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乘胜追击

乘胜追击

“刘死人,你给我住手!”

“嘭”声响如雷贯耳,房门被人华丽地踹开。

房内的女人一惊,全部害怕地躲在了角落里。

“到底是谁这么大胆!”刘思仁大怒扬言。没有回头,目光却紧锁着眼前尹千容。累

紫瑶和落芸善大步流星迈进里面,双手环抱于胸,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,“采花贼,你还不快点束手就擒!”

刘思仁按住了尹千容,转蓦一怔,有些惊愕。她明明被绑在了房间里。怎么就轻易地跑出来闹事!他不理会她的恐吓之言,邪冷一笑,“一介平民而已,也敢这样跟我说话,活腻了你?”

这时,尹千容稍稍侧首望了过来,映入眼帘地是一袭男装的紫瑶,心中一喜,急忙叫出了声,“快救我!”

“闭嘴!”刘思仁怒骂道,眼疾手快地将她狠狠地撞向了墙壁。

“啊……救我……”一阵镇痛袭来,尹千容瞬间昏迷,瘫倒了地上……

他居然毫不怜惜地当着她的面,打晕了尹千容,可想而知她被他**折磨了许久,她的身子这么娇弱,是怎么熬过来的?这男人简直就是禽兽不如!

想到这,紫瑶愈发有气,清冽的眸子隐见其怒,双手不由得拧紧,“我饶不了你!”

“你不能对我怎么样!”刘思仁笑得龌龊,走向了她。“你以为我会傻到在让你煽耳光吗?”在他认为,她也只有甩人耳光这种绝招,倒对他构不成威胁!因为他也有少许功夫。闷

见他越来越鄙近,紫瑶恶瞪了他一眼,举起了蓄势待发的拳头,重重地击向了他的脸颊。“你就是傻,我不仅要煽你耳光,而且还有揍你!看你往哪逃!”

“哎呦……”刘思仁痛怒道,捂着发青的眼睛,她的力道之大,超乎了他的想象。“敢打我,你难道忘了本少爷的来头……”

话音刚落,紫瑶再次扬手痛击了他的另一眼,正好凑成熊猫眼,随即又连煽了他好几下,清脆的声音,啪啪作响,挑衅道:“别以为有太后撑腰,我就不敢打你!”

“可恶!”刘思仁退后了好几步,一时大意,小看了她的能耐,他作揖摇晃下了头,揉动下筋骨,做好了准备,再次向她袭来。“惹怒我是要付出代价的!我今天非折断你的筋骨!让你痛不欲生!”

紫瑶眸光沉冽,面色平静,见他飞扑而来,立马伸脚毫不留情地踹向了他的腹部,踢飞了他,愤怒启言:“就这点能耐,还想跟我玩?告诉你,这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!玷污多名女子,你该死!”

刘思仁狠重地撞飞到墙上,痛得面容扭曲,喃喃地呻吟着,“臭小子……居然这么能打……”

旁边的女子惊吓得蜷缩在一旁,谁也不敢乱动。“啊……”

“若子好棒!”落芸善不断地拍手叫好。

“别高兴得太早……”刘思仁抚着肚子,缓缓地站起身来。“来人,给我拿下他们!我要活捉!”

“是,少爷!”六个便衣男子从门外冲了进来,凶恶地走向了她们。

“你先退到一边,看好尹千容!”紫瑶对着落芸善吩咐道,伸手卷起了袖子,冷睨了眼前边的男子,笑道:“不自量力!”

“你小心点。”落芸善轻轻颌首,站到了尹千容旁边,伸手扶住了她的肩头。

听此挑衅之言,那些男子咬紧牙,不悦地向她进攻……既动手又动脚。

房内慌乱成一片,刘思仁趁机跑到了门口。“给本少爷好好地教训她!”

六个男子高大地挡在了她的前头,将她们包围在里面。

“找死!”紫瑶怒骂出声,极其愤怒于一身,还未等他们行动,便先行动手了……

“乒乒乓乓,乒乒乓乓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刘思仁被她的气势给震慑到,目瞪惊膛地看着手下一个个拜倒在她的脚下,他忍不住半闭着双眸,她下手太重,他都替他们感到疼了。他是宰相之子,被她打成这样,简直就是耻辱。为今之计,还是先行开溜,反正来日方长,他会再来报复她!他靠着门,看好时机马上跑了出去……

紫瑶一脚踹开了最后一个男子,精锐地眸光捕捉到门口欲逃的刘思仁。“你别想跑!”

听闻,刘思仁慌忙地跑了出去,大声叫唤,“来人,来人,全部给我出来!”

经他一叫唤,隐匿在楼下的五十几个男子,快速冲了上来。齐喝:“属下在,少爷请吩咐!”

见此,紫瑶霎时止步,嫌恶地瞪着正幸灾乐祸的刘思仁,没想到他身边安排了这么多人,来保护他。十个还算可以摆平,现在形势对她十分不利,五十几个非被他们揍死不可!

“怕了吧!”刘思仁咧嘴大笑,且越笑越龌龊,“本少爷就是采花贼,你怎么把我怎样?我不仅掳劫女子,还强奸折磨她们,不服从我甚至可以让她们去死,更令人发指的是,我还以此为乐!”

这变态没救了,似女人如蚂蚁,强占**,还不知悔改。就算死一百次也不够泄恨!紫瑶柳眉微拧,双眸窜生出两道火苗,身为女子她不能容忍,也很同情那些被他欺凌的女子,还有尹千容,她是月的青梅竹马,虽说她也曾经耍过心机,但也不至于落得如此田地。本是清白的女子,如今被玷污,以后该何去何从……

紫瑶拧紧拳头,毫不畏惧地走向他们,只想以实际行动说话。

“这样还不怕……啧啧。”刘思仁无奈地抚着额头,倒抽一气,“还愣着干嘛,给我上!”

顶楼被他们团团包围,室内乱成一团,嘭啪作响,传到了各个房间。

刘思仁拿起了一旁的木棍,趁她没有分身应付之际,蹑手蹑脚地靠近紫瑶,双手举起,欲要再次敲昏她。

“哈哈哈,你完蛋了!”

紫瑶一愣,应付中的她无法躲避,眼看木棍就要砸下来时,刘思仁却被人用力踹飞。而他也再次华丽地撞到墙上。

“我看你才完蛋!”落薰研收回了脚低骂道,轻而易举地打倒了几个,站到了紫瑶旁边,“我就知道这里有问题!”

她本在门口等待,但无意间却发现一个行踪诡异的女子,于是,她便悄悄地跟在背后,结果却看到了紫瑶在跟他们恶斗。

“哎呦……快给我杀了这对双生儿!”刘思仁趴倒在地上,偷袭不成功,被人踹一次就够了,居然还来第二次,有够衰的!

紫瑶环顾了下四周的男子,有帮手总比单枪匹马好,继而看向落薰研,“尹千容被他打晕了,我们先摆平这些人,再去救她!”

落薰研先是一怔,内心知晓了几分,淡淡颌首,微敛的杏眸,寒光逼人,揉了揉手腕,

两人默契配合,趁胜追击,室内又是一阵激战。

这时,两抹人影从房门内冲了出来,看清了眼前的一幕。

“瑶儿!没事吧。”云冷月蹙眉扬言,快速地闪到了她旁边。一出手便撂倒了好几个。

紫瑶轻摇了下头,抬眸望向了云冷月,“月,我找到尹千容了,她就在里面!你先过去……”

蓦地,落可南精锐的眸光四处游移,四处一片狼藉,他身速灵敏地跳到他们身边,“这里有我们就够了!”

“千容。”云冷月潭眸一颤,迅速略过一丝复杂。担忧道:“瑶儿……我……”

“不用担心我,没事的!”紫瑶淡扬一笑。

“拜托你们了!”他略展轻功,脱离了那些人,朝房门跑去……

落可南纵了纵肩,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,“我们好久没大干一场了!都拿出看家本领来!”

倏地,他们毫不留情地走向他们……

“乒乒乓乓,乒乒乓乓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啊……哦……不要在打我了……饶命……要打就打少爷……”

不一会儿之后,他们全部瘫倒在地上呻吟。

紫瑶拍了拍手,嫌恶冷瞪了眼地上的刘思仁。“接下来,就是你了!刘死人!”

他们三人迈步靠近了他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