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95章 我是八皇子

第295章我是八皇子

“我那可怜的孩儿……”皇后连叹了好几声,加快了脚步。正向湖边靠近中。

孩儿?八皇子?轩阳转蓦一怔,身体僵硬在那边,身体内充斥着一股特别的暖流,澎湃的心噗通乱跳。视线游移到假山后面,那道灯火光线,望见了那位几日未见的皇后……累

从见面的那刻起,他就对她有种莫名的熟悉。他有时也妄想,或许他们是母子也说不定。世间之大,还有什么事不可能……

那么现在,他有必要确定一下……

她们一行人很快走到了湖边,整理下东西,便准备放水灯。

漆黑的夜晚,四周死寂一片,岸上灯火照耀,清澈的水平静无波,倒映着天上的明月。

皇后如往常一样,拿起字条放在了花灯上,然后点燃了火,小心翼翼地放在湖面上,水灯顺风而流,慢慢飘动。

“孩儿,母后想你了,你知道吗,昨天母后梦见你了……”皇后蹲在那边,慈目地看着那个水灯。

此时她一脸正颜,跟上次判若两人,浑身散发着母韵光环,少了份快乐,却多了份忧伤。

轩阳眉头轻拧,澄眸中略过一丝愁然复杂,心里闷窒得头不过气来,沉思了些许,整理情绪后站起身来,毫不犹豫地走向她。

“母后……你在干什么?”闷

闻言,皇后先是一惊,抬眸一望,现在放水灯,怎么都临时蹦出个人,上次是紫瑶,那这次是月儿……她慢慢地站起身来,清楚地看着眼前的来人,不禁抚了下胸口,缓了口气,“月儿,母后差点被你吓死了!”

“对不起……”轩阳淡应了声,有了一刻的失愣。

皇后扬指点了下他的额头,有点诧异这个孩子似乎有点怪,不过又说不出来怪在哪里,便笑道:“你这个孩子,这么晚了在这里干嘛,不怕瑶儿找不到你啊?”

“无聊出来吹吹风。”轩阳不禁干笑了几声,随意扯了理由。伸手指向了一边的水灯,“母后,这是……”

迟疑了一会儿,皇后稍作沉思,以前她很少在云冷月面前提起他,而只告诉他,曾经有个弟弟。因为他们是同胞兄弟,深怕他会伤心。所以很少讲。就连放水灯,也不曾告诉他。

“这些是放给你弟弟的。”皇后直接坦然。笑看着他,“如果他还在的话,现在跟你一样大!”

“那他怎么……走的。”轩阳蹙眉问道。心跳得越来越快,非常迫切地想知道。说不定她说的这个弟弟,就是他。

他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,因为快要夭折,被人遗弃在寒冷的路边,他本该断命离世,却遇到了神祗一般的人物,寒风中一袭白衣飘飘,是神尊救了他,将他拉出了即将被夭折的命运,他就是他的再生父母,将抚养长大,传教他各种本领,继而变成了现在的轰动天下的神风……

“你们是孪生兄弟,但是你的弟弟老八却夭折了……”皇后哀声叹气道。愁然不改。

她的话如一道电流击中了他的内心,情绪难掩一丝激动,情动之下,他双手握住了她的柔荑,感受着她传来的温馨,也许是母子天性,所以才会相互吸引……

正值庆幸之际,突然间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,有必要确认一下,忙问:“您是不是有在他的手臂做个记号?”

“有,在这个位置。”皇后手指直向了他的手臂,轻点了下,“一月一阳,你月,你弟弟阳!小名阳儿,可惜母后现在怎么叫他,他也听不到……”

他波转的眸光,微微轻颤,封闭多年的心,得到了温暖的滋润,他并非没有父母,但上天对他不薄,血溶于水,而他的亲人就站在他的面前,他能见到已经很满足了,他抱住了皇后,唤道:“母后,他听得到的,您叫阳儿……”

“阳儿,阳儿……”皇后会露一笑,拍了拍他的手背,怎么感觉今天他有点反常,在以前小的时候,想抱他一下都免谈。现在倒好,他居然主动,难不成是天下红雨了?

“我一直在您的身边……母后。”他的话极其小声,松开了皇后。

皇后一愣,听得迷迷糊糊,有点诧异:“月儿,你刚才说什么来着。”

“没什么,现在还不是时候,您以后会知道的。”轩阳摇了摇头,淡淡一笑。“母后,请原谅孩儿的不孝……”

虽然自己的亲娘就在眼前,但现在还不是相认的时候,他还有事情未办完,他不能让她担心,总有一天,他们一定会团聚的……相信不久之后……

“你怎么不孝了?”皇后一阵莫名。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,深怕他烧糊涂了。所以才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。

他扬眉一挑,倒显几分无奈,即刻转移话题,“我帮您放水灯吧。”

“好好好……”皇后轻轻颌首,两人默契地蹲了下来,摆弄了下水灯,便放于湖水面,静静地看着它游远。

他澄眸淡敛,唇角扬起了一抹笑意,“母后,阳儿已经收到了您那些水灯了。”

“月儿,你今天难得多话,哎……要是……”皇后皱了皱眉头,连叹了好几声。

闻言,他放下手中的水灯,一脸正色地看着她,分别了几年,也该尽下孝道,“母后你有什么心愿吗?你说,看我能不能办到!”

“母后最大的愿望,就是想抱对孙子啊,所以你们要尽力啊!”皇后莞尔一笑,恢复了往常的面色,两母子很久没有单独在一起畅谈,只觉得现在越发轻松。

他忍不住挠了下脑袋,不断干笑,“这个啊……尽力而为。”这件事倒有点难办,对象都还没搞定,哪来的孩子,而且还是一对……

“好了,放水灯吧!”皇后嗔笑道。

灯火处,两抹人影蹲在了湖边,伴随着笑声,安逸的放着水灯。持续了一段时间……

过了一会儿之后,告别了皇后,目送她离开,直到她的背影消失,他还呆愣地站在那边,久久不能回神。

这时,从假山边上传来一个惊讶的声线,“少爷,你是皇后的儿子,那不就是八皇子了!”而他也是不经意间听到了他们的对话。

蓦地,他即刻回过神来,心情舒畅万分,“没错,现在我就叫云轩阳了!”

“那么你为何不和皇后相认啊?”幕飞有些不解。

“时机未到!”他走向假山,随意第地坐在了一边,抬眸望向了天空,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云冷月的时刻,莫怪会有这种熟悉感。他是他的哥哥,只可惜那时盗走了他的一把琉璃月,后来又落入老狐狸的手上,现在很愧疚,“哥,我一定会把它要回来!”

“难怪您老是帮他们!”幕飞撇了撇嘴,笑道。

“错了,我以前还不确定,只是不想他们受伤。”云轩阳琉璃的眸光,划过一丝忧然。“不管是那只狐狸,还是谁,我都不容许别人伤害他们!算是拼了性命,我也要保护他们……一定!”低沉的声线满是肯定。

月影下,一袭青衣男子斜靠在石阶上,俊美的面容上,扬起了一个洒脱风情的笑意……

隔天,音乐阁

上次冰释前嫌,和她们结成朋友,落芸善三不五时就来找她们。

每天笑脸嘻嘻,和她们相处融洽,感情越来越好,这些时日,是她最快乐的时光,而且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宽容。以前

刁蛮任性的公主,已经不再……

这天,应她提议出宫,游玩之际,顺便找寻线索。

落可南和云冷月同齐雪驹,带着精兵,城里城外反复搜索……

她们三人都身着男装,漫步在繁荣的大街上,落芸善如没见过世面一般,东奔西跑,毫不热闹。

紫瑶看向了前边的她,摊开了手中的折扇,“很难想象以前的刁蛮公主,现在竟是这么的可爱!”

“嗯,女大十八变!”落薰研颌首应道,面挂浅笑。

岂料,正在她们攀谈之时,她一脸失落地走向了她们。

她们相互对望了下,有些不解,刚刚还这么高兴,怎么现在却变得郁郁寡欢。

“你怎么了?”她们担忧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