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43章 毁容

第343章毁容

她的眼神游移到旁边的那把剪刀,趁她不注意时,紧紧地握着手中,用力站起身来,再次跑向了她,“哈哈,若紫瑶我要废了你!”

锋利的尖头对准了紫瑶,凶狠的眸光死盯着女子的胸口,将全身的力气都灌输在手上,正向她发起进攻……累

她不仅要她死,还要废了她那弹琴的手,让她连死都成一个残缺不齐的废人,唯有这样才能卸掉她全身的怨恨,她痛苦她才会感到快乐!

依梦蝶睁大的眸中划过一丝狠冽,手持剪刀朝她猛然刺了过去,“孩儿,娘亲马上给你报仇……”

“你伤不了我的!”紫瑶身形一闪,敏锐躲过了她的毒手,冷瞪着情绪愈发激动的依梦蝶。手无缚鸡之力还奋力想杀死她。掐死不成,反倒改为利器,更加毒辣!

依梦蝶冲过了头,压根听不进她说的话,鼻青脸肿的面容阴沉狰狞,凌厉的双眼布满了红血丝,燃烧着熊熊的烈火,仿佛要将她吞噬殆尽一般,举起了剪刀再次袭向她来,“还我容貌来,我要杀了你……”

全身凌乱不堪的她,彻底丧失理智,发疯狂乱地到处追着紫瑶乱刺,每一个举动凶猛狠辣,势必要刺死她才甘心。如若躲闪不及,就会惨死在她手上……

累了也不停,精疲力竭也继续,没有半点肯停歇的意思,意志力顽强,不放过任何一丝下手的机会。闷

紫瑶绝颜淡定,轻而易举地躲过她的攻击,飘雅的身姿不费吹灰之力闪到了她的后边,莫王妃终究还是小看她的能力,她必定将她和以前的若紫瑶混为一谈,她是柔弱无力,而她并非如此,待她看到莫王被她狂揍的样子,就知道小小的一把锐剪还对她构不成威胁,连她的一缕青丝也难伤到。还怎能伤她废她?

“劝你快点住手,否则别怪我无情……”紫瑶沉言放话。

“若紫瑶,有本事你就别跑!”依梦蝶飘飘然转身,身体几近摇摇欲坠,刚才一系列猛烈费力的举动,早已超乎她的负荷能力。但她仍不妥协极力稳住身形,不让自己倒下……“今天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!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紫瑶闻言,静立在原地,没有畏惧她接下来的动作,“我已经警告过你了,再不停手,后果自负!”她的可能举动,自己早就看得透透,这女人除了掐就是刺,再不然就是狂乱发飙,直觉告诉她,她离发疯不远了……

霎时间,周围的空气中迅速弥漫着一股无形的硝烟,她愤恨的言语带着明显的杀气,丑陋的面容扬起了一抹森冷刺骨的笑意,左摇右摆慢步靠近目标,猎物就在前边……她不能罢手!

见她站立不动,她挥起剪刀狠出一力,对准她赐了下去……

紫瑶游刃有余地扣住了她的手腕,稍稍出力,向后一拉,一个漂亮的过肩摔,毫不留情地将她撂倒在地上。

“啊……”依梦蝶惨叫了一声。她痛苦地蜷缩着,狰狞的面孔变得扭曲,她握于手中的剪刀,布满了暗红的血液。脸上一阵失凉刺痛袭来,她心惊地摸着脸蛋。

顷刻间,血腥味扑鼻而来,自己的柔荑溢满了鲜血,刚忆起才被她扳倒的那刻,尖锐的刀头冷不防地划向了她的左脸,她惊愣地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这种残忍事实,所有的情绪在此时全部崩溃了……

“不……我的脸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听闻,紫瑶俯视地上的依梦蝶,泉眸中忽闪过一丝怔仲,左脸颊的丑陋胎痕上,有一道不深不浅的刀伤。如此一来,更加败坏她的丑。她已经清楚告诫过她,如果她听得进去,也不至于导致现在的惨状,刀子已下,血口已开,无法挽回……

或许这是老天对她的惩罚,这生注定让她无法摆脱丑陋的面容……

“害人终害己,到最后更加一无所有,何必呢?”紫瑶深深叹了口气。

再次深受打击,依梦蝶浑身瘫软,无力倒趴在地上,沾满鲜血的无骨柔荑,不受控制地拍打着,咸涩的泪珠融合血水,滴落在地面上,开出了一朵朵暗红色血花……

“都怪你,为何要这样对我,害我又遭遇了一次毁容……”她哽咽道,痛得咬字不清。“我的脸,永远都好不了……”

紫瑶面色平静无波,眸光寒冷淡漠,摇头沉默不语,替她感到悲哀,曾经娇美的莫王妃,如今却变得奇丑无比,她脸上的暗痕应该有恢复的一天,只可惜来不及了,她连恢复容貌的机会都剥夺了……

依梦蝶微抬起头,对眼前的女子憎恨到极致,又哭又笑,“哈哈哈……好不了了……若紫瑶这下你高兴了吧……”

紫瑶半敛起眼帘,眸中划过一丝冷凝和哀凉,“我不高兴,也不怨恨,现在只觉得你很悲哀!你好好反省吧……”说完,不再逗留于此,绕过她的身边,走出了荒旧的后院。

依梦蝶望着她远去的身影,抓狂地揪紧了凌乱的头发,凄厉吼叫:“啊……若紫瑶,我告诉没有错……你不得好死啊……”

紫瑶头也不回地往前行,抱起了正在追逐的小东西,消失在她眼前……

一会儿之后……

她畅通无阻跨出了门槛,离开了莫王府……

准备上个好的客栈填饱肚子,再回到宫里。方才王府的管家好心要送她回去,但她不想用到云莫枫的半样东西。只好自己上路……

一身高雅的郡主衣裳,闪闪发亮的发饰金冠,三千墨发垂放于后,绝丽的面容,倾国倾城,宛若天仙。眉宇间散发着与生俱来的气质。

一路上,惹得旁人频频相望,其中有男有女,老少皆有,都在目睹这位绝世佳人的风采……更有几位公子哥想上前搭讪,但又不敢靠近……皆因她的打扮并不像是平凡人,让人无法接近她……

“死人云莫枫!”紫瑶不禁低骂道,扫了眼四周的人群。他们如看稀有动物般打量她,她又岂会不知道?

皇帝老子赏赐给她的衣装,都是特别定做,尊贵华丽不下贵妃,甚至能穿其上朝,现在她穿戴成这样,走在平民街上,确实很诡异。都怪那个死人!

她直走了一段路程,突然间止住了脚步,抬眸望向了眼前装束着红布的牌匾,“若宰相府……”

现在站的这个地方也是她匆忙上轿的地方……她还清楚地记得那一幕,被人强行拉了上轿,还撞出了一个包……几个月前的事情到现在还记忆如新……她刚刚穿越过来,曾经在府里呆过很短的时间,对它没有任何熟悉感,只有一片陌生。

现在物是人非,她早和他们恩断义绝,没有任何关系了!

紫瑶轻睨了下府内,一眼望去从外红到里面,一片喜气样样,看得出来多天前有人办过喜事。应该是若紫柔吧!真好奇她会嫁给什么样的人?

“算了,这又关我什么事!”紫瑶侧身继续前行,还是先喂饱肚子。

不久以后,她停留在一家布置儒雅别致的阁楼前,丝丝香味扑鼻而来,她不再犹豫地迈进阁楼,直接上了二楼。

找寻靠着栏柱的桌位,顺便欣赏楼下的风景……只可惜没有位置。阁内男子居多,扫了眼也知道有人想邀请她,但是她不愿!

正当她转身欲离开之时,从旁边传来一个女子的声线。

“小妹妹,不介意的话,可以和我同坐一桌,如何?”

紫瑶转首望向了她,细细地打量这个红衣女子,泉眸划过一丝诧异,全身都是高贵的红色,如绽放的玫瑰花般。还有她胸前那块夺目耀眼的宝石,它的光辉更引人入胜……

“谢谢!那我不客气了!”她坐在了她的对面。

明明和她差不多大,言行举动更宛若大人,现在很好奇她的身份。

这时,紫瑶将手上的白狗放到了桌上。精锐的眸光久久不移地定格在她身上。

殊不知,小东西叫唤了几声,“旺旺……”便朝红衣女子奔了过去。

“嘟嘟……你别乱来啊!”紫瑶伸手欲要抓住它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