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84章 瑶很麻烦,月很喜欢!

第284章瑶很麻烦,月很喜欢!

忽感到后面来人,一定又是那个智障!紫瑶即刻拿起了桌上的杯子,转身就直接扔了出去……

“你这个该死的混……蛋。”杯子已经狠狠地飞了过去,待看来了前边男子,她不禁叫出了声。“月……小心……”累

就在杯子欲砸到之前,云冷月灵敏一闪,温雅斜靠而立,手中的折扇竖立抵胸,脸上全无砸伤人的惊慌失措,而是浅扬薄笑,淡雅的笑意如缕夏风,显得惬意十足。

只是有点无奈,他刚回来就迫不及待来找她,结果她送给了一个特别待遇给他。难不成有人惹到她了么?

他们一瞬一眨地看着前边的云冷月,还好他躲得及时,不然就得遭到她的“毒手”了。

紫瑶方才紧绷的心,总算悬浮了下来。连忙站起身来,走向了他,忧声道:“月……你没事吧?”

那个日日夜夜,令他魂牵梦绕的女子,如今就在眼前,他情动之下,轻抚上了她白皙的脸颊,细细呵护。分别多日。他无时不刻都得忍受相思的煎熬。他微微失神,喃喃启言:“没事。”

“对不起,我刚才不是故意的!”紫瑶娇嗔一声,毫不矫情地环抱住他,温顺地埋在了他的怀中,轻嗅熟悉的雅醇香气,他温热的胸膛安全感十足,她沉迷其中,这些日子以来,她每天都想这样做,甚至想他想到发疯……因为他消失了太多天了……闷

云冷月修长有力的手掌,反圈住了她,俊雅的面容上扬起了一抹笑意,揶揄道:“我知道,这是瑶儿,爱我的方式!”

“才不是!我对你很温柔的,只不过刚才大意,砸错人了!”紫瑶趴在他怀中,不满地嚷嚷。还不忘伸手轻捶了他。

他眸色加深,伸手轻抬起了她的下颌,夭唇轻挑:“哦?!既然如此,你可要赔偿我!就发罚你让我种一身草莓,如何?”他调侃的语气,却夹杂着一丝期待……至今为止,还忘不了那晚的一幕,他好喜欢热情的她……

四眸相对,皆是一阵情深,紫瑶怔然不语,两抹红晕不经意间染红了她的双颊,红若樱花,惹人采拮。

他们你侬我侬,却将忽视了还有旁人在场。

“咳咳……”落可南还是忍不住轻咳了几下,在不提醒,都不知道亲热到什么时候。

她随即恍过神来,转首瞪了眼落可南,便牵着云冷月的手,走到桌边,纷纷坐下。

落可南不在意地耸耸肩,提醒道:“老姐,你以后别这么冲动,要看清楚再砸!还好来的是小月月,要是皇上皇后,肯定躲闪不及!”

“我知道了!”紫瑶无奈地叹了口气,谁叫她对那个智障王爷戒心十足,毕竟他太难缠了,明明都已经说清楚了,仍还死缠烂打,更甚无礼强迫,让她很头痛……

听闻,云冷月潭眸微怔,忽闪过一丝复杂诧异,这几日在逍遥居,他心里愧疚横生,烦闷不已,难道他们这边也是不顺?一时间心口莫名地压抑窒息。

“瑶儿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快告诉我……”声线难掩一丝慌张。

蓦地,他们便一五一十把这些天发生了事,一字不漏地讲给他听。

岂料,他本是微沉面色,一下子又迅速蒙上了一层灰,攥紧的拳头,暴露了他此时的不悦。潭眸中煞气迸现,眉宇间隐隐作怒,没想到他离开的这几天,竟然发生了那么多事,围场狩猎,危机四伏,都是那个狠毒的女人,欲要置她于死地,还好现在得到报应了。至于四皇兄,虽然知错,但却无礼,明知道她是他的未婚妻,还不放过她。看来有天终得解决……

心急担忧之下,云冷月温热的手掌覆上了她的柔荑,紧紧地握住了她。来安抚他彷徨的心,“幸好你没有事……不然我……”

话还未说完,便被紫瑶遮住了嘴,她知晓他的担心,这样就足够了……她眯着月亮般的笑眼,唇角洋溢着一似笑意,“别忘了我还在等你,怎么可能会有事!”

她的话如给她吃了定心丸一般,他轻拉下了她的手,放于嘴边,浅啄一记,“四皇兄那天有没有强迫你,对你怎么样?”他不容许别人伤害他的女人,即使是他的亲生兄弟也不行!

“你放心吧!他碰到我算是他倒霉,你不知道他上次有多么狼狈,被我很砸了一番!真是痛快!”紫瑶抿了抿唇,叹了一口气,“虽然他知道悔改,但却执迷不悟,他越是这样做,越让我反感!”

她向来最讨厌别人死缠烂打之人,既然他们错过了,现在才来极力挽回,也已经晚了,要怪只能怪他自己,当初不珍惜,放跑了那个傻女孩!也许是真的有缘无分了吧……

“对啊,小月月你当时没有看到房里的惨况,简直是物是人非!”落可南忙着应喝,也不想让他担心。

适才,云冷月放下心来,波转琉璃的眸光,似水一般的柔情,紧锁着女子的一颦一笑,喃喃保证,“我现在不会再离开你了。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!”他不想在让她有任何危险,他会怕,怕她有天会离他而去,所以他只好牢牢地跟紧她。让她寸步不离他的身边。

“好啊,这可是你说的,不许反悔!”紫瑶低低一笑。沉沦于他的话中。

云冷月俊眉一扬,瞳眸中满是爱意,轻轻颌首,“绝对!”

心头一阵甜蜜袭来,她泉眸清颤,微微垂低着头,握紧了他的手。稍显了沉思了下,突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。

“月……尹千容现在怎么样了?”紫瑶忙问,虽然是她的情敌,但也有担心她,那日她深受打击,结果留信先行,自己多少也有点责任。如果她出事了,她也会过意不去。她很痛苦难受,她也知道,因为她也尝过,爱得越深,伤得也越深……

千容……倏地,云冷月神色怔然,心蓦一沉,内心纠结一窒,复杂的潭眸满是愧疚之色。握紧紫瑶的手,冷冷一颤。艰难启言,“我不知道……千容从留信出走那天,已经失踪了……”低沉的声线苍白无力。

紫瑶泉眸猛眨,这个消息让她太过惊讶了,忙问:“不是吧,她没回去,那她去哪了?”

“然不成出什么事了?”落薰研有些疑惑,毕竟一个单身女子独自上路,确实很不安全,就如上次,她不是差点被人绑架了,所以不排除有这个可能!

“在京城她也只认识小月月,说不定真的……还是说她想不开?”落可南蹙眉回道,虽然讨厌那个女人,但毕竟人命关天。一般失恋深受打击的女子,不都是去寻死吗?况且她上次脱光衣服站在云冷月面前。却招到心爱男子的拒绝,名声面子多少挂不住……

他彷徨失措,她都在看在眼里,她抿唇安慰道:“说不定。她想静静,还不想回去。”

云冷月眸色一沉,满怀愧意,“都是我的错,如果我上次,没有对她说这么严重的话,她也不会先行离开……”他知晓她的为人,她善解人意,定不会做出让她家人伤心的事,已经好几天了,仍是音信全无,肯定是出了什么事,导致她无法回来……为此他也早派萧亦,调动精兵,全城搜了好几遍,终究没有找到她的人影……她仿若从人间中蒸发了一般,现在就连逍遥谷主也因为她而旧病复发。好在病情已经稳定了……

紫瑶伸手抚上了他的清俊面容,如给他温暖一般,他难受,她看着也不好过。淡笑道:“月……你别自责了,我们可以帮忙一起找她!”

“没错,别忘了还有我们!”落可南拍了拍他的肩膀,给他动力。哥们就要互相帮忙,更何况是未来的姐夫。

落薰研点了点头,淡然一笑,“我们还不能妄下结论,她一定不会有事的!”

“但愿如此。无论如何,我一定要把她找回来……”云冷月愠淡回言,拧紧了拳头,重重地敲了下桌子。

突然间,手臂一阵灼烫地刺痛袭来,他眸色微敛,眉头轻蹙,抿咬唇瓣极力忍耐。因为刚才的激烈,导致了他的伤口裂开。

发现了他的不自然,他们不解之际,又甚担忧,总觉得他仿佛有事一般。

“月,你怎么了?”紫瑶神色难掩慌张,拿起手绢替他擦干了额头上的汗珠。

云冷月摇了摇头,潭眸中闪过一丝惊慌,却笑道:“我没事,你放心!”

“你有事瞒着我!”紫瑶心急之下,一手抓住了他的手臂。一时间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似的。为何她刚才没有发现呢?

“呃--”云冷月低吟了一声。

见此,他们皆是一怔,异口同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紫瑶连忙松开了手,轻柔地卷起了他的袖子,看清了眼前的状况,缠在手臂那边绷带已经被血染红成一片。血迹斑斑。

她心顿一疼,眼眶红润,泛着盈盈泪珠,“你这个傻瓜,还说你没有事,都流血了……”难怪他会这么晚回来,原来真正出事的不是她,而是眼前的这个白痴,明明受伤,还不告诉她……刚才居然还笑得出来……

云冷月轻拭着她脸上的泪水,温雅一笑,“我不想让你担心。”

“让我看看!”这时,落薰研小心翼翼地撩起了纱布,细细地打量着他红肿的伤口,知晓了几分,“是刀伤上,已经好几天了吧?现在还没愈合。”

闻言,云冷月轻轻颌首,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了,也不多做隐瞒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难不成有人要杀你啊?”落可南蹙眉问道。精锐的眸光淡扫了眼那道伤口。不是纯心要置他于死地吗?

云冷月隐忍着痛,眸光迸射出冰冷的煞气,似想了想,愠淡启言:“五天前发生的,一群黑衣人夜袭逍遥居,应该是冲着我来的。不过他们连死也不说出是谁。”

那夜令人毛骨悚然,十几个杀手,竟围剿逍遥居,来势汹汹,刀刀欲要针对他,但却不是他的对手。岂料,他为救兰熙,分神之际,才会被刀划伤,还好只是手臂而已,不然他还真怕见不到她……

“到底何人这么大胆,要是让我知道是谁,绝对不会放过他!”紫瑶愤怒扬言,重重地拍了下桌子,敢伤她男人,她

就让他倒霉!

“我想你也没有得罪什么人,却有人杀你,实在是太奇怪了!”落可南磨捏着下颌,作揖思考。一时间觉得他们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差!一个差点被人箭杀,另一个却被人砍伤,也太巧合了。沉思之际,又想了另外一个人,便急忙问道:“尹兰熙有没有事?”

他的反应如此之大,不禁让他们有些惊讶。

云冷月收神一怔,抬眸望向了他,“放心,她安然无恙!”

“那就好!”落可南倒抽了一气。自己居然莫名地担心她。

“研研,这下得拜托你了!”紫瑶淡淡启言,伸手轻蹙了下他的手臂,这个触目惊心的伤口,看得让人揪心不已,得快点让它好起来。因为他痛,她也会更痛……

这时,落薰研再次打量了伤口一番,便站直身来,“我现在就去配药,等会就送过去,换药的工作就交给你了,好好休养,估计他很快就会好的!”话落,转身走了出去。

蓦地,紫瑶动作轻柔地放下了他的袖子,深吸了一个吐纳,“我现在回去寝宫一趟,收拾一下,搬去你那住几天!”为了让他快点好起来,她绝对有义务,不分昼夜地留在身边照顾他。这样一来,也可以每天看到他。

“我陪你去!”云冷月目光灼灼,对眼前的女子难掩爱意,本来自己也要提的,没想到她却自己先开口了。有她在身边,他也不会空虚落寞,甚至可以相拥到天明,这样他也已经满足了。

过了一会儿,两人相携着走回了她的寝宫。

经历上次激烈恶斗之后,虽然一片狼藉,但已全部翻新。室内仍是整齐干净。

云冷月摆弄着手中的折扇,坐于椅边,静静地看着眼前忙碌的女子。烦闷已久的情绪得到了舒缓。随之也忘记了手臂上的伤痛。

紫瑶打开了衣柜,随意地拿了几套衣服,褒衣之类,放于床边。边拿边想,来来回回,深怕漏掉一样东西。

折腾了一会儿,便过了半个时辰。而眼前的小女子仍然没有半丝欲停下来的动作。

云冷月闭起了折扇,俊容会露一笑,“娘子,你还没好吗?”

“快了快了,你等不及的话,可以先走!”紫瑶轻声应道,继续手头上的工作。

“原来可南说的对,女人真的很麻烦!”云冷月喃喃低语。

殊不知,这句话居然一字不漏地让前面的紫瑶,听了个正着。没想到这个男人也会说这种话。

眉角狠抽了下,她转首看向了他,冲他诡异一笑。“你说什么!”声线震耳欲聋。

“瑶儿很麻烦,但……”云冷月作揖调侃,不怕死在言,将她此时的表情尽收眼底,分别多日,很怀恋她跟他打闹的日子。

此言一出,紫瑶笑意一隐,随即拿起了**的任意衣裳直接丢向了他,念在他有伤,她从轻处罚!

云冷月不躲也不闪,伸手就接住了她的攻击物。拿于手中,视线盯向了它。随即怔然,目光一阵灼热,这小女子,居然扔了件肚兜给他。这种举动对男人来说无疑是一个极致的撩拨。

见他失神,沉默不语,紫

瑶冷哼了一声,压根没注意她丢的是何东西,只觉得心中一阵畅快,随意丢了件衣服他,居然马上就闭嘴了。这招真管用。

“瑶儿,你的东西!”云冷月不禁失笑,毫不忌讳地拿起了手中的那件肚兜。

“这……”紫瑶一愣,发窘的面色绯红一片,居然大意,错手将女人的内衣抛给了男人,真是糗大了。她大步流星地走向了他,速度地夺下了他手中的肚兜,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他。

岂料,修长的手臂一伸,将她拉坐到自己的腿上,正颜扬道:“瑶儿很麻烦,但月很喜欢!”

紫瑶嘴角微微勾起,心悸狂动之际,突然想起了他的手臂,忙问:“我有没有碰到你的伤口?”

“没有!”云冷月靠近她,一吻偷香。

“吓我一跳,那我继续整理,等我一下!”紫瑶对他皱鼻抿唇一笑,站起身走向了床。

稍久之后,整理完毕,他们相携走出……

突然间,两人四眸相望之际,一道盈满妒气杀意的劲风袭卷二来。

待看清眼前来人时,云冷月眸色阴冷一阵,身形一怔,即刻把紫瑶拉到了后面,挡在了她前头。

云莫枫面容铁青,暴戾的神色因妒忌而更加冰冷噬血,双掌紧握,额鬓青筋暴突,紧紧地盯着眼前的两人。

被他安稳地护在后面,紫瑶愤然地瞪视了云莫枫一眼,现在有月这个未婚夫在了,她也无须跟他废话,而他这次也应该死心了吧。

“不知四皇兄,有何贵干?!”云冷月愠冷扬言,眸子迸射出煞气。

见此,云莫枫冷蛰的目光狠冽地紧锁着眼前的男子,抿唇咬字迸言:“你让开,本王要找瑶儿!”就算是他的兄弟又如何,也不能阻止他的一切行为。

蓦地,云冷月夭唇一抿,俊脸愠怒,毫不相让,冷冷驳回,“不让,瑶儿不会见你的!”

“你不是她,凭什么替她回答!”云莫枫胸提一气,对他极度不满。

云冷月面色未变,敛眸一冷,咬字颇重:“她是本王的女人,王妃,她的一切都属于本王,自是有权替她回答!”坚定的话语,似在警告他,语气中彰显王者气息,不容别人质疑。

王妃?云莫枫浑然一怔,冷笑出声,只觉得胸口醋味翻腾,闷压得他透不过气来,只要他们还没有成亲,他就还有机会把她追回来。

“本王不想与你吵架!”云莫枫隐忍着莫大的怒气,移动了几步,视线游移到他身后的紫瑶。“瑶儿,别闹了,出来好吗?”

“本郡主懒得跟你闹!”紫瑶忍不住脱口骂道。躲在了云冷月的背后,双手紧紧攥住他的衣裳,他越看,她就越闪,经历了这么多天,他还是那个样子,不知悔改,现在她都懒得看他一眼了。

她如此躲闪,让云莫枫心顿一疼,脸色愈发僵硬,压低声道:“别生气了,上次是我不对,现在不会了!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昨天的一万字标签居然打到了正文里面,失误哈~~

密谋床.戏中~~偶大大贼笑个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