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76章 宝贝,让我亲下……

第376章 宝贝,让我亲下……

他们会在一起,虽然有点出乎她的意料。不过这次她的妹妹终于肯动心,接受男人了,未尝不是见好事!两人在一起,感觉还不赖!

“嗷……”的一声,他突然吐出了一口黑血……这足以证明他中毒已深……

“没有事吧?”他们异口同声道,各个担忧不已。累

落薰研拿起帛布帮他擦拭着唇角的血渍,杏眸内盈满心疼,动手打开桌上的药瓶,喂了他一刻药丸,暂时压制他的疼痛,却做不到根除,“吃了它,会舒服点……”

云轩阳重重地点着头,眼前的一群人皆分成好多个人影,视线越来越模糊,他极力隐忍住痛苦不让他们担忧,咽下了那颗药丸,强作镇定道:“确实好多了,研儿的药真灵,我很快就会好的……”

言语轻松自然,自我感觉让人看不出任何破绽,其实自己心里清楚现在的状况,连研儿也没有快的办法解这毒,看来这次凶多吉少了……

跟狐狸恶斗,胜负已揭晓,他吃了败仗,自己怎样无所谓,关键是她们,如果为了救他,而跑去找他要解药。倒时吃亏的是她们……以他对他的了解,无礼的要求断不可少,讽人的兄恋妹都敢,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,如若达不到目的,他是不会罢休的……

他的苦楚他们都看在眼里,他们配合地强挤出一丝笑意。闷

“阳,研儿会想办法救你的……”

“小阳阳,你这个姐夫我可是认定了,我姐还等着你造人呢!所以你不可以有事!”

“弟……哥哥会等着你好的……”

“我也会留下来和研研一起照顾你……”

云轩阳波转微弱的眸光扫视了他们一圈,关心的言语听在耳里,感动在心里,身上的疼痛因药丸而得到暂缓,苍白无色的薄唇微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,“你们放心吧!我可是无坚不摧的神风!”

“那你好好休息……我们出去一下……”落薰研帮他盖好了被子,眸底一丝忧虑忽闪而过……

待安顿妥当后,她俯身轻吻下他的俊容,才恋恋不舍地起身,正准备跟他们一起出去……

望着他们减去的身影,云轩阳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,急忙唤道:“哥……千万别告诉母后……我……”

如今他已经让他们伤心了,不想在牵连到父母,他没有尽过孝道,反而让他们担心,这算什么好儿子……母后经历过丧子之痛,万一自己有个三长两短……他再也不忍心让她在承受一次……

云冷月蓦然转首,稍显沉思了下,道:“好,哥哥知道了……”

话落,他们步出了寝宫,轻轻关好了门,便朝着书房的书房走去……

“对不起……是我害你们担心了……”云轩阳慢慢闭上了眼睛,缓了几口气后,渐渐进入梦乡……

书房内,他们神色忧虑各坐在一边,气氛霎时变得沉重……

紫瑶抬眸望向正在翻找医书的落薰研,诧然问道:“失心散……研研你真的没有办法吗?”

落薰研摇着头,仍继续手头上的工作,“那是绝种的毒药,珍药材料不足,炼制时间很长,照他现在的情况下去,恐怕熬不过,如果几天内在没有解药,会继续恶化,那时连暂缓的药物都会失效……”冰凉的声线透着丝丝焦慌……

“现在只有老狐狸有解药,一切都是他算计好的,小阳阳不让老姐靠近他,想要解药别有目的……”落可南单手搭着脑袋,折腾了一晚有点疲惫……

云冷月听此,心里油生了一个计划,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兄弟痛苦,按耐不住冲动,猛然站起身来,“我去老狐狸那找解药……”

“不妥!”落可南伸手制止了他,颀长的身姿挡住了他前行的脚步,“你想去送死吗?老狐狸何等高明,等下要是连你也中毒的话,我姐怎么办?”

他能算计到云轩阳,必定也算到了他们会再去找他,如果公然再闯,难保他不会故技重施……

“瑶儿……”云冷月低唤道。差点疏忽她。

紫瑶握住了他的手臂,安抚道:“月,你冷静点……天无绝人之路,总会有办法的!”

云冷月淡淡颌首,一把将她纳入怀中,蹭着她柔软的发丝,喃喃低语:“对不起……是我太冲动了……没注意到后果……”

紫瑶靠着他温热的胸膛,轻抬的泉眸内皆是心疼之色,道:“我知道你很难受……但是我很怕你会出事……”忆起了老狐狸对他说的话,深怕他会成为他的下一个目标……

“好……我答应你不去……”云冷月保证道。

这时,落薰研拿着一本向他们走来……

她翻开了几页,平放在桌上,道:“时间不多了,你们宫里宫外尽量找找……”

他们顿时围到书桌边,细细地打量书上所画的怪异药丸,形状特别犹如小蛋似的,身上满是细碎的花纹。

“这就是解药,长得真是另类……”落可南忍不住嘀咕了声。

“灵神丸,天一亮我就派人去找……”云冷月沉沉迸言。

长夜漫漫,他们彻夜未眠,商讨分配各自的工作……直到晨早,分别行动……

两天后……

他们找寻了皇宫和宫外,甚至派人快马向别的地方找寻,都一无所获。

落薰研和紫瑶两人不离床的照顾他,因药力的控制,他这两天内都睡得很平稳……但气色仍没半点恢复,毒素也正在慢慢再扩散……

蓦地,正在熟睡中的云轩阳突然喊出声来,双眼紧闭轻颤,俊容呈现一副极为痛苦的状态,不安分的滚动着身体。

“痛痛……好痛……”

身体似千只毒虫般,活生生地啃噬他的身体……撕心裂肺的痛楚袭然而至,痛得**噬骨,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。苍白的俊容不断有冷汗渗出,不禁让人看得一阵胆战心惊……

紫瑶柳眉轻触,望向了落薰研,担忧道:“病发了……怎么办?”

岂料,还未等落薰研回答,云轩阳不受控制地翻下床来,倏然睁开了双眼,“研儿……我好热……有好痛……我要浸水……”他跌跌撞撞地向门走去……

“不许出去!”她们三两步挡下他。将他带回**……

“让我去……好难受……我控制不了……”云轩阳不断地挣扎,硬抽出一丝理智来……

紫瑶双手按住了他乱动的身体,道:“快点喂他吃药……”

落薰研端起桌边的药水走来,放到了床边的小桌上,打开药瓶先喂了他一颗镇定药。见他愈发平静下来,便动手小心喂他喝药。直觉告诉她,药力支撑不了多久的……他们找了两天都失望而归,希望越来越渺茫,或许她得考虑一下……去和老狐狸谈判解药……

这天,他急速恶化,发病的次数逐渐增多……时而清醒,时而抓狂,甚至失去理智认错人……

他们整夜寸步不离地照看他,各个忧心忡忡……

翌日清晨

天气阴沉,乌云密布,下起毛毛细雨……

落薰研忧然望着天际,似下了什么决定一般,转身看向紫瑶,“姐,我去找下药,你等下喂阳吃药。”

紫瑶没有忽略她眼底的那抹忧色,也不做多想,道:“你放心交给我吧!”

两人相视一笑后,落薰研紧握住袖下的双手,便朝外面走去……

紫瑶站到桌前,将热腾腾地药水过滤,拿起汤匙捣凉它……

云轩阳睁开了朦胧的睡眼,看清了桌前熟悉的人儿,轻轻翻身下床靠近她。连想也没想就从后面抱住她。

“宝贝,都是我不好……害你不能好好休息……”

紫瑶视线游移到腰上的铁臂,足足错愕了一分钟……

“我不是你宝贝!”

“你生气啦?”云轩阳闻嗅着她身上的香味,道:“宝贝,你的味道真香……”

这弟弟跟哥哥一样坏,生病了还这么煽情。不愧是孪生兄弟……碍于他是病人,不然早就恶揍他一番了。

“我好想你,好久没爱你了,让我亲下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