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00章 擅闯者死

第300章擅闯者死

云冷月按住了她的双肩,眸光灼热带着浓浓情欲地看着她,嘴角微勾:“你现在不需要!”

轰--紫瑶娇颜一窘,粉颊绯红如花,虽然他们之间有过亲密行为,但现在还是觉得尴尬。她不断干笑道:“现在时候不早了,还是快点睡觉……”累

云冷月坐在了她的旁边,按在她肩头上的手,向下一滑,抚上了她的背,不断摩挲着便将她拉近了他的怀中,温热的气息吹扑在了她的头顶。“在等一会儿,你今天害我这么担心,你得补偿我!”

紫瑶身体一僵,双眼迷离一瞬一眨地看着他,此刻她说不清内心的情潮,有些期待,有些紧张。但沉默不语……

不说话就是默认,云冷月俊雅的面容上,浅扬起一抹笑意,未等她反应过来,伸手轻轻抬起了她的下颌,俯身吻住了她的红唇,相抵缠绵,热情地纠缠着。

对于她的美味,他难以自控,再也做不到克制,顷刻间,长舌直入,侵占她的檀口,浓情地吮吸着她的芳香甘甜。谜样的感觉,他无法戒掉,他甘愿永远沉溺。

转辗反侧,带着挑逗地柔情,渐渐地由炽热转为激狂,原以撩然的欲望更是随着这个吻而节节攀升。一发不可收拾。

他温热的大掌抚摸着她柔软滑润的后背,倏地,一股灼热袭身而来,他抱紧了她,急切地将她压倒在**。闷

下一秒,她只觉得腰间一松,身子被他轻柔支起,他已经扯下了那块浴巾,丢到了一边。

身上毫无阻隔,白皙美丽的肌肤,**裸地暴露在空气中,她的身子受到他灼热的感染,泛着诱人遐思的粉红,让人百看不厌,更让他看得痴迷,一个男人能承受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……

他宽大的手掌,顺着她的玉臂下移,与她十指紧扣,他暧昧地覆在了她的耳畔低喃,“帮我!嗯?”

紫瑶失愣,被他的柔情所蛊惑,双眼迷蒙透着一丝慵懒,心砰然跳快,任他摆布,柔荑被他紧握,而后游移到他的腰际。双手不受控制,颤抖轻柔地解开他的衣裳,一向敏捷利落的她,此时却变得笨拙万分。

殊不知,她的懵懂初涩,在他看来,是有多么的撩拨。

他身体紧绷,下身肿胀,再也按捺不住,迫不及待地褪去了身上的束缚,再次压向了她,肌肤相贴,相互点燃彼此间欲发的热量。他温热的大掌抚摸着她敏感细致的身躯,薄唇毫不犹豫地覆上了她的肌肤,留下了一颗颗草莓。

“嗯……月……我有事要问你……”紫瑶拉回一丝理智,稍稍推开了他。

云冷月伸指轻遮住她的红唇,溢满爱意的眸光,满是灼热的情欲,“等会儿再说!”

“可是……唔……”她的唇再次被他吻上。珍惜呵护地索求着。

“你不专心,等下罚你再换个姿势,培养感情!”他的声线从唇齿之间的缝隙传出来,低沉沙哑且带磁性。

“月……”紫瑶娇喘轻吟,不自觉地弓起身,让自己更贴近他,现在只觉得头脑一阵空白,体内蔓延着一把无名火,在四处叫嚣,她好空虚,好像要他……意乱情迷的她,双手攀上了他的脖子。忘情地回应他……

良久后,云冷月结束了这个绵长火热的吻,在她仍目眩神迷是,轻轻地顶开了她的双膝,置身于她玉白匀称地双腿之间,接着便以一个有力却不失温柔地挺身,占有了身下的人儿!

“嗯啊--”下身被填满得燥热难受,使得紫瑶不禁颦眉,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,但仍清楚地感觉到稍许痛楚,呼吸越来越急促,她努力地屏息了口气,让自己更平静些……

云冷月动作一僵,额鬓生汗,都怪自己太过心急,迫切地想要占有她。他目光不放过她脸上任何细微的神情,柔声询问,“还会疼吗?”

紫瑶地摇了摇头,脸颊的两抹红晕愈发灼热,她急忙羞涩别过头去……

虽然得到肯定的答案,云冷月还是试探性地轻动了下,直到听到身下人儿发出娇媚的嘤咛声,他才放心地任由自己驱策,以强有力的律动带领她抵达绝妙的仙境……

过了一会儿之后……

云冷月拉过了旁边的被子,盖住了他们,他转首看着枕在他手臂上的紫瑶,共享雨露交融之后她,更显得妩媚迷人,他伸指将她黏在脸上的青丝撩到了后耳上,低喃轻语:“在想什么?”

紫瑶从愣然中回神了,泉眸望向了云冷月,“我来这里算是挺久了,怎么都没见过太后!她闭关吗?”

闻言,云冷月俊眉紧蹙,笑意一敛,“太后喜欢清静,长年住在皇宫的最深处,清思宫,那里是禁地,门外还立了个石碑,擅闯者死!就连父皇想进去都得经过通报。她十几年从未出来过,除非有什么大事,才会现身。”

紫瑶抓紧了被子,抿紧了唇瓣,“擅闯者死,照你这么说,那个太后好像不好惹!”她对这个太后深感好奇,如若不是刘思仁提醒,她还不知道有这号人物。

云冷月握住了她的柔荑,与她十指紧扣,“就算你好奇也好,那个地方也不能去,免得得罪她老人家!就不好玩了!”这个小女子实在让人难以放心,四处力敌,深怕她一不小心,踩到别人的地雷。

“来不及了,我今晚打了她的表侄子!”紫瑶直接坦然。

“瑶儿你……”云冷月潭眸一怔,眸内满是担忧,才刚提醒她不要去招惹,结果却晚了一步,她还不晓得,那个太后当年是有多么的果断狠辣。

“谁叫他那么嚣张,还要打我们,所以只好还手!”紫瑶淡扬一笑,握紧了他的手掌,“你放心啦,他们还不知道我是谁!”

“差点被你吓死了!”云冷月倒抽了一口气,便吻上了她的脸颊。

“我怎么可能会有事!!”紫瑶扑哧一笑后,即刻恢复了正色,“我总感觉那个痞子刘思仁有点奇怪,他要是真的干了什么勾当,管他是什么身份,还是有太后妃子撑腰,我都不会轻饶他!”

这种人仗着有人撑腰,肆意妄为,直觉告诉她,他绝对有问题。

云冷月面色一沉,眉宇间满是无奈,将她紧紧地揽在怀中,“如果真的是那样,那也没办法了,我也只好同你一起得罪了!”他不可能让她孤军奋战,更不能让她受到伤害。

知晓他的担忧,紫瑶伸手抚上了他的俊容,借以安抚他彷徨的心,“我随便说说的,你别担心!”

“不管了,你这次又害我担心!你得在加倍补偿我!”云冷月会露一笑,修长的手指顺势下滑,在她身上兴风作浪,凑近了她的耳畔,低喃:“我好想好想要你……”

未等她做出回应,他已经再次压向了她。今晚,他不放过她了……

翌日晚间

为了目睹那个分身,更想知道他是不是神风易容的。还有他的目的。

他们很早整装前行,再次踏入了醉红楼。里面鱼龙混杂,人来人往,周围泛着一股奇怪的气息。

各人环坐等待,半刻时辰过去了……目标仍未出现。

紫瑶手依着头,惬意地把玩着杯子,抬眸不经意间望到了前边有一抹熟悉的身影在晃动。

“在那里!”紫瑶扬手指了过去。

闻言,他们循指望去。皆是一怔。

“人呢?”落可南疑惑道。

紫瑶拍了下桌子,站起身来。“又溜了,分头找,等下门口集合!”

不久之后,他们分别行动。穿梭在楼层,人潮中。

落芸善紧紧地跟着紫瑶,徘徊在一楼,往深处寻找。

“啊……救命……唔……”一个女子的声线从门墙的那边传来。

她们趴在墙上倾听,女子哀凉的声音越来越大。

“这里没门啊!怎么办?”落芸善四处打量,找寻后门的踪影。

紫瑶皱了皱眉头,略微沉思了片刻,这个地方本来就奇怪,就算是妓女也不可能叫得这么凄凉。难道会是……

“跟我来,我们去后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