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04章 看了就别后悔

第304章看了就别后悔

岂料,他松开了一手,敏捷地拉紧了房门。将她压上了门。继续这个绵长的吻……

他想证明,他和她并非没有关系,他要在她身上留下痕迹,看她以后还要如何撇清。

外面嘈杂一片,里面却是安逸柔情,弥漫着一室的暧昧。累

“唔……喂……”她颤抖地推拒他,他是神风吗?压根没料想到他会是这样狂猛地掠夺她的初吻,过度的惊愕令她忘了反应,反倒慢慢回应他。

周身环绕着属于他的男子气息,他的吻如神奇的魔力一般,让她无法自拔地沉溺其中,全身的力气在瞬间被抽光,她只能心慌意乱地任他为所欲为,任他以炽热的唇舌撩拨挑逗她的知觉感观……

她瘫软地倒靠在门上,双颊绯红如樱,她被浓烈索取到,胸口几近胀痛窒息。她无力地捶打着她的胸膛,喃喃地吐出几个字,“快放开……我透不过气了……”

闻言,他稍稍离开了她的诱人的红唇,两人适才重重地喘着气,他一手按住她的肩头,一手抬起了她的下颌,沙哑道:“以后不准拒绝我!”

近距离的他,可以看得出他有着一张俊世无双的面容,而且清楚的感觉到他很熟悉,她微敛的杏眸,略带失神地看了他许久。沉默不语……

未等她反应过来,云轩阳温热的唇瓣再次覆上她白皙的脸颊,细吻着她额头,眉角,鼻尖……他喜欢傻傻的她,更喜欢她迷人的瞪眼。闷

她就像罂粟一般,一沾便使人上瘾,甘愿沉沦,怎样都无法戒掉。

他只觉得大脑一阵充血,堵塞了他的思绪,愈发急促的呼吸声,变得浑厚沉重,突如其来的热量袭卷而来,浑身燥热,紧绷似铁。

活了这多年,他独来独往,对于男女之事,一向很克制,更不甚在乎,有等于没有。直到那次见到她之后,一切都改变了。

第一次的相见,他帮她擦着烫伤的柔荑时,他就已经对她萌生了好感,甚至将她不要的手帕,当做珍宝随身携带在身,这样就可以每个日夜不断地想着她……

他按捺不住情潮的波动,按在她肩头的手掌,游移到了衣领处,轻轻一扯,将她的一边的衣裳拉至到半肩,意乱情迷的他,毫无理智地吻上她的肌肤……留下属于他的专属印记。

“你……别……”落薰研从愣然中回神,低头看向自己半露的肩头,面容又是一阵热烫,有些紧张,有些期待。

在这样下去非得被他吃干抹尽了不可,蓦地,她理智地推开了他,屏息了一口气,将扯开的上衣拉回原位。

“对不起,我失控了……”云轩阳俊眉微拧,连他也不知道为何会有此行为。

“我接受你的道歉,以后不可再碰我了!”落薰研特意提醒,匆匆地别过头去,心头复杂万分。

“不可能!”云轩阳波转的眸光,忽闪过一丝不悦,修长的手臂一伸,将她紧紧地揽着怀中,沉怒道:“不许再说这种话,否则现在我就要了你!”虽是故意恐吓她,但却十分期待……因为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。

落薰研面容一僵,有点失措,却想知道他的真面目,“好,我不说!那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!”

云轩阳目光紧锁她脸上的神色,略微沉思了下,唇角浅扬起一丝邪侫的笑意,“看了你就别后悔!”不知不觉中,他突然有个念头,他想让她看到真实的自己,看清那个拥吻她到失控的男人……

落薰研杏眸微怔,白皙的玉指上扬,碰触了他的皮肤,游移到那个镜具上。

她握紧了它,正欲要扯下之际,忽然,从外面传来的声线,迫使她静止了一切动作。

“砰砰”有人在敲门,且伴随着一个男子的声音。

“老姐,你在里面吗?”落可南不断地敲着门,带领了官兵查封了整栋阁楼。

见到了紫瑶他们,却没有看见落薰研,于是,便挨间地寻找。

“在。”落薰研淡应了声。放下了手,差一点就看到他的真面目了……

“快点出来,准备回去了,尹千容还得靠你呢!”落可南叹了口气,不解她为何会关门躲在里面。

“知道了!马上就来。”她含糊道,抬眸望向了云轩阳,莫名担忧,“快走,这里不能久呆!”

她的担心,他看在眼里。甜在心里,俊逸的面容舒展,澄然的眸光皆是旖旎柔色,紧盯着她朱红通赤的红唇,“研儿,我还会再来找你的。就算是半夜闯进你的寝室,也不许拒绝我!”

“你敢?!”落薰研恶瞪了他一眼,眼前的男人得了便宜还卖乖,简直比无赖还无赖,还想夜入她寝宫……欺负她?

“我好喜欢你的眼神,不管你骂我坏蛋也好,无赖也好,我都认了!”他温柔启言,俯身再次靠近了,趁她不注意时,迅速偷香一记。

“你……”落薰研捂着了嘴唇,有些错愕。

他伸手抚上了她的发丝,爱煞她此刻的表情,霎时间,想到一个重要的事情,正色道:“你和紫瑶的关系并非一般,她一定不仅仅是普通相府三小姐,你叫她小心点,那只狐狸对她有点不正常。还有你。”

多天的思考,他也曾想过,既然她们同他们一样长得这么像,不排除她们是孪生姐妹,可能是以前发生了什么事,导致她们分开。就如他从小快夭折,也是和亲人分离到至今。而落黎昕一定早也知道她们并不简单……

“谢谢你的提醒……”落薰研杏眸微敛,回忆起了上次他画的美人图,她都差点忘记了,没想到眼前的男子观察这么细微。还有他刚才神秘的话语。让人捉摸不透……而且他还一再无条件的帮他们……这是为何?

“我走了!”他勾唇一笑,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她,回眸一望,柔情似水,跃出了窗户,消失在她眼前……

她抿紧了唇瓣,整理了下情绪,缓缓地打开了门,走了出去。心中若有所思……

落可南仔细地打量下屋内,方才无意间听到了细微的谈话声,有些疑惑,“老姐,你刚才是不是和别人在谈话?”

落薰研摇了摇头,干笑道:“没有,你想太多了!”

“也许吧!”落可南双手环抱于胸,眼角的余光逼向了愈发涨红的唇瓣,“你的嘴唇怎么了?”

“没事,尹千容怎么样了?”落薰研面色尴尬,连忙扯开了话题。

打死她都不说,被人关在了房间里强吻,还差点……这下面子丢大了……

“还在昏迷,看来伤得不清。”落可南皱了皱眉头,连连叹息,“她伤成这样,老姐和小月月都很难受。”

落薰研神色凝重,淡言:“我们去看看!”

一会儿之后,查封了整栋阁楼,大批官兵抓获了他的手下,其中有男有女。

并且搜出了被他绑架藏匿的未婚女子,有的是新来的,有的却被囚禁了好多个月。

她们重获自由,不禁痛哭失声。然而有的却不屑郁闷。仿若不想被人找到一般。但也都回到了父母身边……

阁外引**动,聚集了许多围观的平民,他们对这个藏匿女子的贼窝指指点点,传言四起。

他们带着尹千容坐上了马车,各个神色凝重,各怀心思,朝宫门跑去……

她因撞击而昏迷重伤,应落薰研要求,将人安置到她那,更方便诊断照顾。

使臣寝宫

尹千容躺在了偌大的**,室内的灯光,将她映衬得更加苍白无色,柔弱无力。

“她怎么还不醒来?”云冷月愠淡沉言,声线焦虑万分。

落薰研伸指敛起了她的眼帘,再把了下脉,细细地琢磨着,“根据准确判断,最快也得明天,可是……”她的气息混乱,淤积了一身的惊讶,都窝出病来,现在又撞成伤……

紫瑶泉眸轻颤,担忧不已,忙问:“她会出事吗?”

“这个不好说,得等她醒来才知道。”落薰研蹙眉回道,双手不禁拧紧。

“该死!”云冷月清寂愠怒的潭眸,略过一丝愧疚,周身散发出凛冽的寒气,走向了门外,“萧亦,传令下去,将城门给本王层层封锁,无论是谁,一概不放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