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60章 孪生兄弟,八皇子……

第360章孪生兄弟,八皇子……

云冷月温柔扳过她的脸,解释道:“方才我是开玩笑的,你生什么气啊!”温热的薄唇凑近她的脸颊,准备啄吻一记。

倏地,紫瑶按住他的肩膀推开他,瞪了他一眼,“不许碰我!”

“你想折磨我啊?”云冷月眸色加深,眸光愈发灼热。小女不让他爱她,压根就是要了他的命!累

紫瑶面色沉静没有动容,对眼前的男子置之不理。男人都是急性动物,反正少碰她一天又不会死。顶多难受一些时间。

女子越拒绝,越是激发男子的征服欲,更何况是一个爱她的男子,也许以前会极力克制,可今非昔比,他没有多余的定力可言……

“夜深了,我们去睡觉!”云冷月已然忘记身上的伤痛,将她拦腰抱起,朝床边走去。折腾了一夜,多少有点累了。

这次,紫瑶没有挣扎,异常安静任他抱着,直到慢慢落座在**,便往里面缩进去……

今晚铁定不再理他!谁叫他和神风相互合作一起来耍她!

云冷月无奈地扳过她的身子,准备动手帮她解开衣服。

“不要!”紫瑶抓住他的手腕,制止了他下一步动作。

“你不脱衣服,打算就这样睡觉啊?”云冷月蹙眉问道,坐在床边……

“不用你,我自己来……”紫瑶身子一转,背对他,缓缓脱去身上的外衣,扔给了云冷月,身着白色褒衣正想躺下入睡。闷

结果猝不及防被云冷月抱个正着,他将头靠在了她的肩头,闻嗅着她的身体芳香。“我的瑶儿……我好想……”

本是安宁的夜晚,接二连三被人打扰,他连享受她柔情的时刻都没有。被她撩起的欲.火还得靠自己退散……

无视他的请求,紫瑶双手拉开腰上的铁臂。“我不想理你!”

“可是我想要你!”他霸道扯过她,将她压在了身下,宽大的手掌拉开了她的衣服。放肆地品尝她的美味。

“唔……”她挣扎推开他,刚才还想和他奋战到底,不想这么快就妥协,她勉强从口齿中吐出几个字来,“停……不然我可要打你了!”

室内幽光阵阵,**两抹人影不安分地蠕动,云冷月压根不理会她的放言,而是更进一步索取她的甘甜,火热的手掌顺势下移轻扯下她的亵裤,下身灼热坚硬地抵着她……

“坏蛋!”紫瑶嗔骂道,不经意间敲中他的胸膛。

“呃……瑶儿别打,你想谋杀亲夫啊?”云冷月稍稍离开她的身体,胸口上的内伤还没完全复原,可经不起她的捶打。

“你又想骗我了!”紫瑶皱紧了眉头,否决了他的话语。

虽说受了内伤,但他是习武之人,运用内力治伤很快就能复原。而且刚才见他对付那些黑衣人,没有半点不舒服的地方,还多次紧紧抱着她走,让她无法相信!

云冷月握住她的柔荑,贴在自己受伤的胸膛,喃喃道出:“真的没骗你,这里很痛!”而他说的也是事实。即使只是细微刺痛而已……这也算啊!

“那我试试!”紫瑶忽略过他的表情,动手毫不客气地捶向他所谓的伤口。

“嗷……”云冷月抿紧了唇瓣,潭眸一敛,面色有些苍白僵硬,没想到她会真的捶下去……下手着实不清,现在由刺痛变成大痛……

霎时间,他闭紧了眼睛,无任何征兆地倒在她的身上……

感受到他突然的重量,紫瑶深深叹了口气,才捶打一下根本不可能会昏倒下去!她伸手轻拍下他的脸颊,“月……起来了!”

几分钟之后……他似没听到她的叫唤一般,身体一定也不动,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……

“月……别玩了……”紫瑶忍不住再唤道,忽感到不妙。

她小心翼翼地将他扳过身,让他倒睡在旁边。忽然间,发现了他不自然的脸色。这才明白自己玩大了……

“你醒醒……”她心蓦惊慌,心急地摇着他的身子,但他仍然没有任何反应。

她的举动没有得到奏效,**的男子双眼没有任何睁开的意向,无动于衷躺在原位。

紫瑶心口发慌,纠结直痛……动手拉开了他的衣裳,赫然发现那个手掌大的淤青,青青紫紫,一眼便能感呼他的痛,一时间懊恼自己下手太重,不相信他,结果伤害了他……

“都怪我……对不起……月快醒醒……”她眼眶泛红。声线哽咽……

云冷月俊容稍显舒张,嘴角差点压抑不住上扬,他的身体还不至于懦弱到昏倒,只是存心想吓吓小女人而已……

紫瑶急得泪眼汪汪,顺着脸颊滑落,滴到了他的脸上。“月……我不该打你!”

她靠近他,双手环住他的脖颈。哭得越来越越凶,“你醒来……我任你惩罚……”她轻轻放下他,拿起衣服准备下床,手脚颤抖不止,慌道:“你等着,我马上去找研研来……”

岂料,刚走一步,便被**的人扯了回去。

“别哭别哭……我的好瑶儿……是我不好……是我不好。”云冷月将她揽着怀中,疼惜地蹭着她的发丝……

“是我错了,你会不会痛?”紫瑶抽泣了几声,挣开他的怀抱,害怕弄到他的伤口……一点也不就追究他是真是假……

“是我害你担心了,相信我,不是故意的……”他温柔地帮她擦干泪水,心吨吨刺痛,本想吓吓她,结果却把她弄哭了……

紫瑶握住了他的手掌,此刻才体会到,失去他有多么的痛苦……锥心般的痛楚传遍她的知觉感官。痛得无法窒息……她好害怕……

想到这,莹光般的泪珠又不受控制地流下来……

云冷月轻抬起她的下颌,双唇贴近了她的脸颊,心疼怜惜地吻去她那伤心的泪水……陪同她体验那咸涩的痛楚。

紫瑶闭紧了眼睛,任他将自己推倒在**,四唇相贴,承接取舍,安逸地享受他的柔情……

“瑶儿……来……笑一个……”云冷月点了点她发红的鼻尖。

紫瑶睁开眼睛,怔怔地望着他,心情低落到极点,哪还有时间笑,“笑不出来……”

话落,云冷月眸色一敛,沉思了些许,不想看她苦扳着一张脸,他温热的手掌往她身上的各个地方挠痒痒,使劲逗笑她……

“哈哈……别……”她哭笑不得,当即抓住了他的手,制止了他的行为。

云冷月抽回自己的手,解开身上的衣裳,丢到了一边,俯身压向了她……

“月……你的伤……”她提醒道。担心纵欲过度,加重他的伤势。

“不碍事!”他吻上了她的肌肤。

共享雨露交融之后……

云冷月抱着她窝在了被窝里面。

“神风叫阳……也不知道是姓什么?”紫瑶随意道出。

“阳……”云冷月低语念出,忽然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,便道:“瑶儿……你不是说神风跟我长得很像吗?他根本就是我的孪生兄弟!这些他一定也知道!”

“此话怎讲?”紫瑶诧然一问。

“母后说,我的手臂上有个月字,弟弟的手上有个阳子,如果再见到他,看看他的手臂是否有印字那就知道了!”云冷月抱紧了她的腰肢,提醒道。

紫瑶适才恍然,忆起他以前救她的所有事,“原来他一直帮我们,就是这个原因啊……”他长期流连在皇宫中,不为珍宝而是在保护他们……

“此事先别让人知道……尤其是可南!他们可是冤家……”云冷月叹息一声。

紫瑶轻睨了眼他,淡道:“你那弟弟逗留在皇宫这么久,我家可南那么精明,说不定在早就已经发现了!而且最近我发现他们两个好像有什么心事……”

整天不易容,显然本身那张面容,不知道骗过了多少了人眼睛,但这招对他们没用……是不是本人,很快就察觉出了!

亏她曾经还帮他放过水灯,没想到是个活人……两个兄弟一个德性,莫怪这么默契捉弄她!

“同胞兄弟,血缘相连。既然他知道,为何不相认?”云冷月道出了心中的疑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