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62章 月儿,你根本不行!

第362章 月儿,你根本不行!

皇后抬眼看清来人,不禁笑着向他们招手,“瑶儿,月儿,你们来得正好!快点过来!”

他们加快了脚步,走到了皇后面前。异口同声道:“母后。”

皇后双手紧握,带笑的眸光来回于他们之间,温笑道:“快点坐下了!我给你们看样好东西!保证对你们有用的!”她连忙吩咐旁边的宫女去准备,本想叫人送去,现在好了主角都到场,自己可以亲自监督,省得在担心他们……累

鄙见她一脸不怀好意的笑意,紫瑶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上次她送来的那个十全大补汤喝,让人不敢恭维,那段日子都喝怕了……可母命难违,她又不能将她精心准备的补药给倒掉……好不容易才消停,现在她又一副狡黠的神色,可想而知又出了什么鬼点,正准备向他们下手。

她的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太想抱孙子,比旁边的男子还要急不可耐,至于她自己倒是没想这么多,一切都得顺其自然……该来的迟早会来……只是时间问题!

他们亲昵坐到了一边,刻意挑了个离皇后最远的位置。因为她的笑容实在太诡异了。

这时,一个宫女端着两碗药恭谨地放在桌上。

两碗热腾腾的药散发着缕缕浓重的药味,一闻便知道会有多苦……她就知道皇后不会死心,放过她……闷

紫瑶轻扯下云冷月的袖角,投了一记哀怨的眼神给他,示意他摆平皇后……她不想惨遭药的**,变成药罐子……本想找她问点事,结果自己却羊入虎口。一下就是两碗,她如何受得了!而且每次都是她中标,太不公平了!

云冷月俊眉轻挑,极力抑制住欲要上扬的笑意,只是母后未免有点太过了,拿他的女人开刀,他扬手轻咳了几声,

“母后,你就饶了瑶儿吧!她可受不你的折腾!”

听闻,皇后发亮的眸中,一丝狡黠的笑意忽划而过,将他桌上的药通通推到了云冷月面前,“月儿,你是专门为你准备的,可以帮你壮身的补药!”

“什么?!”云冷月眸色一怔,非常惊讶。原来这次将主意打在了他身上!

壮身?紫瑶忍不住捂着肚子笑出声来,这皇后还真有一套,什么都搞得出来,方才还觉得待遇不公平,如今终于转移对象了……可惜那皇后不知道实情,其实他很疯狂……

云冷月皱紧了眉头,言语间散发着几丝不悦。她明摆就是怀疑儿子的能力。他并非无能,不必靠这种东西来壮身,他的女人最清楚了,“儿臣身体好得很,不需要喝这种东西!”

“好才怪!你根本就是不行!不然为何这么久都没有消息,瑶儿没有问题,定是你有问题!可怜我的儿子年纪轻轻,怎么就这样了?……”皇后指着他不断抱怨,枉她准备那么多补药给紫瑶,结果还是没有怀孕,定时他的儿子那方面出了问题……

云冷月俊脸阴沉,一把揽住紫瑶,淡睨了眼皇后,“瑶儿你跟母后说说,我到底行不行!”他对母后亲娘深感无奈,她八卦爱炫耀,上次还趴在门板偷听,以为他们很早就交。欢了……所以才会这样认为……

紫瑶面若樱花,瞪了他一眼,不搭理他的问题。令人耳根发红的事,他竟然可以做到明目张胆地说出来,服了他……

见紫瑶沉默不语,她更加确实事情的真实性,皇后卷起袖子佯装抽泣,贼亮的眼神时不时偷瞄他的表情,“月儿,你就体谅下母后的苦心,我也是为你好……这药可是很珍贵的!”

“瑶儿你……”云冷月有些气急败坏,他哪里不行了……连身边的小女人也故意不帮他说话,目的是报复他,让他喝壮身的补药……

“月,既然母后都这样说了,你就试试吧!可别辜负她!”紫瑶端起药拿到他面前,“要不要我喂你啊?”

“还是瑶儿懂事……月儿你要是不喝的话,母后就……”皇后假意抽泣道。

两个女人相互夹击,云冷月头疼地抚着额头,伸手结果紫瑶的药,“好了好了!我喝……”他硬着头皮不甘不愿地喝药。视线一直游移到紫瑶身上,拉他下水,他就给她好看……

紫瑶掩唇捂住了笑意,这下他也尝到喝药的痛苦了,“月……多喝点啊……”

岂料这时,皇后转移目标再次点名,并且示意宫女搬来一个长箱。

“瑶儿,你不能闲着!关键还在于你!”

紫瑶闻言收敛了笑意,忽感到她的话有点不对劲,精锐的眸光紧锁着那个大箱,诧异问道:“那些是什么东西?”

皇后面带微笑,急忙催促道:“我叫人专门为你定做的,你打开看看!一定会让你兴奋的!”

只要不是药那就行,出于好奇心强,紫瑶动手打开了那个箱子,映入眼帘的是一大堆衣服。

顷刻间,她足足愣了一分钟,这种暴露的衣服会令她兴奋才有鬼!难以相信这是皇后的作为,为了抱孙子而“不折手段”,又是补药,又是性感的衣裳……连情趣内衣也准备妥当……她怎么想得出来?

她随意抽起一件透明的丝质衣裳,晃在了皇后面前,不断干笑,“母后你该我不会要我穿这种衣服吧?”

“方便你刺激月儿啊!”皇后答得坦然,笑得狡黠……

云冷月抬眸望了一眼。停住了手上的动作,那些劲爆的衣裳早已刺激他的感官知觉,甚至可以幻想到她穿上的效果,心里有些期待……

“我不要!”紫瑶果断拒绝。要她穿得这么暴露去诱。惑他,囧--

“你要明白母后的用心良苦!为了月儿,你绝对不可以拒绝!”皇后拿起了箱内的衣服,拉起紫瑶的手就往内室跑。“走,去试试合不合身。”

紫瑶被她无情地拉进内室,不久便传来许多声无奈的声线……

“瑶儿,被害羞,母后来帮你脱衣服!”

“不要不要……”

“你是不是看不起母后?我好伤心啊……”

“行了行了,我自己来……”

“好合身啊!”……

过了一会儿之后……她心不愿被贼笑的皇后拉出了内室,走向云冷月……第一次啊……还以为逃过一劫,最后还不是中标……

“月儿……你看看瑶儿,多漂亮!”皇后将紫瑶拉到云冷月旁边,贼亮地挑着眉头。

见状,云冷月霎时一怔,脑子蓦然充血。目光停留在她火爆的身材上,薄纱袭身透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,洁白丰满的酥胸**,妩媚性感可人,只一眼便足以秒杀男人,他看得惊艳发呆,燥热不止,一时间被药水呛到。“咳咳……”

“你小心点……”紫瑶拍着他的后背……眉宇间几分无奈。突然捕捉到他投来的视线,连忙拉紧了衣服,小声道:“不许看。都怪你母后,我马上去换回来!”

话落,窘羞起身迅速跑进内室换回衣服。惹得皇后不断发笑……

几分钟后,她重新回到座位上,而云冷月也不甘愿喝光了所有的药……他挽上了她的肩头,靠近她的耳畔小声低喃,“我好喜欢,晚上记得要穿!”

“无赖,才不要呢……”紫瑶涨红了脸,嗔骂道。

皇后兴致勃勃地望着打情骂俏的他们,刻意问道:“月儿你喝了那么多药,刚才多少有点反应吧?”语气狡黠十分大胆。

云冷月眸色加重,加大力道握紧了紫瑶的肩头,他是个正常的男人,没反应才怪。身上的燥热还堆积着不退……但又不能碰她。

正当他欲开口讲话时,紫瑶便先行替他回答了。“母后,他没有!”

此言一出,直接惹恼了他,男人的全部尊严全部败在她的一句话上,小女子铁定跟他过不去,他握住了她桌下的手,带领她碰触到身体的某个坚硬的部位,似在向她示威一般。小声道:“如何?”

“你……”紫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,急忙抽出自己的手。

“月儿,你太让母后失望了,我生的儿子居然不行……”皇后轻拍着胸口,缓了缓起气。“我还指望你们抱孙子呢!既然如此你天天给我喝,瑶儿你也天天刺激他!”

打死她也不相信她的儿子,年纪轻轻就这么无能!如今只好用药灌好他!再加以刺激……应该就能好了!倒时想不抱孙子都难!想到这,心里不禁笑得开花……

他们无语错愕地对皇后翻了个白眼,差点忘记他们此来的目的。不是听她教育,而是关于她的儿子……

云冷月恢复正色,也不作多想便问道:“母后我想问你,我的胞弟阳,以前他被抱到哪去了?”

儿子……正当兴头上的皇后听此,脸上的笑意倏地冷却下来,取而代之的是满目哀伤,“是太后命奶娘抱走的,母后也不知她抱到哪去……”

当年太后执掌后宫,行事果断,作风狠辣,身为皇后不能和她比拟,软碰硬明摆就是自找死路,只能惟命是从,不能说半个不字,后宫女人终究得学会忍!不过她对她这个皇后算是客气,不像其他妃嫔,说错一句话,立马全部赐死……

又是狠绝老太婆干的好事,难道她都不心疼自己的孙子吗?紫瑶眼角抽蓄了一下,对太后的品行印象差到极点,替她愤愤不平,“为何一定要抱走呢?”

“太后是个信佛之人,母后刚生孩子不久。太后很高兴便命人卜卦,谁料他说阳儿会夭折,如果活得过固然是好事,活不过会破坏后宫的风水,而太后也相信了,正如他所说的,阳儿快夭折了,所以太后叫人带走他……”皇后情绪越发激动,眼眶微微泛红……脑子中忆起了母子离别的那幕。

森冷的夜晚,寒风阵阵,怀中的小儿子奄奄一息,已经哭得没有力气……再也不哭不闹,痛苦得静静地闭上眼睛,等待命运的抉择。

太后意旨断不可违,直到奶娘从从她手中无情抱走她的儿子,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。所有的情绪在那一刻崩溃,他们相处的日子不多……可那是她十月怀胎的孩儿……她的亲生骨肉,即使快要天人永隔,她也想陪伴他走过……

可现实太过残酷,她无法保护那可怜的孩儿,只得眼睁睁看着他走……现在她后悔了……他何去何从,葬在哪里……她都不知道……唯有每个月固定去放水灯,祈祷她的孩儿。

痛苦离别的场景一闪而现,皇后隐忍不住掉下了伤心的泪水,虽然时常做梦都有梦见他,但觉一醒她的梦都破碎了……她伸起袖子擦拭脸上的泪水。“母后好想他……”

听完皇后的一番叙述,云冷月神色凝重,潭眸中划过一丝复杂郁愤。“皇祖母太过分了……”母后虽然很少在他面前提过弟弟。其实无意中他早已知道了不少,因为有时看到她对物发呆,自言自语的话都被他听到了……

可想而知那个奶娘必定是将他遗弃在宫外,然后被神人救走。才会免遭夭折的命运……这亦是他不可避免的劫数……

倘若换句话说,如果没有抱出宫去,一直留在母后身边,他不是会死?……造化弄人啊……

“我虽然也怨太后,但是她老人家怕不吉利才会狠心这么做,你看她不是很宠你这个孙儿……”皇后哽咽道。身处在后宫中,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。

“可是儿臣并不稀罕得到她的宠爱!”云冷月愠沉回言。如此狠心的人宠他又如何?一想到上次她想拆散他和紫瑶,另寻婚配。心里就不打一气,他宁愿不要这个皇祖母,也要保住他的爱人……即使她是高高在上的太后,也不能左右他们的感情……

皇后双手平放在桌上,连连叹息,“要是阳儿也在的话,那该多热闹……”

此生此世,谁也想活得快乐,活得无怨无悔,一家团聚,儿孙满堂,这是她希望的,如今团聚不了,只得指望他们抱孙子了……

这时,紫瑶站起身来走到她旁边,双手搭着她的肩上,笑道:“母后或许阳儿还活着呢,所以别伤心!”神风就是她的阳儿,如果皇后知道她的孩儿并没有死,肯定会很高兴,倒时候将他逮来,他们母子便可以相认……

皇后终于破涕而笑,伸手向后拍了下紫瑶的柔荑,知晓她是在安慰她,她又何尝没有这样想过,可是很少有孩子能够逃脱夭折的命运,“但愿如此!”

“母后,瑶儿说得对,相信不久他会回来的!”云冷月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。

皇后点了点头,见儿子再次这样说,虽然明白不太可能,但是好比伤心,不如每天带着期待,希望苍天怜悯,让她失而复得,那就更好了……

“月儿上次你陪母后放水灯,过几天我们在相约一起去如何?”皇后莞尔一笑,提议道。

“儿臣什么时候陪你去了?”云冷月怔然反问,有些不解……

死不承认?皇后冷不防轻点下他的额头,“别不好意思了,你这孩子那天真反常,问了一大堆关于你弟弟的事,还头一次抱着母后撒娇,讲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。叫母后唤阳儿,说阳儿一定会回来的!说他已经收到那些水灯了!你别跟我说你不记得了!”

“哪有!”云冷月一头雾脑,他敢保证他从来没跟她去过,除非那个人是他的胞弟,母后肯定认错人了,所以把他当成他了!要他抱着皇

后撒娇,绝对不可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