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36章 容颜俱毁

第336章 容颜俱毁

岂料,当她看到了镜子中的她。霎时,惊愣得瞪大了眼睛……如撕心裂肺般的吼叫……

“啊……”

痛心疾首的哭喊声,似凄凉,似悲哀,似怨恨,打响了死寂沉沉的后院……

“天呐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我的脸……我的脸……”累

她惶恐地照着镜子,双眸惊膛,颤抖摸着自己的左脸颊,上面有一块不大不小的胎痕,不似于紫瑶的紫红色,则是暗沉的黑色。比当时的紫瑶更为严重……

一夜之间,原本娇娇欲滴的容颜,变得丑陋难堪,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说的报应……

她是郡主,她变美了。而自己是王妃,却变丑了……这一切都是她害她的……为何上天对她如此不公……

爱情是自私的。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爱的男人,这样也有错?……

是她,害自己备受冷落,她依稀记得那几个夜晚,枕边的男人时不时叫唤她的名字。她心如针扎,只能隐忍……

是她,害她被打入王府的小冷宫,王爷的宠爱有加已然不再,她忍受了多少个日夜的煎熬,换来的是他的冷眼相待,言辞讥讽。视如仇人,将她冠上心狠手辣的毒妇之名。

他眼里只有他的瑶儿,为了她,竟然不负责任。把一切罪状全部推在了她的身上,冰冷的瞳眸没有一丝多余的感情,动手打她欲要杀她,甚至不惜代价,狠心将自己的孩儿亲手堕掉。以血还血……闷

她亲眼见到她的孩儿,是如何化成一滩血水……一夜夫妻百日恩,就算他不顾念夫妻情份,也要顾虑骨肉之情。即使最后也会滑胎,但那好歹是他们唯一的孩子……

被他强灌了那么多碗红花,连她以后做娘亲的机会都剥夺了……让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,他好凶暴残忍。怎么可以这样折磨她。这样的男人让她又爱又恨,痛彻心扉。

多少个日日夜夜,她都抱着枕头失声痛哭,饱受丧子之痛,孤苦伶仃独自面对,这种日子犹如掉入万丈深渊般,永无宁日,无法翻身。

经历了那么多事,她没有反省忏悔,想死又不甘心,她始终认为自己没有做错。爱更没有错……她曾经幻想重新来过,回到遇见他的那一刻,还有他那温柔的言语,叫她蝶儿……然而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……

她好不容易稍微走出失去孩子的阴影……如今又因为她,容颜俱毁,以前的娇美不再,彻彻底底成了个丑八怪……她连自身迷人的本钱都没有,还怎么奢望王爷能在看她一眼……

想到这,所有的理智在这一刻崩溃……泪水溢满了脸颊两旁,痛苦的面容几近扭曲……

“我不要这么丑……不要做丑八怪……”

她无力地揪着自己的头发,混乱胡扯,激动地摇着头。此刻不比肉体上的痛楚,但却能让她痛得**噬骨……

“啊……都是你害的……若紫瑶……我不要变成你……”

依梦蝶随手拿起梳妆台上的首饰,一阵狂猛乱砸,似发疯一样。

“你这个贱人,是你夺走了我的一切……”

突然间,“嘭”一声,椅子被她晃得倾斜,她重重地瘫倒在地上。

听到了屋内的哭喊声,青夏连忙跑了进去。原本是习以为常了,不过她这几天已经很平静,开始有意地装扮自己,希望王爷能回到她身边……怎么现在又开始了……哪里不对劲了?

她蹲下身去,待看清她左脸颊的胎痕时,瞬间处于惊愣状态……

“王妃你的脸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青夏焦虑问道。帮她擦干眼泪。

依梦蝶又哭又笑,情绪十分不稳定,攥紧了她的手臂,“你知道吗,这就是那个贱人送给我的报应!”

此时的她,苍白无色的面容,稍显狰狞,加重了手上的力道,仿佛将气都撒在了她身上。

青夏吃痛地拿开她的手,主人喜怒无常,她们做下人也没有办法,从小伺候她到现在,又不能对她不恭,“王妃你冷静点,奴婢去找大夫为你诊治……”

“没有用的……”依梦蝶哽咽道,不断地摇着头,“我已经美不了……王爷再也不会来看我了。”

“不会的,王妃别泄气。你一定可以好起来的!王爷有时也有来,只是你不知道而已……”青夏抱紧了她,安慰道。

云莫枫的凶狂暴怒,他们是有目共睹的,其实这几日他的确有来过,不是嘘寒问暖,而是冷冷的一句话,王妃死了没有?

有多么绝情,她们都不敢对她说,深怕她绝望,只得隐瞒……

“啊……”依梦蝶抓狂地嘶叫,“我不甘心……我恨……”

这时,冬荷带着落芸善走了进来。

落芸善手抱着肥嘟嘟站在了一旁边,见一地凌乱,知晓这是她发狂的行为……

虽然已经知道她的所有作为,还利用她,但她学会宽容,也不怨不与她计较了,因为这些都过去了。

反倒觉得她很可怜,孩子没了,又备受冷落,即使是罪有应得,她的惩罚也够了。她庆幸自己没有像她一样误入歧途,否则会悔恨孤苦终身……

经历了这么多痛苦的事,相信她已经迷途知返,改邪归正了吧……所以才会来看看她的近况。

“王妃姐姐……”

依梦蝶闻言,转蓦一怔。擦干了脸上的泪水,连滚带爬朝落芸善奔去。

“公主,你终于来了,姐姐我好痛苦啊!”

落芸善放下了肥嘟嘟,伸手扶起了依梦蝶,她丑陋的面容顿时呈现在她眼前。她了解事情真相,也知道这是紫瑶说的恶果。如今已经应验了,

自她堕胎的那日起就没有见过她,她变得更憔悴虚弱,头发凌乱,衣裳不堪,昔日貌美如花的王妃,此刻成了丑恶的怨妇。

“我知道,王妃姐姐你知错了吗?”她有点同情。

依梦蝶站直了身体,抚摸上自己的脸颊,对于她的说话有点错愕,她的公主本性哪去了?她还以为她会跟她抱怨怒骂若紫瑶,结果却问她知错了吗?然不成她脑袋出了什么问题?

“我最大的错,就是没有杀了若紫瑶!”依梦蝶水柔的眸中一丝狠辣划过,咬字切语道:“你看看我,都是因为她,我的脸才会变成这样的……很丑对不对……”

落芸善惊讶地瞪大了眼睛,着实不敢相信,她居然一点没有改观。反而更加愤怒不甘。

“王妃姐姐,紫瑶没有做错,是你错了!”

紫瑶?依梦蝶略带探究地看着她,很怀疑她是不是听错了,还是说她被若紫瑶收买了?她靠近一步,与她面对面直视,“公主,你不是看不惯她的气势,很讨厌她,想扳倒她吗?”

“那是我有眼无珠,太傻太天真,才会有这样念头。”落芸善握住了她的柔荑,幽幽笑道:“她是个好人,我们现在已经是好朋友了!”

“你不要被她骗了!”依梦蝶挣开了她的双手。不解她到底有什么魔力,竟然将刁蛮的公主给收服了,“我没有错,是她夺走了属于我的东西,我的孩儿因她而死,我的容貌因她而毁。我现在一无所有,都是败她所赐……”

她愈来愈激动,双手不禁拧紧,狠厉的眸子狠狠地瞪着落芸善,为等她开口答话,便接着迸言:“我变得和你一样,丑陋无比,我不甘心……为何我要承受这种痛苦。”

“虽然长得丑,但我心善,我不怨不狠,得上天怜悯,我的容貌还能恢复。”落芸善深深叹了几口气,“知错能改,我相信你一定也有机会的。”

依梦蝶猛地跪下身来,抓紧了她的衣裳,“公主,我求你帮我……”

“什么事?你起来说!”落芸善疑惑道,没有推开她。

“不……我以前待你也不错,现在我过得这么惨,你一定要帮我,别拒绝好吗?”依梦蝶发颤出声。

“帮你什么?”落芸善怔然反问。

依梦蝶狰狞的面容上,扬起一抹狠冽的笑意,“若紫瑶不是有一双会弹琴的巧手吗?你帮我废了它好不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