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81章 快点给我……

第381章 快点给我……

落黎昕微敛的眸光戏谑不明,似笑非笑,让人看不出此刻的情绪,道:“那你知不知道,惹怒我的下场是什么吗?”

一个是同父异母的弟弟,另一个同门师兄弟。他跟云轩阳一样,在他的寝宫肆意乱闯,想来就来想走就走,穿梭自如,严重干扰他所谓的“好事”!累

曾经差点得逞的计谋,都坏在了他的手上,甚至比神风还要狂妄嚣张,从未将他这个皇兄放在眼底,岂能不怒?

落可南明锐的精光对上他那似狡俛的神色,敏锐地感觉到他隐隐散发的压迫感中,潜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气,不得不承认他隐藏得极好,挑衅道:“听皇兄的意思,貌似很想杀了我?!还是说也想在我身上下毒?不过我告诉你,没这么容易!”

落黎昕微眯的凤眸中,闪过一丝极小的怔仲与赞悦,眼前的蓝衣小子比他想象的还要观察细微,竟然能摸透他眼底中的含义。

说杀?那也是逞一时之气!他并非想这样做!

这种聪明睿智的人才偏偏跟自己做对,若是纳为己用,必定能帮上很多忙,可惜了……

但凡惹怒妨碍他的人,除了那几个例外,其余都没有什么好下场……非死即残!

或许改天得想个计谋,挫挫这狂傲小子的锐气,才甘心!

落黎昕恢复神色,颀长的身姿挺直如松,双手放于背后,俛淡启言:“皇弟你言过其实了,你这么聪明,皇兄哪敢杀了你!”闷

落可南双手环抱于胸,气势俨然不比他逊色,迈前与他面对面站着,“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皇兄连女人都敢抢,连毒都敢下,还有什么事不敢做的?!”

落可南咄咄逼人的话语,无疑是在刺激挑战他的耐性,落黎昕眉峰轻轻皱起,唇角微扬起一抹森冷刺骨的笑意,佩服他胆大目中无人的态度,笑他再三不计后果地激怒他……

女人对他来说,只有他不想要的,没有他得不到的!就算是他也无法阻止!

两人对峙了些许片刻,四眸相对,火花四射,相互揣摩对方的心思……

男人之战,女人无法干涉……这让旁边的两个人看得一阵着急,对方是个高深莫测的黑狐狸,深怕不小心就会向云轩阳那样,遭到他无情的算计……他连自己的师弟都敢下手,更别说与他处处作对的弟弟……

“可南……”她们忍不住唤道,不想他硬碰硬……

落可南俊美的面容淡定自若,明白她们的担忧,没有回头,“没事的!他伤不了我!”

落黎昕狭长的凤眸淡敛,略带探究的精光扫向了前方姐弟情深的三人,蓦然转身坐回檀椅中,慵懒地拨弄着手指,“皇弟真是有趣,我越来越欣赏你了!”

“欣赏?我受之不起!你省省吧!”落可南冷淡道,脑子忽闪过一道电流,盛气凌人地望着他,“我要你一句话,到底给不给解药!”

他们在皇宫上下,城里城外,翻过问过了许多药店,都没有找到那颗怪异的药丸……这才失望折回寝宫,正巧撞见云轩阳发病跑出来的那幕……明白毒素更深一层了……

云轩阳的病情因紫晶玉而得到暂缓,倘若没有解药还是一样会丧命……单看老狐狸的样子,似乎不太想给,然他也是随性问问……

落黎昕慵懒地靠在檀椅上,双手搭在了书桌上,俛淡的黑眸看向了他们,“说个能给你们的理由!还是交换条件!”

“既然如此,那就不必了,我们恕不奉陪!”落可南转身走向她们,准备离开危险之地。

这个地方危机四伏,周围寒冷的杀气逼人,肯定有几位心腹藏匿在某处静待,不能与他公然打斗,更不宜久留。否则吃亏的会是自己……

至于解药,可以另择办法,毕竟天无绝人之路!

睨望着他们欲走的身影,落黎昕冷俛启言,如变戏法般拿出了那颗药丸,“你们难道不想要解药吗?”他手上有世间少有的解药,他不相信她们不去救云轩阳……

他们同一时间回头,近在眼前的药丸,却如隔着一层屏障,怎样都拿不到……唯一的办法,就是与他交换条件……

他手中的那颗形状似蛋的药丸,明摆就是在诱惑他们……落薰研心一沉,按捺不住冲动踏出一步,心里迫切地需要它,“落黎昕,你快点给我解药……”

“死狐狸……交出来!”紫瑶咬牙。跟她一起冲动。

这时,落可南抓住了她的手,不让她继续靠近他,“这颗药,我们不要了!告辞!”顺手拉着紫瑶,往门的方向走去……

什么人都搞定,就是姐姐不好搞定……还要他硬拉才肯走……

待他们离开之后,落黎昕袒露的表情难看到极致,绝美的俊容稍显狰狞,眸中的寒蛰一闪而过,握紧了那颗药丸,似要将它捏碎一般。

是他估量有误……原以为他们会乖乖就范……未料想结果竟然不要……确实出乎他的意料……

“如果不出意外,云轩阳铁定撑不过几天,我倒想看看你们要如何救他!”

其实他并不知晓,戴了紫晶玉的他,状态恰恰相反,压制了毒性,恢复了精神,情况还算乐观……

回寝宫的路上

本是阴沉细雨的天气,骤然有了放晴的迹象。

她们被他带离了书房,还不忘时时回头……心里很在意那颗药丸。

走了一段路程,落可南才松手放开了她们……

落薰研焦虑的心悸没有一刻松懈。慌道:“没有解药,阳该怎么办……”

“现在他精神很好,你就放心吧!”落可南双手环于脑后,实话实话。“老狐狸是个阴险的人,我们不要他的解药!”

这两个姐姐不仅要让她们的男人操心,还得让他这个老小担心……女人麻烦,姐姐更麻烦!

“可是……”落薰研欲言又止……

紫瑶揉捏着肩膀,同意落可南的意见,安慰道:“现在他带着我的紫晶玉,状态很好,当务之急,还是想想解毒的办法!”

紫晶玉?这不是凝神的守护石!从没见她带过说过,怎么会有这块石头?落薰研疑惑之际,发现了她的不自然,问:“你怎么了,哪里受伤了?”

“你家男人发飙,将我甩在了**,还想占我便宜……”紫瑶坦然道出经过……倘若没有紫晶玉,月他们也没有回来,也许会发生错事……

“姐,对不起呀……幸好没有出事……”落薰研蹙眉道歉。自愧不已,或许一开始就是她错了,真不该来找落黎昕,将云轩阳一个人留给紫瑶照顾……

“你别放在心上!只不过肩膀有点痛而已!”紫瑶轻拍下她的肩头,继而转眼看向落可南,疑惑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老狐狸那的?”

落可南轻睨了眼她,他的观察警觉性比一般人还有精锐,缓缓道出:“我是你们老小,感觉得出来,而且你刚才那匆忙的举动早就暴露了你的动机,连小月月叫你都不回!没问题才怪!”

“算你聪明!”紫瑶回以淡笑。

岂料这时,正巧半路碰上了皇后一行人……

皇后看清来人,即刻喜笑颜开,“瑶儿你们三人要去哪呀?”

“回寝宫!”他们异口同声,视线皆投向了他们。

“一起走吧!”皇后温笑道。

蓦地,尹兰熙跑到了他们面前,一如既往地揪住了落可南的袖角。

“再过五天,我姐姐和姐夫要成亲了!”

“是么,恭喜了!”落可南淡淡回言,并没有太大的惊讶。

“千容,真替你高兴……”

他们各个一脸阴郁,神色凝重,仿佛出了什么大事却得不到解决一般。

“你们怎么了?”皇后担忧问道。

“没有……事!”他们摇头笑道,只是那笑很勉强!

“当真?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皇后收敛了笑意,目光停留在他们身上。