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14章 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

第314章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

话语刚落,两人不知不觉同时打了个寒颤。“哈气……”

周围空气骤然升温,并无一丝寒气,两人怎么就如此默契,接连打了几个寒颤。有鬼!不是生病,肯定是别人在讨论他们!

“哈哈哈……”室内欢声笑语一片,他们乐得自在,好笑他们有同样的反应。累

些许之后,云冷月收敛了笑意,幽深的潭眸望着笑得无法抑制的紫瑶,道:“千容现在好点了吗?”

他们曾告诉他,尹千容为了找紫瑶,偷跑出寝宫,结果被几个宫女欺负,幸好遇到了云奕辰和云飞扬,才把她带回来,现在还对她存有愧疚,既然她已经变成这样,就更不能让她受到伤害,否则他良心不安。

“呃,你放心吧,现在她好得很,只是一直嚷着要找哥哥抱抱!”紫瑶正色道,止住了笑意。

事隔不到几个时辰,她已经不怎么粘她,而是满口稚气地叫唤别的男人,可能是对救她的人心存好感,被他一路抱着,产生了依赖感。至于云飞扬,虽然好玩,但她也看得出来,他并不排斥她。或许等她恢复正常后,他们的关系会不一样。

“这样也好,就让九弟陪她!说不定他们……”云冷月淡笑言道,悬浮的心放下了不少。

还未等他说完,她就已经明白他的意思,她纤长的手指轻点着他的鼻尖,莞尔一笑,“我跟你想的一样!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!”闷

这说不定是上天赋予他们的缘分,即使她曾经为爱而做过很多错事,如今也遭遇劫难,受尽惩罚痛苦,待她重新蜕变,抹掉以前的种种不快伤害,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,而有情人也会终成眷属……

因为真正爱一个人,并不会介意她的过去,即使她是个残花败柳,在他心里也是个完璧之身……

云冷月将头埋在了她的胸口,静静地聆听着她砰然跳动的心跳声,俊逸的面容上盈满幸福,唇角浅扬起一抹月牙般清雅的笑意。细想着关于他们所有经历过的一切,这就叫相知……

紫瑶安逸地闭上泉眸,双手环住了他的脖颈,全心全意地享受此番温情的时刻,幸福来之不易,他快乐她也快乐……她已经无可自拔地爱上他了……

不管以后会如何,此生她只认定他一个男人,绝不改变……

“月,蒲苇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!”她喃喃启言。字字珠玑,带着执着的坚定……

这是以前的若紫瑶对云莫枫的承诺,然他不懂得珍惜,错过了一时,就等于错过了一生,

现在转换成她,同样的身躯,却是不同的灵魂,对眼前男子承诺保证。她只爱他一个……

“娘子,就只有这样吗?还有呢?”趴在她怀中的男子,耍起了无赖,仍感到不满足。

“呃,我想想!”紫瑶猛然睁开眼睛,垂眸晶亮地望着身上的男子。

“海枯石烂,矢志不渝。”

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”

“山无陵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!”

“……”

心仪之人的话听似平淡无波,却无一丝玩笑成分,重重地敲击着他的内心,他坐直身子,温柔地握住了她的柔荑,放于自己的胸口,让她也感受到他的心跳声,幽深的潭眸淡敛,皆是认真与果断,道: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你在哪,我便在哪,此生不离不弃。”

紫瑶淡淡颌首,娇润的红唇靠近他的嘴边,浅啄相贴,以此做出回应后,便眷恋离开……

“亲得不够!让我来教你!”云冷月俊眉微蹙,立马勾住了她的脖子,再次压向了他,以实际行动加深了这个吻……另一手游移到她腰际,悄然地拉开了她的系带,扯掉了她的衣裳……

“唔……门还没关!”紫瑶努力抽回了一丝理智,稍稍推开了他。

大门外敞,自己衣衫不整,等下要是被人撞了个正着,非得尴尬死……

“该死!等我一下。”云冷月低骂了一声,自己居然心急到忘了关门。大大失策!

他快速起身去关门,而紫瑶却走到梳妆台前整下了发髻。

“明天母后有事找我,又不能陪你们了!”云冷月走向前,帮她梳理头发。

明天很关键,要去清思宫抓捕刘思仁,既然他有事,那就他们一行人解决,也都一样。

“月,假如说我真的得罪太后,你会怎样……”她有意提起,看他的回答是否如同上次。

出于他对她的了解,然不成她有事瞒着他?云冷月梳发的动作一停,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她,笑道:“当然是和你一起得罪!我只要你!”

紫瑶心满意足地看着镜子中的他,清澈的眸子柔光阵阵,对她爱意难遮……

“好了,该睡觉了!”她转身面对他。

云冷月目光灼灼地盯着她,温热的手掌继续利落地解开她身上的束缚,衣裳轻盈落了一地……

倏地,他打横抱起她,慢慢地走向了前,轻柔地将她放在**,衣衫褪尽,颀长的身姿压向了她……

寝内,一室幽香,周围泛着暧昧的气息。**温情春色,缱绻缠绵,男女的欢笑声缕缕回绕……

翌日清晨

他们起身整装,目送他离开之后。

她也同他们集合,到达目的地布置好一切,准备引死人出来,一举擒拿他!

今天是他的落网之日,也是他的行刑之日。公道自在人心,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!

集齐了女性手下,全部经过改造,换下了暗装,穿上了靓装,各个姿色可人,来回穿梭于禁地门口。

其余的人皆各自隐匿到别的地方,紫瑶藏到了石碑后,静静地等带着目标。

过了一段时间后……人物还未出现……

紫瑶抬眸望着旁边树上的落可南,小声道:“可恶,他该不会不出来吧?”如果他不出来,怎么逮捕他。美人计也白施了!要不是碍于禁地,早就把他揪出来了!

“那个色胚肯定会出来的,时间问题!”落可南轻声回言。

“该死的刘死人,等下我非揍死他不可!”紫瑶低骂道,不悦地捶着石碑。

又过了半盏茶的时辰……

“他来了……”云飞扬伸手指向了禁宫中的大门。

接到了情报,紫瑶微微侧首,偷瞄着石碑旁边的大门。一个贼亮的头伸了出来。身子却没踏出宫门半步。

他邪邪地目光轻睨着前面来来回回的女子,只觉得今天吹了什么风,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个漂亮的女子。他看得心痒痒,大声叫道:“美人来来来!”

听闻,她们全部停下了脚步,妩媚地伸出手来,用极致柔媚声线道:“过来呀!”

“不行!我不能出去!”刘思仁摇了摇头,作势一脸无奈。

“不要你出来……”她们齐喝。眸光隐忍着寒气。

他邪视地打量着她们,要不是太后命他不要出去,不然早就将她们集体就地正法了。奇怪的是这几个女人不怎么好骗。“美人体谅下,过来嘛!不然我要关门了!”

对峙了一阵……他仍没有要出来的迹象……

紫瑶眉角狠抽蓄了下,拧紧了拳头,目标是出现了,却死赖着不出来。非要她们自己送上门去……

隐藏在各个地方的人,都忍着怒气在蠢蠢欲动。落可南小声道:“兴许她们魅力不够,老姐你上!肯定引得出来。”

“也罢!”紫瑶整理了下情绪,迈起步伐走出了石碑。

刘思仁有点傻眼,什么时候从石碑里冒出一个女人来。他有点防备地看着她的背影,道:“你到底是谁,藏在那边干嘛?”

“我等你很久了!”紫瑶改变柔气道。雅姿一转,面向了他。

“你到底……”后面的话即刻被他掩去。

下一秒,他痴迷的目光便紧锁着这个从石碑后面走出来的仙女,她绝色倾城的面容上,扬起了一丝美艳的笑意,单单那双笑眼,就已经勾走了他的三魂七魄!

回眸一笑百媚生,他不禁看得目瞪口呆,浑身颤抖,连嘴角流着口水都不知晓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人……但怎么这样眼熟?

紫瑶微眯的泉眸中,划过一丝嫌恶,伸指对他勾了下,“过来呀!”语气愈发柔得诡异。

倾城佳人如此邀请他,岂有不去之礼。他心痒手脚更痒,没有察觉到周围怪异的气氛,将太后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,伸起袖子擦干嘴角上的口水,笑得龌龊,“美人,我来了……”

他不计后果地跑出了禁宫,离开了安全地,敞开双臂欲要搂住绝世美人。

紫瑶眸中的寒意更甚,笑意一敛,伸脚将他华丽地踹倒在地,冷道:“舒不舒服啊?”

“好舒服,美人多来几下!”刘思仁捂住了肚子,痛得闭着眼,却一副很享受的模样。

此人果真变态恶心,被她踹成这样还这么爽。一干人见此,眼角都是一阵抽蓄。

“好啊!全部出来一起揍他!”紫瑶冷哼几声。“行刑前,我就让你舒服够!”

这时,藏在各个地方的男女,全部围了个圈,团团包围住他。

感到情况不妙,刘思仁猛地睁大了眼睛,环顾了四周一圈,霎时恍然,“原来你们就是那对双生儿,还有那个丑女……”难怪这么眼熟。不过为何她们会在皇宫呢?她们的穿戴高贵华丽,然不成?

“美人你到底是谁?”

紫瑶双手环抱于胸,嫌恶地仰视他,威严喝道:“参朝郡主!”

“你……”刘思仁面刷如白纸,心里油生了一股害怕,莫怪她如此目中无人,会搜到他府邸,原来她就是郡主本尊,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“你们一开始就串通好,设陷阱引我出来的!可恶!”他真后悔跑了出来,都怪自己受不了美色的诱.惑,才会落得如此田地。不可否认他们很精明,居然知道他藏在禁宫……

“临死前,知道还不算太晚!”落可南冷冷一笑。“揍他!”

就在他们欲动手之前,刘思仁连忙喊停,“等等!你们不能打我,小心我报告太后,将你们治罪!”

此言一出,他们作势停止了动作。听着他的下言。

见此,刘思仁松了口气,以为他们害怕不敢动他,随即挑衅道:“怕了吧,算你们识相,女的留下来服侍我,男的通通退下,还有……”

还未等他讲完,他们全部集体痛殴他,用脚踩,用木棍砸。

“嘭嘭……啪啪……”

“啊……哦……呦……太后姑妈……救命啊……”

“我要替千容出气,你这个混蛋……”云飞扬骂道。下手着实不清。

“刘死人,别老拿太后来压我们,本郡主可不怕!”紫瑶毫不客气地踹着他。

“过瘾!你在叫啊!”

刘思仁被他们打趴在地上,鼻青脸肿,惨叫得凄凉,叫天不应,叫地不灵,道:“你们人多欺负人少,是男子汉大丈夫,就出来跟我单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