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10章 斩立决

第310章 斩立决

云飞扬被他取笑得耳根发红,不满道:“六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,还不帮忙想点办法!”

他有点头疼,第一次被女人粘得死死的,虽然女人对他来说,永远只是过客,因而她是个傻子,却不忍心推开她,在后者她是云冷月的青梅竹马,又不能撇下不管。累

云奕辰挑了挑眉,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,“美人投怀送抱,你不是很喜欢吗?”明显就是他赚到了,还装什么正经,满脸涨红已经暴露了他的一切动机。

“她不一样!”云飞扬无奈地抚着额鬓。此刻他有种想揍他的冲动,什么时候还在开玩笑,这女人美是美,但不是水性杨花的女子,他玩不起也得罪不起!

“哥哥……”尹千容歪着头,摇了摇他的手臂,见他一脸苦颜,不禁皱了皱眉头,“千容很乖的,你别难过,我自己去找紫瑶姐姐……”

话落,她彷徨地松开了他的手臂,心里有点失落,独自走了向前。

察觉到手臂上落空感,云飞扬怔然失神地望着她,她孤单娇弱的背影,让人不由得怜惜,傻人傻样还傻得可爱……

“九弟,让她自己回去,这样不太好吧,现在都傻了,又不认识路,等下说不定又会被别人欺负了!”云奕辰提醒道,有点于心不忍。

云飞扬睨了眼他,心里倒有几分担忧,不过他倒认为这仅仅只是同情心作祟而已,“我又没说不管她,我们跟在后面就行了!”闷

他们两个并肩前行,隔着一段距离地跟着。

尹千容跌跌撞撞地走在长道上,饱含怯意的眸光四处打量,刚才被欺负的那一刻,还历历在目,深怕在遇见那些宫女。

倏地,正值她冥想之际,一阵头晕目眩袭然而来,而她也被迫停下了脚步,她伸手揉着脑袋,让自己更清楚些。

很早跑出来的她,没有吃饭,也没有喝药,又走了一段时间的路,体力难免不支。

突然间,“噗通”一身,她无力地瘫坐在地上。

傻子的麻烦还真多!云飞扬暗叹了一声,连忙跑了过去,蹲在了她的旁边。

“你没事吧?”低沉的声线带着一丝极小的担忧。

尹千容摇着脑袋,眼眶愈发红润,一副楚楚可怜的娇态,慢道:“肚子饿饿……”

“九弟,我看你就帮人帮到底!她真可怜!”云奕辰走了过来,一脸认真。

迟疑了一会儿……

“也罢!”云飞扬颌首淡应,琢磨了一番,不再犹豫便拦腰抱起了她,“真是上辈子欠了你!”想他堂堂一个王爷,从来不屑管女人死活,现在却光明正大地抱着女人走路,更何况还是一个傻女,连他也认为奇了!

尹千容水眸熠熠发亮,双手自觉地环上了他的脖颈,他温热的胸膛安全感十足,让她不禁安逸地靠着它,寻找一份温暖,“哥哥好好……谢谢你!”

亲密地想贴,感受到怀中的柔软,她脆弱得让人想保护她,他倏地失怔,一闪而过的电流,如触电般,清澈的眸中有些慌乱,心跳莫名加速。

他这是怎么了?他阅历过无数女人,从来未有过这种感觉……

他身体发僵,微垂的眸子,略过一丝复杂,似探究般地望着怀中的人儿,“你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话刚出口,他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个白痴问题,她都傻了哪知道怎么回事!

“这里会痛……”她摸着自己的后脑勺,算是回答他的问题。

“我明白了,原来你是撞到了头,才会变成这样的……”云飞扬抱紧了她,替她感到惋惜。

云奕辰走在了他的旁边,笑道:“她还不算笨,至少还懂得回答!”

她揉了揉眼睛,犯困地窝在了他的怀里,两人继续前行,带着她走出了这个林荫大道……

这时,眼见的洁儿,兴奋地指着前方,“主子,千容在那边。”

紫瑶转蓦一怔,看清了眼前的来人,有些惊讶,连忙走了过去。还好她没有事……

云奕辰魅眸一瞬一眨地看着她,惊喜问道,“瑶儿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“为了找她!”紫瑶深吸了一个吐纳,有点诧异,“你们怎么遇到她的?”

其实,她更不解是云飞扬,依照他以前爱欺负人的性子,不可能会抱一个傻女走路,而且看得出来,他一点也不排斥她,反而抱得稳当呵护,然不成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

听闻,云奕辰便将一切经过全数讲给了紫瑶听。

“人没事就好,还好是遇到你们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!”紫瑶走到了云飞扬前边,柳眉轻挑,第一次感谢他,“麻烦你了,一路抱着她!”

“举手之劳而已!”云飞扬抿唇迸言,眸光泛着一丝柔色,看了眼正在安睡中的尹千容。却问道:“她是出了什么意外?为什么会撞到头?”

“她是被人害的!说来话长!”紫瑶蹙眉回言,连连叹息,也不多做隐瞒,对他们道出事情的真相……

过了一会儿之后……

听着她的悲惨遭遇,他们神色凝重,脸色愈发黑沉。更甚气愤,没想到世间上还有如此败类!强占她已经够狠了,居然还把她弄傻,实在是可恶。

“他太过分了!”云飞扬低骂了一声,眸子散发着逼人的寒光。明明只是同情她而已,但不知为何却感到心口闷慌窒息到难受……

紫瑶温柔地抚了上了熟睡的容颜,淡道:“幸好她还有救,相信不久她就可以恢复正常了!”

“真的吗?”云飞扬眼前发亮,倒抽了一气,悬浮的心稍稍放下。

云奕辰眸子微眯,泛笑调侃道:“你小子反应这么大干嘛?然不成你对她一见钟情?”

“你……”云飞扬启言一窒,并不想多做解释。

这时,一个声线后面传来。“原来你们都在这里啊!”

见他们聚集在这里,知道已经找到尹千容了。落可南和落薰研快步走了过来。

“饭没吃,药也没喝,看来她很累!”落薰研帮她把了下脉。缓缓地道出:“幸好没有大碍!”

云奕辰转首看向了紫瑶,提议道:“不然这样吧,我们也来帮忙找那个恶人!”

经他提醒,落可南脑袋如划过一丝电流般,忆起了刚才的碰见的一件事,“京城都已经被小月月翻了好几遍,都没有找到他,照我推测应该在皇宫!”

“此话怎样?”他们异口同声道。

“我刚才为了找她,不经意间跑到清思宫门前,恰巧听到了几个宫女在谈话,都说一早上经过那宫前的宫女都被莫名其妙地拉进里面。这点让我觉很奇怪!”落可南直接坦然,磨颌思考。

话音刚落,云奕辰有了一时间的呆怔,撇了撇嘴,“清思宫是禁地,也是太后的寝宫,你还真是不怕死啊?!”

不予理会他的惊讶,落可南接着迸言:“太后不是刘思仁的表姑妈吗?我总感觉他藏在里面,他就是好色!不然为什么经过那里的宫女都被拉了进去?”

“有道理!那目标锁定清思宫!”紫瑶淡淡颌首,原来刘思仁真的找靠山帮忙!清思宫他们连搜都不能搜!

“千万不要乱来,你们没看见她门前的那块石碑吗?”云奕辰有些担忧,他们身为皇子,也早就知道太后是个怎样的人!她不好惹!

“不就是擅闯者死么,怕啥!”落可南无所谓地纵了纵肩,略微思量了下,“为了再次确认是否真是他所为,我决定夜探清思宫!”

“我跟你一起去!”云飞扬按捺不住开口,心里有股冲动想痛殴刘思仁。

“不行,人多不好办事!”紫瑶果断拒绝,明白这是他的好意,但不能无辜让他去冒险,“你放心,交给可南就行了!”

落可南轻睨了眼她,沉稳回言:“这事先不要让小月月知道,我还真怕他会冲动,闯进那里!”

“我知道了!”紫瑶轻抿下唇瓣。她不想让他担忧,也只好瞒着他。

他们胆大得没救了!云奕辰眉角狠抽蓄了一下,“要是知道他在里面,又如何?你们又不能公然闯进去。”

“想办法引他出来,然后斩立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