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45章 下跪

第345章下跪

突然间,周围的人议论纷纷了起来,对他指指点点,其中有男有女,老少皆有!

“这个姓方真不是好东西……”

“听说曾经是若宰相的门生,四天前刚刚入赘若府……娶了宰相的大女儿!”

“可不是吗!凭着宰相大人势利,他这三日天天来这里撒野。压根不把我们这些百姓放在眼中。”累

“好可恶!总是欺负百姓……”……

紫瑶闻言,心里清楚了几分,朝中宰相怎么都带出这种废人!一个儿子做采花贼,一个是女婿做恶霸。一样的目中无人,肆无忌惮!

若浩天曾经的父亲,高人一等的宰相,只是他万万想不到,被他认为不成材的女儿,如今身份会在他之上!

他是个不称职的父亲,对其他两个女儿如珍宝,视小女儿如粪土,任由他们欺负妹妹,对她不闻不问,不管她死活,可怜她从小失去娘亲,还要让她在没有父爱的情况下,胆小如她,孤单长大……还要备受种种痛苦与欺凌!难道就因为她生来丑陋而遭受他们一家人的歧视吗?再或许说,她根不是他的女儿,这可能吗?

以前的紫瑶太苦了!活得累,脸上的不足,导致被家人排斥,被爱人所厌恶,还要承受外界的流言蜚语和怒骂……闷

现在她这个紫瑶可算是替她出了口气!经历重重磨难,光芒崭露,扭转乾坤,迅速翻身。成了身份显赫的参朝郡主,以前的唾骂传闻不再。取而代之的是,天下对她的无限崇拜,津津乐道……更有人奉承说,天之神女,国之幸也……

虽然朝中大臣还有些人不服,当中包括若浩天……但没有人敢再次招惹她,尤其是经历拒接圣旨一事……人人对她敬而远之……

紫瑶眸子微眯,嫌恶地瞥了眼马上的男人,若紫柔以前不是对云莫枫有意思吗?当初她是莫王妃人选,结果换成了紫瑶,大婚之日,她还一再讥讽憎恨,她怎么会甘心嫁这种嚣张跋扈的人?!不过也好,两人倒配!

争议声四起,百姓接二连三站出来抗议,直接惹恼了马上的男人。

他转动马头,凌厉的目光环扫了四周一圈,霎时间怒气横生,他攥紧了缰绳,怒喝:“来人,给我教训教训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烂人!”

“是!”六个侍从应道,翻身下马。走向了人群。

“砰砰啪啪……”

“嗷……啊……”

“救命啊……要杀人了……”

“闭嘴,再叫……我就打死你!”

他们对着一干百姓拳打脚踢,下手狠重,无半丝留情。繁荣热闹的长街,顿时间变成打架的场所。

街上乱成一团,各个摊点被砸得稀巴烂。纷乱声扬起,掺杂了各种声音。百姓无力反抗,只得被他们欺辱在地上。

“哈哈哈……这就是下场。”马上的男人放声大笑。

见状,紫瑶穿过了人群,看到了那六个打架的恶人,敢在她面前放肆,他们死定了!这下她可要将他问罪!看若浩天如何给她作解释!

她抱着小东西只身走过去,凛然站在他们前面,“快点住手!”

他们闻言,停止了所有的动作,在场的目光都投在她身上。那些人痴迷地望着这个阻扰者。连马背上的男人也翻身下马走向她。她的穿着打扮高贵亮丽,感觉得出她并非普通的人,而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人……

“小姐这里人杂,不如随我到另一边去,如何?”他讨好道。

“好啊!不过……”紫瑶笑意一敛,伸脚用力踹飞他,“有本事在嚣张给我看!”

“你……”男子痛苦得蜷缩在地上,抱着肚子不断呻吟,“来人,将这个女人拿下!”

接到命令,那几个侍从放开了手中的百姓,转移目标,不怀好意地走向紫瑶……

“嘟嘟,我们一起上!”紫瑶放下了手中的白狗,拧紧了袖下的双拳。准备蓄势待发!

“乒乒乓乓,乒乒乓乓……”

“旺旺……”

“嗷……饶命……”

顷刻间,他们全部宣告败北,集体倒在了地上……在场的百姓各个拍掌叫好,赞叹声不断,佩服这个女子的胆量作为!

“姑娘做的好!太感谢你了……”

“女中豪杰啊!为名除害。”

“打得妙,看你还敢不敢欺负我们这些百姓!”……

面对百姓的一阵指责怒骂,男子双眼不由得冒火,狼狈站起身来,慢步走向了她。恐吓道:“你敢打我?看来你还没搞清楚我的身份!”

紫瑶双后环抱于胸,不受他的压迫所吓,刻意提醒:“不就是一个入赘的恶人而已!”

话音刚落,在场的人都指着他嘲笑。“哈哈哈……”

男子面色阴沉,额上青筋暴怒,恨得咬牙切齿,头一回遭受到这个屈辱,狠厉的目光瞪紧了紫瑶,“你给我听清楚了,我叫方杰弘,当朝宰相是我岳父。当朝郡主是我妹妹。如今你惹到我,他们不会放过你的!”

妹妹……已经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,该死的男人还扯她下水!纯心败坏她的名声!紫瑶眉角一抽,握紧拳头再次捶向他,对着他用力狂揍!

“你还敢来……”方杰弘吃痛地叫喊。

“有人撑腰就可以目无法纪了?郡主何等英明,绝对不会纵容你!我不仅要惹你,打你!还要将你治罪!”紫瑶将他踩在了脚下。

“打得好!”群众齐喝道。

岂料这时,前边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有的人大呼,“官兵来了……”

“哈哈哈……你死定了!”方杰弘鼻青脸肿的面上,扬起了一抹龌龊的笑意,对着侍从吩咐。“你们快点回去告诉岳父和小姐!叫他们来接我!”

听闻,周围的人浑然一怔,各个担忧看向了紫瑶,纷纷劝道:

“姑娘你快点走吧,别让他们抓到,不然你就吃亏了。”

“那个新上任的知县也不是什么好人,一样纵容别人猖狂,甚至还把无辜的拉去杖责,说他们无中生有!”

“别在耽搁了……你快点离开吧!”

“竟有这等事!”紫瑶柳眉紧蹙,转首看向他们,笑道:“谢谢你们的好意,不过这事我管定了!”如此知县有等于没,不秉公处理,留着有何用?

不久之后,这里已经被官兵团团围住了。

“你们好大的胆子,竟敢在这里闹事!”领头的官兵走了过来。

“一切都是这个女人干的!”方杰弘将罪状都推给了紫瑶。

紫瑶重重踩了他一脚,抱起地上的小狗,面容平静无波,冷扫了眼官兵,“你们来得正好,我要见知县!”

此言一出,旁边的人皆是一阵疑惑,为何她一点也不畏怕官府,单看她的穿着打扮,应该是个不平凡的女子……会是谁呢?

“你们两个都有份!来人将他们带走!”领头官兵扬手一喝。

“是!”那些官兵走向他们。

紫瑶傲然独立走在前头。气势凌人,压根不理会他们。

而方杰弘则被他们带着前行。周围的百姓忍不住跟在了后面,准备去了解情况,这女子帮他们出气,万一情况对她不利,可以集体造反帮她!

公堂上,门外挤满围观群众。

他们站在堂下静候等待知县的到来。

方杰弘得意地瞅了眼紫瑶,似在向她挑衅,“你准备等死吧!”

“我倒想看看这位知县能把我怎么样!”紫瑶冷笑反驳。

这时,堂内响起声来,“威武……”

身着官府的李大人从旁边走出,大约三十来岁,他缓缓落坐在椅上,拿起桌上的惊堂木重重一拍!“啪!”

“公堂之上!还不下跪!”

“李大人我是可是宰相的女婿,还要下跪啊?!”方杰弘道。

李大人听此,碍于他的身份不好得罪,只好转首看向了紫瑶,蓦然一怔,有点诧异她的身份。

“大胆女子,见了本官怎么还不跪下!”

“小小一个县令还不够资格!让我跪!”紫瑶闲逸地哈了口气,“去搬张椅子给我坐,我要听审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