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52章 坏蛋,你不温柔……

第352章坏蛋,你不温柔……

“你是谁啊?”紫瑶诧异问道。视线停留在她身上。

一身简单的妇人装扮,大约三十来岁左右,能这样唤她的,应该是在宰相府做过侍婢奶娘之类的。

妇人听闻,不敢置信地看着她,“小姐,我是奶娘啊!你忘记我了?”她在宰相府当了几年的奶娘。专门服侍大夫人,直到她去世后,将小姐抚养到十二岁之时,她才离开。她们感情至深,虽然已经别离,但偶尔一段时间会相约见面。累

她眼中的三小姐,是个懂事又自卑的孩子,她貌不惊扬,胆小谦让,经常受人欺负,每次见面都跟她诉说几天来发生的事情,被姐姐欺凌的事,经常挂在口上,都独自伤心落泪。她亲手抚养长大小姐,她又何尝不心疼呢?

只可惜她现在有自己的家庭要顾,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……

不过,小姐现在闪闪发亮,承蒙皇上赏识,坐上了郡主的宝座,不再是以前那个任人宰割,任人唾骂的三小姐。她垄断了所有对她的不好的传闻,成功完美蜕变……

正当她买菜的时候,遇到了街头的突发事件,看见她轻而易举地教训恶人,公堂之上,她傲然威仪,自己亲眼目睹她的锋芒。这跟以前判若两人,让她有点疑惑,为何一个懦弱的人转变会这么大?甚至连她这个奶娘都不认得了?闷

方才堂内的一幕,她全部都看到了,旁人也许看不出来,可她却十分清楚她和宰相之间的恩怨,她支持紫瑶的做法,当初要不是宰相听信二夫人的话,也不会痛苦伤心,一切都是他自种的恶果,怨不得别人!从来都不关心女儿,直到她坐上高位,才会想到相认……这种无情的父亲,不要也罢!再说他们本来就是不是真正的父女……

紫瑶抱歉地摇着头,淡淡一笑,“不好意思,我失忆了……”原来是她的奶娘,莫怪会挡在她前头,如果向她说实话,不是本人而是灵魂转换,非把这些古人吓死不可。

奶娘有了一刻的愣怔,急忙开口:“小姐你成亲前几天还见过我呢,怎么突然会变成这样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面对小姐生疏的语气,她有些接受不了。她沉稳冷静固然是好,但她忘了她这个奶娘,让她有点伤心……自己曾经带过她,留有很多感情……

紫瑶见她一脸受伤,有点于心不忍,可她终究不是本人,身体主人的记忆不再,她无法知道她们之间的关系。但看得出来,她们的感情一定很好,“奶娘,你别担心,我很好!”

奶娘低落的心情稍稍得到舒缓,担忧问道:“小姐,你在莫王那边定受了很多苦,你现在过得好吗?”她爱莫王爷是人尽皆知的事情,莫王爷讨厌她却娶她,到最后休了她,她的心里一定不好受。

紫瑶安逸地握着云冷月的手臂,满脸洋溢着幸福,笑道:“我有未婚夫了,每天都很快乐!”没有那智障的骚扰,她坚信会更快乐!

倘若人人知道,当初厌恶她的莫王,如今反来倒追她,都不晓得会作何反应……是他自己不珍惜,假设他要是像月一样,不在乎她的容貌过去,全心全意只爱她,或许她不会离开王府……但如果不是因为他,她也不会遇到月……这挑明了是给她制造机会偶遇……

云冷月俊眉舒展,俯首望着心爱之人,夭唇轻扬起一丝清雅的笑意,小女子娇美可人,回去定要给予奖励……

他们默契的眼神交替,彼此之间的爱意难掩,不禁羡煞了多少旁人。是她多心了,原来小姐早已经看开了,也无须在多担忧了。皇榜联姻已张贴,眼前的男子应该就是七王爷,小姐的成亲对象,单看样子是比莫王爷要沉稳得多,明知道她是个被休的妃子,还愿意娶她,这样的男子值得托付终身……

“王爷,小姐,我祝福你们。“奶娘擦着泪水,替她感到高兴……而她也有必要告诉她一些藏匿已久的真相,对她才算公平……

紫瑶微眯着月亮般的笑眼,冲她感激一笑,“谢谢你,奶娘……”

这时,落可南抬眸看了愈发渐暗的天色,催促道:“我们该走了,再不回去,老姐她们可要急死了!”

“嗯,说得也是!”紫瑶淡淡颌首,转首望着妇人,“奶娘我们先走了,后会有期!”

他们匆匆告别,快步走向了不远处的雪驹。

见状,奶娘向她招手,大声唤道:“小姐,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对你说呀!”

“我们改日再聚!”紫瑶回以淡笑。

“可是……”奶娘收回手没有追过去,愣愣地站在那边,小声自语道:“我只是想告诉你……你是我捡来的……”

突然间,一位妇女走到了她的旁边,“请问你在哪里捡到的?”

“你是谁?”奶妈诧然问道。心蓦一惊。

“或许我们得找个地方单独谈谈!跟我来吧!”她独自先行向前。

迟疑了一会儿,奶妈也尾随其后,因为她想知道她到底是何人物?

周围百姓分别站到了街道两旁角落,准备目送他们离开。

云冷月一把抱起她坐稳到马上,自己也妙哉地翻身上马。握紧了缰绳……

“旺……”小东西大摇大摆跟在后面,企图想跟上他们……

殊不知,刚走几步就被落可南拧了起来,“人家恩爱,你凑什么热闹啊,跟我坐还差不多!”话毕,不容商量将带着它上马……

紫瑶倒靠在云冷月怀中,侧首看着他们,笑道:“你可别欺负它呀!它可是个大功臣,今天有个女子说它全身都是宝,特别是它的血,还能治病呢!”

落可南一手攥紧缰绳,另一手拧着它到眼前,略微思考了下,调侃道:“不就是一只长相怪异的肥狗,我还真看不出来哪里是宝,不然回去跺了它,让老姐研究研究就知道了!”

话落,他们欢笑成一片,唯独那只小东西忧苦着一张脸。

他们驱马前行,朝皇宫的方向跑去……

一段时间后,安全抵达皇宫。分别朝各自的寝宫奔去。

轩辕殿

云冷月抱着紫瑶走进了寝房内,稍稍掩住了门,便将她放在了**。自己也坐到了她的旁边。

“你怎么会被四皇兄带出去的?”

紫瑶一愣,深知他会生气,也如实回答,“被他打晕的!”那个智障知道她肯定不会和他出去,除了耍阴招之外,别无他法……

云冷月神色凝重,心里越发来气,他稍稍拉开她后面的衣裳,替她检查有没有受伤。担忧询问:“除此之外,四皇兄有没有伤害你?”

紫瑶摇了摇头,见他一副小题大做的样子,忍不住笑出声来,“没有……”

一想到云莫枫被她捆绑倒在**的糗样,心情是何其畅快啊!都是他自找的,谁叫他胆大敢将她掳出宫外……甚至还想……

“当真没有!?那他有没有跟你说什么?”云冷月蹙眉盘问。很想知道所有的事情。

“有啊,趁我昏睡的时候,他想跟我洞房!”紫瑶故意提起,偷睨他脸上的表情,兴许是太久没看见过他发飙,一时来兴……

听闻,云冷月脸色阴沉,幽深的潭眸迅速被怒气取代,愠沉道:“可恶……他真卑鄙!”

她早已是他的内定的王妃,人人皆知,他竟然不顾他的颜面,多次抢人,这次倒好,直接击晕掳掠回去。不管她愿不愿意就想碰他的女人,是男人都不会容忍,即使是自己的皇兄。

他周身散发出凛冽的寒气,双眸似千年寒潭般清冷,“我不会放过他的!”声线愠怒十足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紫瑶扑哧一笑,身子向后倾,倒在了**发笑……

云冷月清绝谪俊的面容一怔,俯视**笑得不可抑止的女子,差点被人吃了还这么开心。紧蹙的眉间暴露了他此刻的不悦。“若紫瑶!你还笑!当心我不要你!”

“你过来!”紫瑶收敛了笑意,冲他迷人地眨着眼睛。

云冷月俯身靠向她,与她面对面直视,愠怒不散,“何事?”

“你生气的时候,很迷人……”紫瑶白皙的玉手环上了他的脖颈,啄吻下他的薄唇,“我都被你吃光,你要是不要我,我马上就回去!让你永远见不到我!”

“你敢!?”云冷月霸道地抓住了她双手,紧紧压在**。

这小女子当真胆大妄为,明知道他最忌讳担心这个问题,还一再刺激他。明白就是欠惩罚……

“当然敢!!”紫瑶脱口而出,眸中笑意不改,似要和他奋战到底。只是苦于被他压得两手发酸……

云冷月稍稍加大了手中的力道,俯身准备毫不怜惜地吻住她的红唇。

紫瑶猛然躲开了他的攻击,存心与他作对,刻意不让他得逞。反正有的是耐心和他磨蹭。

他们在**大玩,一个欲吻,一个闪躲,折腾了好一会儿……

云冷月眸色加深,有些气急败坏,猎物就在身下,偏偏她不配合,欲.火被她再三挑起。却得不到浇灭。既然如此就尝试一下强硬……

“若紫瑶!”

他额鬓生汗,彻底被她惹火,随意腾出了一手钳住了她的下颌,固定她正在乱动的头。目光带着浓浓情.欲紧紧锁定她。

紫瑶被迫与他直视,可怜楚楚地回道:“月,我投降了……”她的男人发飙了,就一发不可收拾……这下她玩大了……

“晚了!”云冷月炙热狂烈地吻上她的双唇,霸道享受她口中的芳香甘甜。

“唔……”四唇相贴,他不停歇地索取,让她肺部极度缺氧,差点透不过气来……

没被没智障占到便宜,反被自己的男人给霸王硬上弓了!而且还一改往常的温柔。

他修长的手指延伸到她的领口,利落地向两边扯开,摸索她的肌肤之际,顺势解开了她肚兜系带,迫不及待了地扯丢带到一边,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。他温热的唇瓣一路向下,肆意亲吻她诱人洁白的肌肤……

紫瑶窘羞地望着身上的男子,连扒内衣时都这么疯狂……“月……等等……”

“怕了么?”云冷月含糊应道,身体愈发热烫,下腹灼烫难受,拉开了她的双脚,隔着衣裙僵硬地抵着她……

感受到他传递过来的热量,紫瑶惊讶得瞪大了眼睛,他对她的渴望每次都来得太快……“你这个坏蛋……一点也不温柔……”

“都是瑶儿你惹得祸!”他沉沉应道。

经他刚才大力的拉扯,腰间的系带有些松散,一个烟管冲身上掉了出来。

“这是什么?”云冷月疑惑问道,停止了所有动作,捡起它细细地打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