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59章 私闯寝宫,公然行刺

第359章 私闯寝宫,公然行刺

云轩阳俊眉轻扬,邪俛一笑,“美丽的小姐,我等着你哦!抓到我就任你处置,当然我不排斥投怀送抱!”

紫瑶眼角狠狠抽蓄了几下,树上裹着一层人皮的男子悠然随意,说得理所当然,真是对不起皇帝老子那张脸……累

现在十分后悔听信了他的话,但从刚才的反应看得出来,他跟落可南的弱点一样,都怕被人揪耳朵,要是被她逮到的话,绝对不会轻饶。

冥想之际,还是采用柔情攻势,他肯定招架不住……

她水眸轻抬,唇角轻扯出一抹甜美迷人的笑意,“神风大人……你不下来,人家怎么对你投怀送抱啊!”

此言一出,坐在椅上的男子眸色加重,醋味进一步油生,他极力按捺住全身愈发的怒气,轻声低哼了几下,自己的女人竟然当着他的面,对别的男子调情,言语温柔甜美带笑。受不了……她几曾何时对自己这样说过……待遇根本不公平!

“研儿?!”云轩阳喃喃低语,有了一时间的愣怔,再次被她蛊惑,恍惚柔情似水的女人太过像极了他的女人,嘴角不自觉上扬,发光的眸子紧锁着树下的她……

鱼儿是上钩了,但还是死赖在树上不下来,想骗他还有点难度……

紫瑶偷瞄了眼他的状态,眼前一亮继续做戏,于是转身背对着树,故意说得伤心妩媚。“还是说你在嫌弃我?”闷

云轩阳瞪大了眼睛,望着树下那抹熟悉的背影,她那娇美可怜的身影让人想怜惜,她那伤感的言语刺激着他所有的感官,心错综复杂,急不可耐,未恢复意识的他,糊里糊涂将她当作了心爱的女子。

“不是这样的……你误会我了,我爱你都来不及……怎么可能会嫌弃你!”他急忙解释,慌乱不已。

紫瑶泉眸微敛,有点疑惑他诡异的反应,话说得莫名其妙,却不像作假,总觉得此话不是对她说的……

他会爱她才怪,两人见面就斗嘴折腾,俨然没有任何感情,由此看出,他必定将她认为是某个女子了!难不成是研研?这有可能吗?记得他好像占过她便宜……奇怪了!

见她沉默不语,树上的男子更是焦虑不安,不知所措。“你别生气……”

他爱谁她管不了!还是抓住他盘问要紧,紫瑶硬挤出一滴泪来,微微转首凄楚地看着他,正欲开口讲话。谁料,却被抢先一步迸言。

“你别哭,是阳错了……我的宝贝……”云轩阳心慌意乱地站起身来,安慰道。他的研儿哭了这该如何是好?

紫瑶轻清澈的眸中,狡黠的笑意愈发抖盛,原来神风叫阳,如果在稍微卖力下,说不定他会全盘托出,“阳……那你过来!”

云轩阳动手整理着身上的衣服,点头应道:“好好!我马上下来,等我下!”

还未等他下来,旁边忽然间传来一个生怒且带醋意的声线。

“瑶儿!”

话落,他们同是转头望了过去。

瑶?!云轩阳恍过神来,当即止住了欲跳的脚步,这个危险的女人,差点被她蒙骗了……

“月……”紫瑶轻唤道。清楚感觉到他的不悦,他应该知道她在做戏而已,这次醋是不是吃得有点无厘头……

云冷月面色阴沉,将她扯进怀中,霸道宣誓自己的所有权,“你是我的女人,不许对别的男人眉来眼去!”

自己被她气炸了,身为男人绝对不能容忍,虽说这只是她的战略而已,可他就是无法淡定……

面对他的怒气,紫瑶小心翼翼地凑到他的耳边,轻声低喃:“别吃醋嘛,我差一点点就可以抓住他了!”

云冷月不顾胸膛上的伤,紧紧将她揽在怀中,语气强硬不容商量,“不行,我就是爱吃醋!你只能对我温柔!”

方才神风也说爱她,简直就是出乎意料,他心里闷慌生怒,醋坛打翻,压根没有多余时间琢磨他的话。

“你好霸道……”紫瑶嗔骂道,经他一吼,她卖力施展的美人计,都宣告败北……

云轩阳双手环于脑后,继续靠在树边上。轻睨了正在亲热的他们,还好老哥及时叫她,不然自己非得惨遭她的**,他故意刺激她,“女人,你不仅不温柔不体贴,而且又凶又狡猾!”

他一脸幸灾乐祸直接惹恼了她,紫瑶扬手指向了他,怒道:“臭男人,是君子的话,就给我滚下来!”

云轩阳挑着眉头,修长的手指优雅地点着额头,动作极为潇洒,嘴角的笑意轻扬。不理会她的放言,看向了云冷月,“这位阁下,依我之见,她太过凶悍,你还是另寻红颜知己,往后的日子会好过点,免得被她欺负到老!”如此傲然不羁,恐怕也只有老哥制得住她!

云冷月潭眸微怔,与他的略带玩意的眸光撞到一块,想也知道他故意再气他的女人。

于是,深思熟虑了一番,他不怕死地点着头,“你说得有理!阁下有何高见?”她让她吃醋,那他就借以惩罚她!

紫瑶一时错愕,以为他会站到她这边,没想到他们会相互串通!她忿忿推开了云冷月站到旁边,似瞪的眼神来回于他们之间。气得说不出话……

两人装作若无其事,将她冷落在一边,头一次破天荒默契地交谈……

云轩阳澄眸微垂,偷睨了眼紫瑶,刻意扬高了声调。“阁下我告诉你啊,我曾经见过那个兮柔郡主,她可比这女人温柔得多,娇美得多,体贴得多!是个不二人选,阁下不如将她纳为妃子如何!”

其实曾经夜入她的寝宫盗夜明珠,人是貌美如花,可是不及这女人的倾城之色。除了美貌不能比之外,其他通通比得过她!对他一见倾心,甚至将她的宝贝献给了他……

“当真?那我得考虑考虑!”云冷月轻轻颌首。玩心大起……

“云冷月,你没得考虑!敢娶别的女人我就跟你没完!”紫瑶冷哼了几声,走上前去揪紧他的衣服,忘记他身上的伤,不断地晃着,吼道:“听懂了没有!”

云冷月拼命抑制住住笑意,无奈地挑着眉头,没有点头也没有回答,他就想看她抓狂在乎的样子……

云轩阳对他深感同情,也只有老哥受得了这个强悍的女人,喝道:“女人,你想屈打成招啊!男人向来都是三妻四妾,你还是想想要如何讨好他!免得到最后连小妾都没得做!”

“除非我同意,不然他连想都别想!”紫瑶睁大了眼睛,已然被怒气冲昏头,恶瞪了好几眼树上挑拨离间的罪魁祸首,放开了云冷月走回树边,卷起两边的袖子,如猴子般没形象地爬上树,“臭男人,你死定了!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眼见她步步寸行,云轩阳足足愣了一分钟,他的确小看了她的能耐,不会轻功还敢爬高树,真是服了她!要是摔着了他可是罪人,他好意劝她,“我劝你别太逞强!等下摔哭了我可不管!”

“废话少说!”紫瑶哼其出声,往上爬了一步。

殊不知,突如其来的两只铁手固定在她腰上,不让她前行。

“臭月,快点放开我!”

“我不准你爬树!”云冷月低骂道,从后面环住她的腰肢将她抱了下来。

霎时间,双脚离地,男子的力道之大,她怎样也无法挣脱……

“万一摔伤了,你叫我怎么办!”云冷月抱住她不放,往寝宫的方向走去,“回房看我怎么惩罚你!”

“你们都是坏男人!”紫瑶挣扎着,气愤指着云轩阳。

云轩阳对他们摆了摆手,大声唤道:“不送,女人你要柔情一点,才能抓住你的男人!”

原本是只有她可以欺负他,结果惨到被两个男人耍,其中一个还是自己心爱的男人,气煞她也!苦于身体被他禁锢,只有认命任他抱着,哪也去不了,更别提抓神风了……

突然间,十几个神速飘然的黑影穿梭在轩辕殿内,落到了他们面前。

云冷月双眉紧拧,放下紫瑶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,扫了下前边的黑衣男子,“你到底是谁派来的?为何私闯寝宫!”这里是皇宫,戒备森严,黑衣人必定是宫内人所为!

他们黑衣袭身黑布遮脸,各个带着一把锐剑,全身寒气逼人,杀气十足!

蓦地,树上的云轩阳看到这一幕,踏起轻功跃到了屋梁上。准备蓄势待发。

“恕不奉告,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!”黑衣男大笑出声。

“你们想干嘛!”紫瑶冷喝道,丝毫没半点畏惧。

杀手敢肆无忌惮的闯入放话,她幕后的指使者,应该不是一般的人物。

黑衣人邪肆地目光,从上打量着紫瑶,笑得龌龊,“我们做杀手的,当然是杀人了!郡主长得这么绝色,我们还真不忍心下手,不如你跟了我们,好留条活命!”

“好好服侍我们,就告诉你是谁!”另一个人笑着迸言。

话音刚落,云冷月拿起了地上的小石子狠出一力。重重地砸倒了那个人。她树大招风,得罪了不少人,一时间拿捏不出是谁所为。

“嗷……”倒在地上的黑衣人,吃痛地捂着胸口发令,“可恶……兄弟们,给我杀了他们!”

“是!”他们动作利落拔起腰上的长剑,将他们团团包围。

“瑶儿,跟紧我!”云冷月环视了他们一圈,防备他们偷袭。

紫瑶配合地点着头,他们手无寸铁,对方手持长剑,情势对他们不利。如果稍稍不慎被剑刺到,不是中伤就是玩完!

静止对峙了一会儿,云轩阳从上跃下,从后面进攻。撂倒了两个。

“哪来的小子,兄弟们连他一起杀了!”黑衣人怒不可遏。

他们闻言,不再犹豫拿起手中的剑,对他们一阵砍杀!

“乒乒乓乓,乒乒乓乓”

“嗷……”

三更半夜,轩辕殿内激烈殴打成一团……惊醒了殿内的所有人……他们纷纷跑了过来。

紫瑶跟在云冷月的后面也不闲着,时不时痛揍倒在地上的黑衣人。

不一会儿之后,他们全数倒在地上。

“说,到底是谁指使你们来的!”紫瑶用力踩住了一个人。

“嗷……郡主高抬贵脚!”他痛苦地挣扎。“我们不能说!”

紫瑶加大了脚力,恐吓盘问:“暗杀本郡主,大罪一条,再不说出来,别怪我杀人你们!”

“我说我说……”黑衣男子受不了她的打击,深吸了一口气,正准备道出实情……

岂料,他面色骤然变黑,痛苦扭曲,狂吐了一口黑血。各个抱着肚子呻吟……

“怎么会这样,踩一下不可能会这样!”紫瑶松开了脚,疑惑道。

云冷月将她拉回身边,叹道:“明显是中毒!”

“娘……娘……好卑鄙……原来连我们也设计在内……”黑衣男子说得含糊不清。

“原来那杯茶有毒……我们被她骗了……可恶……”另一个慢慢道出口。

紫瑶听得模模糊糊,忍不住再问:“你们说的那个娘娘,是不是贤妃?”

“啊……”他们还未回答,便集体毙命了。尸体横生遍地,张眼不闭,死法惨不忍睹……

他们心里多少有了底,欲想杀她的人不在少数,然而贤妃最有嫌疑,因为她曾当着她的面斩了她的弟弟。

她恨她入骨,这是人人所知道了!

买凶行刺,先向杀手下毒,她这是再赌几率,能行刺成功固然是好,如果不行,让杀手们死,即使被逮到,死人也不会将她供出来。没有证据他们不能把她怎么样!她密谋考虑得很妥当!所以才会胆大妄为!有一就有二,让人防不胜防!

不久之后,云冷月命侍卫将地上的尸体全部清理出去。

“女人,看来我又帮你一次了!”云轩阳不知何时又躲到了树上。

“不要以为帮了忙,我就会放过你!”紫瑶立马冲到了树下,拿起地上的石子丢向他。“我非撕烂你的脸皮不可!”

云轩阳稍稍侧首,撕下脸上的人皮,然后以掩耳不及的速度带上遮眼镜具,随手扔给了紫瑶,“喏,你要我可以送你!”

说完,朝着她做了个鬼脸,便悠哉哼起小曲,“哼哼哼……哼哼哼……”

紫瑶攥紧了手中的面具,侧耳倾听他的哼曲,跟某人一样五音不全。“闭嘴,难听死了!”她卷起袖子,果断爬上树。

云轩阳一笑置之,反而变本加厉,加大声调,“哼哼哼哼……”他倒不认为,或许等下得哼给研儿听听,这可是从小唱到大的!真的有这么难听吗?

她刚刚爬上一步,腰肢又被人紧紧抱住了。

“要我说几遍,不准爬树!”云冷月愠怒扬言,抱起她走回寝宫。

“臭月……你居然跟他一伙!哼!”紫瑶不满地挣脱,连连抱怨出声。

望着他们远处的身影,云轩阳优雅地站起身来。“几天不见,我也该给研儿点惊喜!”颀长雅姿运起轻功,飘然跃出了繁树中……

寝宫内

云冷月抱着紫瑶进屋,将她放坐到桌上,自己转身关门,这次学聪明,要想做坏事还是关紧门为好!

紫瑶双手环抱于胸,浑身

散发着不悦,见他走来连忙高傲别过头去。不想理会他……

云冷月温柔扳过她的脸,解释道:“方才我是开玩笑的,你生什么气啊!”温热的薄唇凑近她的脸颊,准备啄吻一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