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83章 情缘已断

第283章情缘已断(一万字)

岂料,正在他们谈话之际,远处的一个人快步急促地靠近了他们……

紫瑶对他们翻了个白眼,不满地嚷嚷,“想他想到发疯,这有什么好笑的!”

蓦地,他们相互望了一眼,即刻识趣地止住了笑意,继续下棋中……累

“不过你上次能够逃过一劫,还真得多亏了神风!”落可南低低一笑。随意扯了话题。

经他这一提醒,她适才想起了他,不过她实在想不通,他们对于他来说是敌手。为何他要如此帮她?

紫瑶敛起了眼帘,点了点头,“确实,如果不是他,说不定我早就被万箭射杀了!不过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似的,而且他帮我又有什么好处?”

落可南晃了晃手中的骰子,不禁叹了口气,“谜一样的人物,我早说过了,能扰乱我思考的人,除了老狐狸,就是他了!”

他来无影去无踪,易容招数又多,着实聪明,想抓他比登天还难,不过又想看看他镜具下的面容,因为总感觉似曾相识般。

“他帮了你,那你还要抓捕他吗?”落薰研淡启,杏眸中略过一丝复杂。至今他们两个还被蒙在鼓里,毕竟只有她见过神风,而且她还知道,最近他一直流连于皇宫。他不仅无条件地帮了她,也帮了自己。现在如若要捉他,心里总觉得不舒服……闷

“迷茫了!不知道!以后再说吧!”紫瑶摇了摇头,现在一直徘徊着一个问题,抓他嘛不行,不抓他也不行,进退两难。

“对对,反正那小子这段时间安静得很!”落可南耸了耸肩,精锐的眸光,紧盯着桌上的飞行棋,“欧也!我又赢了!承让承认!”

一早上只有他在赢,可怜自己总是衰到垫底,紫瑶淡扫了眼他,仍是不服气,“你这小子,今天手气真旺,再来再来!”

就在他们欲切磋之际,一个震耳欲聋的声线从后面传来。

“若紫瑶!”语气十分嚣张。

闻言,他们循声望去,映入眼帘的是,一脸凶巴巴的落芸善。她愤怒之际,伸手按着柱子,不断地喘着气。

紫瑶上下地打量着落芸善,笑着揶揄道:“这是什么风,把高贵的公主殿下给吹来了?”而这个女人每次来找她,准没有好事,她们见面只有吵架的份,天生敌对,水火不容!

挑衅?落芸善压制住怒气,拍了拍胸口了,走向了她,语气极为不善,“我是来找你算账的!”

“疯子!”落可南低骂了一声,眸内满是嫌恶。

紫瑶挑了挑眉,不怒反笑,“哦?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了?

她虽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气势,但连拳头都握不稳,只有吃亏的份,还怎么跟她较量?

落芸善面色一沉,伸手指向了她,大声叫骂:“你少装清高了,如果不是你,王妃姐姐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,都怪你!”

原来是因为她,莫怪了,少了玩心机的伴,难怪会如此生气,只是她不知道那个女人,也利用过她!

“那是她自找的!”紫瑶直接坦然。面容平静。

“你别想狡辩,都是你这害人精!”落芸善极力反驳,咄咄逼人,毕竟昨天去找过依梦蝶,她现在的状况,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!凄凉地躺在**,连她肚子里的孩子,都流掉了……

紫瑶站起身来,泉眸微眯,凛然对峙着她,“我是害人精,那她呢?你怎么不问问她事实的真相!到底是谁错了!”声线威仪,迫人万分。

“你……”落芸善指着她的手,稍显颤抖,亦被她的气势给震慑到。大骂:“明明就是你错了,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,被莫王休弃的妃子,是你记恨王妃姐姐,所以才会报复她!”

是可忍孰不可忍!她最讨厌别人颠倒是非真相,污蔑她!而且她也一点不想跟莫王扯上半点关系,紫瑶瞪视了眼她一眼,沉怒道:“你真是愚蠢,你被她利用了!”

利用?落芸善先是一愣,压根不相信她的话,而又即刻恍过神来,“你强词夺理,居然骂我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狂怒之下,她一把拿起了桌上的飞行棋,三两下把它撕得粉碎,还不忘哼道:“我看你们还怎么悠哉下棋……哼……”

“你就是蠢,比猪还不如,又怎么的!”落可南忍不住怒骂了一声,这个女人太过目中无人,不给她点厉害瞧瞧,会越来越嚣张。他渐渐地靠近她,岂料却被紫瑶阻止了。

“交给你了!”落可南轻轻颌首,默契地读懂了她眼里的含义,便走向了另一边。

“你们几个狼狈为奸欺负我,我要去告诉皇上!”落芸善气得抓狂,狠跺了几下脚,俨然一副公主的模样。“若紫瑶,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这时,紫瑶毫不客气地攥住了她手腕,冷笑道:“有本事你就去啊,少拿皇上来压我!我不吃这套!”

“你放开我!”落芸善奋力地挣扎,却无济于事,“你这个不要脸的弃妃,败类,把王妃姐姐害得这么惨,我要打死你!”

话落,她扬起了一手,正要朝紫瑶的脸上煽去之际,却被迫停在了半空中。紫瑶眼疾手快地反扣住她的另一手,加大了手上的力道,引发她一阵痛叫。“我早就告诉你了,我下手很重!想打我,你还没有能力,也没有资格!”

见此,他们皆是冷笑一番,漠视她的狼狈样。

“快放开我……痛……你这个残花败柳,抢别人青梅竹马……弃妃一个……”落芸善脱口大骂。

她不知悔改,还一再挑衅她,把她骂得一无是处,说得跟贱人一般。她已经忍让她多时了,居然还这样蛮不讲理!

倏地,一股怒气油然而生,紫瑶松开了一手,重重地掌棝了她一个耳光,“啪“的一声,五个手指印正好打中了她脸上的胎痕。

“别以为你是公主,我就不敢打你!”她沉声放言。

“你……”落芸善手捂着脸,不断地眨着眼睛,怔怔地看着紫瑶,她是第一个敢打她的人……

紫瑶眯着泉眸,放开了她,“你口口声声说我害她,那她呢?买凶行刺我,教唆别人绑架我,多次想置我于死地,你说这又算什么?她落得如此凄惨,也是她一手种的恶果,现在只不过得到报应!”

此时此刻,落芸善只觉得眼眶湿润,几滴温热的泪水,缓缓地掉了下来,“你胡说……我不相信……”她不相信那个温婉柔情,跟她相谈甚欢的王妃,竟会是如此歹毒之人,但如果真的是,那么她真的是一个蠢蛋了,被她玩弄于手中……

“我只是好意提醒你,希望你别越陷越深!到头来还不知道被利用了。”紫瑶冷淡回道。看向了她,“好了,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,相不相信那是你的事,与我无关!”

闻言,落芸善摇了摇头,泣不做声。连头也不回,快速跑了出去……

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教训她,如果她是她的姐姐该有多好。可以管她……她或许不会这么孤单,甚至不会这么刁蛮任性……

望着她离开了的背影,落薰研皱了皱眉,倒显几分同情,“你说她听得进去吗?”

紫瑶叹了口气,感慨道:“她并非真的坏,其实她也很单纯,不然也不会被她利用!但愿她想得开,别在像她们一样,变成了一个用尽心机的悲哀女人……”

落可南双手环于脑后,惬意地倒靠在柱子上,轻睨了他们一眼,嘀咕了一声,“女人的心思就是难以琢磨,真是善变麻烦!”声线满是无奈。

“你欠揍啊?”她们异口同声道。

“两个白痴老姐!”落可南白了她们一眼,便识趣地闭紧了嘴巴。

风景亭中,几抹人影,俨然没有受刚才的影响,虽然棋已经被落芸善摧残,但却仍悠闲地品茶……继续攀谈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华丽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夜晚

她倚靠在窗户上,静静地欣赏着月光,这几日以来,每天都这样做,无时不刻地想着那个绝雅的王爷。想着他的身影,他的温柔,他的呵护,他的宠爱,还有他的坏……有时更在想,另一边的他过得好吗?

已但经过了许多天,难道正如落可南所说,出了什么事吗?

她懒懒地趴在那边,又担忧有落寞,没有他的日子,真的不好过!她连叹了好几声,喃喃低语:“月,你快点回来啊!”

隔天早晨

室外鸟语花香,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,照射到寝宫里面。紫瑶睁开了朦胧的双眼,站直身来,慵懒地伸伸懒腰。

她离开了床,洗漱整装好一切,正准备相约他们一起去找皇后。

岂料,正在她打开门之际,却看到了一个人影,正靠在了前边的大树前。虽然只看得到一点点背影,但却很熟悉。

难道是上天听到了她祷告,结果他就回来了?那么现在他正在跟自己躲猫猫?连藏都藏得这么显眼!真有他的!

紫瑶抑制住不住心中的喜悦,蹑手蹑脚地走向他,笑道:“月,快点出来,已经被我发现了!”

她把他当成月了……树边的男子一怔,眸色黯淡,缓缓地转过身来,语气有点不悦,“我不是月。”

她本是心情愉悦,待看到眼前的男子时,脸上的笑意,霎时冷却了下来,“怎么是你!你来干什么?”她估计是想他想疯了,一时大意,才会把这个智障王爷当成他!

面对她如此生冷疏远的语气,云莫枫双唇紧抿成一条线,她前后变化得如此之快,对七皇弟喜笑颜开,唯独对他,却是板着一张脸。他不甘心,这对他太不公平了……

他隐忍着莫大妒忌的怒气,沉声启言:“我天还没亮就在这里等了,只想找你谈谈……”

紫瑶不敢相信地打量了下他,等这种事,像是他会做的事吗?但很可惜,她一点也不想跟他独处!而且现在已经和离了,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!但愿他别死缠烂打!

“不好意思,我没有空,也不想和你谈!”她勉强笑回。一个快步,欲要迈步离开。

谁料。他敏捷速度地挡在了她的前面,“等等……你难道跟我说句话都有这么困难吗?”

“没错!”紫瑶频频颌首,毫不留情地丢了句话给他,“我懒得跟你说句话!”

“瑶儿,我今天来是向你道歉的……”云莫枫压低声道,冰冷的眸光不再,却而代之却是满怀愧疚。这几天他想了很久,他不能在这样放跑她,即使她现在婚约又如何?也不能阻止他……

“停--”紫瑶伸手指向了他,“我跟你不熟,别叫得亲昵,听得我一身疙瘩!而且现在道歉又如何,事情都已经过去了!”

她继而越过了他的身边走向了寝宫内,直觉告诉她,得远离这个危险的男人!

见此,他大步流星地跟在了她的后面,“是我误会你,请你原谅我好吗?”低沉的声线尽是悲凉的祈求。

紫瑶敛起了眼帘,对他极度不满。刻意提醒,“原谅你又能怎么样?一切已经尘埃落定,现在再谈也已经毫无意义了!别忘了,现在我们已经各不相干了!”

“不……”冲动之下,他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,这句话让他痛心,他不想听,“瑶儿,我喜欢你,回到我身边好吗?好吗?”

紫瑶眼角狠抽了下,清冽的泉眸皆是嫌恶,欲要抽回自己的手,谁料他却加大了手中的力道,“做梦!我不喜欢你!还不快点放开!”

她无情的话语刺痛了他的心房,让他难以窒息,昔日的傻傻的她,已经不再,他紧紧地抓住了她,仿若一放手,她便会礼他而去。

“瑶儿,你是喜欢我的,你怎么可以忘了……我是你的枫哥哥啊……”

TMD,现在才知道若紫瑶的好,已经晚了,世界上没有后悔药,也来不及了,而且真的若紫瑶早就跑现代了!

紫瑶双眸微敛,浑身散发着怒气,威迫道:“大胆莫王,竟敢非礼本郡主!”

“我不怕,只要你能回来,我任你处置……”云莫枫不予理会她的反抗,祈求道。

男人的强势就在于他的力道,可是她若紫瑶也不是省油的灯!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不断捶打,真巴不得给他一个过肩摔,但她忍了,她极力抽回了已经发红的手腕。指向了他,破口大骂,“你给我滚,我刚才已经跟你说清楚了,我不喜欢你,而且已经有未婚夫了,劝你别再死缠着我。否则要你好看!”

闻言,云莫枫面色一僵,心纠结一窒,蓦然心慌,“我不走……瑶儿,我知道错了……一切都是那个女人搞得鬼……”

“我管你的!是你自己走,还是我踢你出去!”紫瑶指着他怒吼,不断地拿起了旁边的东西,茶杯花瓶,应有尽头,毫不留情地砸向了他,“你这智障,还不快滚!”声线几欲咆哮。

“嘭嘭--啪啪--乒乒乓乓--”

突然间,一本书华丽地砸向了云莫枫的头,他目瞪惊膛,躲闪不及,如若在以前,他必定发怒生气,但今非昔比。

哇靠,地上一片狼藉,她都

无情地猛砸他,他虽逃,却还死耐着不走,既然如此,那就莫怪她了。

蓦地,她拿起了桌边的椅子,用力地砸向他,“有种就给我砸,没种就给我出去!靠--”

“瑶儿,别这样……我们好歹也曾是夫妻,别扔了……”云莫枫抿唇迸言,一阵惊悚,躲过了她的攻击,几曾何时,自己这样低声下气,这番狼狈,没有半点男子尊严的祈求她……

跟他废话,简直比跑马拉松还累!紫瑶缓了口气,坐向了一边,“你给我闭嘴,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瓜葛,少给我攀关系!”

半饷,见她停止了一切动作安静坐下,云莫枫悬浮的心蓦然放下,踏步走向了她。蹲在了她面前,抬眸彷徨地望着她,“瑶儿,我不会放弃你的,我会用我的全部来爱你,而且你以前不是都叫我枫哥哥吗?”

枫哥哥……紫瑶闻言感觉只感觉汗毛竖起,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她绝丽的面容上作揖扬起了一抹美艳的笑意,沉言眉宇舒展,频频颌首,只是那一笑,便即刻把他的三魂气魄都勾走了。

以往对他都是板着一张脸,现在她第一次对他展颜欢笑,岂能不叫他激动。“瑶儿……你同意了吗?”

岂料,紫瑶面色一沉,笑意一隐,冷道:“你当真无耻!我不是若紫瑶,现在我只会叫月哥哥!不会叫你!大家一拍两散,你何必苦苦纠缠!”

“不可能,你是瑶儿,永远都是,化成灰我也认得出来!”云莫枫薄唇轻启,反驳道。心顿一痛,双掌紧握,指节咯吱作响,他已经抛弃尊严了。她还如此耍他……

紫瑶垂眸淡扫了眼他,冷冷一笑,“我不是!”

云莫枫表情难看到极致,鹰眸内满是隐忍的怒气,“你骗不了我的!”

她清冽的眸子一敛,一阵头疼,无视他愈发恼怒生寒的气息,直下逐客令,“那多说无益,请你回去吧!”现在只想摆脱这个智障王爷,如此执着简直跟尹千容一个样!

这时,他站起身来,走向了门边,迅速地关上,继而在走向了她。嘴扬一笑,体贴问道:“瑶儿你也累了,只要你不生气,跟我回去,我就让你砸个够,如何?”

“要我不生气可以,你现在立刻,马上消失在我眼前!”紫瑶恼喝了一声,声线震耳欲聋,叫他滚蛋不成,还关上了门,分明是图谋不轨!非得要她出狠招!

云莫枫含情脉脉地看着她,瞳眸中闪过一丝莹光般的爱意,“瑶儿不会这么无情的,你只是失忆了,拜托你想想,只要你想起来,你就会喜欢我了!”毕竟他坚信,只要她恢复记忆,她会向以前那样对他……

“我只喜欢月!现在是,以后也是!”紫瑶别过头去,他的眼神让她感到嫌恶。原来她刚才说的都是废话,他一点儿也不吸收。

“我不信!瑶儿,你别闹了好吗?以前是枫哥哥冷落你了,现在就来补偿你!”云莫枫心口一窒。她的每一句话,都狠厉地击中了他内心。但他仍却强颜欢笑。

他鹰眸微闭,下一刻,温热的手掌握住了她的柔荑。

蓦然,紫瑶嫌恶地甩开了他的手,厉声喝道:“够了!我警告你,若敢在碰我一下,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!”

“你不能对我怎么样!”云莫枫俯身靠向了她,按住了她的双肩,唯有以实际行动来证明。他要定她了,他不会在辜负她了。“瑶儿,让我好好对你,好吗?”

突然,“啪”的一声。紫瑶已扬起了一手,掌棝了他一个耳光,“云莫枫,你卑鄙无耻下流,你信不信,我会让你死得很惨!”

此人实在欠打!软的不行,居然还想霸王硬上弓!

“在你眼里,我真的如此不堪?你就这么讨厌我吗?”云莫枫狼狈地捂住了脸颊,两眸腥红,恼意更甚,眼亲的女子,居然将他狠批得一无是处,尊严全无,想他堂堂七尺男儿,第一次如此讨好迁就她,她居然愈来愈不知好歹,还如是如此嚣张狂妄,傲气不减,她以前的傻样子哪去了?

紫瑶站起身来,走向了一边,与他保持距离,冷笑一扬。“没错,我非常非常……地讨厌你!”

闻言,云莫枫浑身如被抽光力气一般,苍白无力,握紧了双拳,僵笑问道:“瑶儿,不是这样的,你告诉我,你是故意在气我,对不对!”

“不对,我说的是真的!”紫瑶连哼了几声,果断又决绝!双手环抱于胸,“好话我不说第二遍,门在那边,你自行出去!”

“若紫瑶,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做?才肯原谅我?我承认以前是我对不起你,但我也后悔了,我也改了。现在我抛弃尊严,低声下气地求你,难道还不够吗?你到底要折磨我什么时候,你知不知道这里很痛。”云莫枫抿唇不甘,怒气沉言,伸手抚上了心口。痛苦万分。

紫瑶面容平静,无一丝波澜,再次强调,“此情不再,你痛又与我何干!”

“我会痛都是因为你,我不许你跟我撇清关系,只要你跟我回去,我什么都依你!”云莫枫身形一怔,满目忧伤。

她摇了摇头,泉眸中划过一丝薄凉。“已经太晚了,我们已经和离,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?”纵使他悔改之心,她也不允许,也不会动容,缘分一旦错过了,就没有了,况且她现在心里有人了,再也容不下别人。

云莫枫艰难地走向了她,痛得难以抑制,哑声道:“人终有犯错,仅仅一次,为什么你连一次机会都不给我?”

紫瑶退后了几步,皆是一阵冷叹,不想跟他废话,眼前的这个人太过难缠,让她很是头疼!

蓦地,他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只小木马,动作轻柔地拿到她眼前。悲凉轻笑,“这是你送给我的小木马,你还记得吗?”他试图想用它唤起她的记忆……”

见此,紫瑶一愣,目光紧锁着他手上的小木马,原来这就是若紫瑶本人自己做的……更巧的是月也有一只,也是她送的……那么她就是月说的那个小女孩……她眸色一阵失愣,嘴角不经意间,扬起了一抹笑意……

她终于笑了……云莫枫霎时恍然,俊眉一扬,难掩一丝喜悦。“瑶儿,你快想想,这只小木马记录你对我满满的爱意。你一定可以想起来的……”

“抱歉,我没有任何记忆!”紫瑶笑意一敛,恢复淡漠,

“我不信,我要你想起来!”云莫枫双手紧紧握住了她的肩头,瞳孔中闪过一丝慌错,颤声道:“蒲苇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,这是你对我的承诺,难道你忘了吗?”

“现在才来说?你不觉得已经晚了?还有这是以前若紫瑶对你说的,而不是我,现在这句话,我也只会对月说!”紫瑶脱离开了他的钳制,冷漠回驳,能有今天,是他活该!若紫瑶跑现代是对的!不然早就被他们折磨死了!

霎时间,云莫枫浑然一怔,双眸空洞,身子瞬间冰凉刺骨,拿着小木马的手不断地颤抖。她咄咄逼人的话,一阵见血,但他现在已经在悔改了,只求她能原谅他,和他重新开始……

“是你说的,我亲耳听到的,木马完好,我们情缘未断,给我一次机会好吗?我们可以重新开始……”他硬将手上的小木马塞给她。

紫瑶清冽的眸子满是冷漠。拿起了它,在眼前晃了下,便扔到了地上。“情缘已断,你的爱我不想要!”

倏地,“咔嚓“一声,那只木马断裂成好几块。简直不堪一击。

云莫枫双眸惊膛,看着打落一地的断肢,蹲了下来,彷徨地拿起它,为何她会如此无情,连最后送给他的一样礼物都要剥夺。

“你告诉我,要我拿你怎么办?难道连试着原谅我,回到我身边,都不行吗?”

“你真是自私,你有没有想想我愿不愿意?现在我只想留在月的身边。”紫瑶沉冷启言。眸光满是不屑,她不稀罕他给的任何一切!

闻言,他颀长的身姿忍不住向前倾了下,耳边的话如一根针,刺进了他的心脉,痛得窒息,他承认自己自私,但全都是为了她……他只想好好地拥有她……他看不惯她和别的男人亲热搂抱……尤其是七皇弟。他抿唇咬字道:“你定是因为七皇弟,你才不原谅我的,一定是的……都是因为他。”

“不是,你有什么资格说他!”紫瑶瞪了他一眼,连哼了几声,这个人反应迟钝,到底要跟他说几遍,他才懂?她清冷笑道:“木马裂了,情缘不再,头发断了,无法在相接,我流出去的血,它能回来吗?”

“木马裂了,我可以你黏上它,再续前缘,头发断了,还会再长,可以重新开始。至于血……”云莫枫神色恍惚,垂眸望向地上的陶瓷碎片,弯身捡起,毫不犹豫地划伤了自己的手臂。伴随着一阵刺痛,顿时,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……血也不止地往外冒……

“你流出的血,我还给你……这样满意了吗?”他的声线沙哑低沉,却满是卑微的请求。

“你这是何苦呢?”紫瑶微闭了泉眸,不愿看向这一面。他错了,即使是他这样做,她也不会动容接纳他。“我还是那句话,一切已经无法挽回!”

云莫枫不顾手臂还在流血,走向了她,温热的手掌,欲要抚上了她的脸颊,“瑶儿,我不会放弃的,我悔不当初,当日失手放跑了你,如今我必要把你追回来!”语气满是肯定,为了让她回到他身边,他只好对不住她了,即使她以后会恨他。

紫瑶眼角狠抽了下,快速打掉了他的手,他是后悔了,但仍是执迷不悟,

“你到底有完没有?我在强调一遍!以前的那个若紫瑶已经不在了!请你别再做无所谓的纠缠!”紫瑶有点恼火,纯心要让她发飙,有本事他就追到现代,去找她!

云莫枫面色黑沉,心揪顿疼,再次逼近了她,咬字启言,“这是你的借口,瑶儿,我今日就要把你带回去!”

“你敢!公然绑架郡主,我要你好看!”紫瑶作揖卷起了袖子,非得让她使用武力不可。“不怕死的话,你就过来试试!”

“瑶儿,你那些小聪明对我没用的!”云莫枫痴迷一笑。不受恐吓,再次走进了她。

下一秒,室内扬起一个凄厉的惨叫声。

“别瑶儿……我快不能呼吸了……你什么时候会这种奇怪的功夫……”云莫枫忍不住缓了口气。

“这就是下场!”紫瑶狠狠地敲掐住了他的脖子,怒骂道:“我早就警告你,我不是若紫瑶!现在给你两个选择,第一立刻给我马上消失,第二让我掐死你!”

“第一……”云莫枫假意应喝。

想他堂堂一个王爷应该不会说谎才对!略想了下,紫瑶放松了对他的钳制,对他伸出了三指,没好气道:“我数三下,你马上给我滚出去!”

“我出去可以,但是我要你陪我!”云莫枫揉了揉脖子,没有要走的意思。

“说你无耻还真是不假,要我陪你?做你的春秋大梦,既然你不走,我走!”紫瑶清冷的眸子,满是怒气,转身走向了门。

岂料,云莫枫如风的一个身速挡在了她的面前。不让她再前行。

“阴魂不散,不知悔改,看来本郡主下手轻了!”紫瑶嫌恶地扫了他一眼,每次非要她大破形象不可,狠言相向不可,她警告道:“你这人就是找打找骂,在不让开,我就要让你断子绝孙!”

眼前的女人言辞犀利,破格大骂,让云莫枫倒抽一气,错愕不止,惊悚万分……

就在两人对峙之时,“嘭”的一声,门突然被人华丽踢开。

见里面一片狼藉,忽感不妙,落可南和落薰研快速迈步而入。看到了前边的两人。内心知晓了几分。

落可南眸子微敛,双手环抱于胸,走到了紫瑶身边,冷笑道:“莫王爷,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大闹郡主寝宫!”

这小子来得真及时!终于不用再跟这个智障废话了!紫瑶伸手搭上了落可南的肩头,冷睨了眼云莫枫。“他交给你摆平了!”

他们如此默契的一幕,落入了他的眼底,他拧紧了拳头,眸光窜烧出两道火光,紧锁着他们的一举一动,“臭小子,这是我和瑶儿之间的事,不容许你干涉!”

“本太子就爱多管闲事,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落可南厉声回言,毫不示弱。

“你……我要带走瑶儿,你阻止不了我的!”云莫枫不可遏止地一吼。

闻言,他们纷纷笑出了声……“哈哈……”

落可南一脸笑意,冲他摊了摊手,“有本太子在,你没有这个机会!”

话落,趁他分神之际,他拉着紫瑶一跃,如幻影般的速度,闪到了门边。远离了他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万字更新完毕

紫瑶捏着眼皮,冲他做了好几个鬼脸。冷哼:“后会无期!我不想再见到你!”便走了出去……

“瑶儿。我不会罢休的!”云莫枫气得不清,咬字频重。心痛不已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华丽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几天后

为了避免云莫枫纠缠,她这些天都住在了使臣寝宫,跟落可南他们形影不离。这样安全又让他接近不得!

而她每天只盼着心爱的男子,能够早点回来,她想要他的保护,想要他的怀抱,还有很多事要跟他诉说……

这时,他们如往日一般,悠闲过日子,惬意闲谈之际。

倏地,一个轻摇折扇的男子,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,走向了他们……

忽感到后面来人,一定又是那个智障!紫瑶即刻拿起了桌上的杯子,转身就直接扔了出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