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06章 神志不清,此情不再

第306章 神志不清,此情不再

这时,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……眼前朦胧一片,她伸手不断地揉了揉。

紫瑶惊喜地看着她,深吸了一个吐纳,“她终于醒来了!”

“千容,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云冷月愠淡启言,方才担忧的心,悬放了不少。累

她整整沉睡了一夜,而他们也彻夜不眠地看守,还害怕她清醒不过来。

闻言,尹千容睁大了眼前,看清了眼前的一群人时,心蓦一惊,恐惧十足,不禁慌道:“啊……你们别过来……”

“你怎么了?”云冷月蹙眉问道,忽然感到有点不妙。

“别靠近我,你们让开!让开!”尹千容坐起了身子,如看到怪物一般,浑身颤抖,蜷缩到角落。自言自语道:“我不敢了,你们别打我……”

“她该不会……”紫瑶泉眸轻颤,颤抖地握紧了云冷月的肩头,回想起昨晚,她还清楚地叫她救她,现在怎么会变了个样?霎时间,脑袋划过一丝电流,她记得尹千容被刘思仁狠狠地撞向了墙壁,如果是因为撞击才会变成这样,那就刘思仁真的是太可恨了……

“我担心的事,终究还是发生了。”落薰研抬眸望向了她,从昨晚她就已经推断出她的病症,现在她更加确定,她微闭了下眸子,淡道:“她本就已经惊吓过度,全身累积成病,昨天又恰巧撞到了她的头,所以现在神志不清……”闷

“不会吧,这样对她来说,太惨了……”落可南惊呼道,不敢相信她会变成这样……人已经被救回来了,为何还要承受这种痛苦……

“千容,你不认识我们了吗?”云冷月彷徨询问,潭眸内满是愧疚与不忍。

“你们是谁?别打我,我很乖的……”尹千容不断地摇晃着手,如失魂一般,抽泣道:“呜……少爷,兰花不敢逃了,不要在折磨我了。”

此言一出,他们各个神色凝重,担忧不已……

少爷?她忘了他们,却还忘不了刘思仁对她的伤害。紫瑶抿紧了唇瓣,替她感到不值,床角上的她,双眸惊瞠,苍白无色的面容上,流满了泪痕,柔弱无力地抱紧了双膝。

“千容,对不起……如果不是我,你也不会变成这样……”云冷月胸口闷慌,心纠结到窒息,不断自责。

她会变成这样,都得怪他……要是当初没有对她说出严重的话,也许一切就会不一样……

尹千容压根没有听进他的话,头脑混乱不已,傻傻地歪着头,畏畏缩缩道:“你们放过我吧……我真的不敢了……”

云冷月拧紧眉头,面容僵硬沉言:“千容,你醒醒!我们不是坏人……”

紫瑶轻拍了下他的肩头,不忍心看他愧疚自责,柔声安慰,“月你别担心,说不定研研有办法让她恢复!”

这也许是她人生中必过的大劫,只可惜苦了这个痴情的女子……以至于现在连心爱的男子都忘了……

“对啊,小月月,老姐医术高明!她一定可以度过难关的!”落可南连忙应道。其实他明白以她此刻的状况,想恢复很难,现在只能祈祷她快点好起来,他看向了落薰研,“对吧,老姐……”

“没错,她还有救,只不过得需要一个冰晶石。”落薰研淡淡颌首。思量了些许,便开口:“将它带在身上,可以安抚凝神,对于神志不清的人,有辅助作用,在加上药物的治疗,很快就能够恢复正常。”

“那块石头这么神奇,要上哪去找?”紫瑶怔然反问。眸光熠熠发亮,如看到希望般。

落可南抚了抚额头,有点无奈,“我记得南贡品有这块晶石,可惜不知道后来被谁拿去了,不然我早就带来了……”

“没有办法了,只好让她喝药慢慢恢复,至于要多久,我也拿捏不准!”落薰研轻摇了下头,她不是神仙,她的能力有限,如果有了那块晶石,她肯定很有把握。

“不行,我现在就去找,就算是翻遍天下,我也要找到它,一定要让她好起来。这是我欠她的!”云冷月按捺不住站起身来,一向愠定自若的他,此刻却做不到冷静。

蓦地,紫瑶拉住了他的手,淡道:“月……我陪你一起去!”

同甘共苦,患难与共,这生她认定他了,无论如何都要和他一起面对,陪伴在他身边。永不分离……

“好,我们一起!”云冷月反握住她的柔荑。有此知己,已经心满意足了。

他们两人快步迈出门槛,结果却和刚进来的落芸善撞了个正着……

落芸善眸色微怔,有点诧异的看着他们,“发生什么事了?为何神色匆匆?”

“尹千容神志不清,我们要去找冰晶石救她。”紫瑶直接坦然,神情凝重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落芸善有点吃惊,对他们眨了眨眼睛,冰晶石?光听名字有点熟悉,回想了下,顿时恍然,“我有那块石头!”

她的话对他们来说,无疑是个惊喜。紫瑶拉着她,走进了房内,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

“真的,是块雪色的石头,现在就在我寝宫里,我以前经常拿贡品出来玩,还好我没有把它扔掉!”落芸善无奈地挠了挠脑袋,干笑道。

“原来是被你拿走的!不过幸好你也带来了,这下尹千容有救了!”落可南挑眉一笑,闷烦的情绪得到了缓解。

落芸善眯着眸子,笑意不改,“你们等着,我现在就回去拿!”他们是她的朋友,一直以来都是他们再帮她,她已经感激不尽,现在她也是时候该回报他们了。

“芸善你人如其名,善良纯真!谢谢你了!”紫瑶握紧了她的双手,温笑道。

闻言,落芸善面色绯红一片,撇了撇嘴,“是你告诉我的,人帮人是不需要理由的!好了,我先走了……”话落,她转身先行离开。

紫瑶敛起了眼帘,冲他一笑,“月,现在有冰晶石,尹千容很快就能恢复的!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静静等待,还有抓捕刘思仁!”

“嗯,瑶儿,你说得对……”云冷月俊容稍显舒展,牵着她走回床边……

这时,魅儿端着一碗熬好的药,拿到了床边的桌子上。

落薰研手端着药,拿起汤匙捣了下,“千容,喝药了!”

尹千容小心翼翼地靠近她,凑近那碗药,轻嗅着药味,浓烈的药味刺鼻而来,让她躲得远远的,“我不要喝毒药,拿开……”

“这是良药,喝了你的身体就会变好的!”云冷月温雅回言。额鬓生疼。

尹千容揪起了一旁的杯子,盖住了头,“你们骗我,让开!”

落薰研放下了手中的药,叹道:“她不喝,就算有冰晶石,也好不了!”冰晶石是找到了,但现在又得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,她不肯喝药……

“那没有办法了,只好强迫她喝下去!”落可南提议道,为了她能够早点好,除了强硬,别无他法了。

“只好这样了……”云冷月剑眉一蹙,眸色略过一丝复杂,“千容,情不得已,只好得罪了。”

他们几个相互帮忙,扯开了被子,将她按压在**,欲要强行灌药。

“呜……求你们放过我……我不要喝……我会很乖的……”尹千容大哭叫喊,面流满面仍不断挣扎。情绪十分激动。

“尹千容!”紫瑶忍不住大声唤道。

听闻,她瞬间停止了挣扎,渐渐平静了下来,水眸怔然地看着紫瑶,对她有点熟悉,歪着脑袋,“姐姐你是谁?”

见此,他们松开了对她的钳制,只是有点诧异,然不成她记得紫瑶?

“若紫瑶!”紫瑶一愣,抿唇迸言,“尹千容你快点给我好起来!”

尹千容浑然一颤,急忙坐起身来,攥紧了她的衣袖,慌道:“紫瑶姐姐,你别生气……就算是穿肠破肚的毒药,我也喝……”

紫瑶伸手抚上了她的秀发,心里十分难受,“你……”

她眼眶红润,稚气地看着她,天真无邪地摇着她的袖摆,“千容错了,你原谅我好吗?紫瑶姐姐……我现在就和喝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