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47章 父女相对!

第347章父女相对!

“微臣……参见郡主……”若浩天咬牙行礼。

她是自己的女儿,是身份尊贵的参朝郡主,享有特例,为皇上的左右手,并非一般的朝中大臣,就算身为他的父亲,尊卑有分,规矩断然不可改,她亦是君,而他则是臣,也要与之行礼……累

“老爷……”

“爹……你怎么向她……”

柳朱红和若紫娴顿时错愕,父亲居然得向女儿行君臣大礼。就因为她的身份比他大,还要百般隐忍她,这是什么世道……

“住口,还不快点行礼!”若浩天呵斥道。

大庭广众之下,恩怨归恩怨,他是朝中元老。更要守礼数。

她们闻言,臭板着一张脸,心不甘情不愿地行礼,含糊道:“参见郡主……”

“免礼!”紫瑶颌首淡应,将她们不悦的表情纳入眼底,依照她们的个性,此时肯定在心里痛骂诅咒她,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。这也难怪,昔日被她们欺凌的丑小鸭,如今骑在她们头上,当然心存不服……

方杰弘鼻青脸肿的面容蒙上了一层死灰,指着她支支吾吾说不清。“岳父……她真的是郡主??”

若浩天皱紧了眉头,点了点头,不晓得他为何会得罪她!

顷刻间,他恍惚有种濒临死亡的感觉,深知对方是个不寻常的人物,落到了她手中,连他的岳父都救不了他!此刻有点追悔莫及,要是听信若紫柔的话,晚点再出去,也不会遇到棘手的郡主。闷

她气势凌人,他也按捺不住脾气,嚣张自大,借她的名号攀关系。竟蠢到不知晓,真正的郡主就在眼前。然他却再三挑衅。将她说成戏班子,是不择不扣的冒牌货,藐视皇上的金牌令箭,这次祸可闯大了……

李大人身形一震,全身冷颤,差点站不稳,他俯低头不敢直视她锐利的双眸,“臣参见郡主……”

紫瑶前进一步面对他,清澈的眸子忽闪过一丝冷凝,想起他刚才说的话,“李知县,刚才你还振振有词说本郡主是冒牌货,要将我拉出去杖刑,现在呢?”

“呃……臣不敢……臣有眼不识泰山,还请郡主恕罪!”李大人俯身恭谨道,颤抖的双手暴露了他的紧张。刚刚还想着不要招惹到郡主,结果衰到得罪她,如果百姓加以反应他上任以来的作为,非得被她革去官职不可……

“如何治你罪,本郡主还尚在考虑!”紫瑶冷睨了眼他,继而转首看向了方杰弘,“本郡主要在旁听审,你现在还是先行审理人犯!”

“是……臣这就来……”李大人小心翼翼回道,快速走回堂上。

见此,若紫柔不满地瞪着紫瑶,反驳:“李大人,我相公忠厚老实,安守本分,到底犯了什么罪?”

此话一出,围观的群众一阵喧哗,各个愤言指责……

忠厚老实?亏她还敢说出口,紫瑶柳眉轻扬,冷冷笑出声来:“若紫柔,你别把他说得太清高了,看来你还不清楚他干了什么好事!”

方杰弘攥紧了她的手臂,猛然摇头,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,“娘子,为夫没有……”

“相公,我相信你!”若紫柔安抚道。抬眼望向公堂,“李大人,我相公被郡主无缘无故打成这样,她也有罪!”

还未但等李大人作出回应,紫瑶被先行抢言,“本郡主打他可是有理由的,谁叫他仗势欺人,嚣张跋扈,目中无人,殴打百姓!”

“什么……”他们听闻,皆是一怔。相当震惊。一向温和的男子,怎能会是个恶霸呢?

“若紫柔,孰真孰假,待知县盘问过后就知道了,你先退下!”紫瑶冷喝道,威仪十足。

若紫柔闷着一身气,起身走到柳朱红旁边。心里很担心这个成亲四天的相公……

这时,李大人吩咐衙役搬上椅子,他朝紫瑶伸手作请,“郡主,宰相大人请坐!”

待他们分别落座妥当之后,李大人手握惊堂木,碍于大人物在场,只好小心谨慎的审理。“方杰弘本官问你,你可知罪!”

“我……”方杰弘有点做贼心虚,但仍不死心道:“大人,我没有罪……”

“你在不承认,本官可要用刑了!”李大人重拍了下桌子。

方杰弘额间冷汗直冒,咬紧牙关向若浩天求救。“岳父,他们想屈打成招啊……”

若浩天伸手示意他别冲动,略微想了下,道:“且住,本相认为还是先查清此事,再做定夺!”

“若宰相你是存心想包庇他吗?本郡主可是亲眼所见!你教出来的好门生好女婿!是如何欺压百姓!甚至还想打本郡主,你敢说他没罪?”紫瑶斜睨了眼若浩天,语气略带讥讽,“而且外面的百姓都是证人!”

“对,郡主说得对!”

“我们都是证人,他三天两头来撒野,撞了人还不算,不服他就打人!”……

若浩天脸色铁青阴沉,凌厉的眸光冰冷寒冽,女儿的刻意言讽,又岂会听不出来?只是没想到他的女婿会做出这种事……一个人不能说明什么,那一群人指责他,就是铁证!他想包庇也不可能……况且被女儿当面指责,他唯有选择忍气吞声。“微臣……不敢……”

“爹,他们都是胡说的!您可要……”若紫柔摇着他的手臂,祈求他帮忙。

“柔儿,不得无礼,此事等下再提!”若浩天打断她的话,斥道。

若紫柔当即闭上了嘴巴,哀怨地眼神望着旁边的母女二人……

紫瑶冷眼看待他们一家子,无视她们愤然记恨的神色,接着迸言:“既然不敢,那就别阻扰知县审案!”

正当知县在审理之时。一对母子挣脱了衙役的钳制,跑进了堂内。跪下了来。

女子憎恨的眼神望了眼方杰弘,便抬头转向堂中,“大人,你可要为民妇做主……”

方杰弘心蓦惊慌,心虚地躲过她的眼神,沉默不语……

“啪!”李大人狠狠地拍了下桌子,看清了堂下的来人,“大胆刁民,你怎么又来闹事,私自闯入公堂,该当何罪!”

“大人,民妇迫不得已,每次击鼓抱冤,你都视而不见,反倒被您杖刑……民妇太冤不甘心,所以此才会闯入……请求大人严惩着方杰弘……”

李大人浑然一颤,冷喝:“放肆!无中生有,污蔑本官!来人,拉出去用刑!”

接到命令,那些衙役抓住了那女子,将她硬拉了出去……

“娘……”小孩突然哭出声。

“不要……郡主求您为民女伸冤呐……”女子奋起挣扎。

“还不快点拉下去!”李大人怒喝道,深怕自己的糗事败露。

“住手!给本郡主退下!”紫瑶站直身来,走向了那名女子。“你所告之人是不是方杰弘?”

那女子从获自由,惊慌地抱着自己孩子,抽泣道:“正是……可是每次都告不成……”

“郡主,一介刁民,千万别听信她的话。”李大人咬字反驳。

“你是非不分,本郡主早有耳闻!”紫瑶泉眸微敛,一丝精芒忽划而过,扬手指向了他,“你下来,本郡亲自上堂审理!”与其让他磨蹭这么久,还不如亲自出马!像他这种不能秉公处理的知县,动不动就用刑,留着没用,不如革掉!

“臣……遵命……”李大人面容僵硬,离开座位,心惊走到旁边。

“爹,怎么办……”若紫柔按捺不住慌道,以紫瑶的个性,断然不会放过她的夫君。

“老爷,快想办法,他可是你的女婿!”柳朱红接着插话。

若浩天头得抚着额头,犀利的眸子散发着沉沉怒气,默然不语……

紫瑶雅姿傲然地走到堂上,眉宇间威仪隐散,伸手握着惊堂木,重重拍了下桌子。声线极度刺耳。

瞬间四周寂静一片,连若氏一家也停止了讲话……

“你和方杰弘有何恩怨和关系?但说无妨!”紫瑶询问道。

女子跪在了堂中,万分庆幸遇到了传闻中的郡主,相信自己很快能够沉冤得雪……

“回郡主,方杰弘是民妇的夫君……是我孩儿的爹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