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17章 后宫不得干政!

第317章后宫不得干政!

刘昭雪目瞪睁膛,心顿一惊,却无话反驳……

面前的这个女人高高在上,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……眼看刘思仁被无情地拉走,她已经无能无力了……

岂料这时,一个尖细的公公声线从门外传来。

“太后驾到!”

闻言,刘昭雪眼前一亮,救星来临,连忙站起身来,跑去门前接驾……

拉着刘思仁的侍卫动作一停,全部静止在那边。

又是一个来者不善的!紫瑶面色沉稳,无一丝紧张,走下了殿,心里倒有点好奇这个老太婆!

这时,一身尊荣华贵的太后出现在他们眼前,她慢步走了进来。

“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……”众人屈膝行礼。

太后淡扫了一眼,视线最终定格在前方的雅蓝女子身上,带着金指长套的手扬起,“平身!”

“姑妈!”刘昭雪赶忙上前扶住她,凑近了她的耳边嘀咕了几句。她现在巴不得让人所有人都知道她们有多好!

太后犀利深沉的眸子,上下打量着紫瑶,“你就是郡主?”她比她想象的还要美丽,倾国倾城,浑身散发着特别的气质雅息,难怪月儿会喜欢她,她的确很有迷人的本钱,只是眉宇间的那股冷傲淡漠,让她很不满!霎时,眸光一转,看向了旁边的人,目光停留在落薰研身上,又有了一刻的愣怔,有点诧异两个女子,怎么长得如此之像……闷

紫瑶抬眸毫不避讳地直视她,虽说是奶奶级的人物,但她的皮肤仍保持得很有光泽度,看得出来,这个处在禁宫中的太后很不一般。单单那双眼睛透射出来的寒气锐光,就仿佛要将她秒杀似的。还好她招架得住,若是换成其他人,早已油生畏惧之心,全身战栗了!

“臣女正是,不知太后驾临刑场,有何事?”她知晓她的来意,但碍于礼数,还是得明知故问!

她的话语客气,却让她感到有点狂傲不羁,太后锐利的眸子睁大,霎时,与紫瑶明清的泉眸撞到一块。

四眸相对,一个冰冷狠冽,一个沉着淡定。两人对峙了一阵……

只是谁也没有发现,站于刑场隐匿处的两个人,正在淡看这一幕。

“殿下,想当年那个太后果断狠辣,她会不会对公主不利?”暗衣男子询问道。

方才看到他们押解人犯进刑场,所以他们便跟过来,躲在旁边瞧瞧。

落黎昕深邃的眸中,划过一丝戏谑的精芒,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她们,嘴角微勾:“那个太后,不是皇妹的对手!”

“殿下高明,您是如何得知?”暗衣男子怔然反问。

“预言而已。”他侫淡启言,优雅地站直身体,走向了围墙,“既以知道结果,此地不宜久留。”慵懒的声线,不温不火。

话落,带着暗衣男子跃出了刑场。

刘昭雪摇晃着太后的手臂,示意她回神,“姑妈!”

见状,太后恢复神色,冷凝的眉头轻挑,道:“哀家问你,你这是要干什么!为何要处斩仁儿!”虽然知晓了解事情真相,但身为她的姑妈,于私该为他开脱!

“刘思仁罪犯滔天,糟蹋囚禁未婚女子,而他也已经招供他是采花贼了!理应处以极刑!”紫瑶冷静回道。

不予理会她的话语,太后唇角蛰扬,眸底皆是如刃般的狠辣,喝道:“大胆!你只不过是一介女流,无权审理哀家的亲戚!”

不愧是皇太后。虽然年事已高,但气势凌人,一言一语都威仪压迫。

“臣女本就是特例,是皇上亲封的一品参朝郡主,握有金牌令箭在此,何来没有权利?”紫瑶凛然直言,抬眸望向了她,“而且臣女亦是钦差,此案是皇上交付给臣女的重任,因为皇上说过,无论是谁!都严惩不贷!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!就算是太后的亲戚,也不容徇私枉法!”

听闻,太后身形一震,脸色愈发阴沉,缓了口气,低沉的声线尽是寒气,“正不巧,哀家已请皇上下旨特赦了,圣旨随时会来!还不快点放人!”她在来以前,就已经先去御书房请皇帝下旨,道出了经过,包括这个嚣张的郡主,更奇怪的是,皇帝反观一脸笑容,连想也没想便答应。

下旨?皇帝老子是明君,又想玩什么把戏?难不成想测验她是如何和太后对着干?纯心要她自个解决?

“没有接到圣旨,恕难从命!刘思仁是朝廷要犯,臣女不能放!”紫瑶断然拒绝,没因她是高高在上皇太后,而坏了规矩!

“你好大的胆子!要你放人!这是哀家意旨,难道你想违抗不遵吗?”太后威吓道,她比她想象的还要目中无人,简直就是无法无天!

姜还是老的辣,一向狠冽的她,算是碰到个敌手了!眼前的黄毛丫头更不输于她!

“臣女不敢,但试问一句,太后可知晓云祁律例?”紫瑶冷笑反问,礼到为止!

太后犀利的眸子半敛,似刀子一样锋利,略带探究地看着她,脸泛起深沉的冷笑,“哀家既为太后,岂会不知!?”

“这就对了!”紫瑶挑了挑眉,好笑这个果断狠辣的太后也有糊涂的时候,刻意提高语调道,“祖有先训,后宫不得干政!”清泉的声线,肯定有力,不容别人质疑!

此事属于朝政,太后属于后宫,大意到自己居然忘了,没有资格也管不了!而偏偏她这个参朝郡主是特例!有权干涉!

“你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