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11章 我是你姐夫!

第311章我是你姐夫!

紫瑶泉眸微敛,眸内划过一丝冷凝,“想办法让他出来,然后斩立决!”声线决绝又肯定。

他犯的过错,天理难容,再说皇帝老子给她的那本律例也有记载刑法。

掳掠少女,强占逼迫,亦当斩首示众!这也是钦差的职责所在!累

他们都知道这样一来会得罪皇太后,但也别无他法,他们不能让他继续猖狂。

云奕辰暗自纠结了一番,受到他们感染,索性也豁出去了,舍命陪女子!“你们全都疯了,既然如此,算我一份,大家一起疯吧!临死前,揍揍他也解恨!”

“他死定了!”云飞扬咬字颇重,一脸沉容,低头看向了怀中的人儿,眸中闪过一丝莹光,似下了决定一般,低唤道:“千容……”

逗留了一段时间,云飞扬跟他们,把尹千容抱回了寝宫……

夜幕降临

皇宫的高阁上,一缕身着青衣的男子靠坐于阁边上,按照每天的惯例,拿着手帕沉思发呆。期间还时不时傻笑出声。

几个日日夜夜对着它,回忆起那一幕动人的时刻,那娇美的人儿,还有她那诱人的红唇,都让他余意未尽,忍不住想再一亲芳泽。他实在难以忍受相思的煎熬,或许他得自私一回,夜入她寝宫,做坏事……闷

“研儿,你感受得到我的心意吗?”他的眸色愈发温柔,嘴角浅扬起一抹淡雅的笑意,很早他就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感情,他本以为不会动容,他终究抵不过她的魅力,沉沦了……

他的老哥都已经摆平了她的姐妹,此刻也许正在享受爱情的甜蜜……不用像他这样独孤地坐在这里,望物发呆……

他真是羡慕不已,她人就在寝宫中,却碰她不得……

“哥,我不会输给你的!”他喃喃自语,哥哥能摆平的,弟弟也一样能行,更何况他们是孪生兄弟,只不过是时间问题……所以他也要有所行动了……

正在他冥思之际,高阁下一抹宝蓝的身影,飞一般的速度,穿梭在各个寝宫。往皇宫的最深处冲去。

云轩阳波转的眸光,划过一丝精芒,紧锁着那个熟悉的身影,看清了那个如幻影般的人物。有点诧异,夜深人静,他驾驭轻功要跑到哪里?他多多少少了解他的性子,明白他并非无聊之人,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吸引他去探索!

他索性站起身来,好奇地跟在了他的后面……

清思宫

四周一片漆黑,到处充实着一股迫人的寒流。

落可南精锐的眸光毫无畏惧地打量了下,门前的石碑,擅闯者死!

倏地,他眉宇间散发着一股凛然的傲气,唇角勾起了一抹自信的弧度。有点好奇里面是什么样的妖魔鬼怪?

舒展轻功,轻松跃起,就算禁地,他也照闯不误!

不一会儿功夫,他落在了里面的寝宫屋顶,对面的寝宫灯火阑珊,想必就是太后的正寝宫,而另一边却在夜夜笙歌,男男女女欢笑不断,他蹲着静静等待着目标……

这时,云轩阳尾随其后,带着玩意地接近他……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。

“谁?”落可南低语道,怔然回过头去。

“是我!”云轩阳俊眉轻挑,蹲在了他的旁边。疑惑道:“有什么重大发现吗?”

小月月?落可南眸色一怔,略带探究地看着他,他明明有交代紫瑶不要告诉他的,那么他是?“没有!你怎么跑来这里了?老姐呢?”

云轩阳大方回视他,让人看不出一丝破绽,答得自然,“睡觉了!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落可南意兴阑珊反问,嘴角擒着一抹笑意。已然察觉到他的气息。不相信他说的话,因为他刚才才见过紫瑶,怎么可能睡着,但不可否认,他的易容术很高,连他都差点认不出来……

他微敛的澄眸,似笑非笑,让人捉摸不透他的含义,“我是你姐夫,自然知道!”虽然现在不是,但以后绝对是!

“还姐夫?神风看招!”落可南站起身来,对他展开了进攻。

云轩阳沉稳接招,眸中划过一丝赞悦,笑道:“这么快就被你察觉到了,厉害!看来我口语有误!”他们太过精锐,他每次都败在这个问题上。

两个死对头,从屋顶打到地上,毫不忌讳地在禁宫里,又飞又跳,相互切磋,不相上下。皆是因为某种缘由而忍让对方,并非要真的要伤了对方。

虽是打斗,但却各怀心思,他是因为神风救过紫瑶,而他则是因为他是她们的弟弟。

“乒乒乓乓,乒乒乓乓”声线极其小声。

“装谁不好,居然易容成小月月,他是我的姐夫,我跟他太熟了!”落可南扬眉轻挑,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。

他的脸蛋天生长成这样的,这又不是他的错!云轩阳躲过了他的攻击,嘴角浅扬起一丝邪侫的笑意,“那我也算是你的姐夫了!弟弟!”

弟弟?落可南一怔,对他的话深思熟虑了一番。“你又想玩什么把戏?!”

他终究是一个迷,他不解他为何会出现在皇宫,还大胆地出现在他面前,看得出来他已经很久没有盗物了,然不成金盆洗手了?

云轩阳眸子深沉,只笑不语,对峙了一阵。两人皆互扣住了对方那个的手腕。静止了下来。

殊不知,仿若有人察觉到外面的异动,带人出来巡逻……

急促的脚步声随风而来,他们稍稍一怔。

“有人来了,快闪!”

他们仍紧紧地扣住对方,默契施展轻功,做贼似地跃到了旁边的树上。

这时,十几个守卫快速赶到了事发地点,四处张望。

“奇怪,我明明听到了打斗声,怎么没有看到人?”

刘思仁大步流星地走了出来,“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“回少爷,刚才属下听到这里有打架声!”那守卫恭谨回道。

“混账,我怎么没听见!大惊小怪!”刘思仁拍了下他的头,拂袖走了进去。

不久之后。守卫全数离开。

落可南明锐的眸光扫了眼他大咧的背影,这趟没有白来,终于等到了目标出现,不知不觉笑道:“刘思仁你果然藏在禁宫,现在还不是被我发现了!哼!”

“原来你夜探禁宫,就是为了找他!”云轩阳沉言淡启,明白了他此行的目的。

曾经轰动一时的采花贼,虽知道他的身份,但却让他逃脱,如今躲在了禁宫,又让人搜不得!着实很难办。

听闻,落可南即刻恍然,一时间忘记他们是敌对身份,而自己居然跟他闲聊,奇迹!

“喂!我们之间是不是该解决一下了!”他松开了他的手腕。“分个胜负吧!”

“你还要打啊?”云轩阳蹙眉回言,倒显几分无奈。“我还是事,不奉陪了!”

话落,他飘然地站直身来,纵身跃起,先行离开了……

“该死,下次在装成小月月,我非逮捕你不可!”落可南低骂道,驾驭轻功,飞出了禁宫。

使臣寝宫

落薰研站于屏风内,褪去了一身正装,正准备就寝。

“嗖!”一抹带着镜具的青影趁她不注意,悄悄地摸入了她的内寝。

她穿着轻盈单薄地褒衣,乌黑柔顺的墨发垂放于后,样子越发柔媚,她慢步走出了屏风。

岂料,才没走几步,却被人紧紧地圈住了腰肢。

“神风,又是你!”落薰研一惊,未回头就已经知道后面的来人,也只有他这么大胆,敢夜入她的寝宫!

云轩阳凑近了她的耳边,低喃道:“研儿,我想你了。”

他温热地气息撩拨着她敏感的耳朵,暧昧酥麻得让她别过头去,远离了他。

此刻,她的脑子又回忆起上次被他强吻的那一幕,霎时间,双颊绯红如花,心再次砰然跳动……

她尽量忽视他的情话,故作镇定道:“你又想提醒我什么,快说!”声线难掩一丝期待和慌张。

他每次跟她见面,都是告知她一些事,不然就是提醒她要小心某人,这次肯定也不例外。

他扳过了她的身子,笑道:“让我先办事,等会儿再告诉你!”

“喂……唔……”还未等她拒绝,他便快速覆上了她的唇,恣意地吮吸着令他着迷的甘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