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48章 教女无方

第348章教女无方

女子擦干脸上的泪水,心里皆是哀凉苦涩,如实道出:“回郡主,方杰弘是民妇的夫君……是我孩儿的爹……”

周围的人听此,当即目瞪口呆,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,各个指责斥言……

若氏母女更为惊愕,焦虑万分,仍不敢置信她的控告,方杰弘是个难得的好女婿,又会讨丈人妻子开心,言行举止温和谦谦有礼,又是若浩天的得意门生,怎么会做出这种事?累

若浩天面容骤然阴沉,双手攥紧了椅把,发泄着浑身的力气,犀利的目光紧锁堂中的方杰弘。如果正如那女子所说,他不是被骗了很久?……

“你血口喷人!我根本不认识你,谁是你夫君了!”方杰弘急忙撇清,面色难掩一丝紧张,看向了若紫柔,“岳父岳母,娘子你们别听她信口胡说……她来这里骗人的!”

“相公,你放心……我只相信你……”若紫柔点了点头回道。冷眼望向了旁边的女子,情绪异常激动,“你给我听清楚了,他是我家相公,不是你家夫君!”

小小的一个平民,不知天高地厚,公然和当朝宰相长女抢丈夫,成何体统?像如此刁民定是为了钱,才会傍上她的夫君。随意编个理由索要偿还!

女子忿然伸手指向他,缓缓道出:“方杰弘你真是禽兽不如,犯了过错,抛妻弃子,离走他乡,还敢娶别的女人,你无耻……”她继而抬头看着若紫柔,好心提醒,“小姐你快醒醒吧,别被他蒙在鼓里……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坏人……”闷

“你给我住口!你是个骗子,我不准你侮辱我家相公,你要多少钱,你说啊!”若紫柔怒气反驳。最讨厌挑拨离间的女人。尤其是像她这种贱民。

“小姐你太瞧不起我们这些百姓了,金钱不能衡量一切,我们虽穷,却穷得有骨气,我们不偷不抢不骗,活得顶天立地,问心无愧……我只不过想揭发他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……不想你受他蒙骗……”女子抽泣迸言,言语肯定,让人无法质疑。

霎时间,威赫严肃的公堂,立马变成了两个女人的战场。方杰弘看得一阵心惊胆颤,她们相互反驳,他压根插不上话,只得暗自祈祷,接下来一切顺利,否则他必死无疑……

紫瑶冷眼看待他们。早从他们之间的话,听出了个所以然来。方杰弘神色异常,惊慌心虚的眸子,至始至终都不敢正眼看那对母子,她相信女子的控告,抛妻弃子啊!这种已婚男子,对若紫柔来说无疑是种讥讽!这也难怪她会情绪激动。极力为他辩驳!

若紫柔双手拧紧,眼中窜烧出好几道火苗,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气,冲动之下跑到了堂中,对着那对母子狠力乱踢。“你这个刁妇,我非打死你不可,本小姐就是看不起你又怎么样?”

“啊……别打我孩子……”

突然其来的举动,让旁人瞬间愕然,四周纷声四起,堂堂宰相之女,竟然明目张胆地欺负平民弱女。

“柔儿,不得无礼……你给我住手!”若浩天怒斥道。

“不要,爹,我要是不教训她,我就不叫若紫柔!”若紫柔大声回话,仍没停止踢打。

若浩天气结一窒,差点缓不过气来,“你……”女儿如此刁蛮任性,也是他惯出来的,现在连他的话都不听了……她此刻的举动明显扰乱公堂审理,大罪啊……

“老爷,柔儿没做错,那种人该打!”柳朱红添油加醋道。

若紫柔依仗是宰相之女,不分青红皂白,肆无忌惮地报复那对母子,惹得围观群众忿忿不平。而她理智全无,丝毫没有因他们的责骂而停手,反而变本加厉!

“啪!”

紫瑶拿起惊堂木重重一拍,“放肆,若紫柔公堂之上岂容你咆哮乱吼!”

顿时间,全堂肃静了下来,唯独若紫柔无视她的放言,丝毫不停歇脚上的动作……

“若紫柔,你阻扰审案有错在先,如果你在不停手,就别怪本郡主当场斩了你!”紫瑶恐吓道。敢在她面前放肆,无法无天,不给她点厉害瞧瞧,她郡主的威仪何在?

若紫柔闻言,浑然一颤,僵硬在那边,停下了所有的动作,畏惧眼前的女子,她警告她的语气,无存在一丝玩笑……若紫瑶你来真的……

这时,若紫娴急忙将她拉回原位,深怕紫瑶真的斩了她……“姐……先别冲动……”

柳朱红抚着胸口,倒抽了好几口气,归根到底还是小看了这个女人,当场发飙起来。连她都被吓到……

紫瑶冷扫了眼若浩天,冷喝道:“若宰相,你教女无方,纵容她扰乱公堂,你又作何解释?”

他的确是不称职的父亲,平时疏于管教,过度宠溺,使得她们娇惯任性,现在连他也管不住她们了……这都是他的责任!

“微臣知罪……柔儿确实做错了,臣待她向您赔罪……”若浩天俯首行礼。

做父亲的,当面向女儿亲自行礼赔罪,天下奇谈,母女三人恨得咬牙切齿,却不敢做声,而方杰弘更是傻眼……当朝宰相被当朝郡主女儿压得死死的,根本翻不了身……

“仅此一次,下不为例!若紫柔你好自为之!”见他颇有几分诚意,就勉强卖个人情给他!紫瑶将视线转移到堂中。“把你的冤屈全部说出来!”

女子跪正了身子,向方杰弘投了一记愤怒的眼神,便抬眸凝视紫瑶,直接坦然:“一年前,方杰弘为了筹钱上京赶考,不惜狠心想要卖掉自己的女儿,获得盘缠,我们不愿,结果他一气之下,将自己的亲生女儿撞死了……抛弃我们母子,夺门而出。我们经历艰辛,来到京城找他,正巧看到他大婚,迎娶宰相之女,他是个不负责任的恶人……民妇不想他在祸害别人……为了女儿,只好到官府告他,结果每次无功而返,还弄得浑身是伤……”

话落,方杰弘全身不断发颤,差点瘫倒了地上,小声道:“我没有……”

她的一席话,直击若氏一家的内心,全都处于石化状态,若紫柔更是错愕地摇着头,“怎么可能,我不相信……”

她不相信,三个日夜与她亲热交缠的相公,真的会做出这种事?……

“原来如此!本郡主知道了!”紫瑶淡淡颌首,冷睨了眼站在旁边的李大人,“李知县看来你这官是白做了!”

“郡主息怒……臣……”李大人咬字不清,无言以对。

“等会再来治你!”紫瑶毫不留情地丢了句话给他,皇上赋予她钦差之职,就是专门来惩治这种坏官!如今还真让她给逮到了!她重拍了下惊堂木,冷道:“方杰弘你老实招来!”

方杰弘瘫坐在地上,不放弃为自己开脱,“郡主……我不是……一切都是她信口雌黄!那个也不是我的孩子。”

紫瑶半敛起眼帘,锐利地扫瞪了他一眼,“你还敢狡辩,仗势欺人,污蔑本郡主和金牌令箭已经是大罪了!现在有多了两条罪,一个杀害亲儿,一个抛妻弃子!你还有什么话说!”

“你们没有证据,不可以诬陷我!”方杰弘心惊得冷汗直冒,求救的眼神投降了若紫柔。“娘子……帮我……”

若紫柔无法消化这种晴天霹雳的事实,还处于惊愣状态,久久不能回神,暂时忽略了他的存在。

“既然你说他不是你的孩儿,那就来滴血认亲,一验便知真与假!你骗得了人,骗不了天!”紫瑶刻意提醒。精锐的眸光观察他的反应。

方杰弘面刷如白纸,神色凝重慌张,万万没想到她会有这招,血溶于水,只要他们一滴血,他的糗事全都败露了。这下,他彻底落败了……

“不用验了,我招了就可以从轻处罚吗?”

“你先说,本郡主考虑考虑!”紫瑶冷冷笑道。

此男人没救了,连招供也得讲讲条件。若紫柔眼睛瞎了才会嫁给这种已婚败类,她注定悲剧了……

面对郡主的威仪,方杰弘狼狈地跪直身,倒显几分滑稽,不放过任何活命的机会。“我招我招,她说的是真的,全都是我做的,是我爱慕虚荣,高攀宰相府。才会娶了大小姐。整日耍威风……我知错了,郡主你会放过我的吧!”

顷刻间,若氏一家全部怔住,他的承认对他们打击太大,外表温顺的一个男子,真的是一个已婚男子,还不惜残害自己的亲儿,作为宰相门生的他,曾经骗他们来自书香门第。对他们百般讨好,原来是别有目的,无非是想攀上相府的高墙。而他们也蠢到相信他,引狼入室,毁了女儿……

“方杰弘!你这骗子!”若紫柔冲上前去,对他一阵狂打,“你用花言巧语骗我嫁给你,你无耻!”

“娘子……别这样……我错了!”方杰弘极力挡住她的攻击。

“我不是你娘子!”若紫柔双眼冒火,当众甩了个耳光给他,她风光出嫁,京城大街小巷都知道,现在却得知她嫁给了有了孩子的败类,天下人又是如何看她?他夜夜对她说的那些情话都是假的……事已发生,即使悔嫁,也无法退步,她的清白已经给了他……

这次,紫瑶没有阻止,任由她将气撒在他身上,毕竟她打对了,十恶不赦的男子就该往死里打。

兴许是受不了若紫柔的狂揍,方杰弘目露凶光,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,将她狠心地煽倒在地……“别打我……”

“你居然敢打我姐姐,我跟你拼了!”若紫娴愤怒地攥紧他的衣裳,欲要打他。

岂料,他脸色沉沉,眸光狠冽,抢步先行动手,毫不怜惜地打向她的脸。

两姐妹皆倒趴在地上呻吟,眼眶红润,哭出声来。“你竟敢打我们……爹……”

若浩天和柳朱红一惊,散发着浑身的怒气,心疼扶起了女子,对这个女婿憎恶到极致。

“本相不会放过你的!”

蓦地,紫瑶起身走向了方杰弘,眼神充满鄙夷俯视他,虽说她不喜欢若氏姐妹,但他打女人就是不对!

方杰弘连滚带爬地靠近紫瑶,祈求道:“郡主,刚才我招了,你可不能出尔反尔,请你放过我吧!”

“本郡主是说考虑考虑,可没说过要放过你!”紫瑶双手环抱于胸,凌然气势不改,“杀害亲儿,抛妻弃子,蒙骗女子,祸害百姓,顶撞郡主,污蔑金牌。公堂之上又打自己的妻子和妹妹,按律当斩,你说我能放过你吗?”

“你……”方杰弘顿时哑然,从刚才到现在都被这郡主耍得团团转,是可忍孰不可忍!既然她打定主意不放过他,也无须跟她客气!事情到了这种地步,他连她的姐姐们都敢打,难道还怕她不成?

他青筋暴怒,拧紧了拳头,准备故技重施!“你们一家人都不是好东西!参朝郡主,受死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