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08章 屡教不改?就废了她

第308章屡教不改?就废了她

此时他正用冰冷的眸光紧锁着他们的一切举动……方才他们的一切话语,早已传入了的他耳朵……他拧紧的双拳暴露了此刻的怒气。

眼前的一幕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房,心爱的女人,现在却和别的男人狂热拥吻,她竟然还说她爱他。累

他悔不当初,他的瑶儿已经不在……是他错过了她……难道一切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吗?

云莫枫面色阴沉,心纠结一窒,想过去阻止他们,却无法前行。想叫她,却开不了口。

他微闭着眸子,不愿多看这一面,或许他得冷静想想,他拂动了下袖摆,带着一身不悦,扬长而去。

良久后,他们才结束这个绵长火热的热吻。

紫瑶抬眸,伸手放在他的两边俊鬓,用两边的拇指抚平他紧蹙的眉宇,幽幽地笑道:“月,答应我,不许在自责!”

她带给他的柔情,他无法不动容,一句爱他,已经让他心满意足,云冷月俊眉瞬间舒展,俯身在她脸颊中,浅啄一记,慵懒回言:“好,都依你……我的瑶儿……”

“有事我们可以一起解决,一起面对!”紫瑶莞尔一笑。面色绯红如花,接着调侃,“我不喜欢你苦着一张脸,你不知道你笑的时候,有多么迷人……”

她不仅仅是为了安慰他,而是说出了心底的话。她喜欢他的笑……她喜欢他快乐……闷

听闻,云冷月夭唇轻挑,扬起一抹淡雅的笑意,眸光宠溺地看着她,对于她的要求,他从来不曾拒绝,也不容许拒绝。

“真乖!”紫瑶再次轻吻了下他的唇瓣,笑道。不知不觉中她变得越来越主动。

“就只有这样吗?”云冷月莞尔笑言,沉寂的心田,终究被她逗乐了,他宽大的手掌握住了她的柔荑,与她十指紧扣,故意调侃道:“不然晚上就让我好好爱你,把你自己交给我好吗?”

霎时,听懂他话里的含义,紫瑶泉眸一抹羞意闪过,随之抽出她的手,背对着云冷月,“好啊……那你准备怎样对我负责?”

虽然已经订婚,但他们都还没有成亲,他就已经先把她吃干抹尽,有了夫妻之实,况且又没有避孕,直觉告诉她,再过不久,说不定肚子里也快有了他的宝宝……

蓦然间,云冷月笑意微怔,将她背对着自己的身子转了过来,幽深的潭眸轻敛,与她四眸相对,两人皆是一阵旖旎柔色,她的眼里皆是认真,无一丝玩笑成分。

“月已经终身被你扣押了,你想怎么负责就怎么负责,只要你高兴就好!”云冷月修长的手臂,紧紧地圈住她的腰肢。在他眼里,他们已经是夫妻了,只是差了一道拜堂的礼节而已。

紫瑶将头埋于他温热的胸膛间,闻嗅着他身上雅醇清幽的香气,扑哧一笑,“那我也要你高兴!”

就在他们你侬我侬之际,千容突然从他们的旁边冒了出来……

“噢,我找到你了,紫瑶姐姐!”尹千容兴奋地拍着手,露齿一笑,“原来你和月哥哥在这里玩抱抱!”

闻言,他们皆是一怔,即刻尴尬地松开了对方,要在以前让她看到他们在亲热,早已横生醋意,可惜今非昔比了……

“千容也要抱抱……”尹千容稚气笑道,睁大了无辜的瞳眸。

这时,落芸善急忙跑了过来,拉住了她的手,刚才明明看好她,谁料她却趁机开溜,跑到这里打扰他们。失策!

“千容乖,我们去那边采花儿,送给瑶儿姐姐。”她冲他们眨了眨半眼,示意他们继续,便带在尹千容离开了……

云冷月体贴地揽住了她,浅扬薄笑,“走,我们也该过去了!”

紫瑶淡笑颌首,泉眸幽光阵阵,沉迷地看着旁边的绝雅男子,心中略过一丝甜蜜,与他漫步在万花丛中……

月亮高挂,狡黠的月色,洒满了皇宫的每寸地方。

森冷的夜,四周死寂一片,偶有凉风徐徐吹过。

一辆高贵的马车,行驰在冗长的大道上。皇宫的最深处奔去。

采花贼事件能未平息,官兵与日剧增,反复搜查,不放过每个地方。

京城传言四起,大街小巷议论纷纷,如今还未逮到,人神共愤,皆痛斥这个害人精,失踪的少女也重获自由,但他留在她们身上的伤害,永远无法磨灭。清白不再,又有谁会不介意,娶这样的女子?

刘穆青为保儿子,自上次被搜府邸之后,隔日便进宫找女儿贤妃,请求太后帮忙。

刘思仁藏匿在暗房中多日避风波,见不得天日。

如今,刘穆青和刘昭雪里应外合,找准时机,将他偷运到禁宫。

清思宫,是当今皇太后的寝宫,周围安逸沉静,远离大正殿,不问世事,如隐居一般,而她也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。

如果没有什么事,不允许别人打扰,为此还特地在寝宫外,立了石碑,庄严耸立,擅闯者死,不容违反。

这里是禁宫,没人敢过去,也没人敢多逗留,深怕打扰到太后的清思,而掉了脑袋……

高贵的马车,在寝宫们外辗停。

四周凉意更甚,沉冷万分,无形中散发着一丝压迫感。

刘昭雪早早地在门外等候着,准备和他们一同面见太后。

寝宫内

一身尊容华贵的太后,正慵懒地躺于暖榻中,榻前布满了缕缕黄色的金纱,让人隐约看不清她。檀香缕缕,冒着轻烟,环绕着满室。清香中夹带着一丝威仪。

这时,从外头走进来一个宫婢,恭敬道:“启禀太后,贤妃娘娘和宰相大人已经在门外候着!”

“喧!”蕴含威仪的声线从内室里传来。太后身姿华贵地端正坐榻。

随着太后的喧言,他们一行人步入了正寝宫。

轻纱遮掩,他们抬眸看着里面的太后,俯身行礼:“太后,千岁千岁千千岁。

“自家亲戚,无须多礼!”太后站起身来,旁边的宫女便轻纱拢起。

“谢太后!”他们齐喝。

太后迈步走向他们,带着铸金指套的修长手指轻挑,握住了刘昭雪的手,笑道:“这里没有外人,你们有什么事,有求于哀家,但说无妨!”

她虽然对别人生冷,但对自家亲戚却不一般,特别宠爱刘昭雪这个侄女。

此言一出,他们也毫不隐瞒,纷纷将事情的经过,全部告诉了她,太后本是平静的面色,岂料,越听越阴沉。

“姑妈,你一定要救救您侄子!”刘昭雪反握住她的柔荑,请求道。

“是啊,太后,微臣恳请您帮忙!”刘穆青接着迸言。

听闻,太后犀利深沉的眸子如海水般让人难以揣测,沉冷道:“你们可知仁儿犯的是死罪啊!”

她也痛恨恶意强占女子的男人,但他是她的表侄子,她更甚纠结,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插手……

“他现在知错了,就让他呆在禁宫里。可以确保他的安全!”刘昭雪楚楚可怜地看着她。作揖跪了下来,因为她知道,她会心软,“雪儿给您跪下了。”

“于公,哀家不应该插手,于私,哀家又不能看着他去送死!”太后尾后带着三个金指套的手指一扬,拉起了六昭雪,“既然仁儿有改过之心,就让他留下来吧!”

“谢太后。”他们恭谨道。兴奋不已。

太后淡敛起眸子,忽闪过一丝威严森冷,道:“先别高兴得太早,此事不得传到皇帝耳中,而且也不能让别人知道仁儿在哀家这里,不然出了事,连哀家也保不住他!”

“谢谢太后的提醒,要不是郡主咄咄逼人,硬要微臣交出仁儿,我们真的是没有办法,才会来求您的!”刘穆青皱了皱眉头,道出了原委。

太后坐到了一边的金椅上,有点好奇,“哪位郡主?”长年清思宫,对于外界的事情,一无所知。

刘穆青面容一僵,缓缓地道出,“一品参与朝政的郡主!若紫瑶。”

“什么?”太后有了一刻的愣怔,略微思量了下,外面发生了事还真多,“皇帝真是乱来,女子也可以掌朝?”

“朝中大臣也曾劝过,可是皇上执意要册封,微臣也没有权利阻止!”刘穆青眉头轻拧,内心愤愤不平,对她仍是不服。

“照你这样说,能让皇上看中并破例的人,她的才能必定不一般!不然也不会坐上一品的位置!”深沉的声线略高,皆是摄人心魄的威严,心中倒有点想见见这位女子。

“姑妈您大概不知道吧!她的确很厉害!”刘昭雪站到了她的旁边,添油加醋,故意抹坏她的形象。“您不知道她有多么不要脸,本来就是四王爷休了的妃子,爬上了郡主的位子,现在又勾搭上七王爷,皇上还将旨替他们连婚!”

她绝色倾城,她本是被天下人唾弃的的女子,被人休弃的妃子,如今极其光芒于一身,琴技过人,才情了得,一鸣惊人。凭借战绩,迅速上位,成为身份显赫的参朝郡主,让人不得不眼红妒忌,更恨的事,一介女流竟然竟朝中大臣压得死死的。却又得对她忍让三分。

她费劲巧舌,对着皇太后一阵说教。无疑是想让她对她的印象变坏。

“竟有这等事!”单单听她这样说,太后便厌恶了这个所谓的郡主,沉冽的眸色,似刀子般的锐利。“她身份复杂,月儿怎么会看上她?”

在皇子当中,她最喜欢也最疼的孙儿,莫过于皇后的儿子,云冷月。只是皇上的草率决定让她很不悦,可惜!如果可以她还真想拆散他们,但是君无戏言,不是什么大事,她也无心再管。再说那个郡主还是皇后的亲戚。

“这就是她勾搭男人的本事!”刘昭雪冷挑了挑眉。

“罢了罢了,他们怎样,随他们去了,哀家也无心管了。”太后摊了摊手,犀锐的眸光寒意阵阵,“如果她安守本分,不与你们为难,此事就这样算了,毕竟仁儿的确做错了。”

“姑妈那如果她嚣张狂妄,为难我爹,不肯放过我弟呢?”刘昭雪不死心再问,枉她那么费唇舌,结果却等来了她的一句,罢了。她以前的果断狠辣哪去了?

“要是真的这样,哀家不会不管!你放心吧!”太后把捏着手上的金指套,眸中顿划一丝狠绝。“一个黄毛丫头而已,晾她也不敢得罪哀家,如果屡教不改,那哀家只有向皇上施加压力,废了她!甚至要她和月儿解除婚约!”

闻言,他们适才放心下心来,让刘思仁安全地呆在禁地。

翌日清晨,轩辕殿

他们温存了一晚上,他们如新婚夫妇般,很早就起床整装。

紫瑶把他整理了衣装,而云冷月也忙着帮她盘发,忙里偷闲,时不时偷香几个。

在耳鬓厮磨了一番,他便恋恋不舍地先行离开,开始搜找的工作。

这时,洁儿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,“主子……”

“何事如此匆忙?”紫瑶有点诧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