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12章 失.身

第312章失.身

“喂……唔……”还未等她拒绝,他便快速覆上了她的唇,恣意地吮吸着令他着迷的甘甜。

她逃不过被他再次强吻的命运,双手不受控制地环住了他的腰际。打从心里无法排斥他,只得任由他疯狂地索取。

几天的思念,全部倾注在这个浓烈绵长的热吻里。一波热量向他们袭来。累

他的吻霸道却不失温柔,如此撩人,如此迷人,他抿住了她的唇瓣,炽热的火舌,快速侵入了她的檀口,阻挡了她的呼吸。

辗转反侧,轻重缓急,相互纠缠,隐透着这几日的渴望。

“我好想要你……”低哑磁性的嗓音从齿缝间传来。

全身因燥热而变得紧绷,下身肿胀难忍,坚硬地抵着她的下腹。

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,不放过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,“给吗?”

她被他吻得意乱情迷,对于他的询问却浑然不知。环在他腰际上的手微微颤抖。

默认吗?他拥吻着她退后了几步,颀长的身姿向前倾,两人双双倒在了**。火热地交缠在一起。

他将她压在了身下,支起她的身子,解开了她的褒衣,一片春光外泄,露出了光洁无暇的肌肤……如此诱人的美景,着实引人犯罪,他不禁看得痴迷呆愣……

温热的大掌抚摸着她身上的每一寸有肌肤。点燃了一簇簇火苗……闷

“嗯……”

他瞳中的温柔令她不自觉地沉溺其中,她紧张而慌张,却忘了反抗,无力抗拒与排斥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。不知不觉中她闭上了眼睛,全新领受着他温存的亲吻,脑子仿佛一阵天旋地转,她晕着头脑顺着本能回应着他的吻……

此刻的她,只感觉到体内有一把火在熊熊地燃烧,沉沉的热浪不断地袭向她的全身。

他敏捷利落地褪去了她的衣裳,全然丢在了地上。然而他也迫不及待地脱去自己的束缚,精壮**的身子再度交叠上她一丝不挂的娇躯,两人的肌肤紧紧相贴,愈发灼热,空虚的让她想要更多……

凡是都得讲求快速,他控制不住地想她,更是把持不住地想要占有她,不管她愿不愿意,他都要定她了,她永远逃不了了……

“热……”她娇喘轻吟着,不自觉地弓起身,让自己更贴向他……

他火热的唇舌与大掌不断在她的肌肤上亲吻与爱抚,丝毫不放过她的每一寸肌肤。她比他想象地还要美味,更让他欲罢不能!

“嗯……啊……”她仍处于迷乱的状态,但很享受他的柔情。

他含住了她胸前的蓓蕾,浅啄吮吸,唇再度缓缓地由她胸前的高耸向上吻上了她的白皙如玉的肩头。

“我可以吗?”她哑声询问,他已经克制不住欲望的叫嚣宣泄。

“嗯……”落薰研混沌一片,不太明白他所问的问题,但却点了点头。

得到了她肯定的答案,云轩阳轻轻顶开了她的双膝,伸指浅探她的隐匿的幽蓝地带,里面湿润一片,知晓她已经做好准备,他置身于她的双腿之间,缓缓进入了她紧致的甬道……

“啊……痛……”下身撕裂般的痛楚,让她惊吓得恍过神来,额间生汗,她僵直了身子不敢乱动。

待她明白现在的处境时,已经晚了一步,自己早被身上的男子彻底吃干抹尽……第一次被强吻,第二次却滚了上床,被他夺取了第一次,动作还真不是一般的快……

云轩阳暂停了身下的动作,怜惜地抚上她的脸颊。“对不起……很痛对吗……”

“混蛋神风,谁要你碰我了……”落薰研睨了眼他**的上身,霎时涨红了满脸,伸手无力地捶打他,连他的真面目都不知道,就这样失身给他,往后还怎么混啊?

“研儿,是你自己同意的!”云轩阳温柔地攥住了她的双手,轻吻着她的柔荑,动作极致暧昧,“而且我说过,不许拒绝我!”

“可恶,都是你害我这么难受,起来!”下身的阵阵痛楚,僵硬得让她无法挣扎。

“别怕,研儿,我不会伤害你的!“他温热的气息吹拂在她的耳边,引发她一阵轻颤。

她匆忙地别过了头,沉默不语,差点又沉沦于他的柔情中……

这时,“嘭嘭”一个敲门的声伴随着落可南的声线传了过来……

“老姐,你怎么了,在跟谁吵架啊?”

他方才经过,却隐约听到她细微的骂人声,有点好奇,就过来看看。

落薰研瞪了眼身上的罪魁祸首,尴尬深吸了一个吐纳,忍着下身的疼痛,随意扯了个理由,“说梦话了,没事!”

“你的声音怎么这么奇怪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?

“可能是刚睡醒的缘故!”落薰研咬着下唇,忽然有股冲动想揍揍眼前正在偷笑的男子。

“原来如此,那你继续,晚安了!”

待他的脚步走远后,落薰研皱眉看向了他,没好气道:“笑够了没?快点放开我,我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!”不就是一夜情嘛!哼!她玩得起!

“不许跟我赌气,我会对你负责的!”云轩阳温柔地在她耳畔轻哄,不予理会她的气话,再度覆上她的红唇。

“唔……别……”她知道无法招架他的吻,她会沉迷。

“别怕!”在他的亲吻安抚之下,她僵硬的身子终于逐渐放松,碍于是第一次,他不敢莽撞,所以试探性地轻动了下。

处于迷糊状态的她发出娇媚的嘤咛声,他才放心任由自己以强有力的律动,掠夺强占……

从这一刻起,她已经完完全全是自己的女人了……

室内泛着暧昧的气息,**更是一片旖旎春色。

过了一会儿之后……

落薰研坐起身,拉起杯子裹住了自己**的身躯,眸光下移,看向了**的个血渍,立刻红了双颊,他是如此的疯狂,她被他榨干得全身酸痛无力,更令她羞窘的是,她居然会发出那种娇媚的呻吟声……都是拜他所赐……

她的刻意远离让他深感不满,他们好歹也亲热过了,身体也早已相互看光了,现在才遮?晚了!

云轩阳移动到她的旁边,修长的手臂揽住了她光滑的肩头,笑道:“你已经是我的人了,你必须开除那个未婚夫!”

“不要!”落薰研故意唱反调。

他波转的眸光越发灼热地看着她,夭唇轻挑,“那我自个跟他说,你已经和我……”

“你敢?”她冷哼几声,只觉得他很无赖!

“我不敢!我怕你生气!”他吻着她的肩头,火热的手掌自然地抚上了她的脸颊,突然间想起了皇后的话,便道:“为我生对双胞胎如何?”

有其兄必有其弟,只是他不知晓的自己和他老哥说了同样的话,都把她们当生产工具了。--

落薰研一愣,即刻攥住了他的手掌,哼道:“混蛋神风,又想占我便宜!”她连他是谁都不知道,迷迷糊糊将第一次给了他,他还厚脸皮地找自己要宝宝,而且还是两个,当她是母猪啊?

“叫我阳!”云轩阳挑唇一笑。

落薰研松开了他的手,懒懒地别过头去,“我管你叫什么,这次的意外我会喝药,不会怀孕的!”而这也是她的玩笑话。

“是么?原来都是我在自作多情……”他笑意一敛,浑身的力气如被抽光一般,无力地倒靠在床边,澄眸中划过一丝失落愁然,“或许你这样做是对的,说不定有一天我会消失离开!”

此刻,他才后悔碰了她,都怪自己太过冲动想要她,没有想到后果,他还没有从老狐狸那边拿回老哥的琉璃月,他知道此举凶险万分,万一自己不甚……

感受到他的落寞,落薰研微敛的杏眸轻颤不已,心顿如针扎,痛得难以窒息,不忍心看他这样,更不想听他说这样的话……她抚着自己的心头,这才知道自己早已动情,冰冷的心也因为他的滋润而开启……

“你……”她启言一窒,不知如何开口。

“对不起!”云轩阳勉强笑道,却仍做潇洒,旖旎的眸光恋恋不舍地看着她,“你不想见我,我以后便不来,我走了……”

正值他欲下床之际,她急忙慌乱地抱住他,她不想他离开,她担心他,“不要走!”

“为何?”他怔然反问,很期待她的回答。

“占我便宜,打算不负责吗?”落薰研红着脸回道。

“你肯吗?”云轩阳转过身来,一把将她纳入了怀中,苦笑:“但是我不能自私,耽误你……”

“要负责,就不许说这种话!”落薰研将头埋于他温热的胸膛,眼角的余光淡扫到他左手臂上的印字,霎时一怔,引起她的疑惑,他到底是谁?

听闻,云轩阳沉颜舒展,抱紧了她,“好,我不说!”

“你这个印字哪来的?”她指着他手臂上的阳字。

“小时候,父母印上去的!他直接坦然。

落薰研有了一刻的愣怔,略带探究地观察它,忽然间想起了紫瑶曾对他们谈过的话,她暗自斟酌了一番,便抬眸望向了他,问道:“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?还有为什么一再的帮我们?”她很想听他亲口对她说。

迟疑了一会儿,既然他们已经确认关系,就该坦诚相对,对于她也无须在多做隐瞒。

云轩阳不再犹豫伸手拿掉了脸上的屏障,瞬间袒露了俊世无双的面容,倏地,嘴角洋溢着一丝好看的弧度,缓缓道出:“八皇子,云轩阳,明白了吗?

落薰研微怔的杏眸,一瞬一眨地凝视他,莫怪他会那样熟悉,简直就是云冷月的翻版,而这也是他神风的本尊,那么一切都解释得通了……八皇子,那就是云冷月的胞弟……这也太巧了,原来当初的小婴儿没有夭折……

“既然你只知道自己的身份,为何不与他们相认呢?”

“时机未到,我不想让他们担心,况且还得去老狐狸那里讨琉璃月,所以还不能相认!”云轩阳回以淡笑,眉宇间倒显几分无奈忧然,他又何尝不想回到他们的身边,只是他还有事未办完。“这事你知道就好,先别告诉给别人。”

“那好!”落薰研淡淡颌首,忆起他刚才的愁然落寞,现在了解了几分,她虽然不知他盗的琉璃月会落到老狐狸的手中,但想去他那里拿东西,着实险恶万分,她羞涩地抚上了他的脸颊,心慌意乱道:“那你也要答应我,不能出事!”

“我保证!”云轩阳心花怒放,其实她是在乎他,关心他的……

此刻,落薰研也坦然面对自己的心意,淡扬一笑:“既然如此,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