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58章 兄弟相残,只为红颜

第358章兄弟相残,只为红颜

云莫枫俊涛的面容上霎时浮现了两个巴掌印,心里错愕不止,但更多却是心痛,情急之下,他猛然扣住她的手腕,“我不允许你这样说!

紫瑶满脸通红怒气渐散,用力挣脱他的钳制,他越不爱听她就越说,哼道:“你让我不得不恨!”打她爱人,惹毛她的下场很惨,况且他又不是她的什么人,没有资格要求她!打他两巴掌太便宜他了!累

双掌一阵落空袭来,云莫枫胸口窒息得难受,心爱的女子当面亲口对他说恨……一针见血扎得他的心好痛,他的负荷能力有限,恐怕在经过她多过一次的摧残,说不定会彻底崩溃……

“你是我的瑶儿……你以前可是常对我说爱……你想想好吗?”云莫枫身形一晃走向她,修长的手臂伸向她的脸颊。

岂料,未碰触到她时,就被云奕辰挡了下来。

“六弟,为何连你也这样……”云莫枫咬紧了牙关。

曾经欺负她的人,现在各个都来喜欢她,除了九弟……她的魅力之大。可以让他们为她无怨无悔地做任何事,甚至为红颜可以丢了性命,因为她值得他们这样做,那兄弟相残这又能算什么?

云奕辰微敛的俊眸,忽闪而过一丝冷凝和忧伤,叹息道:“我不准你碰他们……尤其是她……”

爱她可以无条件地为她付出一切,虽然得不到回报,他也不敢奢求,只要她快乐就好,其他都不重要了,如今能做的就是保护她免受伤害……然后再将她毫发无损地还给七弟……闷

“原来你很早站在他们那边……“云莫枫鹰眸微怔,曾经十分要好的兄弟,为了他们不惜和自己公然翻脸作对,下手不留情地打伤他,他眼里早就没有他这个四哥……“你认为你挡得了我?”

“试试看才知道!”云奕辰没有退让,扬手挡住了他的去路,一步也不他靠近她。

霎时间,周围的空气中充实着一股冷流,寒凉直透人心。旁边的宫女不禁连打了几个寒颤,呆怔地站在一边,忘记了来时的目的。

云冷月盘膝而坐,一到暖流由丹田而起,四处流窜到他的体内。仿佛正在激活沉睡的活性细胞,让它们跃跃欲试修补受伤的部位。额鬓不断冒汗,本是苍白的脸色得到舒缓,恢复了以往的神色,胸膛上的疼痛急剧减低下降中……

足足几分钟之后,他睁开了双眸,缓缓地站起身来,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完全复原。他揉着受伤的胸口走向紫瑶,将她拉回自己的身边。

紫瑶一愣,见他能走能动,应该不碍事了,她握紧他的手掌,担忧问道:“好点了吗?”

云冷月轻轻颌首,幽深的眸子带着几分懊恼望着心爱之人,“好很多了。别再为我担心,嗯?”不想看到她忧心匆匆的样子,都怪他自己大意,才会遭到云莫枫的掌力,还好不是被刀刃所伤,并无大碍,不然小女子非得泪眼汪汪……哭死不可!

紫瑶双手紧握他的长臂扶住他,悬浮的心放下了不少。“小心点……”眸子微抬瞪了几眼云莫枫。眼神中愤怒的含义颇明。

双方相对,煞气绽现,似要开打一般。

这时,一个男子突然出现在他们前面。

漆黑的夜,狡黠的月光将他的身姿映衬得更加颀长雅致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他作势轻咳了几声,大迈步伐正向他们走来……伸手轻揉下喉咙,“你们在干什么,全部给我……朕住手!”

他们闻言,同一时间望了过去,看清了前边的来人。皆是一怔。

“父皇……”他们有些惊愕。忘了行礼。

紫瑶和云冷月相互对视了一眼,传达了彼此间的疑惑,夜深人静皇上怎么会出现在他们的寝宫?那么刚才那个宫女定是要向他说这件事了!

他不似于以往明黄的打扮,而是清雅的玄华锦衣袭身,眉宇间贵气威仪隐散。面容不比平常时的严厉。兴许她太过敏感。只一眼就让她感觉不像是本人!

“月……你有没有感觉你这个父皇有点怪!”紫瑶凑近了他的耳畔,道出了心里的疑惑。

云冷月双眸紧敛,略带探究的眸光与他相撞,一阵莫名地熟悉感突兀而升,“瑶儿你也有这感觉,我在想他会不会是……”

紫瑶沉思了小许片刻,打着如意算盘,唇角轻扯出一抹狡黠的笑意,“有道理!先别拆穿他,等下准备逮他!”

找他那么久,居然自己送上门来,扮普通人扮惯了,如今大胆扮起皇帝老子来了!真有他的!

“父皇,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?”云奕辰诧然问道,改变恭谨的语调。

“呃,朕睡不着,恰巧出来走走,顺便找郡主商量要事!”云轩阳答得理所当然,双后环于背后,挺身而立的气势十足,眼神刻意瞄了眼紫瑶,“谁能告诉我……朕,怎么回事?”他连忙改口,儿子扮老爹别扭不习惯。

紫瑶挑着眉头,极力隐忍住笑,这神风还是改不了口误……我朕我朕……那俩个家伙竟然没有发现……不过也好以假乱真,借以治治云莫枫!

他们两个静默不语,也不多作想,只觉得什么风把父皇给吹来了,还是他们正要打架的时候……太不凑巧了!

他一来,他们这些儿子什么也做不了。唯有听候他的发落。

紫瑶冷瞥了眼云莫枫,走到假皇上面前,准备参他一本,“皇上,你家莫王私闯寝宫,打伤了我家的月,你说该如何解决!”

“什么?”云轩阳澄眸微敛,划过一丝诧异,他老哥的功夫明显在他之上,怎么会被他打伤?除非是偷袭!他眸光转向了云莫枫。“皇儿,你给……朕解释一下!”

“儿臣无话可说!”云莫枫抿紧了唇瓣,不得不俯低头来。

“放肆!”云轩阳怒喝道,踏步走向云冷月,眼中一丝担忧忽闪而过,“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!”云冷月清锐的眸光紧锁着他脸上的每个表情,他那双澄然的眼睛内有着和他一样的熟悉感,让他更加确定他就是神风本人。他会担心他,或许他们真的有关系也说不定!

发现他特别的眼神,云轩阳连忙退后了几步,端出刚才的架势,刻意提道:“兄弟之间,血溶于水,何必自相残杀!变成仇人。你真是让……朕太痛心!”

“父皇……儿臣这么做是有苦衷的,为了夺回瑶儿,儿臣实在迫不得已才会反目……”云莫枫索性直接豁出去,散发着全身的怒气,袖下的双手不由得拧紧了。

“大胆!别忘了你们已经和离了!如今他们的婚期已颁告天下,人尽皆知,况且兄弟之妻不可夺,难道这点你不知道吗?我……呃朕……对你太失望了!”

紫瑶优雅地扬起手指,表情故作平静,心里早已笑得不开胶。神风易容对付智障算有一套,自己在煽风点火下,正好挫挫他的锐气。

“皇上,莫王没日没夜的纠缠,请您为臣女做主!”

话音刚落,云莫枫睁大了眼睛,直视她幸灾乐祸的表情,情绪几近抓狂又不能爆发,这种忍耐太难受。紫瑶刻意告状,也不知父皇会给她下很什么命令!

“父皇我……”

云轩阳扬手赫然地挺放在他面前,打断他的话,“骚扰郡主,打伤皇儿。朕呢……就罚你在府中面壁一个月,不得进宫!”

一个月……那不是要很久都见不到她?他不甘心……

“父皇,儿臣反对!”云莫枫沉冷开口,请求收回成命。

“朕……意已决,君无戏言,你知道的!”云轩阳冷喝道。眉宇间威仪的王者气息显露无疑!

“可是……”云莫枫欲言又止,苦于皇命不容违抗。

“够了,你们都各回自己的寝宫!”云轩阳冷扫了眼他们,“下次再让我……朕看到你们兄弟打架,定不饶恕!”

“是……儿臣告退……”他俯身行礼,还是回去再想想办法。他再次看了眼他们便不甘不愿地离开。而云奕辰也紧接在后,慢慢消失在他们视线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