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26章 肥嘟嘟,赔我茶!

第326章 肥嘟嘟,赔我茶!(5000+求月票)

茶师诡笑轻扬,毫不犹豫地打开了那包药,全数倒入了茶杯中……

待热茶翻滚,周遭热烟扑脸,幽醇的香味再次散发,以茶师敏锐的嗅觉,香茶已经煮好。桌上放着四个颜色不同的雅致茶杯,他拿起了茶壶,分别倒入了里面。累

他不断翻搅着那个蓝色的茶杯,让药粉融合在茶中。

树上的云轩阳将这一幕尽收眼底,他拧紧了袖下的双拳,飘然地站起身来,微敛的澄眸忽闪着沉沉的怒气。

此番情景,明摆着就是下药毒害,他们的目标是谁?

倏地,颀长的身姿轻跃到树下,悄然地靠近他们,藏匿在离他们不远树丛中。

在他眼底下做这种缺德事,他绝对不能坐以待毙,任由他设计毒害,现在唯有暗中保护她们,免受伤害。他拨弄着手中的小石子,耐心等待着……

过了一会儿之后,茶师恭谨地将茶端了过来。依照顺序地放在了桌上。最后小心谨慎地将蓝色茶杯,推倒了云冷月面前。

“王爷,请用茶!”

云轩阳紧盯着桌上的蓝色茶杯,有点诧然,“哥?!怎么会是你……”他本以为又会是紫瑶中招,她四处力敌,树大招风,想害她的人不在少数,没想到这次会是他的哥哥。他最多也就得罪莫王,再不然就太后她们……那太后阴狠蛮横,也不至于毒害自己的孙子……莫非是那个贤妃?不过她的天敌不是紫瑶吗?闷

他万万不能打草惊蛇,拿起手中的小石子,唯有待他要喝之时,打掉它!

霎时间,他们打开了杯盖,茶浓醇厚,茗香四溢,热烟缕缕,清纯香更甚扑鼻。

云冷月轻摇折扇的动作顿停,清绝谪雅的面容一怔,被它的雅醇清幽的香气所吸引。一闻便知是上等好茶!让他有些迫不急待!

紫瑶俯首轻嗅着茶香,忍不住开口赞道:“哇……好香啊!可是好烫!”

不愧是皇帝老子的专利,茶技一流,来茶园这等地方还算是享受,这次没有白来。

见此,云冷月不禁失笑,风采绝逸的笑意雅如仙,看着她道:“娘子,那等会儿再喝!”

紫瑶清澈的眸光晶亮,张扬一笑,“正有此意!”

瞅见他们仍没有要动的迹象,茶师连忙站到了他们面前,继续鼓动,想尽早完成任务,这样也好交代,“王爷这茶可得趁热喝,要是凉了,茶的香气就没有了!不然你们一同浅尝试试。”

“言之有理!”云冷月淡淡颌首,放下了手中折扇,伸手拿之。

紫瑶优雅地端起茶杯,细闻茶香,轻啜了一口,不禁吐了吐舌,“烫烫!”香是香,但刚刚煮好的茶水,没被烫死就不错了。

“小心点!”云冷月皱紧了眉头,放下了手中的茶杯,望着她发红的嫩舌,倒显几分无奈,“我帮你吹凉!”

蓦地,他端起了紫瑶那杯茶,体贴地帮她吹呼着。

旁边的茶师眼角一阵抽蓄,好不容易要喝了,半路竟然出个状况!气!而且现在也不好在搭话。

躲在树丛中的云轩阳见他一脸阴郁,有点好笑。没有得逞,也难怪他会有这种表情。

轻吹了些许时间,云冷月顺便喝了一口,茗茶落喉,又甘又滑又醇,一口下腹还想再喝一口。他绝雅的夭唇扬起了一抹清雅的笑意,启言:“果然是好茶!瑶儿你试试!”

他将茶端到了她的嘴边,温柔体贴喂她喝下。直到她发出声声赞叹。才宠溺地点了下她的鼻尖。两人又你侬我侬一阵。

茶师倒流了一把汗,按捺不住再提醒,“王爷您的茶快凉了!”

适才,云冷月重新端起了杯子,优雅地磨着杯盖,欲要品尝。只是他们都没发现,旁边的茶师正扬起诡笑,还有树丛中的云轩阳对准了杯子,正准备蓄势待发!

岂料这时,从前边传来的一个愉悦的声线。

“原来你们都在这啊,可真让我好找!”

于是,他们纷纷放下了手中的茶杯,抬眸望了过去。

落芸善手里正抱着一只毛茸茸的胖小狗。兴冲冲地跑了过来,

见此,那茶师愕然不止,就差那么一厘米,居然又杀出了一个程咬金。直接失愣无语中……

落可南打量着那只小白狗,感觉有点熟悉。“你那小东西,怎么那么眼熟啊?哪弄来的?”

落芸善双手抓起它,拿到了他面前,“肥嘟嘟啊,我的宠物,前些天母后派人快马送过来!昨天我才收到的!”在以前玩耍时,她无意间捡到那只的受伤的小狗,便把它带回去清理伤口,后来就变成了她的宠物,孤单的她没人敢陪她玩,唯有这只小狗……所以她很喜欢它。而皇后也知道她的喜好,深怕她寂寞。所以就命人送来。

“难怪,原来是那只贪吃的肥狗!”落可南毫不客气地揪起了它的耳朵,玩意地捉弄它。

“旺旺旺……”它冲他叫道。

不理会它的咆哮,落可南反而变本加厉,干脆揪紧了它的狗脸,威胁道:“笨狗,肥狗在叫,我就把你跺成狗肉吃!”

果然,肥狗像听懂他话似的,瞬间安静了下来。投降任他**……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他们其乐融融,大笑出声……

“皇后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?”紫瑶收敛了笑意,很好奇这个皇后。

“已经出发了,估计还得好几天。”落芸善抱起了小狗,坐在了石椅上,突然闻到了一股茶香,赞道:“这茶好香啊!”

“不仅香,而且还很好喝!”紫瑶点了点头,低吟了一口。

茶师紧敛的眸子,闪过一丝凌厉,站到了他的旁边,僵笑道:“王爷您的茶……”

话音刚落,那只小狗冲他咆哮了几声,“旺旺旺……”

那茶师浑身一颤,赶忙退后了好几步……

见状,他们皆是一阵莫名。待他们还未反应过来时,那狗冷不防挣出了落芸善的怀中。

闻着香气,纵身跳到了石桌上乱碰乱撞,三两下便将上面的东西翻得一片狼藉。“嘭嘭……啪啪……

“肥嘟嘟……”落芸善惊讶地瞪大了眼睛。

他们瞬间失愣,怔怔地看着它的伟大壮举。不断干笑出声……

“啊……我的茶……”最错愕的莫过于茶师,他满脸通红拧紧了拳头,只能憋着着怒气不能发泄,仅此一包的忘情药,居然毁在了一只狗的脚上。他还怎么向上头交代。要对娘娘说是狗干的?鬼才信你!

“哈哈哈……真有它的!”云轩阳低低笑道,仍掉了手中的石头,还好刚才没有打出去,不然就看不到这等翻搅的场面。全都拜那只狗所赐。

动物天生敏锐,可能它有灵性,分得清善恶。它充满敌意地朝茶师乱吠,欲要抓狂般,“旺旺……”

那茶师心顿惊慌,连连倒退,深怕它会向他扑来。结果不小心勾到了后面的石头,“噗通”一声,重重地倒在地上。无力地呻吟着。却没有人肯注意他!

落芸善站起身来,双手叉腰,开始教训它,“肥嘟嘟!你看看你!弄得乱七八糟!”

那狗撅起了尾巴,一副娇惯凌人的样子,以前刁蛮的公主。就会带出刁蛮的狗!全然不搭理落芸善,直接跳掉了云冷月的腿上,哈着气,温顺懒懒地趴在上面。

紫瑶轻抚着它的绒毛,虽然它将石桌搅得一团乱,但也觉得它很可爱,幽幽笑道:“它好像很喜欢你啊!”

云冷月俊眉轻扬,幽潋的眸子微垂,看着腿上的搅茶的罪魁祸首,夭唇轻启:“也许吧!”

要是他们知道是这只狗捣乱了贤妃的诡计,不知该要有多汗颜……

这时,落可南迅速地揪起了它的脖子,拿到他面前,骂道:“肥狗,好好的茶都被搅了!快点赔我!”

面对他的指责,小狗四脚无力摊开,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,没有挣扎更没有吼叫。安静任他揪着……

“我得好好教训你!”落可南单手拧着它,迈起步伐,离开了茶园……

“可南,你别欺负它啊……”落芸善急忙追了上去,留下了紫瑶他们。

桌上狼藉一片,也没有品茶的乐趣。不久之后,他们分别起身,慢步在后面。

茶师傻眼地望着他们的背影,气急败坏地甩着袖摆扬长而去……下药计划宣告败北,边走边琢磨要如何向贤妃请罪。

只是他不知道,树丛中一个如幻影般的男子,此时正悄然跟在他后面。

两日后,景亭内

为了给尹千容找快乐,放松情绪。她们这几个女子特意邀她出来。

封闭了好几天,她终于踏出了房间,但还是有意避开云飞扬。不敢见他……

亭外风景秀丽,亭内绝世的琴声悠扬,妙乐缕缕环绕,动人心弦。

她们敞开心扉,静静地聆听着,绝美的音乐深入人心,使人流连忘返,沉迷其中。

许久之后,紫瑶停止了弹奏,浅扬笑意地看着失神的尹千容,“千容好点了吗?”

一时间有点怀恋那个傻傻的女子,还有她那娇憨的叫她紫瑶姐姐……

“紫瑶……谢谢你!”尹千容闪眸回言,内心充满感激,曾经的情敌,到现在的朋友,真的很奇妙。

她曾经陷害她,但她却不计前嫌地救她帮她,她还记得她温柔喂她吃药的那一刻,她给予的温馨,甚至让她莫名喜欢她这个姐姐般的人物……

紫瑶清眉一挑,眯起了双眸,“你我之间何必如此!”更何况这是他们欠她的。本就应该关心她!在后者她也算是她的弟媳了!

尹千容欣慰闭上眼睛,带着歉意深思了一番,道:“紫瑶对不起,以前是我太傻,太执着,太爱吃醋,结果照成了你和月之间的困恼,真的很抱歉……”

想想以前真的是自己错了,爱错了人,更用错了方式。而且还轻易听信别人的话,说她是残花败柳,不纯洁的女人……到头来是自己得到报应了……

“爱没有错,你无须自责!而且那些事已经过去了!”紫瑶浅浅笑道,随意地波弄下琴弦,有意提醒,“你得好好把握现在,有些机会一旦错过了,就没有……”

“我也想,但我没有办法走出心里的障碍。”尹千容颌首苦笑道。幸福只会和她擦肩而过。

紫瑶起身走到了她面前,清水泉眸皆是肯定,“云飞扬他是个不错的男子,他每天都在等你,难道你感受不到他的心意吗?”

“我知道……”她喃喃地吐出几个字。瞬间红了眼眶……

他的深情她比谁都明白,她每天何尝不是靠在窗边静静地偷看他。

她不完整,配不上他!和他在一起的时光真的很幸福,除了快乐还是快乐……他也因她一个无礼的要求,以天地为证,跟她拜堂……她真的很感动……也想变回傻傻的尹千容,这样可以无忧无虑,自由自在,不必承受艰难痛苦,更有勇气和他在一起。

“我们每个人都希望你幸福!”紫瑶坦然言笑,握紧了她的柔荑。“你好好考虑,做回一个全新的尹千容。”

激动之下,她猛然抱住了紫瑶,将头埋于她的肩头,莹光般的泪水瞬间流满了双颊,“谢谢你……谢谢你……给我一点时间……”

紫瑶双手拍着她的后背,不断地安抚她。“千容……你会蜕变的!”

景亭内,呈现一片温馨的状态……她们几个相互讲述着属于女子间的秘密。

这时,两个身着紫衣,如花娇容,气质出众,带着浅笑的女子走到了她们面前。

“参见郡主!公主!”

她们停住了谈话,同一时间望了过去,有点诧异这两个女子,因为穿着打扮都不像宫女。

“你们有何事?”紫瑶怔然问道。

女子眨着媚眸轻扫了眼前的四人,最后停留在紫瑶身上,恭谨俯首:“听闻郡主琴技过人,我家主人有请,不知可否赏个脸?”

闻言,紫瑶一愣,主人?这是哪号人物?

落薰研精锐的眸光打量了眼她们,皱眉问道:“你的主人是谁?”

“回公主,是太子殿下!”紫衣女子巧嫣一笑。

“皇兄……”落芸善惊呼一声。

紫瑶清眸一膛,原来是他!现在要请她,着实诡异!因为落薰研也曾提醒过她,小心这只老狐狸。再说了自己一点也不好请!

“麻烦你们转告他,本郡主没空!”

“我家主人说了,您的琴音有具灵气,希望您能过去讨教一二,而且还想请您鉴定一样珍宝!”女子恭谨笑回。道出了主人的话。

他居然可以听得出琴声的灵气,真的不是一般人,她依稀记得上次有个叫洛清的男子也听得出……她很好奇他,但更好奇那个所谓的珍宝……

“那好吧,本郡主就去一会儿!”紫瑶微微颌首。

落薰研摇了摇头,攥住了她的手,心里不放心,“不妥,还是别去了!”他是个危险人物,躲他还来不及,她会去一定是好奇。

“放心吧,没事的

|||!况且这么有趣,岂有不去之理!”紫瑶淡淡一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