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50章 掩埋已久的真相

第350章掩埋已久的真相

待全部事情办妥之后。紫瑶飘然的雅姿走了下堂,经过若氏一家,正向门边走去。

“紫瑶……我的女儿……”

这时,若浩天起身叫住她,态度俨然没有以前的严厉。而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来看待她。累

此刻他才发现,真正懂事的是他那小女儿,他承认以前是过度偏心,独宠另外两个女儿,导致她在没有父爱的情况下长大……

紫瑶眸色微怔,霎时止住脚步,背对着他,对他的叫唤深感好笑……他的女儿……

柳朱红一怔,心里极度不悦,“老爷……你这是干嘛,为何要认她?”他是她的父亲,还要对女儿毕恭毕敬,行君臣之礼不算,还要承受她的指责,身为宰相夫人实在不能忍受,她的侮辱……

“爹爹……我没有这样的妹妹,你忘了她以前打了我一巴掌,出言骂我们……”若紫娴满口否决,有些心急,不同意若浩天的做法。上次被紫瑶教训的那幕,自今还不能忘记,甚至铭刻于心,总想着哪天亲手报复她,但想想现在更不可能,惹到她就如踩到地雷,稍稍不慎便会粉身碎骨。这种极具危险的人物,还是避而远之……

这会儿,他要亲自将她认回家,她不甘心也不愿,一山不能容二虎,不担保会闹得全家不能安宁!

“她是个不要脸的女人,刚才还这么教训爹爹……”闷

“就是,为了家,老爷你可要三思啊!”……

“你们够了,她是我若浩天的女儿!”若浩天恼斥道。

她们接二连三迸言,无非是想打消若浩天的念头,搞得她好像很想回去那个家似的!其实她根本一点也不稀罕。她舍弃的东西永远都不会要回来的!

“我不是你的女儿!”紫瑶冷漠回道。

他们若氏一家都是爱记恨的人,当初父亲对小女儿不闻不问,让她饱受各种痛苦。脸上已经不足了,不仅不多疼爱他,反而将她丢在了一边,让她独自长大,在他眼里,这个不受重视的女儿,有了等于没有,而紫瑶的娘也好不到哪去,长期备受他冷落,结果孤独离世……

这一切都和他们脱不了关系!娘没了,不给予她安慰关心,却多次纵容自己的女儿欺负妹妹,多么无情的父亲啊……

亲人的辱骂欺凌,莫王的厌恶鄙夷,别人的恶意捉弄,她连深爱一个人都会被天下的人骂为无耻不要脸……年纪轻轻的她不得已得承受这么多骂名……她是怎么挨过来的?

灵魂转换后的她,三朝回门,换来的是被泼一身冷水,被姐姐言辞讥讽骂成贱人,无奈之下只好煽了她一巴掌。他这个父亲的,未弄清事情真相,不分青红皂白,二话不说当即甩了她一个耳光,连打带骂替女儿讨了回来。现在若紫娴还怀恨于心,亏她有脸说她……

只是他们万万没料到,当初的丑小鸭如今光芒万丈,打破了他们当初的讽言,她不是一个没任何作为的人!

她靠着自身的能力,坐上了参朝郡主宝座,身份高贵显赫,万人敬仰……他现在才后悔,要认回这个女儿,不觉得太晚了?……无论如何,她都不会承认这个父亲……

被女儿无情否决,若浩天紧敛的黑眸中划过一丝哀伤,诚心道歉,“紫瑶,你是我的孩儿,以前是爹错了……原谅爹好吗?”

紫瑶转身面对他,绝颜淡定无任何一丝表情,冷冷笑道:“宰相大人,你可别忘了。发已断,父恩已还,我们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!”

有些事是命中注定,他们或许无缘做父女,既然发生了,一样没有挽回的余地,世界上没有后悔药,错过了就回不得从前了……

若浩天身形一晃,险些站不稳,内心揪疼窒息,他知道以前对她的造成的伤害很深,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。但是他可以为她而改,“爹可以补偿你,只求你能回来,这样家才能完整……”

紫瑶冷瞥了眼他,仍无动于衷,“我不稀罕,娘都不在了,何为完整的家?你当初是如何对她的?”女子最痛苦的莫过于丈夫的冷落不信任,到最后惨不忍睹……

一语正中他的心房,若浩天纠结的心吨吨直痛,油生愧疚之心,适才恍然想到她的娘,那个曾经爱他至深,温婉贤淑的发妻……她一向安守本分,直到那天做了错事之后,让他厌恶,失望透顶,最后将她长期置于相府的冷房中到死,事后他也曾想过是自己太过冲动……

见他沉默不语,眼神内皆是哀伤悲凉,知晓他正在反思,但又能怎样?都无济于事了!紫瑶眉一挑,接着迸言:“你根本不把我当做女儿看,你曾经对我说过,走出家门就永远别回来!我没记错吧……”

若浩天摇着头,黯淡的眸光中满是诚心的请求,声线几近颤抖,“那是爹的气话,爹可以收回!只要你肯认我这个父亲,爹什么都答应你!”

气话?通通都是他的片面之词,那时的他对她充满了怒意,敢无情打她就代表敢杀她,为了另外的两个女儿不惜出口辱骂她……就算他要认她,她也不愿……

“这可是你说的!”紫瑶冷扬一笑。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。

若浩天不断点着头,以为她同意,不禁笑道:“对对,爹说的……”

蓦地,紫瑶走到了若氏母女面前,垂眸俯视她们,沉沉启言:“要我认你可以,除非你得舍弃你的夫人和另外两个女儿!你肯吗?”她笃定他不会舍弃,二选其一,鱼和熊掌不可同时兼得,有她就没有她们……

“紫瑶……这……”若浩天如被人泼了一身冷水般,笑意一敛,僵硬的面色愈发苍白,浑身的力气瞬间被抽光,他明白她的意思,现在正处于进退两难的状态,他从小娇宠的女儿,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……

若浩天犹豫不决的样子,压根没有曾经的果断决绝!纷纷落入了若氏母女的眼中,她们神色凝重,各个错愕不止。深怕他为了那个女人,会不要她们……

“爹……”若紫娴拉住了若浩天的衣角,示意他回神了……

柳朱红愤怒瞪了眼紫瑶,站起身来走到她面前,扬手狠狠指向她,怒道:“老爷你可别答应她无礼的要求,你难道忘了当初,她那个不要脸的娘,害我掉了孩子……母女都是一个嘴脸,无耻下贱……”

话音刚落,“啪”的一声,紫瑶迅速甩了个耳光给她。最讨厌别人说三道四,随意诬陷拉人下水!

“你竟敢打我……”柳朱红捂着发红的脸颊,咬牙切齿道:“什么贱人就养出什么贱女!”

紫瑶清澈的瞳眸中隐闪过几丝怒气,再次扬手重重煽了她一个耳光,“你再说一遍试试……”

“老爷……”柳朱红一副委屈的模样,不敢在叫,害怕她在动手……

坐在地上的两姐妹狼狈起身,散发着浑身的怒气,卷起袖子准备跟她硬拼。

见状,紫瑶凛然站到她们面前,赫然放话,“顶撞本郡主的后果,你们知道的!退下!”

她们被她的气势所吓到,手脚不受控制地退后了几步,人家身份高贵,不比以前懦弱的三小姐,深知她发飙时的厉害,连她们的父亲都拿她没辙……只好隐忍着全身的气,不能在她面前爆发……

紫瑶泉眸微眯,冷扫了她们全家一眼,最后停留在柳朱红身上,“你口口声声说我娘害你掉了孩子?真的确有此事?”直觉告诉她里面一定大有文章,一个温柔善良的女子,怎么可能会害人?

她那清水般的眼睛锐利清明,仿佛要将她看透彻一般。柳朱红心虚地躲过了她的注视,吞吞吐吐道:“当然……难不成还有假……”

“那你为何如此慌张?还是说你从中作梗,设计陷害,目的是为了除掉我娘,好坐稳宰相夫人的正位?你根本没有怀孕对不对!”紫瑶步步紧逼,层层推理。她的惊慌早已暴露了她的行迹。看来十几年前的事实真相也快解开了……

“我……你胡说……”柳朱红嘴角发颤,极力否认。不敢置信眼前的丫头,居然全部给她说对了……但知道此事的只有服侍她十几的贴身侍婢和大夫才知道,他们守口如瓶,应该不会出卖她才对……

若浩天一愣,发现了她的不自然,连傻子都知道她有问题,如果正如紫瑶所说的,不就误会了那个贤惠的女子吗?想到这,他的眼眶微微泛红,也许他一开始就做错了……

紫瑶皱紧了眉头,倏然靠近了她,方才只不过稍微试探她一下,她的反应之大,让她更加确定她的推测,“被我说对了吧?这一切都是你的诡计,才会让娘含冤而死!”

“不是……我没有!”柳朱红猛然摇着头,深怕自己的奸计败露……

若浩天紧紧地攥住了柳朱红的手臂,眸光霎时变得冰冷严厉,“夫人,告诉我,你到底有没有做!”

“老爷……你千万别听信她的话,我没有做……你要相信我!”柳朱红心急反驳。

“我要一句真话!”若浩天咬字切语道,非要刨根问底,了解事情的真相。

若氏姐妹见父母大起争执,连忙过来劝解,“爹……你别这样,娘是无辜的!”

柳朱红面色宛若白纸,一时间接受不了丈夫的变脸,慌乱哭出声来。“老爷,你误会我了……”

“若宰相,本郡主倒有个提议,你大可问问贴身服侍她的侍婢,调查为她诊断的那些大夫,就一目了然了!”紫瑶略带讥讽的眸光扫向了柳朱红,刻意提醒,“如果你问不出来,就交由本郡主亲自审问!”

此言一出,柳朱红全身瘫软无力,倒坐在地上,她明白她的能力,碍于她的威严,人人都会妥协……女婿完了,她也快完了……

“为什么你会知道……谁告诉你的……为何要和我作对……”柳朱红指着她怒道,她光彩赢了正方,却败给了她的女儿……

“我猜的!”紫瑶坦然冷笑。

“哈哈哈……我不信,那你猜不猜得到,你娘是怎么死的?”柳朱红受不了打击,大笑出声……

若浩天闻言,心顿一惊,用力扣紧了她的手臂,双眼冒火,“你给我说清楚……”

柳朱红索性豁了出去,狠狠迸语:“她是被我下毒害死的!你想不到吧……哈哈……”

紫瑶眸色紧敛,一丝冷凝忽闪而过。“你无药可救了……”

堂内又哭又闹,上演家庭闹剧,让堂外的百姓看得一阵莫名……

快马奔驰,精兵无数,朝中冗长的大街跑了过来。马上的俊雅男子紧紧地攥着僵绳,驱马跑在前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