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21章 皇上,我要奖励!

第321章 皇上,我要奖励!求月票)

皇上浓黑的眉峰微不可察觉的挑了下,带着些许神秘扫了眼他们,“其实朕找你们来并不单单为了这些事,而是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要告知于你们!”

他们相互对望了一下,彼此传达眼神中的狐疑。“什么重要的事?”累

皇上双手搭着御桌上,故意吊他们胃口,“你们猜猜!”

明知她好奇得很,还叫他们猜,刚跟太后搏斗了这么久,已有心无力,懒得动脑了。

“是好事,还是坏事?”云冷月疑惑问道。

皇上半眯着眸子,看向了他的儿子,似想了想便开口,“好事!如果你们猜得到,朕会有奖励。”很满意紫瑶现在的表情,一向淡定的郡主,也有想到不耐烦的时刻,对他来说很奇!所以才会让他起了玩意之心。

“臣女猜不到,不要奖励了!”紫瑶直接投降,好奇又如何?再说这皇帝老子的奖励,实在不敢恭维了。“若如皇上没有事的话,臣女先行告退!”

“当真不要?”皇上正色道。这么快就打退堂鼓了?

“不要了!”紫瑶恭谨行礼,独自转身走了出去……就让他们父子俩聊个够,反正等下月还不是一样会告诉她!

眼下就只有她敢拒绝他,皇上无奈地盯着她的背影,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,刻意拔高了音调,“皇儿,前些天朕跟你母后讨论了很久,再过两个月的初七,是个难得的好日子,就选那天让你们成婚如何?但是现在郡主好像不太乐意……”闷

云冷月瞬间失愣,砰然跳动的心,难掩激动和惊喜,意外地看着皇上,“儿臣同意……”他等这一天很久了,虽然还要熬个好几个时日,但是他可以在等……因为再过不久她就是他名正言顺的新娘,是他永远的妻子……

紫瑶闻言,当即止住了脚步,转身走回了原地,第一次厚着脸皮跟他要,“皇上,臣女要奖励!”心里倒有点埋怨皇上,既然是这种大事,早点说嘛!何必卖关子,但这次奖赏诱人,她一万个愿意!

“郡主刚才不是不要?”皇上故作严肃,深思熟虑了一番,“不然这样吧,反正郡主又不着急,此事以后再提!”

话音刚落,两人浑然一怔。

“父皇,儿臣反对!”云冷月愠沉反驳。

公主不急,皇子急呐!在这样下去,都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。

微抽了下唇角,紫瑶干笑道:“皇上,君无戏言!说过的话可要算数!”他们想成婚可是有经过他批准的,她就不信皇帝会耍赖!

见他们两个一副焦急的模样,皇上忍不住豪笑出声,“朕是一国之君,岂会言而无信!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朕也不好在耽误你们了!”

“谢父皇!”云冷月恭谨言谢。深沉的眸子已被喜悦满满取代,激动难掩地握住了紫瑶的柔荑,让她也感呼他此刻的幸福……

“至于薰研公主么,也让他们和你们选在同一天成亲,人多热闹,皆大欢喜,你们意下如何?”皇上提议道,当然这意见也是皇后提的!因为她们两个情如姐妹。

研研……紫瑶稍稍一愣,有些担忧,她知道她答应连婚,主要是拿云奕辰当挡箭牌。他们相互不喜欢,只存在朋友间的友谊。现在皇帝老子也要他们成亲,该如何是好……

她一脸闷闷,仿若有心事一般,云冷月眉头微拧,沉思不语……

还未等他们答话,皇上便先开口,替他们回答,“此事就这样定了!”在他认为,大概是他们高兴得,说不出话来。

“皇上……但是……”紫瑶启言一窒,不知如何作答!总不能跟他说他们只是假连婚……如此一来,就是罪犯欺君,云奕辰可要遭殃了!还是先别冲动,另想他法……

“朕在告诫你们一声,如果想得到太后的祝福,要如何做,得靠你们!”皇上说完重新执笔,继续埋头批阅奏章。

他们各怀心思,纷纷行礼,转身退出了御书房。

当下事情一波接一波,结婚固然是好事,但落薰研的事尚未解决,而她也面临一个大问题,这个太后让她很头疼,皇帝再三交代,点名要她跟她道歉。实在有点难,并不是她不想,关键在于太后,一定不肯接受!

她斩了她的侄子,那老人家也说过不会放过她,现在去给她道歉,就等同于羊入虎口,被她狠挑毛病。而且她不喜欢她,更别说接受她这个孙媳了!

一路上,他们相牵着手走着,缄默不语……

“我都不知道,该如何面对你家的皇祖母了!”紫瑶闷闷一笑,眼底划过一丝烦躁。

云冷月霎时止住了脚步,幽深的潭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她,“有我在!我和你一起面对!”

紫瑶微敛了眼帘,唇角勾出一抹笑意回道,“她已经很讨厌我了,要是我嫁给你了,岂不是要天天看她的脸色过日子!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我不嫁了!”她故意说笑缓和气氛。

云冷月从后面抱住她,紧紧地将她圈在怀里,俊眉紧蹙看着怀中的她,一句不嫁已经很打击他了!“你敢?都已经是我的人了,这次你嫁定了!永远逃不掉的!”把他吃干抹尽,就想拍拍屁月殳 后宫小说网 走人,这绝对不允许!或许他得加把劲,努力塞两个宝宝给她!

要不是碍于在外面,他真恨不得马上将她就地正法。

听他这样说,心里顿时划过一丝甜蜜,紫瑶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,笑道:“霸道!我开玩笑的!人都已经被你吃了,谁还敢要我啊!你家的媳妇不好当,反正我也认命了!已经做好被她骂的准备了!”

云冷月脸色稍沉,凑近她的耳畔嘀喃:“以后不准再说不嫁,否则我就要……”

紫瑶挣开了他的怀抱,双手叉腰面对他,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,挑着眉头,“你就要干嘛?”

“否则我就马上将你的肚子养大!”云冷月坏坏一笑,伸手攥住了她的手臂,迅速拉向了他,然后将她拦腰抱起,飘然地跃起轻功,往他寝宫的方向飞去,“娘子,我们现在就回去办事!”

紫瑶傻眼地盯着他,有点哭笑不得,现在天还未暗……

“不要……”

采花贼事件总算告一段落,受伤害的那些女子也都讨回了公道,却仍走不出阴影。

现在大街小巷,最热点的话题莫过于参朝郡主的这位女子,她的品行深得人心。帮他们解决了忧患。

采花贼一经消失,如今待字闺中的女子,夜晚也敢出户游玩,京城又恢复往日的热闹……

几日后

尹千容的状态,虽然还处于痴傻,但比那些同为被害的女子,还好得多。

至少她很快乐,又一大堆人陪着她玩,所以渐渐忘记了她口中所说的少爷。

天天黏着云飞扬,几乎形影不离,对他的好感与日俱增,嚷着要他抱抱,玩耍,更奇怪的是,他竟然也很乐意……两人经常打闹疯成一片,这点让他们这些旁观人,经常汗颜。最为惊讶的莫过于云奕辰……

经过多日的调养喝药,她的病情正在逐渐康复中。

落薰研看过,也曾推断过。现在恢复有快有慢,也可能一瞬间就马上变好了。具体估量不准。

当她好的时候,也是尹千容重生的时候,至于记忆,一切看她自己了……

这天,天阴沉不定,乌云密布。

紫瑶和云冷月琢磨了几日后,应皇上的要求,正准备向禁宫中的太后“负荆请罪”!

丑媳妇也得见公婆,去了礼表诚意,而太后要不要接受,那就是她的问题了!不关她的事了!

他们来到的禁宫门口,自上次的事件之后,石碑依在,但大门则不分昼夜的大敞,这预示着太后已经出山了……

良久,他们长叹了口气,同时迈步跨进了门槛……该来的总是要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