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22章 她生我生,她死我随!

第322章 她生我生,她死我随!(5000+求月票)

良久,他们长叹了口气,同时迈步跨进了门槛……该来的总是要来……无论里面住着什么样的妖魔鬼怪,也得亲身走一遭。

偌大的宫内景色别具一番,绕过了几道路,又有一个花园假山,周围树木幽茂,百花争艳,处处摘种着不同品种的艳花,连假山也不例外!可见太后是爱赏花之人。每天对着它,轻嗅芳香,颐养天年。累

一路上,闻香行走,宫内却出奇的沉寂,像是很久没有人住过一般。何为清思宫,大概就是这样了。

眼看欲要靠近正寝,就已经明显感觉到里面散发的迫力,从这里就看得出门外的宫女,各个紧绷着脸,没有一刻松懈。也难怪,天天对着太后那张脸,不是面瘫,就是紧张!

不知不觉中,他们到达了目的地。停留在门前。

这时,门前的宫女行了礼,其中的一个转身走进寝宫内通传。

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了,那名宫女尚未出来,他们只得干站在门外。

很显然,太后故意耍大牌刁难他们,在人家的地盘,总不能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。一切都得小心,要是被她挑出了毛病,又要借机惩戒她了!

这个难缠的太后,早已被她列到危险名单里面!现在是进退两难,以太后的品性,说不定要让他们从早站到晚上,都有可能!闷

禁宫虽静,但眼线耳线十足,尽管心里很抱怨她,也只能咽下去不说她,以免祸从口出。继续淡定地站在那边等待……

时光飞逝,又过了一个时辰。里面仍然没有任何动静……

紫瑶无奈地倒靠在墙壁上,打发时间,从来没有尝试过这么长时间的等待,淡定忍耐也是有极限的。这次无疑是她最大的挑战。

倘若在现代,只有别人等她的份,甚至有人为了表白,足足在她家门口等了好几个日夜,以表他的决心。如此有魄力。换做是她肯定不可能!如果是为了旁边的这个男子,她绝对愿意尝试……

她在这边过得很好,虽然惊险但也很幸福,只是不知道另个时空的父母,过得好不好?应该很快乐吧!他们从小就很独立,各有天赋,但被开朗的父母认为太过闷,总想让他们活跃起来。她依稀记得那个常叫本太子的安诺南,性子大变,却出其的令父母感到惊讶,高兴他们的儿子终于开窍了,而老爸则兴奋地陪他玩电动,整晚通宵!以示庆贺!全疯了!如今她担心的是灵魂转换后的那个她会变得如何?

云冷月伸手搭上她的肩,另一手摊开了手中的折扇,体贴地替她煽着风,见她沉默深思许久,疑惑问道:“在想什么?”

“忆起一些陈年往事而已!”紫瑶低低一笑,望着满园的花色,倏地,眸中划过一丝愁然,喃喃道出,“我有点想家了……”

云冷月听此,摇扇的动作一停,心里盈满疼惜和复杂,她想家,他却无能为力。而他也担心她,会因此离他而去……想永远将她拴在身边,可他又不忍心看她失落……

“那你想回去吗?”他勉强笑道。故作平静。

感受到他彷徨不定的心,她知道这次又害他担心了,紫瑶安逸靠在他的肩膀上,纤长的手指在他的胸膛上,不断画圈,“我现在哪儿也不想去,只想留在月的身边!”或许她也该自私一回,现在爱上了,根本离不开他。至于那边的父母,就让那三个人代替他们陪伴了。

她的话如给他吃了定心丸一般,安抚了他慌乱的心悸,此时他不顾现在身处禁宫,难以自禁地将她纳入怀中,时不时磨蹭着她的鼻尖。

两人间一举一动都难掩暧昧……不禁让旁边的宫女看得脸色绯红,害羞之余更多的却是羡慕。

突然间,一个嘲讽的声线,打断了他们的温馨。“你们两个还真是恩爱啊!”

他们稍稍离开了对方,一齐望了过去。视线皆停留在刘昭雪的身上。没有搭理她的话。更没有行礼!

她迈起步伐走了过来,站到了他们面前。待看着紫瑶时,瞪大的眸子隐透着浓浓的怨狠。袖下的手瞬间拧紧,杀弟凶手就在眼前,她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,替仁弟报仇,也因为她,父亲痛失爱子,一夕病倒,自今连床也下不得!

刘家唯一的血脉被她斩了,现在弄得家不成家,一切都得怪她!既然如此,她也要让她不得安宁!此仇要从她身上全数讨回!

“站了很长时间了吧,这也难怪,得罪太后,下场会很惨!”刘昭雪挑衅放言。瞪了紫瑶一眼,“这仅仅只是刚刚开始而已!别妄想太后会放过你!”

紫瑶瞬间冷了脸,清泉的瞳眸一片冷意,“告诉你,本郡主连想都没想,太后会原不原谅,我根本无所谓!你现在无须喋喋不休!”存心找茬的,她的恨意她早看出来,只是现在身在禁宫,也懒得和她争辩!

“哼……”刘昭雪咬紧了牙关,拂动了下袖摆,直接走进了寝宫。

呐呐呐!侄女的待遇就是不同,连她的孙子也只有罚站的份。严重偏心!

待她进去不久之后,那名宫女才出来通传……

随着太后的喧言,他们才结束了长久的等待,两人并肩直达宫内。

太后雍容华贵地端坐在金椅上,带着金指套的手指,轻放在椅把上,凌厉的目光紧锁着入内的紫瑶。她是老了,但还不至于老到忘了上次发生的大事。眼前这个女子的胆大妄为,自己早已尽收眼底。

拒接圣旨,不顾她颜面,顶撞了她,甚至斩了她的侄子。在别人看来,她这个太后算是白做了。连一个郡主也敌不过!

“孙儿臣参见皇祖母。”

“臣女参见太后。”

他们俯低身恭谨地行了宫礼。

太后眉一挑,深沉的眸中如刀刃般锐利清明,语气极为不善道:“你们找哀家何事?”无事不登三宝殿,从他们进来的那刻,她就已经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。所以故意让他们等!想见她,没这么容易!再来就是为了挑她毛病!禁宫中耳线众多,本以为她会埋怨骂她,岂料,她站了这么久,连气都不哼一声,把柄自然抓不到。

“回皇祖母,孙儿臣是为了上次的事,来向您道歉的!”云冷月正色道,言语间颇有几分诚意。

太后伸手一扬,指向了紫瑶,直接点名,“那你呢?”她其实并不怎么生孙儿的气,但对唯独对着这个女人,是越看越生气!

“回太后,那次顶撞您,是臣女不对。现在臣女向您道歉!”紫瑶俯低了头,满脸不郁。

虽然不甘愿低头向蛮横的人道歉!但要不是应皇上要求,她才不会踏进清思宫,看她脸色讨好她!!

太后隐忍着怒气,百般厌恶眼前的女子,冷喝道:“事隔多日,你现在才来道歉,不觉得已经晚了吗?”声线威仪十足。

紫瑶眉角抽蓄,知道她明显是在针对她,只是那时她正在气头上,鬼才会来道歉!未免再次闹僵,现在只好忍了,“什么时候并不重要,真正重要的是臣女有道歉的诚心!”

太后唇角蛰扬,眸底皆是一阵狠辣,“既然你有诚心的话,要哀家原谅你也行,除非……”

“除非什么?”紫瑶硬着头皮询问,只要不是很过分的,她能力范围内的事,她勉强可以接受。

但直觉告诉她,事情没那么简单,她不可能轻易这样原谅她!

“如果你能受得住一百杖,哀家就不予你计较!”低沉的声线里尽是杀气。

果然!杖刑一百,根本就是要了她的命,就算不死也残废了,她的意思很明白,要她死了才肯原谅!但只有白痴才会让她得逞……

“皇祖母,孙儿臣反对!”云冷月淡漠道。他绝不容许她伤害她!

“月儿,这次不关你事!哀家要她回答!”太后睨向了紫瑶,拨弄着手上的金指套,沉冷发话:“怎么不敢了?不然这样,哀家给你两个选择,一是杖刑一百,二是离开月儿!你考虑考虑!”

换句话是说,一个要她死,一个要让她痛不欲生。存心要她不好过,两者舍弃其一!

“恕难从命,臣女两样都不选!”紫瑶冷冷一笑,抬眸直视她,尽量客气道:“诚意自在人心,既然太后不想原谅臣女,您何必百般刁难!看来今天臣女不应该来!”

太后重重地拍着旁边的桌子,声音震耳欲聋,使得外头的宫女一阵寒颤,“大胆!你相不相信,哀家会将你治罪!”本想借她道歉的时候,搓她锐气,谁料才一会儿,又无礼杠上她了!

紫瑶深深地叹了口气,丝毫不畏惧她的恐吓,“太后要这样做,臣女也无话可说,先行告退了!”说完,独自行了礼转身便走了出去。

水火终是没有相溶的一天,这趟她白来了!反正太后原不原谅她,也没差……顶多以后不碰面……

她靠在寝内的墙柱上,放松下情绪,顺便倾听他们的对话……

太后不断地呼着气,发泄着心中的不快。这个女人气势嚣张,她这个太后根本无法和她比!

“姑妈,别跟她一般见识,否则气坏身子就不好了!”刘昭雪帮她揉了揉背,眸底略过一丝狠辣,继续添油加醋道:“这种孙媳不承认也罢!反正比她好的还很多,就比如那个兮柔郡主!”

她有意无意的地提醒,让太后重重地点了点头,犀利深沉的眸光扫向了云冷月,“月儿,哀家要你离开她!”

闻言,云冷月飞扬入鬓的远眉轻蹙,明显不悦。坦然直言,“请恕孙儿臣做不到!”愠冷的声线不高,却散发着一股威严。

他和她之间的感情来之不易,岂容因太后的一句话,说离就离!说散就散!

“只要你离开她,哀家保证替你另寻佳配!”太后端正了身子,恢复正色道:“你放心,这个兮柔郡主温顺点,哀家看着也顺眼,是最佳人选!”

“她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姿色美貌绝伦,且不输于这个嚣张郡主!”刘昭雪接着煽风点火,欲要拆散他们,因为她想让她痛苦,而这也是报复的手段之一!

云冷月幽潋的眸子睁开,双眉紧拧,却未曾动容,无论是谁,都不能改变他的决定,冷道:“皇祖母不必如此操心,孙儿臣只要若紫瑶这个郡主!”

“月儿你放肆!哀家不会认同她的!”太后气得狠狠拍了下桌子,浑身都是怒气,只因他们再次顶撞。她刻意放话:“哀家要你们解除婚约!”

云冷月清寂愠怒的眸光,略过一丝不悦。沉言驳回:“父皇说过,君无戏言!皇祖母您干涉不了!”

“既然如此,哀家就叫皇上废了她!一介平民,身份有别!哀家就让她做不了正妃!”太后厉眸轻颤,双手攥紧了椅把。纵使这个女子有多大本事,既不入她的眼,唯有让她一无所有,也替她的侄子出出气!

“那请皇祖母也连同孙儿臣这个王爷,一起废了!”云冷月愠沉扬言,他只要她,其余的一切都不重要……

“你……”太后气结一窒,亦被他的决意给吓到,他是皇后的儿子,也有可能会继承皇位,没想到他会为她放弃身份,这个红颜祸水断不可留!“月儿如果你执意要这样做,哀家只好除掉她,赐她一死!”

云冷月淡敛的眸中,皆是果断与认真,淡道:“她生我生,她死我随!”

刚才的一番话,一字不漏地让墙边的紫瑶听了个正着,她伸手抚上了自己的胸口,嘴角浅扬的笑意,难遮她此时的欣喜甜蜜,然而更多却是感动……刚才的闷怒已荡然无存了,不断庆幸这个傻瓜值得她爱……

她整理了下情绪,稍稍偷瞄了眼他后,轻迈步伐走到门口等待。

他简单肯定的一句话,让她瞬间无话反驳,太后面色顿如白纸,浑身的力气如被抽光一般。无力地倒靠在金椅上,她很喜欢这个孙子,但他现在的言行却让她失望透顶!

一个女人竟然能把他迷成这样,让他再三地袒护她!被他如此保护,她想动她都难……

“孙儿臣要说的就只有这些了!希望皇祖母不要在阻扰!”云冷月夭唇轻启,冷漠回言。

太后失望地抚着额头,降低语调道:“哀家要你选择,是皇祖母重要,还是你那个郡主重要?!”

云冷月俊眉轻扬,清绝的面容上扬起了一抹月牙般的笑意,“若紫瑶重要!”

此言一出,太后的心咯噔一下。猝然怔住。郡主在他心里的地位远远大于她这个太后……这下好了,真的什么都比不过她了。她不想放过她,现在更拿她没辙了。还有侄子那笔帐,都不知该如何算……

未等太后反应过来,云冷月恭谨行礼,“孙儿臣告退!”话落,即刻消失在她们的视线中……

“姑妈!”刘昭雪轻晃了下她的手臂,示意她回神。“您就这样放过那个女人吗?”

“哀家有心无力,月儿决意拼死护着,现在动她不得!”太后皱紧了眉头。

“仁弟爹爹的帐,还没跟她算呢,姑妈你一定要给他们做主啊!!!”刘昭雪眼眶红润,不放过一丝机会,这个仇她报定了。

太后深沉的眸中怀过一丝犀利,“好了好了,现在我们一起想想办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