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85章 我是无赖,会做坏事!

第285章我是无赖,会做坏事!

她如此躲闪,让云莫枫心顿一疼,脸色愈发僵硬,压低声道:“别生气了,上次是我不对,现在不会了!”

TMD,堂堂一个王爷说话不算话,此人当真无耻,她现在已经知晓他的人品了,也不会再上当!现在不果断决绝点,都不知他要死缠到什么时候!累

不予理会他的话,紫瑶冷冷一笑,“要我不生气可以,你马上离开,不许出现在我眼前!”

她真的就这么讨厌他吗?云莫枫身形一颤,紧握的双拳,咯吱作响,但对于她却极力隐忍着怒气,毕竟他是来求和的。“不可能,我只想见你!”

闻言,紫瑶清冽的眸中皆是愤然,没好气道:“你少恶心了,我拜托你清醒一点好吗?你这样死缠着我,又有何用?”

云莫枫迈步再次走近了他们,深吸了一口气,勉强笑道:“我就是清醒了才会来找你!因为我不想放走你!”

“你还敢说?我已经告诉你很多遍了,我不是若紫瑶!”紫瑶大声回驳,依旧躲在云冷月身后。老婆早就跑了,现在才后悔要找!真有够厚颜无耻!

“不可能,你撒谎,你明明就是我的瑶儿!”云莫枫隐怒沉言,一脸肯定,犀锐的暗眸中略过一丝痛苦。

这仅仅只是她的借口而已,她不过是失忆了而已,所以才会这样说……闷

“打住,谁是你的瑶儿!”紫瑶急忙撇清,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被她这样否认,云莫枫面色一沉,他不甘心也不信,难道她对他一点感觉也没有?

“我说你是,你就是,你骗不了我!瑶儿你一直都喜欢我的,我要你想起来!”

“够了!四皇兄,你不觉得已经太晚了吗?她已经不是以前的若紫瑶了,你还想做什么?要怪就怪你以前不懂得珍惜,现在瑶儿爱的人是本王!而不是你!”云冷月冷声迸言,愠冷的声线如刃。周身散发着寒气逼人的气息。

“你--”云莫枫气结一窒,双唇紧抿成一条直线。他是他和紫瑶之间的一道障碍,必定是因为他,她才会这样对他的!他伸手指向了紫瑶,不甘示弱,咬字怒言:“我要定她!今天非抢到她不可!”

闻言,紫瑶狠瞪他一眼,欲要破口大骂之际,却让云冷月抢先迸言了。

“四皇兄你休要放肆,你到底视本王于何物?胆敢公然在本王面前,抢我的王妃!如此作为,不怕被人贻笑大方吗?”云冷月眸色略过阴冷寒冽。咬字颇重。无视云莫枫妒忌愤怒的神色,修长的手臂,一把揽住了紫瑶,宣誓了自己的所有权。

见此,云莫枫冰冷的目光紧紧盯着他们,一见到他的手掌不断地抚着她的后背,动作难掩暧昧,霎时间,妒气和怒气油然而生,内心错综复杂,眼前的一幕极度刺眼,真恨不得一把分开他们。随即不敢恼怒地驳言:“哼……你根本没有资格说我!你以前又视本王于何物?你又有多清高?还不是明着抢本王的王妃!那这又算什么?”

“今时不同于往日,况且瑶儿不喜欢你!因为你带给她的只会是痛苦!”云冷月愠怒不散,毫不相让。

“云冷月,你该死!”云莫枫鄙夷冷言,鹰眸中闪过一丝狠辣。再次迈步走向了他们。“本王现在就要从你手中带走她!”

“瑶儿你可要跟好我!”云冷月揽紧了紫瑶,没有退后,看向了云莫枫,敛眸一冷,煞气迸现。“本王不会如你所愿!”

此情此景,火势急速升温,避免不了一阵激烈的打斗,紫瑶皱了皱眉,凑近了他的耳边,忧声道:“你手上还有伤,要小心点……”

“不碍事!”云冷月勾唇一笑。扬起了手中的折扇。

“该死!可恶!”理智殆尽,云莫枫实在忍无可忍,只觉得一个火苗从丹田直捣脑门,火势越烧越旺,双眸喷火,一脸凶煞,恨得咬牙切齿。突然胸提一气,身轻如燕般飞袭,看准目标,朝紫瑶的身姿袭去。

蓦地,云冷月揽紧了紫瑶的腰肢,幻影般地闪开,躲过了他的攻击。眸若寒星,沉怒放言:“有本王在,你休要得逞!”

眼前的猎物,被他牢牢地护在怀中,让他无从下手,云莫枫眸色瞬间噬血,拧紧了双拳,转移对象,对着云冷月狠出一力。

云冷月反观一脸淡定,面色波澜未惊,摊开折扇,快速地打掉了他呼知欲来的手掌,夭唇轻扬,勾起一丝惬意的笑意,抱着紫瑶转了几圈,轻风阵阵,两人的衣裳随风摆动,身姿绝雅飘尘,宛若天仙,风华无双。如对璧人!

见此,云莫枫暗沉的面色有蒙上了一层灰,仍不会罢休再行攻击,如风的身速再次逼近了他们。

“乒乒乓乓--乒乒乓乓--”

寝宫外,两人打得一发不可收拾,上演一副抢女人的戏码。

“你放开她!”云莫枫双眸狠冽,恼怒到暴,一招一式地攻袭他,势在必得要夺到她。

紫瑶紧紧地贴在云冷月身上,他们一擒一挡,动作幅度极大,转了好几圈,一跳一跃,还好她体力好,不然头脑非得冒金星。

“不可能!”云冷月临危不乱,眉宇间彰显王者风范,虽然揽着一人,也仍不受影响,轻松过招,可见他的功夫不再他之下。

两人折腾了一会儿,便稍作停息了下来。

前边的女人被他护得滴水不漏,他们对峙了几个回合,他连她的一根头发都够不着,岂能不气!

四眸相对,皆迸射出火花,不相上下。

紫瑶眯眼淡扫了眼云莫枫,冷冷一笑:“请你适可而止!”

闻言,云莫枫面容一僵,气恼未消,心如刀割却仍是不甘,怒扬了下袖摆。“不管你怎么骂我固执,我说过的话,不会改变,也不会收回!我不会放弃的!”

紫瑶轻抚了抚额头,极其无奈于一身,现在连骂人的力气也没有,只想摆脱这个家伙。他专横霸道行事,也不想想别人的感受,气焰嚣张,越来越令人反感!

“凡事不得强求,她是本王的女人,你永远都没有这个机会!”云冷月抱紧了紫瑶,以掩耳不及的速度,洒脱的身姿纵身一跃,飘然地踏轻功了去。

“你……”云莫枫恼火愤怒的面容一怔,待他反应过来,他们已经消失在他的眼中……

他们踏着轻功,飞跃在半空中,引来底下的人频频抬头相望着这幅佳景。

不久之后到达他的寝宫,很不幸的是,经过刚才的激烈打斗,可怜他的手臂有再次流出血来。

正好这时,落薰研派人送药过来,便帮他快速换药,伤口也得到控制了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华丽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几日后,晚间

经过好好的休养,他手上的伤口也渐渐愈合,期间也不忘派人再次搜动全城找出尹千容。

他对于她满怀愧疚,此事因他而起,如果不找到她,他良心难安……

这些天,每天跟心爱之人朝夕相处,莫过于人生中最幸福的事……也慢慢抚平了前不久的烦闷不悦,而奇怪的是,自从她入住到他的寝宫之后,云莫枫也莫名地安静了好几天,他们也乐得自在。

生病有生病的好处,偶尔可以对她耍些小无赖,就好比如,连吃个饭也叫她喂……

这时,紫瑶舒服地泡个温泉洗个澡,进房后便拿起了一边的药,正准备帮他换药。

云冷月放下了书,很配合地卷起了衣袖,波转的眸光紧锁着眼前的女子,愈发靠近了她,轻嗅着她身上刚刚沐浴完的芳香。忍不住赞言:“娘子,你好香啊!”

“你给我乖乖别动!不然我可要打你!”紫瑶皱了皱眉,小心翼翼地拆着他手臂上的绷带。

闻言,云冷月俊眉轻扬,心中一阵舒畅,嘴角微勾起一丝笑意,“瑶儿越打我,就是越疼我!对吗?!”

男子都一样,没一个正经的!如此恐吓的话,还应得理所当然!紫瑶对他翻了个白眼,替他抹上了药,“无赖,那我不打了!”

“我承认我很无赖,因为我会做坏事!”云冷月饶有兴致地看着她,伸出另外一手,抚上了她的腰肢。

腰间一阵温热酥麻,越来越不规矩,明显干扰到她手头上的工作,她抿了抿唇,道:“别动,否则我要生气了!”她还真怕等下会失手弄疼他。因为他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,

适才,云冷月很识趣地放下手来,哑声启言:“那我等下再继续!”

见他没有在动,紫瑶随即迅速地换好了药,重新帮他绑好了绷带。折腾了一会儿,总算完成了。她缓了口气,坐在了一边,倒了杯水喝,岂料,却感觉到一道灼热的目光,正一瞬一眨地看着她。

紫瑶转眸看向了他,僵笑道:“干嘛这样看我?”

“因为我要……”云冷月挑唇一笑,故意只说一半。

“要什么?”紫瑶有些不解,沉思之际。突然想到一件事,“对了!你还记不记得那只小木马?”

“记得,怎么了?”云冷月怔然反问,脑袋忽闪过那个模糊的蓝衣小女孩,那只小木马对他来说意义非凡,是他收到的最好的礼物!他还牢牢地记住她的话,她稚气地声音:这只小木马送给你,如果你想家,就可以乘着它跑回来!”

紫瑶敛起了眼帘,唇角洋溢着一丝笑意,“你说的那个小女孩,就是以前的若紫瑶!”她很想知道他会是如何的反应!

“瑶儿,你怎么知道的?”云冷月浑然一怔,幽深的潭眸难掩一丝喜悦,握住了她的手。原来那个小女孩是她。

“因为云莫枫也有,是她送的!”紫瑶挑了挑眉,作揖抽回了手,调侃道:“你喜欢的人,该不会是她吧?!”

闻言,云冷月随即恍过身来,轻刮了下她的鼻子,笑道:“我只喜欢你!不许乱想!但我得感谢她,因为是她把我们两个牢牢地牵在一起。”

“你说的没错!”紫瑶轻轻颌首。希望身在现代的那个她,也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。

这时,云冷月站起身走向了柜子,从里面拿出了那只小木马,递给了紫瑶,“月的小木马,瑶儿接受吗?”

“傻瓜!”紫瑶嗔笑一声,毫不犹豫地拿了过来。爱不释手地摸着它。

过了一会儿之后,她放下了小木马,便收拾好桌边的药,放于远处之际,突然扫了眼柜子上的那个白瓶子,有点好奇,于是,就拿了过来。打开了瓶盖。

“月,这是什么酒啊?这么香啊!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今天一万字更新完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