冰冷寒冽,冷蛰的目光直透对方的心里,让人忍不住畏愄,只觉得一道道寒流正向她逼来。

只因他一句冰冷无情的话语,让她无话反驳。而不敢抬眸直视他的眼睛。

不说话就是默认!紫瑶双眸微眯,冷扬一笑,“怎么?你没话可说了吧!”

听闻,依梦蝶水眸盈盈,她不想就这么败倒,略微沉思了下,作揖抚了下肚子,哀声道:“王爷……我的肚子好痛……”声线凄厉,很似逼真,她想用孩子来博取云莫枫的怜惜。

“你自找的!”云莫枫怒不可遏,无动于衷,暴烈的鹰眸待看

到紫瑶时,却满是忧伤,根本无心理会地上的依梦蝶。

见她如此,紫瑶只是冷笑,因为她知道她又在装了!所以只好在打击她了!“对了差点忘记提醒你了,你喝了那多废血,对你的身体非常的不好!”

那些是废血?依梦蝶停止了抽泣,抹抹眼角,似瞪的水眸望向了紫瑶,吞吞吐吐道:“你怎么知道……”

“你不是脸痒吗?”落薰研淡笑回言,语气皆是讥讽。

依梦蝶一愣,素容苍白无色,额头不断有冷汗渗出,一时无力瘫坐在地上,“我……”

“这就是喝完那些废血的后遗症,如果所料不错的话,再过不久,你也同样会长一个血胎!”落薰研冷漠回道。

紫瑶低低一笑,接着答话,“而且不仅如此,再过一个月,你肚子里的孩儿,也会因此而滑胎!”

如果不是她太过贪心,纯心想置她于死地,说不定也不会落到如此下场!冥冥中自有定数,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!

“不……”依梦蝶惊愣地痛哭出声,浑身无力,深受打击,她会成第二个若紫瑶,还有她的孩儿会滑掉……“我不要……不想……”

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!”紫瑶摇了摇头,叹息了一声,“莫王爷,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,她是你的王妃,你自行处理!”她不想在理会他们的家务事了,她知道从现在开始,莫王妃每天的日子会比死还不好过!

闻言,依梦蝶拖着沉重的身子,艰难地移到了云莫枫的身边,哭得梨花带雨,紧攥着男子的衣袂不放,力道用至竭尽,指节发白,仿佛她只要一松手,对方便会弃她而去。乞求颤道:“王爷你答应过我的,无论如何,你都不会不理我的……你忘记了吗?”

“你放心,本王绝对会履行承诺,而且还会让你生不如死!”云莫枫似寒霜般冷蛰的呼吸扑依梦蝶,引她对方一阵冷颤。

依梦蝶晃了晃他的衣袂,吓得满脸苍白,“王爷不要,我知错了……”

云莫枫心口一窒,又痛心又怒恨,周身散发着逼人的寒气,压窒得不让人有喘息的机会,“现在才知错,有何用?本王最痛恨别人说谎,你知道的……”他隐怒的声线,越来越激动,这个女人把他耍得团团转,他怎能不生气?

这时,紫瑶站起身来,看向了落薰研他们,“我们走吧,这里没有我们的事了!”

见此,云莫枫彷徨地挡在了她面前,“等等!”

紫瑶泉眸淡扫了眼他,语气生疏道:“莫王爷,还有何事?”

倏地,他颤抖的双手握住了她的双肩,深怕她离开,他早就已经知晓后悔了。因为在她流血的那一刻起,他就已经先爱上她了……“你明明知道真相,为何不告诉我?你知不知道我很痛苦……”

“跟你说,你会相信吗?在我看来,你更相信她!况且你又讨厌我,大家好聚好散不是很好吗?”紫瑶退后了一步,脱离了他的钳制,一个无视正妻的人,现在才来后悔,已经晚了!“你痛苦关乎我何事?而且当时,我只想快跟你和离!一碗血换一份休书我觉很值!现在什么事都多说无益的!毕竟都已经过去了!”

她的话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内心,很痛很苦涩,他再次攥住了她的手臂,怒道:“是因为七皇弟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