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03章 自当以本尊现形!

第303章自当以本尊现形!

他们三人迈步靠近了他……

趴在地上的刘思仁节节退后,缓缓地站了起来,扬指吹了口哨,“魂杀何在!”

这时,一个双手抱着长剑的男子,听到暗号,即刻出现在他面前,“主人有何吩咐?!”

“快点带我离开这里!”刘思仁轻喘着气,靠在了墙壁上,五十几个人都被他们打得落花流水,万万不能和他们硬拼,还是保命要紧。

“是!”男子一手拿剑,另一手扶住了他手臂。

他们双手环抱于胸,怒瞪的眸光紧锁着他们,一人一个角落封锁能够逃跑的路线。

“刘死人,你没有路了!”紫瑶冷笑道。

“那倒未必!”男子双眸黯淡,狠冽阴蛰,扶着刘思仁退后了几步,从怀中拿起个烟蛋,迅速地投掷到地上。

霎时间,一阵白烟弥漫开来,充实着四周。眼前白茫茫一片,看不清眼前的人物。

他们连忙捂住了嘴巴,伸手不断地摇散烟雾,逃跑的惯用伎俩,就是洒下雾蛋,人就趁机逃之夭夭!

“可恶,居然耍手段!”紫瑶轻咳了几声,微眯着泉眸,盛怒不已。

好不容易知道了这个采花贼,现在却被他轻易耍计逃脱,岂能不怒?糟蹋了那么多纯洁的少女,这笔大帐,现在是要如何算?闷

待烟雾消失之后,他们两人已经不见踪影了。

“没想到他还留了这么一手,现在该怎么办?”落可南蹙眉问道,放下了手。

“当然是通缉刘死人!刘宰相生出了这种败类,我还看他还有什么话说!”紫瑶抿紧了唇瓣,看向了落可南,有些疑惑,“你和月怎么知道我在这?”

“因为神风!我们才追到这里的!你们有没有看到他?”落可南磨着下颌,作揖思考状,回想了刚才的一幕。

他们出去找紫瑶,谁知半路却偶遇神风,他一身白衣飘飘,优雅地站在了阁楼上,对他们放言,有本事就追上他!追到有惊喜!结果他们一路追了过来,折回了醉红楼,见他踏轻功从窗户跃进了阁楼里面,于是,他们也跟上了,却没有发现他的踪影,反倒看到了她们在打架。而他说的这个惊喜,就是打群架?

紫瑶冷扫了地上的一干男子,淡道:“刚顾着打架,哪有空注意!”

落可南挑了挑眉,眸光四处打量着,“这倒也是,那个刘死人和你有什么仇恨?你怎么会跑到这里?”

“他就是采花贼,连尹千容也被他绑来**了!”紫瑶怒哼道,揉了揉还有些疼痛的肩膀,“更可恶的是,把我和芸善给击晕了!”

落可南面容微沉,眸色一怔,“难怪我们一直找不到她。原来是被囚禁在这里,现在又被他玷污。这未免也太过分了……”虽然以前很讨厌她,但她毕竟是无辜的……不该遭此大劫……

紫瑶转首望向了他,坚定的语气道:“事已成定局,我一定会将他缉拿归案!就算是翻遍整个京城,我也要把他找出来!”

“那么我现在就先去调兵,将醉红楼给全面查封!”落可南略微沉思了下。便快步先行离开……

目送他消失之后,紫瑶深吸了一个吐纳,心口闷慌窒息得难受,不再犹豫转身走进向了檀房。

落薰研眉头微拧,静静地跟在她后面。沉默不语,身为姐妹,岂会不知晓她的难受。

回想起以前,自己也曾对尹千容说过,说谎是要付出代价。只是这个代价对她来说太惨痛了……

她稍稍侧首,忽然看到旁边的房门内,隐隐约约有个白影在晃动。

神风?出于她的第六感!她停止了前行,迈步走到了过去。

殊不知,刚迈过门槛,身子就被人强势一拉,倒靠在了白衣男子的怀中。

云轩阳双臂揽住了她的腰肢,紧紧地将她抱在怀中。温热的气息吹扑到她的发顶,“研儿,刚才你没事吧?”声线带着一丝担忧。

落薰研浑然一颤,双颊绯红如花,一向不习惯和男子靠得太最近,她小声地挣扎道:“我怎样关你什么事?还不快点放开我!”

不予理会她的挣扎,云轩阳反倒揽得更紧,“我担心你!”他一定是发疯了,几日未见,竟然每晚都拿着她的手帕,傻笑发呆,还甚至被慕飞取笑。都是因为想她……

“你乱说……”落薰研瞬间失神,停止了挣扎,身子柔软地倒靠在他怀中,突然感受到他砰然跳快的心跳声。

“我说的是真的!”他凑近来她的耳畔,喃喃低语,“研儿,我……那个……”

耳边一阵酥麻感传来,落薰研猛地回过神来,即刻打断了他的话,“为何你这几天都徘徊在醉红楼?”

“你在吃醋吗?”云轩阳调侃道,有点期待她的反应。

“鬼才吃你的醋!”落薰研低骂了一声,接着迸言,“要说就说,不说拉倒!”

云轩阳俊眉轻挑,恢复了正色,直接坦然,“我不是为了宝贝,而是为了查清一件事,所以才会来这种地方。”

“采花贼吗?”她怔然反问。

云轩阳安逸地靠在了她的肩头,懒懒一笑,“没有错,他污蔑神尊,借他的名义掳劫女子,所以我在那观察了好几天,没想到这么巧还碰见你们,故而我知道你们一定很好奇,肯定还会在来!因为你们是钦差,所以可以将他绳之于法。所以我就……”

“那刚才你就是故意将可南他们引到这里的喽!”落薰研故作平静道。却一点儿也不排斥他,伸手抚上了胸口,压抑着砰然跳动的心。

云轩阳轻嗅着她身上的芳香气息,有点沉迷,“你真聪明!”

“那你为何要易容成小月月的模样?!”落芸善有些不解。

上次是落可南,还有云奕辰,现在为何非要易容成云冷月的模样上妓院,还差点会被人误会!难道他的真实面容长得很差吗?

云轩阳皱了皱眉头,倒显几分无奈,自己的脸蛋长成这样也不是他的错,而且跟她说他是八皇子,也还不是时候!

“研儿如此聪慧,自当以本尊现形!”

“什么?说清楚点!”落薰研听得一头雾脑。稍稍转过头。突然油生了一股想扯掉他镜具的冲动。

他波转的柔光,紧锁着她美丽的瞳眸,“不急,你以后便会知晓!”

见此,落薰研垂眸避开了她的目光,视线游移到腰上的那双铁臂,动作如此亲昵,刚才只顾着和他闲聊,居然忘记了他还抱着她。她刻意提醒,“神风大人,你是不是得放开我了?”

“为何?”他故意装傻,仍继续尝着甜头。

落薰研抿紧了唇瓣,欲要拉开腰上的手,“男女授受不亲,更何况我有未婚夫!”

云轩阳闻言,俊容稍显不悦,一把扳过了她的身子,双手扣住了她的肩头,他很不喜欢她提起那个未婚夫,霸道沉言:“你是我的!”

清楚地感觉到肩上的压抑,她抬眸对上他暗沉隐怒的神色,一向冷静的她,此刻却变得慌张不已。她是他的……

“我跟你没有半点关系!”

“你有!”云轩阳攥紧了她,将她压向了自己。

下一刻,他便吻上了她的红唇。

唇瓣想贴,气息纷乱,他如被电流击中一般,浑身战栗,恣意地品尝着她的甜美。他火热的大掌轻抚上她的背,让她更贴近他。现在他才知道,他对她是有多么的渴望……

这次,他不会放她走了,也不会让她落入别人的怀抱……

“唔--”被吻得意乱情迷的落薰研,想抓回一丝理智推开他,却无济于事。

第一次被人强吻,跟人这样亲密接触,更奇怪的是,自己有点沉迷于他的柔情当中……双手更不受控制地环上了他的脖颈。

他眸色加重,压制不住情潮,疯狂地加深了这个吻。撬开了她的齿贝,与她相互勾缠,他还想要更多……

这时,外面的一阵骚乱嘈杂的声音,传入了房间内……

“唔--快点放开……”她艰难启言。声线从唇齿间的缝隙传来。

岂料,他松开了一手,敏捷地拉紧了房门。将她压在了门上。继续这个绵长的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