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07章 别难过,我会心疼…

第307章 别难过,我会心疼…

她眼眶红润,稚气地看着她,天真无邪地摇着她的袖摆,“千容错了,你原谅我好吗?紫瑶姐姐……我现在就喝药……”

见她如此,紫瑶瞬间化作一脸苦容,心口闷窒得说不出话来。对她于心不忍……曾经的情敌,变成现在的傻女。难道这就是上天对她的惩罚?而且要她苦苦哀求她,为了不让她生气……甚至连穿肠破肚的毒药也肯喝……累

“你别生气……”尹千容皱起了眉头,松开了紫瑶的袖摆,无骨柔荑游移到床边的桌子,颤抖地拿起了那碗药,端到了嘴边。丝丝浓重的药味,刺激着她敏感的五官,眼神的恐慌,暴露了她此刻的害怕。

迟疑了一会儿,药还是滴口不沾,她彷徨的眸子偷睨了紫瑶,内心如翻滚过五味杂陈一般,她想让她开心。

经过了一番纠结,她毫不犹豫地凑到碗边,猛喝了一口,“啊……烫……烫……”浓涩的苦味不禁让她吐了吐舌头。

紫瑶坐在了她的旁边,忧声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“没……这毒药很好喝……好喝……”尹千容苦颜笑道,不想让她担心,继续强迫自己喝药……

**的女子,柔弱娇小,迷迷糊糊地喝着她所谓的毒药。可怜又可悲……他们的面色难掩焦虑担忧,却静默不语……

“千容……”云冷月深吸了一个吐纳,袖下的拳紧握。闷

紫瑶再也看不下去,一把拿过她手中的药,端于手中,“这不是毒药,我喂你喝……”

听闻,尹千容猛然点头,展颜欢笑,一脸洋溢着幸福,如孩童般不断地拍着手,“好啊!好啊!”

她缓了口气,用汤匙捣了下药,舀起一匙,轻轻吹着表面的热气,送到了她嘴边。

她给予的温馨,如玉春风,滋润了她惶恐的心田。尹千容张口就含,俨然没有的苦颜,只要是她给的,再苦的药也变成甜……

“紫瑶姐姐,这毒药真好喝……”

紫瑶会露一笑,继续喂她吃药,“是良药,你以后要多喝,这样才会快点好起来。知道吗?”

“知道知道,千容很听话的……”尹千容傻傻地拍了拍胸口,似在保证一般,“紫瑶姐姐,我一定会很快好起来,等下你可不可以陪我玩?”

紫瑶身心一颤,抿紧了唇瓣,喃喃地吐出几个字,“好……喝完药,我们大家陪你一起玩。”

尹千容睁大了水眸,稚气地点了点头,有些心急,“太好了,那快点……”她按耐不住拿过紫瑶手中的药,一饮而尽。

“你慢点,小心烫。”紫瑶怔怔地看着她,泉眸中划过一丝哀凉。

“千容很乖,你看药我喝完了,那我们快点出去玩……”尹千容在她眼前晃了下空碗,伸手擦着嘴角上的药渍,心情愉悦地翻身下床,未等紫瑶反应过来,便拉着她的手臂,走出了寝宫……

看着她们渐远而去的背影,他们皆是一阵叹息,善解人意的女子,变成这样,谁看了也不好过……

云冷月澄静无质的眸子轻颤,心头蓦然一怔,疑惑淡启:“她已经不记得我们了,为何还这么听瑶儿的话?”

“也许是她以前做错了事,对她油生了罪恶感而照成的!”落薰研微眯着瞳眸,思量了一番,“忘了我们,对她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。至少她现在不会痛苦。”

因果循环,冥冥之中自有定数,可能这就是她欠她的……一个痴情执着的女子,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,待她恢复正常的时候,说不定她的心也跟着清醒,做回一个全新的尹千容……

落可南淡淡颌首,双手环抱于胸,“她肯听老姐的话就行了,至少喝药不成问题了!”

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问题,她的康复之期指日可待,他们的心也会好过点……至于以后的瓜葛,唯有等她好了再说……

经过了几日的调养,尹千容病情渐渐稳定。

他们把落芸善带来的冰晶石,捆成了项链,带在了她的身上,安抚凝神,情绪越发平静。

神智虽然还不清,但每天也玩得快乐,时常粘着紫瑶,非常听她的话……

这天,天气晴朗,御花园内

一早喝完药后,他们便带着尹千容来园内放松心情。

百花丛中,到处弥漫着清馨淡雅的芳香,轻轻闻嗅,心中豁然开朗,有利于身体的恢复。

石桌上泡满了一壶香甜的蜜水,引来了一园的蝴蝶,缕缕环绕,漫天飞舞。

云冷月执起了琉璃月,薄唇轻动,静静地吹起萧来……箫声似悲,似凉,似可惜……传述着他此刻的心情……

紫瑶微微一怔,倾听着悲凉的箫声,轻轻触动琴弦,默契配合地跟上他的脚步,融合绝美的妙音。

一对璧人,共奏人间佳曲,悠扬的琴箫声对着空气飘飘荡荡,传遍了各个地方。

落薰研和落可南坐在秋千上安逸聆听,尹千容则拉着落芸善奔入花丛中,边听妙音边玩耍采花……

殊不知,远处高阁中的男子,微敛着凤眸,心中若有所思,似笑非笑地淡扫这一切。

一会儿之后……他们停止了奏乐……

尹千容手捧着一大束花,一下子塞给了紫瑶,露齿一笑,“紫瑶姐姐,你弹琴好好听,这个千容采的花儿,送给你当奖励。”

“很香,谢谢你了!”紫瑶闻着手中花香,伸手抚着她的发丝,只觉她很可爱。

但一想到还未抓到刘思仁,心里又是一阵难受窒息。

尹千容温顺地蹲在她旁边,一脸天真无邪,冲她眨了眨眼,“我好高兴呀,喜欢我再去采。”她只想讨好她,看到她开心,她才觉得心满意足。跟着快乐……

云冷月微敛的潭眸,隐含不忍,虽她现在的状态已经好多了,但仍神智不清。想到着,袖子的拳再次紧握,他起身独自走到了一边……

“月?”紫瑶低唤一声,转首看向了后面的落薰研,“千容拜托你们了!”

“好,你放心吧。”落薰研颌首应道。理解他们此时的心情,目送着他们远处的背影。

“可恶。”云冷月浑身散着一股愠怒,伸拳捶向了树木,撞到发红生疼都不知晓。

搜查了这么多天,翻遍了整个京城皇宫,连刘思仁的踪迹也没找着,公道未讨回,岂能不怒?

“月……别这样!”紫瑶走到了他的身边。握紧了他的手,“会不会疼?”

“不会……”云冷月苦笑摇了摇头。不想让她担心。

紫瑶抬眸晶亮地看着他,安慰道:“我知道你很苦恼,愧对千容,但是我想再过不久一定会抓到刘思仁的!你放心。”

“可是,这么多天连一点消息都没有……”云冷月俊逸的面容蓦然僵硬,眸中复杂愁然顿现,“这是我欠她的,我必要还给她,给她一个交代……”

“是我害了她……”云冷月抿唇迸言,内心错杂万分。

“别这样说!”紫瑶心蓦一疼,难以呼吸,情深之下从后面抱住了他,慌道:“月,别……别难过,我会心疼……”

她深情的话语,重重敲击着他的心房,是他让她担心了……云冷月身形一震,即刻转过身,一把将她纳入怀中,喃喃低语,“瑶儿,对不起。”

“我担心你!”紫瑶白皙的玉手抚上了他清俊的面容,另一手勾住了他的脖子,让他更靠近她,娇润的樱唇主动吻上了他的唇瓣,“月,我爱你!”

“瑶儿,我也是。”云冷月俯低头,眸色加深,按住了她的肩头,将她压在树边,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,狂烈中带着彷徨,忘情地回吻她。享受着她的柔情。

“唔--”两个彼此交融的心,得到了舒缓。勾缠的唇舌,相互嬉戏。炽热地拥吻着,永不分离,仿若这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人。

繁茂的树丛中,两抹人影忘我炙热地纠缠着,竟没有察觉树丛中站着一个人,而此时他正用冰冷的眸光紧锁着他们的一切举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