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54章 你好坏……

第354章 你好坏……

“你就在忍忍吧!都已经粘贴皇榜了,怎么改!”紫瑶忍不住笑出声,双手放在他的肩膀,“好好好,我哪也不去,行了吧!”

她的男人将她捆得牢牢的,她都不着急成亲,反倒他急得一刻也不能等,深怕她被人抢走,或者哪天她自己跑了……不过也不可能,自己都被他吃干抹尽,也有了夫妻之实。没机会走了,况且他是她心爱的男子,她也舍不得……累

“这还差不多!”云冷月目光灼热地看着她,双手很自然地环在她的腰间,脑中突然忆起了一幕,便提议:“娘子,我们不如像九弟那样先行拜天地,怎么样?”

这是沉淀在他心里的一块沉石,离婚期还要一个多月,这意味着他得担心忍耐这么多天,只要一天不办,他的心里就不踏实。害怕中途杀出个程咬金来阻止他们,那还得了!

紫瑶对他的提议深感好笑,他们兄弟俩一个德性,堂堂王爷不在乎什么隆重婚礼,倒喜欢天为凭,地为媒的简单式拜堂……她摇晃着他的肩膀,故意不配合,笑道:“为何要拜堂?”

云冷月皱紧了眉头,幽深的潭眸中划过一丝深沉,“我太害怕你会跑掉!万一你耍赖不认账怎么办?”这个女人什么事都会做,次次挑战他的极限,老说些离开的话,让他担惊受怕!

坏蛋男人居然对她这么没有信心……该担心的应该是她吧!紫瑶稍稍别过头去,小声嘀咕:“人家都是你的人了,我们有了夫妻之实,我还能跑到哪去?而且常耍赖的应该是你们男人!要是我哪天被你抛弃了,最惨还是我!”闷

云冷月靠近她白皙的脸颊,啄吻了几记,沙哑道:“我好爱好爱你,怎么忍心丢下你……再说你又这么美味,就算是用上一辈子的时间,也尝不够……,所以我无时不刻都想要你……”

负心汉永远和他沾不上边,他并非花心之人,他自小习武,对女人一向很克制,从来没有过歪想的念头……除了眼前的女人,愠定自若的他无法挡住她的诱。惑,多次都隐忍克制,直到把持不住……真难以想象以前是怎么度过来的?一个轻吻就足以挑起他的欲。火,想要她却碰她不得,那种感觉实在太难受了……不像现在任他索取……

男人的情话让她不禁涨红了脸,环在她腰上的火掌正在向上延伸,肆无忌惮地侵犯……大手扯着她身上的衣领,露出一小块血腻细滑的冰肌玉肤。

“你好坏……又想欺负我了……”

云冷月轻抬起她的下颌,眸光暧昧地直视她,坏笑道:“告诉我,喜不喜欢我这样对你!嗯?”

紫瑶招架不住他的爱抚,被他的柔情攻略所蛊惑,双唇不自觉地张开,喃喃吐出几个字:“喜欢……”

“乖!”云冷月轻拂着她的发丝,清雅的俊容会露一笑,哑声道:“瑶儿,夜才刚开始,我们也才刚开始而已……你现在可要喂饱我!”

他动手解开了她的腰带,双手拉着她的衣领,慢慢褪到了半背上,胸前一大片雪白的肌肤瞬间暴露在空气中……他继续向下拉……岂料这时,外面传来两个男子的声音,

“四哥别这样,现在这么晚了……”

“你让开……”

不足一分钟,半掩的门也随之被打开……

见状,云冷月迅速地将她光裸的肌肤揽贴在自己的胸膛上,宽大的袖摆遮住她白皙的后背,将她遮得一滴不漏。

俊脸愠怒,眸色略过阴冷寒冽,冷扫了眼外来的入侵者。刚才大意,竟然忘了关紧门……

突然其来的动作,让紫瑶还未搞清楚状况,便措不及防地撞到他的怀中,险些被压扁,惊讶吃痛之时,骤然感受到男子浑身散发着一股怒气……刚才意料情迷的她压根没注意门被人给打开了……

“你们……”他们顿时傻眼。怔怔地望着他们相拥的画面。还有松散的衣服能说明什么……

云奕辰恍过神来,魅眸一闪失落,知道云莫枫来得不是时候,便拉住他的手。“四哥,跟我走!”正巧刚才在半路遇见他,得知他要来找她时,制止不了他,唯有跟紧他……没想到却看到令他苦涩的一幕,早知道不跟着进来……

因为她,四哥和七弟水火不容,这是他们兄弟间都知道的事……

“不要!我要见她!”云莫枫沉声拒绝。冰冷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们,视线游移到男子的双手,想也知道方才他正在脱她的衣服,心爱的女人肯让七弟碰,却不厌恶不给他……这算什么?

云冷月俊脸阴沉,眸中迸射出寒冷的煞气,愠冷扬言:“四皇兄,请你出去!”

未经他的同意就闯入他的寝宫,而且来得不是时候,他正在爱女人,差点被他看到身子,这点让他极度不满!白天抢不成,跑到晚上来抢,着实可恶!

“云冷月,你无法命令我!”云莫枫咬字迸言,丝毫没有要出去的意思。

“该死!”云冷月低骂了声,垂眸望向了怀中的人儿,低沉道:“你现在知道了吧,以后不可以小看男人,尤其是他!”

幸好他制止她出去,否则非得被他再次掳劫,仅仅一次已经快令他发狂,绝对不允许有下次……

经他斥责,紫瑶可怜楚楚地应了声,“嗯,那现在怎么办……”还是听男人的话保障,她的确小看了他,挣脱了束缚,还跑到了皇宫来找她……他们欲行坏事,怎么就冲了进来,甚至连云奕辰都在,她衣衫不整,不尴尬死才怪……

云冷月不理会前边射过来的妒意火线,一手遮着她的玉背,另一手拉起她欲掉的衣裳,迅速将它穿回原位。在他们面前自然地把帮她穿戴整理好,顺便将她拦腰抱起放到了**,轻吻下她的红唇,道:“我去去就来!乖乖在**等我……”

“我要跟你一起去!”紫瑶抓住了他的手臂,他们之间避免不了打上一架,让她独自在房间担心等待,这不是她的作风……

云冷月眸色一怔,呦不过小女子,深深叹了口气,“那你准备一下再出来。”话落,颀长的身姿走向了云莫枫。

云莫枫冷蛰的鹰眸直视云冷月,怒喝:“云冷月,你敢跟我赌吗?”

他直接无视他的话语,他的女人不是筹码赌注,断不可能答应他无力的要求,他站在他面前,沉冷开话,“正好,我也有事要找你!”

他曾说过,即使是他的皇兄,他也不会放过他!掳劫爱人不算,还想占有她,身为她的男人,实在咽不下这口气……

他们相继走出门,偌大的寝宫内剩下她一个人。

紫瑶缓了口气,打开衣柜拿出衣服,匆忙换上它,再往**拿回那个烟管放于腰间,走出了寝宫……

轩辕殿内,花园。

月亮高挂,微风徐徐,玄衣飘然,狡黠的月光洒在了两个对立的男子身上。

四眸相撞,如入电光火石般,迸射烈焰火花……他们对峙了好一会儿……

云奕辰站在旁边,眼见兄弟反目,他想阻止却又不能干涉。他了解他的兄弟,他不仅是以前做错了,连现在也做错了!伤害了那个女人,让她离开而去,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了,如今何必在强求呢?

虽说他们都可以竞争,可到最后才知道七弟是真正的赢家,胜负已揭晓,因为他已经完完全全的得到她。为何四哥不学他一样默默喜欢她呢?这样至少不会令她反感……

他也想要她,有时做梦会梦到跟她在一起,如果可以他永远不想醒来,只想一直沉溺其中,但现实不允许……梦醒了什么都破碎了……他很早就麻木了……能看到她对他笑,心里很满足了。

这时,紫瑶加快脚步走了过来。

云莫枫看清了来人,欲要走向她,“瑶儿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倏地,云冷月如风的一个身速闪到了他面前,挡住他的去路。一步也不让他接近她!

“云冷月你让开,我要先向她道歉!”云莫枫愤怒启言。浑身不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